第1822章

目录

  他的态度异常坚决。
  很快,穆海涛就被两个东瀛武士,夹起往外拖去。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穆海涛胆子都要惊裂了,突然灵机一动,声嘶力竭的大喊:“三木太君,别忘了,我妹妹可是天王殿王的弟妹,你要是把我杀了,我妹知道,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刀圣死了,没有了刀圣,你拿什么保护自己的安全,以及三木家的安全?”
  “要是我妹生气,叫天王殿的人来报复你三木家,你们怎么办?”
  听闻这话,三木浩野身躯一颤,连忙喊道:“放了他!”
  “呼!”
  穆海涛长舒一口粗气。
  三木浩野慌乱的拨通一串号码:“天王陛下,刀圣死了,死护国战神萧战手上了,我怕他来报复我三木家,请您联系米国当局,想办法除掉他,拜托了!”
  与此同时,天王殿。
  一片安静。
  & 王和他的手下们,全都面色凝重无比。
  “真没想到,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萧战的实力,竟然提升到如此恐怖境地了,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办法,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修为如此神速!”军师有感而发。
  “是啊!太吓人了!”
  天王殿的高层,个个心悸无比。
  特别是王,显得特别的慌张,催促道:“快联系血族,让他们多准备些货,以最快的速度发过来,货到之后,咱们都得好好修炼提升实力,否则被萧战找到咱们的下落,打上门来,咱们全都得死在他的手上!”
  王慌了!
  彻彻底底的慌了!
  龙主的爱将,实力变得如此恐怖,他还拿什么去跟龙主斗?
  所以,必须得提升实力,只有实力上去了才是王道!
  且说萧战。
  他已经接住刀圣的尸体,将护身符从刀圣的尸体上取了下来。
  然后,他拎着刀圣的尸体,来到河岸,喊道:“东瀛的武者,来替你们刀圣收尸吧,尽管他与我是敌对,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强者。”
  “武道难,难如上青天,每一位强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很快,就有几个东瀛武者过来,给萧战鞠躬。
  “多谢萧桑,保留刀圣遗体!”
  然后,他们带着刀圣遗体离去。
  这时候,很多人围了过来,纷纷要求萧战摘掉面具,给他们拍照留念。
  方少卿和方少聪姐弟两也挤到萧战跟前。
  “萧大宗师,听声音你好像很年轻,太崇拜你了,能摘下面具,让我一睹你风采吗?”方少卿激动的问道,仿佛少女粉见到偶像一般。
  方少聪更夸张,直接蹲下,给萧战擦鞋,仰头嘿嘿笑道:“萧大宗师,今天要不是你,我爷爷的老命就没了,你救了我爷爷,我太感谢你了,但我更崇拜你,能为你擦鞋,简直是我莫大的荣幸!”
  说到这,他还在萧战的鞋面上亲了一口。
  么!
  然后不禁感慨:“超强者的鞋就是香!”
  你们刀圣收尸吧,尽管他与我是敌对,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强者。”
  “武道难,难如上青天,每一位强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很快,就有几个东瀛武者过来,给萧战鞠躬。
  “多谢萧桑,保留刀圣遗体!”
  然后,他们带着刀圣遗体离去。
  这时候,很多人围了过来,纷纷要求萧战摘掉面具,给他们拍照留念。
  方少卿和方少聪姐弟两也挤到萧战跟前。
  “萧大宗师,听声音你好像很年轻,太崇拜你了,能摘下面具,让我一睹你风采吗?”方少卿激动的问道,仿佛少女粉见到偶像一般。
  方少聪更夸张,直接蹲下,给萧战擦鞋,仰头嘿嘿笑道:“萧大宗师,今天要不是你,我爷爷的老命就没了,你救了我爷爷,我太感谢你了,但我更崇拜你,能为你擦鞋,简直是我莫大的荣幸!”
  说到这,他还在萧战的鞋面上亲了一口。
  么!
  然后不禁感慨:“超强者的鞋就是香!”
  你们刀圣收尸吧,尽管他与我是敌对,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强者。”
  “武道难,难如上青天,每一位强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很快,就有几个东瀛武者过来,给萧战鞠躬。
  “多谢萧桑,保留刀圣遗体!”
  然后,他们带着刀圣遗体离去。
  这时候,很多人围了过来,纷纷要求萧战摘掉面具,给他们拍照留念。
  方少卿和方少聪姐弟两也挤到萧战跟前。
  “萧大宗师,听声音你好像很年轻,太崇拜你了,能摘下面具,让我一睹你风采吗?”方少卿激动的问道,仿佛少女粉见到偶像一般。
  方少聪更夸张,直接蹲下,给萧战擦鞋,仰头嘿嘿笑道:“萧大宗师,今天要不是你,我爷爷的老命就没了,你救了我爷爷,我太感谢你了,但我更崇拜你,能为你擦鞋,简直是我莫大的荣幸!”
  说到这,他还在萧战的鞋面上亲了一口。
  么!
  然后不禁感慨:“超强者的鞋就是香!”
  你们刀圣收尸吧,尽管他与我是敌对,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强者。”
  “武道难,难如上青天,每一位强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很快,就有几个东瀛武者过来,给萧战鞠躬。
  “多谢萧桑,保留刀圣遗体!”
  然后,他们带着刀圣遗体离去。
  这时候,很多人围了过来,纷纷要求萧战摘掉面具,给他们拍照留念。
  方少卿和方少聪姐弟两也挤到萧战跟前。
  “萧大宗师,听声音你好像很年轻,太崇拜你了,能摘下面具,让我一睹你风采吗?”方少卿激动的问道,仿佛少女粉见到偶像一般。
  方少聪更夸张,直接蹲下,给萧战擦鞋,仰头嘿嘿笑道:“萧大宗师,今天要不是你,我爷爷的老命就没了,你救了我爷爷,我太感谢你了,但我更崇拜你,能为你擦鞋,简直是我莫大的荣幸!”
  说到这,他还在萧战的鞋面上亲了一口。
  么!
  然后不禁感慨:“超强者的鞋就是香!”
  你们刀圣收尸吧,尽管他与我是敌对,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强者。”
  “武道难,难如上青天,每一位强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很快,就有几个东瀛武者过来,给萧战鞠躬。
  “多谢萧桑,保留刀圣遗体!”
  然后,他们带着刀圣遗体离去。
  这时候,很多人围了过来,纷纷要求萧战摘掉面具,给他们拍照留念。
  方少卿和方少聪姐弟两也挤到萧战跟前。
  “萧大宗师,听声音你好像很年轻,太崇拜你了,能摘下面具,让我一睹你风采吗?”方少卿激动的问道,仿佛少女粉见到偶像一般。
  方少聪更夸张,直接蹲下,给萧战擦鞋,仰头嘿嘿笑道:“萧大宗师,今天要不是你,我爷爷的老命就没了,你救了我爷爷,我太感谢你了,但我更崇拜你,能为你擦鞋,简直是我莫大的荣幸!”
  说到这,他还在萧战的鞋面上亲了一口。
  么!
  然后不禁感慨:“超强者的鞋就是香!”
  你们刀圣收尸吧,尽管他与我是敌对,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强者。”
  “武道难,难如上青天,每一位强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很快,就有几个东瀛武者过来,给萧战鞠躬。
  “多谢萧桑,保留刀圣遗体!”
  然后,他们带着刀圣遗体离去。
  这时候,很多人围了过来,纷纷要求萧战摘掉面具,给他们拍照留念。
  方少卿和方少聪姐弟两也挤到萧战跟前。
  “萧大宗师,听声音你好像很年轻,太崇拜你了,能摘下面具,让我一睹你风采吗?”方少卿激动的问道,仿佛少女粉见到偶像一般。
  方少聪更夸张,直接蹲下,给萧战擦鞋,仰头嘿嘿笑道:“萧大宗师,今天要不是你,我爷爷的老命就没了,你救了我爷爷,我太感谢你了,但我更崇拜你,能为你擦鞋,简直是我莫大的荣幸!”
  说到这,他还在萧战的鞋面上亲了一口。
  么!
  然后不禁感慨:“超强者的鞋就是香!”
  你们刀圣收尸吧,尽管他与我是敌对,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强者。”
  “武道难,难如上青天,每一位强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很快,就有几个东瀛武者过来,给萧战鞠躬。
  “多谢萧桑,保留刀圣遗体!”
  然后,他们带着刀圣遗体离去。
  这时候,很多人围了过来,纷纷要求萧战摘掉面具,给他们拍照留念。
  方少卿和方少聪姐弟两也挤到萧战跟前。
  “萧大宗师,听声音你好像很年轻,太崇拜你了,能摘下面具,让我一睹你风采吗?”方少卿激动的问道,仿佛少女粉见到偶像一般。
  方少聪更夸张,直接蹲下,给萧战擦鞋,仰头嘿嘿笑道:“萧大宗师,今天要不是你,我爷爷的老命就没了,你救了我爷爷,我太感谢你了,但我更崇拜你,能为你擦鞋,简直是我莫大的荣幸!”
  说到这,他还在萧战的鞋面上亲了一口。
  么!
  然后不禁感慨:“超强者的鞋就是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