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族人

目录

  回到自己家里,刘铮给自己泡了个热水澡,缓解了一下自己疲劳的神经。
  他和许多土著高手、行者们一样,随着战事越来越紧张而忙得不可开交,今天支援那座城市,明天去执行另一个任务。
  若不是这次恶魔们收缩兵力准备发动最终攻击,他估计还要疲于奔命在前线。
  这三年来,通过不断的战斗扬名,他的大名早已在上千万土著居民当中流传,被誉为人类守护者之一,南国利刃高端武力排行前十的存在。
  可是他那些诸如‘元神修士’、‘火焰之神’、‘真龙’、‘冰霜半神’、‘怪异之主’等等自己精心研究编造出的称号是一个都没有具现出来。
  或许本世界的居民,尤其是人类,他们会把一切自己所见到的、看到的超凡能力都与进化者,或是灵能者挂钩。
  也因为他在历次大规模会战当中,所施展最多的能力都是能造成大范围杀伤性的血脉异能,比如‘驭火之力’、‘雷霆掌控’、‘寒霜之力’这些(好刷分),所以无知群众们对于他强大的认可,会向着这些方面脑补。
  所以他唯一个名头被具现了——七级进化者‘元素之王’。
  【元素之王】,旧人类‘进化者’这个体系构建成功的初期,所诞生出的第一批七级进化者当中的一种。
  制作这一支药剂的需求:变异雷霆丧尸的脑晶、七级炎魔的心脏、兽人高等驭风者血液、七级变异兽‘极地熊’的骨髓、七级变异兽‘大地魔蚯’的脑液、七级进化基因工程图谱。
  【元素之王】顾名思义,能掌控‘地’、‘水(冰)’、‘风’、‘火’、‘雷’这五种元素力量,威能恐怖,曾留下赫赫武功,更是【雷霆领主】这一五阶进化者的上上级。
  但制作这样一支进化药剂的条件实在是太过苛刻,就说很多六级七级变异兽,它们早已经被斩尽杀绝,消失在了这颗星球之上,又如何去寻找它们来获取相应的材料?
  就算有,制作这一支药剂的最重要部分——七级进化基因工程图谱也已经在神秘力量的抹除下消失了。
  所以,别说【元素之王】这种七级基因进化药剂,就是六级基因进化药剂人类也无法再制作出来了。
  但刘铮不同,在一千多万人类的脑补,以及敌人的恐惧认为当中,这种曾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力量重生到了他的身上。
  【元素之王】的具现让刘铮本来就拥有的驭火、寒霜、雷霆三种力量大幅度强化,又令他掌握了其余两种属性之力——驭风、驭土。
  “上千万人的脑补,在加上不知道多少敌人的传说,三年的时间最多就具现出七阶的力量吗?而且到现在为止也只有这一种,看来所吸收的传说之力在短时间内已经无法再给我具现出第二种七阶层次的力量了...唉...为啥不是武道修为给我具现一下啊,自己修炼真是太辛苦了...”
  刘铮嘟囔着穿好衣服,打算去书房坐一坐。
  也不怪他吐槽,他现在体魄的强度是七阶水平,那些因体质强大而增幅的血脉异能自然而然也提升到了七阶威力的地步。
  在加上【元素之王】的翻倍强化,令他现在所能打出的最强的攻击手段就是这五种属性的元素力量。
  但他所修炼的武道还在金丹期,神识也是,也就是五阶层次。
  这导致他近两年和敌人交手,修行力量愈发跟不上层次,甚至已经没用。
  “你是谁?!”
  推开门的瞬间,刘铮爆发出一声怒喝,目光死死盯着书房中原本属于他的座位。
  因为在那张座位上,正有一个白衣青年静静看着书。
  同一时间,他的威压全部覆盖而去,笼罩整个书房!
  虽然远远不及在会议室当中秦将军那种能令人感觉与现实世界割离的威压感,但他的气势压迫也足够强大。
  可对面这个霸占了原本属于他位置的青年却纹丝不动,似乎根本没有受到恶意气势的压制一样,听闻怒吼只是缓缓放下了手中的书,笑意盈盈的眸子看向了他说道:“你好。”
  “我很不好,你是何方神圣?”
  刘铮的声音冷漠,警惕十足。
  能悄无声息来到他的书房,而且还没有被他给发现,一般人做不到。
  至少,必须要拥有超过五阶的精神修为才能令他神识布下的扫描网一点都感应不到入侵。
  “呵呵,你太过紧张了。”
  陌生的青年微微一笑,刘铮的气势压迫顿时间消匿于无形之中。
  接着他说道:“我叫刘神旭,你我本家,同宗且同源。”
  说完,他站起来,手掌横在身前,缓缓握拳。
  轰!
  在刘铮的视线当中,眼前之人就仿佛瞬间成了一尊炙热的烘炉,如烈焰波动的金色光辉在他周身之外缠绕循环,散发一种独特的波动,爆发出轰鸣震耳的声音。
  哗啦啦...轰隆!
  刘铮的瞳孔瞬间缩小,他看的真切,对方身体之外有金色波涛滚滚,有金色神雷轰鸣,这股压迫现实的雄重气息无比熟悉。
  御龙真血!
  错不了,就是御龙真血的波动和气息!
  他脑海里猛然冒出一个词汇,同时心中无比确切的肯定。
  “你是...”
  刘铮脱口而出,一时间有些不敢确信,内心思绪如麻。
  刘神旭不言,只是用手打了个响指。
  似乎是某种引起共鸣的法子,刘铮瞬间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流速加快,心脏比平时更有力的跳动起来,淡金色之血如对方一般在体内活跃起来,似烘炉燃烧一般运转,金色光辉透过体表而舞动。
  “你到底是谁?有何贵干!”
  自己体内的真血被对方引起了共鸣,虽然心中已经对对方的身份有了猜测,但刘铮内心升起的不是高兴,反而是浓郁的警惕。
  “真血是骗不了人的,亦无法复制。在觉醒真血时所有御龙氏后裔都会进行血脉回溯,所以我的身份你应该能猜得到。我的年龄应该算是你的兄长一辈的,因为你的骨龄比我小。至于我的来意嘛...”刘神旭手中突然冒出一把扇子,顿了顿继续说道:
  “我想看看,此方弱小世界中到底是我御龙氏哪个后裔,能在没有长辈指点、族中帮助下自己觉醒真血。现在一看,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并非出自祖地,还真是自己野路子修出来的!不得不说,放在族内,你也属于很有资质的那一类子弟了。”
  “那你不是来找麻烦的?”
  刘铮面无表情,随时准备动手。
  “御龙氏虽然枝繁叶茂,但杰出的子弟越多越好,我为什么要找你麻烦?”
  刘神旭十分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摇着扇子说道。
  这话让刘铮松了口气,他还真怕上演某些狗血剧本,来那么一手同族精英鄙夷讥讽他的一幕,导致最后双方大打出手。
  真要演变成那样,胜负且不说,他至少会失去一个打听更多关于御龙氏秘密的机会。
  见对方无恶意,刘铮顺势问道:“寒舍简陋,肾虚大哥却能驾临,令我倍感荣幸,请坐请坐。”
  同时,刘铮亲手为之泡茶,搬来一张椅子自己也坐了下去。
  …...
  多谢最近打赏的兄弟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