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牵扯

目录

  大商国,上京城……
  北堂忘川脚步匆匆的来到苒秀宫。
  “见过太子殿下……”
  一路上,苒秀宫的宫女嬷嬷纷纷对北堂忘川行礼,北堂忘川浑若未见,径直来到了草草的居所,直接进入房间。
  房间里有药味。
  两个宫女正在房间内给睡在床上的草草喂药,草草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秀帐,脸色略微有点苍白,也无心吃什么汤药。
  “你们下去,我来吧!”
  北堂忘川轻轻挥挥手,房间里的两个宫女连忙下去了。
  草草就像没有发现北堂忘川的到来,还是躺在床上,还直接闭起了眼睛。
  一直等到宫女的脚步声走远,北堂忘川才故意叹息一声,“哎,原本还想告诉你那个人的消息,你睡着,那就算了……”,说完,北堂忘川作势欲走,却刚走两步,衣袖就被人拉住了。
  “什么消息!”原本躺在床上的草草,早就麻利的蹦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北堂忘川。
  北堂忘川用目光看了看放在桌上的药,慢吞吞的,“那药……”
  草草转过身,一把拿起药碗,像喝水一样,咕噜咕噜直接就把一碗药给干完了,然后像女汉子一样,直接抹了一下嘴,“快说……”
  “夏平安无事,已经在半神强者的护送下进入了弑神虫界!”北堂忘川这个时候才慢条斯理的回答道。
  草草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北堂忘川,“哥,你不会又用假消息来骗我吧?”
  北堂忘川摇了摇头,脸色也严肃了起来,“草草,我向你保证,这次的夏平安绝不是我安排的,我这边也刚刚得到消息,就在前几天,夏平安出现在幽山城,然后被血魔教发现了行踪,祖摩天亲自赶到幽山城……”
  “啊,他没事吧……”草草一下子紧张的抓住了北堂忘川的袖子,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祖摩天用强悍手段,血祭了整个幽山城,夏平安得半神强者所救,离开了幽山,直接到了混沌冰原,在混沌冰原的弑神虫界入口现身,然后挑衅血魔教和祖摩天,最后进入了弑神虫界,这消息,现在已经在各大洲传开了,所以,夏平安现在绝对无事,而且恐怕还有什么机缘……”
  “你怎么知道这是真是假?”
  北堂忘川叹息一声,“草草,你不了解半神强者的世界,祖摩天突然赶到幽山城,不惜血祭整个幽山城,杀人无数,那绝对是发现了夏平安的踪迹,要不然,他绝不会如此丧心病狂宁愿得罪多方势利也要做出这种事来,而夏平安在祖摩天的血祭手段之下能从幽山离开,那一定是有半神强者出手相助,只有半神才能对抗半神,在进入弑神虫界之前,夏平安在虫界入口表明身份向血魔教和祖摩天挑衅,这就是对祖摩天血祭幽山的回应,这难道不是他的风格,所以,你不用再担心夏平安!”
  “弑神虫界……弑神虫界……听说那里很危险?”草草喃喃自语道,但整个人已经打起了精神。
  “危险那是对别人来说的,我相信对夏平安来说,一定有办法的!”北堂忘川软语安慰道,“夏平安是渡空者,身上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现在身边还有半神级的神秘强者相助,前些天父皇让钦天监动用秘法占卜都无法锁定他的的行踪方位,数次占卜都被强大的力量干扰,这就说明夏平安绝对有自保的能力,而且一进入弑神虫界,祖摩天的力量就会被限制,夏平安更安全!”
  不知道是不是汤药的缘故,还是心结被解开,草草之前那略显苍白的脸色,几乎片刻之间,就再次显露出了一丝红润。
  “咳咳,夏平安年少英俊,他这次一旦从弑神虫界中再出来,最少也是七阳境八阳境的强者,能独抗血魔教,又有半神强者撑腰,一定名动天下……”北堂忘川悄悄瞟了一眼草草,一脸正经,“咳咳,这样的强者,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喜欢追求,不知道有多少势利会拉拢,咱们大商国虽然强大,但也不是独一无二啊,到时候,你若蓬头垢面形容枯槁变成一个干巴巴的黄脸婆站在他面前,你觉得他还会喜欢你么的,到时候为兄就算想帮你也帮不了啊……”
  最后这一句话对女人来说才是真正致命的,草草的脸色一下子紧张起来,她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瞬间发出一声尖叫,然后转身就扑到梳妆台前连忙照镜子。
  ……
  等北堂忘川从苒秀宫中再次走出来的时候,苒秀宫中已经鸡飞狗跳,再次恢复了活力。
  忘忧公主要梳洗,要化妆,要吃东西,要插花,要骑马,还要练习剑术,练习舞蹈,还要请几个“好闺蜜”进宫……
  苒秀宫那些宫女嬷嬷们再次忙碌起来,但一个个的脸上却带着笑容,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北堂忘川返回御书房复命……
  北堂兆背着手站在御书房内,渊渟岳峙,一直等到北堂忘川进入御书房,北堂兆才一下子转过身,“草草如何?”
  北堂兆的脸上露出关切的神色。
  有些事,让北堂忘川出马,比他这个当爹的出马说话更管用。
  北堂忘川说起了自己离开苒秀宫时所见,北堂兆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
  “父皇,你说,祖摩天会进入弑神虫界么?”北堂忘川问道。
  “一定会!”北堂兆想都不想就斩钉截铁的说道。
  “为何?”
  北堂兆双眼神光闪动,“你不知道,对一个半神来说,只要能封神,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都可以不顾一切,何况这次有魔神令,夏平安这次进入弑神虫界,绝对是一下子就拿捏住了血魔教的七寸,是在逼着祖摩天和血魔教一起进入弑神虫界,而祖摩天和血魔教的高手一旦进入弑神虫界,弑神虫界的血肉杀场,哪怕夏平安不出手,血魔教也会被折损大半,未来一段时间,随着血魔教大批高手进入弑神虫界,各大洲的血魔教一定会全力收缩,暂时偃旗息鼓,这对所有盯着血魔教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父皇的意思是……”
  北堂兆脸色转冷,目有杀机,“血魔教在我上京城折腾得已经够久了,只要祖摩天一进入弑神虫界,我们就摧毁他们的金月殿,新账旧账一起算,各大洲,各国各教诸多半神强者都会有所行动,祖摩天想要封神,没那么容易,没有半神强者会想看到祖摩天封神,大家想看到的是他鸡飞蛋打……”
  祖摩天一旦能血祭夏平安封神,对与血魔教有矛盾的那些国家教派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就算与血魔教没有关系的半神,也不会想看到祖摩天封神,所以,大家一定会阻止,想方设法拖血魔教的后腿,为血魔教设置障碍。
  这次祖摩天血祭幽山惹下众怒但徒劳无功,背后就是有半神在阻拦出手。
  这是半神强者们的较量,牵扯到封神大业,牵扯到整个元丘世界的势力划分,主宰魔神的魔神令一下,这就已经不是血魔教和夏平安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事情,这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上两个月大商国和各大洲许多地方都出现了夏平安行踪的消息,那些“夏平安”,有些是大商国和北堂忘川的安排,有些则不是,这就已经很说明问了。
  半神们的较量斗争让北堂忘川都心中震骇,没想到夏平安一动,居然会牵扯到了整个元丘的局势变化。
  “各地的魔门驻军要加强,大商国要抓紧时间全面备战,此事交给你,那魔神令看似只是为夏平安而来,但历史上,每次的魔神令出来,必有大乱和大战,一定会有人封神,也一定会有半神陨落,我们不得不慎……”北堂兆交代北堂忘川。
  “是!”
  北堂兆的目光突然看向远处,轻轻自语一声,“这次会进入弑神虫界的半神,恐怕不止祖摩天一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