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摄心夺魄

目录

  皮尔斯左拥右抱,搂着两位百里挑一的美女,以一副胜利的姿态,居高临下,俯视着彭亮。
  周边不少人,都对彭亮投去同情的目光,但也仅此而已,都把彭亮当成了一个被感情背叛,无法挽留女友的可怜虫。
  皮尔斯说话之间,他身旁那个刚到的年轻女孩也是嗤笑开口。
  “这位同学,你就别在这里自取其辱了!”
  “论能力,论身家,论样貌,论资历,你哪一样能够跟皮尔斯相比?
  我们跟皮尔斯在一起,能够体会到女人难得的快乐,你的女友,皮尔斯会帮你照顾好的,你就放心地‘交给’他吧,他会好好‘疼爱’你的女友!”
  她一番话说完,自己率先哈哈大笑起来,彭亮激怒攻心,只觉得体内气血翻腾,五脏六腑之中似乎都被一股无法宣泄的气充斥,一口鲜血又再涌上口中,他又再向后退了一步,脚步踉跄,眼看就要跌倒。
  皮尔斯眼中含笑,在他的眼中,彭亮就像个跳梁小丑般,连让他正视的资格都没有,只勉强能够让他升起一分玩弄的心思。
  他十分享受这种蹂躏弱者的感觉!彭亮向后倒去,瞥到了魏诗诗冷漠的目光,心头顿时死灰一片。
  就在他倒下的一刻,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掌,却是突然按在了他的肩头,一股暖流,顺着这道手掌传来,涌入他全身,让他虚弱的身体,瞬间又生机焕发,充满了活力。
  他偏头看来,正好看到叶辰冷酷的侧脸。
  “老大?”
  他幽幽一叹,越发觉得愧疚,当初他跟魏诗诗,是因为叶辰的帮忙走在一起,而现如今,魏诗诗却是对别人投怀送抱,他觉得对不起叶辰的一番苦心。
  叶辰看了他一眼,将他拉向身后,而后脚步一抬,已经站到了皮尔斯三人面前。
  魏诗诗首当其冲,先看到叶辰,在看清叶辰面容的瞬间,他当即目光一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眼神中满是彷徨和恐惧。
  而皮尔斯和那个年轻女孩,则是嘴角含笑,看着这个突然站出来的不速之客,没有太多表情变化。
  “感情之间,本就是你情我愿,你让魏诗诗甘愿跟你在一起,那是你的能耐,但你不该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践踏我的兄弟!”
  “你真的以为,把别人的女朋友抢走,再到别人面前炫耀自己的胜利,这样很了不起吗?”
  叶辰目光微抬,直接看向了皮尔斯。
  皮尔斯靠坐在皮椅上,左拥右抱,丝毫没有将叶辰放在眼里。
  他扫了叶辰一眼,似笑非笑道:“不好意思,我向来都是以夺走别人的挚爱为兴趣爱好,将别人珍视的东西抢走,能够让我产生极大的满足感!”
  “你说对了,我真的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他态度张狂,一字一句,皆是体现出他超强的占有欲和扭曲的心理需求。
  从他掌握了强大的力量开始,欺凌弱者,看到弱者脸上的绝望,就是他最大的乐趣,无数恩爱的情侣夫妻,都成了他娱乐的对象和猎艳的目标。
  十年来,他从未有一天间断过,无论走到何处,他都会让自己看中的女人,死心塌地地跟着他,背叛自己男友或是丈夫。
  旁边的年轻女孩看着皮尔斯,一脸的迷醉和倾倒,她红唇凑上,在皮尔斯侧脸深深一吻:“亲爱的,你实在是太棒了,我就喜欢你这样强势的男人,以后我要天天都跟你在一起,没有你,我觉得生命都失去了色彩!”
  一番肉麻的赞美过后,她转向了叶辰,带着几分不屑。
  “小子,不要不知天高地厚,你为兄弟出头,找错对象了!”
  “皮尔斯,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男人,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他,你们两个妄想找他的麻烦,”“在皮尔斯面前,你们根本连一点话语权都没有,如果不想自取其辱,早点带着你的兄弟走吧,不要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叶辰单手插兜,面对年轻女孩的话,他表情淡漠,忽而轻笑出声。
  “了不起?”
  他咧嘴一笑,对皮尔斯摇了摇手指:“如果你真的是凭借自身魅力,让得她们死心塌地地追随你,那的确是你的能耐!”
  “但你凭借这种手段,让她们被迫靠近你,以你为主人和中心,你觉得自己真的很高明吗?”
  彭亮在叶辰身旁,对叶辰的话一头雾水。
  “被迫?”
  他目光微顿,猛地看向了魏诗诗,难道魏诗诗跟皮尔斯在一起,还任由他左拥右抱,一切都是有苦衷,被强制逼迫的?
  他正疑惑之间,对面的皮尔斯,却是面色一沉,目光凝聚在叶辰身上,隐有冷意蔓延。
  “你说什么?
  你说我用了手段?”
  “难道不是吗?”
  叶辰嘴角含笑,摊手对象年轻女孩和魏诗诗。
  “如果不是你对她们使用了摄心术,她们两人又怎么会对你死心塌地,任由你玩弄?”
  “刷!”
  在叶辰话音落下的一刻,皮尔斯面色陡变。
  他双目轻颤,不断波动,第一次现出愕然惊骇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
  他满脸悚然地看着叶辰,警惕顿生。
  他乃西方血族,纯种血族之人,大多都具备一些与生俱来的特殊能力,而他的特殊能力,就是凭借自己的精神力催眠别人,从而达到掌控他人意志的目的。
  因为他的这项特殊能力,只要是他看中的女人,几乎都是手到擒来,毫无反抗能力,即便知道自己深陷其中,也是无法自拔,只能对他唯命是从,视他为主。
  这是他在世间游走,纵横花丛中的秘密,除开他血族内部的几位长辈之外,外人根本无从知晓。
  但今天,叶辰却是一句话将他点破,这绝对是历史以来的第一次,让他如何不惊?
  他紧盯着叶辰,暗暗猜测叶辰的身份来历,而叶辰本人,却是冷漠一笑,眼中隐有一团神光暴起。
  “就你这点浅薄的摄心术,不过三脚猫的水平,也敢自卖自夸?”
  “既然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摄心夺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