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龙皇定天

目录

  叶星和叶山两爷孙同时回头看去,都是瞳孔一缩。
  在国际武者网最上方,几个醒目的英文字母,练成了一串字符,赫然拉成了一条横幅。
  “theking?”
  叶星将这两个英文单词读出,但却是不明白其中的意思,而叶山,在短暂的沉寂之后,猛然惊呼出声。
  “theking?王?”
  他瞳孔骤缩,表情剧变。
  “难道说,这是传说中的……王榜?”
  不只是叶家两人表情震动,凡是在电脑前浏览国际武者网的当世强者们,皆是骇然无比,一些老一辈的强者,对世界历史知之甚详的强大存在们,则是倒吸一口凉气,将目光落在那两个英文单词上,久久未曾回神。
  而在西欧之地,那处隐秘无比的地下宫殿之中,一道身影正将殿门推开,而后大步迈入,直面十六尊审判王。
  “各位王上,有件事,我特来通知你们!”
  一席白衫的中年人,语气沉凝。
  “王榜,出现了!”
  他这句话一出,殿堂内的温度,顿时骤降,直接跌破冰点,十六道目光宛如利剑,纷纷朝他看来,饶是以他王级修为,也是一时间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十六审判王居中一人,在此刻开口。
  “范弗利特,这个消息属实吗?”
  白袍中年人重重点头,表情沉凝。
  殿堂内再度陷入一片沉寂,而后居中的审判王,终于是开口,声如雷霆。
  “传我之令,无论东西方,我要你们彻底将消息放出!”
  “王级公约,于今日撕毁!”
  东海之滨,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每一根青竹都足有三丈高大,连绵十里。
  竹叶铺路,竹节为墙,而在竹林山间,一座木屋悄然落座,深山野岭,野兽不时出没之地,居然也有人家。
  屋子显得较为简陋,全都是以竹节铸成,而且每一道都没有用任何工具固定,而是纷纷以卡尺互相搭建,每一个卡尺之间都无缝而接,宛如天下最为奇妙的艺术品般。
  屋外放着几块柴片,一把柴刀正砍在圆木上,入木三分,却充满了无穷的韵味之美。
  木屋内,摆放着一件件简洁的生活用具,收拾得一丝不苟,纤尘不染,看上去是个讲究人的家,但却始终不见主人。
  在竹屋前,一块大石上长着些许青苔,但其上苍劲的大字却是清晰入目,上面写着——翠微居。
  这三个大字,笔锋修饰看上去朴实无华,但其内部,却是有着点点睥睨天下的气势激荡而出,一个人若是停在此地驻足凝望,定会感觉到千军万马奔赴而来的豪迈吞天。
  竹林中,一道高大的身影正缓步行来,他头上点着六个戒疤,白须长髯,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手腕上也有一串檀香木佛珠,口中轻念有词,在颂着佛经。
  他每一步,都是踩在厚厚的竹叶上,但却是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玄妙难明。
  几分钟后,他站在了木屋之前,双手合十,一声宣号。
  “阿弥陀佛!”
  “老朋友自远方来,不出来迎接吗?”
  如果此刻叶辰在,他一定会认出,这个高大的老僧,正是当初前往京城,阻止张志凌自爆修为的智德大师。
  而他还有一个身份,华夏曾经的绝巅存在——龙皇的朋友。
  声音传彻山谷之内,在林间回荡,并没有太强的威势,但周遭竹林却是轻轻摇摆,宛如天外玄音波荡而来。
  竹林间仍旧没有任何回应,智德大师的脚步,也只是停在竹屋旁,并没有再前进一步。
  竹林萧索,到处都是竹叶碰撞的扑簌声,智德大师任由风吹叶划,就只是立在原地,手中佛珠轻轻捻动,口中颂佛。
  时间一过,就是半个小时,在这之间,智德大师未曾动过一步。
  竹林深处,隐现一道人影,摇摇晃晃,步履蹒跚,是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头发更是常年未曾修饰,已经垂到了肩膀,随意的散乱着。
  他背上背着一捆刚刚从深山砍下来的柴火,一步步都走得和缓平静,就好像一个普通人般。
  但让人奇怪的是,他脚掌塔地,明明踩在无数竹叶之中,却是没有任何声响传出[乡村小说 www.xiangcun7.com]。
  他一路行来,径直经过了智德大师旁边,两人仍旧进行着自己的动作,没有任何交流,似乎完全不认识般。
  中年人一双眼睛澄澈透亮,身着粗布麻衣,连一根板凳也没有拉过来让智德大师坐下,更是没有对他开口询问半句,直接撸起袖子开始砍柴。
  他手中柴刀劈下,每一次,只是劈下一道浅浅的痕迹,入木连三寸都不到,似乎是气力不济。
  本是成年男子几刀就可以劈开的木柴,他硬生生劈了二十分钟,而后继续拿出一根木柴,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在此过程中,智德大师就只是站在那里,任由身前木屑翻飞,还是一动不动。
  时间宛如静谧了一般,没有任何人说话,到中年男子将木柴全部劈完,天空已经斜阳落下。
  他终于是放下了柴刀,而后开始将自己劈好的柴火一根根逐渐拼凑。
  他一双手方才虽然奋力劈柴,但却是纤尘不染,五指修长灵动,宛如上天最完美的艺术品。
  不过数息之间,他已经拼好了一根板凳,这板凳全都由一根根的小木条镶嵌拼凑而成,没有任何钉子或是胶水沾合,这样的手法,就算是全世界最高级的木工,也只能做到这般地步。
  他拼好板凳,这才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将板凳推向了智德大师身后。
  “新木椅,就是需要心思,坐下来才会安稳!”
  “智德,让你久等了!”
  他叫出了智德大师的名号,但却是直呼其名,完全一副老朋友相见的口吻。
  要知道,智德大师可是古少林的达摩院执掌,当世至强存在,修为深不可测,便是神品超凡都可以轻易碾压,他在百年前就已经名垂四方,华夏九成九的武者,都是他的后辈,但这个宛如山野村夫的中年人却是淡然叫出其法名!
  智德大师也是面露笑容,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木椅上。
  “七十年来,你的手艺还是没有退步!”
  智德大师单掌竖于胸前,对中年人轻轻颔首。
  “哈哈!”中年人显然极为开心,大手一挥,从腰间抽出了一个酒葫芦。
  “今天不只是有新木椅,还有上佳的好酒!”
  他先是扒开塞子喝了一口,而后丢向了智德大师。
  智德大师这位出家高僧,得到数十年,毫不避讳,直接仰头饮下,竟像是街边的酒徒般。
  他喝了一大口,面现畅快之色,赞叹道:“果然是好酒,想不到,这些年你除了钻研木工,对酿酒也有了如此造诣,这一口酒喝下,看来我是要馋好几年了!”
  中年人随意地席地而坐,跟智德大师面对面,两人一位山野村夫,一位得道大师,很难联系在一起,但此刻,他们却是形成了某种不需要交流的共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