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啸绝长空

目录

  当“叶凌天”三个字从韦乐口中说出时,一旁的汪洛丹,顿时产生了几分熟悉感,暗想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
  不过片刻之后,一声惊呼传荡魏家,她终于想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
  “不败帝王,叶凌天?”
  她汪家在近些年来,日渐式微,一日不如一日,几乎已经走到了港岛十大豪门的最底层,随时都有可能被下面虎视眈眈的其他家族所取代,但汪家的底蕴,终究还是存在。
  在他们汪家,有一位武者供奉,修为极强,可以举手投足开山裂石,跟东升的南烈,靳家的尘公子足以并驾齐驱。
  这一点,在港岛上流圈算是绝佳秘密,几乎只有上流圈最为顶尖的几人才知晓。
  而她本人,就是这位供奉的关门弟子,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武者,修为已达武师巅峰,距离武尊仅有一步之遥,这是她最大的秘密,即便是她最亲近的好友也不知道。
  在这两年来,她从师父口中听过最多的名字,就是“叶凌天”!叶凌天几乎是占据了这两年多以来国际武道界所有的头条新闻,每一则消息都宛如重磅炸弹,在世上引起轰动,她也不止一次地想亲眼见见这位霸天绝地的盖世豪雄,但一直没有机会。
  但现在,靳家这位超凡境的供奉韦乐,却称叶辰为“叶凌天”,让她几乎大脑转不过弯来。
  她一直憧憬的英雄人物,那个当世不败的帝王,竟然就是她看之不起的大陆仔叶辰?
  叶辰手托茶杯,似笑非笑。
  “哦?
  你也认识我?”
  他倒是觉得有几分奇怪,自己从未履足港岛,也跟靳家素无交情和瓜葛,为什么这靳家供奉会认识自己。
  韦乐此前的气势直接被掐灭得一干二净,在看到叶辰的一瞬,他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无比,一种最为原始的恐惧席卷全身。
  他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双手抱拳,单膝伏地。
  “有幸在北奥山丘见过叶帝王一次,之前不知叶帝王在此,还请恕罪!”
  开玩笑,当初他听闻北奥山丘有异宝现世,引发了不小动静,世界战力榜上的至强者几乎都齐聚于西华夏西北,他作为超凡境中的强手,自然也是不甘落后,打算凑额热闹,试一试能否从中得利。
  但那一次,他不只是没有丝毫收获,反倒还见证了一场当方面的血腥屠戮。
  而那场屠戮的主角,便是叶辰!仲裁所半数以上的审判长降临,十几人围杀叶辰一个,最终却是被叶辰一人横扫,杀得漫天血雾,连世界战力榜排名第一的狂神加德鲁都被他一只手打成肉泥。
  从那之后,叶辰的面容,便被深深地刻印在他脑海中,不敢有丝毫或忘。
  他今天是带领聂家一群人,前来魏家兴师问罪,捉拿杀了靳忆尘的凶手,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凶手,居然会是叶辰。
  旁边的聂华等人面面相觑,表情各异。
  之前韦乐还如此气焰旺盛,扬言要扫穿魏家,但现在却对一个穿着朴素的年轻人卑躬屈膝,一副讨好惶恐的模样,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恕罪?”
  叶辰将茶水饮尽,目光斜向扫来。
  “我记得方才,有人说要让我血债血偿,以命抵命,现在却要让我恕罪?”
  叶辰淡笑摇头,面容变得冷冽了几分。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清楚我的行事风格,你想杀我,就要做好留下性命的准备!”
  在他说话之间,右手已经抬起,对向韦乐等人。
  “叶帝王,不……不要!”
  韦乐面带惊恐,表情完全扭曲,但叶辰眼眸毫无波动,只是五指握拢。
  “咔嚓!”
  韦乐周身空间顿时压缩,不只是他,连带着跟他同来的聂家家主等人,尽数被挤压在其中,爆成数团血雾。
  这一幕,看得任婉莹等人目瞪口呆,满心震怖,连魏傅这位武尊巅峰高手,也是心中颤抖不止,一位超凡境高手,在叶辰面前竟跟蝼蚁没有太大分别。
  数团血雾爆开,而后一道绚烂火焰从叶辰掌心掠出,将这些血雾蒸发气化。
  叶辰收回手掌,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一般,继续为自己斟满热茶。
  魏傅双手背负身后,数十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像今天这般激动。
  叶辰先杀靳家未来的家主靳忆尘,再斩靳家供奉韦乐,这等于是已经向靳家全面宣战。
  无论是于公于私,靳家始祖都必须要为了靳家的颜面和威望与叶辰对立,这最终的结果,便是一较高下!不止如此,叶辰今天还将聂家家主一并击杀,这不只是给聂家一记当头棒喝,也是给其余豪门一个最大警醒。
  任婉莹站在原地,凝视着叶辰的面庞,大脑空白一片。
  她回想起自己第一次遇到叶辰,直到现在,中间经历了一件又一件事,只觉不可思议,一切如梦如幻。
  在图书团,叶辰是如此地安静儒雅,让人觉得清新自然;在马路边,叶辰为了魏子付挺身而出,三招两式将二十多人全部击倒,雄姿英发;在酒吧,叶辰面对东升两大巨头,表情淡然,不卑不亢;在地下拳场,叶辰眼眸冷冽,杀手无情,连杀聂云湖和靳忆尘,无情冷血。
  一次又一次,她以为自己看清了叶辰,但过后她才知道,那不过都是叶辰的冰山一角,越是想要看清,便越是觉得迷幻。
  到现在,他已经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叶辰,哪一个才是她最熟悉的叶辰。
  与任婉莹同样想法的还有魏子付,他跟叶辰相识以来,虽然从未看轻叶辰,但他自诩也算是强过叶辰,只是将叶辰当成了一个值得结交,真心相待的大陆留学生。
  但短短的三天时间,叶辰却是重新刷新了他的认知,他现在终于有几分明了,为什么爷爷会提示他,要努力把握跟叶辰的关系,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任婉莹会被叶辰所吸引。
  叶辰将热茶再次满饮,不顾周围人各色目光,忽而起身,而后嘴巴微张,一声厉啸,当即席卷晴空。
  “嗷!”
  龙吟从叶辰口中发出,震天彻底,宛如帝王君临天下,而与此同时,靳家港湾别墅中的靳无尘,猛然睁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