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含光三式,坐忘无心

目录

  “此剑,名为含光!今天,我就以它斩你!”
  靳无尘长剑在手,在阳光的映射下,他手中古剑竟是剑锋隐没,看不真切,好像只有剑柄,没有剑锋。
  在其上显露的铮铮寒意,却预示着这是一柄锋锐无比,削铁如泥的神器!“那是,含光剑?”
  魏傅目光幽幽,惊呼出声。
  即便他与叶辰靳无尘两人相距极远之地,但以他武尊高手的目力,仍旧看得真切,这柄剑,在阳光之下隐没,剑锋透明,宛如不存在一般,跟古籍中记载的含光剑一般无二。
  “爷爷,什么是含光剑?”
  魏子付虽然不是武者,但也知晓一二,对这含光剑有些好奇。
  魏傅并未回答,心中却是在回想着他曾见过的古籍记载。
  坐忘含光,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其所触,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这就是含光剑的本色,乃是传说中的无形之剑,是古时“孔周”所藏之剑,传闻始皇帝时期,儒门二掌教颜路曾持其大战农家黑剑士,当之无愧的历史名剑。
  “含光自汉初便已失踪,没想到竟然在靳家始祖手中!”
  魏傅心头恍然。
  “叶凌天,能够配得上我一对一用剑的,至今为止,在这两百年时间中,也不过三人,一个是藏边红日法王,一个是古埃及沙漠之王圣罗迪斯!”
  “而你,是第三个,即便今日战死,你也足以自傲当世!”
  靳无尘手持含光,宛如剑神当世,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无匹的剑意,直欲劈开苍穹宇宙,什么东瀛剑圣光跟他相比,都只不过街边蝼蚁。
  叶辰并没有丝毫意外,早在第一次见面之时,他便知道这位前清大内高手,乃是一位当世无双的绝世剑手。
  “君子无争,虚空绝影斩!”
  靳无尘没有多余废话,手中含光横握,却好似其只握了一道剑柄,看上去场面极其诡异,但凌驾天地之间的剑势,却是已经在他身前积蓄。
  “蹭!”
  他手臂一摆,一剑横拉,只觉剑光耀眼,众人眼前,天地间横线一道光芒,朝叶辰斩去。
  剑光本是横斩,但在横掠数十丈外后,忽而变成竖劈,对着叶辰当头劈下。
  叶辰眼眸中尽是剑光,他已经能够感觉剑意透体,即便以他的肉身之强,皮肤上都有种被割裂的疼痛感。
  他并未退后,而是两指并成剑诀状,向身前虚空一划。
  “蹭!”
  天地间现出一道剑芒,数十丈宽大,这一剑,没有任何剑技可言,纯粹是以真元技法剑气,与靳无尘对劈在一处。
  “噔噔!”
  两道剑芒相接,叶辰在空中脚掌连踩,向后退去,手臂剧颤。
  靳无尘却是身形纹丝不动,脚步一跨,又出现在了叶辰头顶之上,眼眸冷冽无端,手中含光杀意腾腾。
  君子无争,含光无形,坐忘无心!这是自他得到含光剑时,便从含光剑上得到的含光心诀要意,三诀合一,这才是最强的含光剑技。
  方才的虚空绝影斩,只不过是第一剑。
  “刷!”
  靳无尘身上气息再涨,含光剑无形无影,他又是一剑横斩而出。
  “含光无形,断山河!”
  剑芒暴涨,穿透空间,将虚空激碎,无数天地元气爆涌而来,让得剑芒越发强横,海浪被剑气所激,好像被煮沸的开水,气泡翻腾。
  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天地,就好似这一剑,能够横断山河。
  “哗啦!”
  剑芒斩落,就好像一柄巨剑当空狂舞,那般威势,难以用言语来形容,整片大海,怒涛震天,看得码头边的无数人目瞪口呆。
  “这……就是神仙的力量吗?”
  任婉莹美眸呆滞,眼中只有这翻天彻地的景象。
  她止不住朝叶辰看去,心中唯有担忧和恐惧。
  这能够横断山河的一剑,叶辰怎么接?
  “好!”
  看到这断裂山河的一剑,叶辰也忍不住轻赞出声。
  他身上蓝芒扩张,无数真元,被他灌入指尖,其手掌上隐现隐现一圈圈蓝色条纹。
  “霸图十三剑,第一剑,无月!”
  他轻声呢喃,两指斜斩,一道蓝黑剑气,好像月牙一般冲天而起,海面上凭空凹陷一道数十丈深的沟壑,蓝黑之光,散射天际。
  霸图十三剑,是叶辰自北方寒极之地的一处密藏所得的武学,并非他所自创,但这武学,比起他自创的武技来说丝毫不弱,据他推测,这应该是上古时期的大能强者所传承而下。
  霸图十三剑,每一式都是霸绝天地,横荡十方,其威力比起叶辰所见过的剑技都要更强,以叶辰现在的修为,也不过只施施展前五剑罢了,后面的七剑,他还未能够领会。
  “这武学,或许并非地球上的武学,但今天,我倒要以它一会靳无尘的无上剑道!”
  叶辰心头呢喃,自他得到霸图十三剑以来,第一次在与人对战之中用出,实在是靳无尘剑技造诣太深,他忍不住想与其以剑对剑。
  在众人惊悚欲绝的目光中,蓝黑剑芒,与靳无尘横断山河的一剑悍然相撞!“波!”
  一声从未听过的怪响,传扯天际,又好似玻璃碎裂,又像是重炮出膛。
  众人眼前尽是一片剑光,连魏傅这样级数的高手,几乎都要睁不开眼睛。
  十多秒之后,剑芒逐渐散去,众人再度回望,每个人都是表情凝固。
  他们可以发誓,这是他们今生所见过,最为波澜壮阔的场面。
  大海之上,两道人影遥遥而立,而在他们脚下,拥有大自然之力的大海,生生被分成了两段,现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沟壑,直延伸到海底,只可见乌黑的一片。
  叶辰与靳无尘的惊天对剑,竟然能够横断大海,让得海水分流,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叶凌天,想不到,你竟然也是一位用剑高手!”
  靳无尘感觉到叶辰身上丝毫不弱于他的惊天剑意,面露惊诧,心中却是兴奋无比。
  他行走世界近两百年,却从未遇到能跟他比剑者,即便像是东瀛老一代剑圣这类级数的剑手,跟他相比,也像是青少年跟成年人一般。
  但遇到叶辰,他终于是感觉到势均力敌,手中含光都在发出兴奋地轻吟。
  看到叶辰斜指天际的姿态,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战意是如此浓烈炽热。
  “叶凌天,今天,我未曾将你视为仇人,你,是我的剑道对手,是我久未遇到的剑中知己!”
  “为了庆贺,我会用我最为强大的剑技,斩杀你!”
  他眼眸精芒绽放,身上剑意,无端端再度胀大,手中含光,终于是现出形状,薄如蝉翼的剑锋,闪烁着冷冽之光。
  无匹剑意凝聚在靳无尘周身,渐渐又意化为实质,凝成了一道囊括天地的剑域,在这剑域之中,靳无尘便是王,主宰一切的真王!“坐忘无心,封天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