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域外魔门(2)

目录

  “我燕南飞向来不喜欢太多废话,今天既然各位齐聚双修宗,几乎都是为小女而来!”
  “招亲选婿大会,只有一条规则,那就是迎战小女婉儿,只要能够胜过小女,那就是我双修宗的东床快婿!”
  “大会即刻开始,请各位稍作准备!”
  他话音一落,场内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杨家姐弟被这强大的声势所感染,也觉热血沸腾。
  这么多青年俊杰在场,到时候强强交手,绝对是空前盛况,远非他们在偏远的西北之地可比。
  “小刚,听到了没有,待会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让双修少主注意到你!”
  杨悦凑近杨刚,低声教训道。
  “姐姐,我知道了!”
  杨刚讷讷点头。
  贵宾席内,戚剑英手掌轻轻颤抖,不可否认,这双修宗少主绝对是人间角色,丝毫不弱于李清瑜和花弄影这两个华夏武道界双美,而且双修宗功法神秘强大,一旦习得双修大法,便是勇猛精进,莫说是武尊境,便是超凡境都是能够迈入,谁不心动?
  “这一次,我一定要把握机会!”
  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此处大展身手,一举夺魁。
  就在此时,旁边的华山天才少女却是忽然开口。
  “师兄,你说,他会不会也参加选婿?如果他参加的话,谁人可挡?”
  戚剑英闻言面色一僵,有些隐晦地看了叶辰一眼,看到叶辰双手枕头,正闭目养神,这才轻笑摇头。
  “你多想了,以他的修为实力,区区双修宗的功法,又怎么会放在眼内?即便是双修宗最强者现身,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他的眼界,早已不存在我们这个层次了,又怎么会参加这种小儿科的比斗?”
  少女闻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场内沉寂了一刻钟,之前登台的燕南飞又再现身,他大手一挥,声音雄壮。
  “各位,申时已到,我宣布,双修宗第七代招亲选婿大会,正式开始!”
  他一声宣布,全场暴动,欢呼雀跃声响彻,一个个青年军杰都跃跃欲试,体内劲力调动至巅峰。
  上官婉儿一席素裙,面带轻纱,宛如一尊凡尘仙子般站在台上,等待着前来挑战的青年俊杰登台。
  在场百名年轻天才,虽然个个目射战意,却是没有人上台,他们都不想成为第一个上台的牺牲品。
  双修宗武技神秘强大,他们大都想要观望之后,再坐计较,方可保持更高的胜算,一时间,场内倒是沉寂下来。
  杨悦看机不可失,推了杨刚一把,准备让他先行上台,就在此时,一道长啸震彻场内。
  长啸不绝于耳,震得内里的桌椅杯盏都在瑟瑟发抖,可见其内劲修为何等强大,便是戚剑英这等顶尖天骄,都是心头一震,面露凝重之色。
  长啸由远及近,一个手持折扇的身影,横向掠来,宛如鬼魅般直接飞落台上。
  这是一个翩翩公子,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年纪,面容近乎邪异般的俊朗,一席长衫飘然而动,看上去宛如古代书生。
  他折扇一开,轻轻煽动,一对带着邪气的眸子直视上官婉儿。
  “双修宗的招亲选婿,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够少了本少?”
  “双修少主艳绝天下,本少心仪已久,今天,我就先这帮中原武林的年轻俊杰们一步,来领教领教少主的高招!”
  他言语随意,话音间透露着强大的自信,竟是丝毫没有将在场的诸多年轻俊杰放在眼中。
  此人现身,上官婉儿和其父母,表情骤变,彻底沉凝。
  而场内其余人,也是纷纷剧震,看向了青年胸口处一副血色手印的图画。
  花弄影坐在叶辰身侧,也是止不住轻声惊呼。
  “域外魔门?”
  “域外魔门?”
  花弄影轻声呢喃,眼眸中带着少许震动。
  “域外魔门?花姐姐,你在说什么?”
  杨悦一脸疑惑地转过头来。
  花弄影凝视青年胸口那个以血色颜料所雕饰的手掌图案,轻声道:“域外魔门,是一个古老的门派!”
  “它的创始人,据传是一百多年前的清廷大内侍卫,这名侍卫以一门血手绝技纵横江湖,深得当时的清廷帝王赏识,引入宫中,成为大内统领!”
  “但之后在联军清华时期,这位大内侍卫卖主求荣,不只是未曾出手保卫家国,反而是助纣为虐,最后怕被清廷追求,自动隐盾,逃亡了域外!”
  “他以血手为名,创建了一个门派,人称血手派,其弟子门人,在中沙交界那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而且手底下的人已淫邪为首,坏事做尽,宛如邪魔,是以血手派,又得名‘域外魔门’!”
  杨悦和杨刚这才明白过来,杨悦一声惊呼:“这么说来,这个手持折扇的家伙,岂不就是大坏蛋一个?”
  花弄影轻轻点头,心头却对上官婉儿升起了几分担忧。
  双修宗的创始人,相传是域外蓬莱国的皇族,因为血手派在域外崛起,最终将蓬莱国覆灭,这才逃往华夏大地,创建了双修宗。
  双修宗与血手派,等同水火,从来不可兼容,是绝对的死敌,此刻血手派的门人突然现身双修宗,显然来者不善。
  光凭方才青年一声长啸震绝长空来看,其修为便丝毫不弱于上官婉儿,再加上血手派奇绝诡异的武技,两人一旦交手,胜负难料。
  “居然是域外魔门的人,他们怎么会来?”
  戚剑英表情微震,已经感觉到了一丝沉凝的杀意。
  其余的天才俊杰们,也是觉得情势不妙,目光都是缩了缩。
  台上,燕南飞眼眸冷冽,他的妻子上官幽若冷目寒霜,表情彻底没了温度。
  上官婉儿一席素裙,话音蕴藏着无尽的厌恶。
  “什么时候血手派的人,也敢跑到我们双修宗来撒野了?”
  “快滚!”
  她自小便被父辈祖辈熏陶,告诉她双修宗和血手派的恩怨历史,对于血手派,她是深入骨髓地痛恨,此刻有血手派的门人找来,她当然不会客气半点。
  “双修少主好大的脾气!”
  青年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反而是淡淡一笑:“双修宗的选婿招亲,向来是面向整个华夏武道界,我血手派虽然地处域外,但我派中祖师,可是地地道道的华夏人!”
  “这样算起来,我血手派也是实打实地华夏宗派,既然华夏其余宗门的青年俊杰都能参加大会,那我为何不能?”
  上官婉儿面如寒霜,冷哼出声。
  “卖主求荣的狗贼,也有脸称自己为华夏之后?”
  她跨前一步,一身劲力拔起,震得整个台面都猎猎作响,摇摇欲坠。
  “不滚,就死!”
  这一刻,这位双修少主,彻底展现了身为双修宗继承人的霸气,眼中杀意爆闪。
  “哈哈!”青年大笑出声,毫无惧色。
  “双修少主好大的口气,你是双修宗这一届的继承人,我也是血手派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天才高手,那就让我许飞腾,来一会你双修宗的绝学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