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去武当山

目录

  相比起肖雯玥的担忧,叶辰本人却是毫无所动,目光平静一片。
  即便眼前站的是一位三品将星,他还是一副平淡如水的表情,目光微抬。
  “能够有一位将星前来,江家倒的确是有几分能耐!”
  “怎么,你想要为江云浅江云深两兄弟报仇?这就是江家的手段?”
  他语气间极为轻松,就算是被数十把步枪围堵,他也全然不放在眼里。
  听到叶辰的口气,江宇民目光微闪,冷意更浓。
  “好小子,我江宇民阅人无数,见过不少年轻俊杰,但像你这般狂妄的,还真是只此一家!”
  “在这偌大京城,就算是四大家的嫡系子弟也不敢跟我江家完全站到对立面,我很想知道,你敢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凭的是什么?”
  江宇民的问题,让得周围众人也都是好奇看来你,江云浅江云深两兄弟被人扔下西山的事情,一日之间已经传遍京城,让得无数人震惊,但震惊归震惊,他们却都不知道,究竟这个出手的人,有多大的依仗,才敢对江家两兄弟下此狠手。
  要知道,即便是华夏巨头们的子嗣,也未必能够有这样的魄力。
  “凭什么?就凭他们敢乱闯乱来,我就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别说是把他们丢下西山,就是将他们当场格杀,那又如何?”
  叶辰口气淡漠,全场再震。
  面对这么多把步枪的火力压制,只要江宇民一声令下,叶辰就会被射成筛子,到了这种地步,叶辰居然还敢口出狂言?
  “竖子狂妄!”
  江宇民怒喝出声,手掌一抬,而后重重落下。
  “铐起来,带回交给法庭审判!”
  一瞬之间,所有队员皆是压上前去,准备将叶辰扣押……
  重症监护室内,江云浅终于是幽幽转醒,江海天看到孙子醒来,赶忙上前。
  “云浅,你终于醒了!”
  看到曾经意气风发的孙子此刻苍白失色的模样,江海天也是忍不住流出一滴浊泪。
  “爷爷!”
  江云浅声音微弱,四肢传来的剧痛,让他眉头深深皱起。
  “云浅,你不要说话,也不要乱动,现在需要静养!”
  江海天话到此处,眼中忽而涌上一抹杀意。
  “你放心,你父亲已经带人去找那个狂徒了,你和云深的事情,我们江家一定要讨还公道!”
  江云浅闻言,却是目光陡凝。
  “什么,爸带人去找他了?”
  他激动起身,虽然四肢剧痛,他还是惊呼出声。
  “爷爷,赶快打电话让爸停手,那个人不能乱动!”
  “他是叶凌天啊!”
  江云浅可是亲眼见到,强绝江家,在武当山曾担任传功长老的靳无尘被叶辰一拳打爆,虽然他父亲是三品将星,手底下部队人员不少,但如何能够对付叶辰?
  万一叶辰一个不耐,一拳将众人全部灭杀,而后远遁深山,即便发动国家力量,也未必能够将他找出来。
  “什么?叶凌天?”
  江海天平静的面容陡然剧变,一脸的骇然之色。
  叶凌天这个名字,他本来所知不多,但是几天前南海发生的事情,他却是听说了详细过程。
  江家不属于四大家,不会参与四家会武,但也会派遣几个前往观礼,而当天发生的一切,他早已经从这几人口中知晓。
  像是武道界的高手,到了他这个阶层,也是了解不少,而叶辰南海滩一战,连扫十一位超凡境,这就好像神灵一般的存在。
  想到此刻江宇民已经带人寻找叶辰,他心头狠狠一震。
  “糟了!”
  桌球室内,队员们正要将叶辰扣下,叶辰却是突然轻笑出声。
  “要铐下我?江宇民,你太看得起你的人,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连你们江家那位武当山出身的供奉想扣下我,都被我一拳打成虚无,你觉得凭这几个虾兵蟹将,够看吗?”
  他一偏脖子,话音霸道凛然。
  “什么?”
  江宇民闻言,大为惊愕,他还未曾反应,叶辰却是突然单手一抓。
  一道无形的劲力,游走于数十名队员之间,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们手中的枪械全都卷上天空,漂浮流转。
  在场众人纷纷骇然失色,连带江宇民,也是表情大变。
  场内风流卷动,叶辰傲然而立,目光凛然。
  “江宇民,我念你是国之将星,给你几分薄面!”
  “一分钟之内,带你的人离开,不要逼我动手!”
  若是其他人,叶辰早就一掌碾灭,但江宇民是三品将星,毕竟是国家栋梁,他并不想将事情做绝。
  “原来是你,叶凌天!”
  几乎是瞬间,江宇民已经反应过来,语气中满是苦涩。
  他终于知道,叶辰为何有如此魄力,敢连废他两个儿子,像是叶辰这种级数的高手,连华夏军部都万分重视,记录在绝密档案之中,便是将星级别,也要对这类存在大有顾忌,他知道,即便自己派遣再多队员前来,也拿叶辰毫无办法。
  场中沉默许久,江宇民终究是向后退了半步。
  “叶凌天,我没想到会是你,倒是我失策了!”
  叶辰不为所动,淡淡道:“走吧!”
  他手掌一收,几十把步枪凭空飞落,再度回到了队员们的手中,如此神奇手段,看呆了旁人。
  “撤!”
  江宇民一挥手,队员们纷纷列队出门,他也走出了桌球室。
  走到大门处,他脚步停顿,转过头来。
  “叶凌天,我一个人,的确对付不了你!”
  “但你不要以为此事已经结束,我两个儿子的仇,我江家必报!”
  “你虽然强,但我江家终究拥有制衡你的手段!”
  叶辰单手插兜,轻蔑一笑。
  “是吗?我等着!”
  江宇民闻言,冷哼一声,消失在了大门处。
  而桌球室内众人,早已陷入了一片呆滞之中。
  一位三品将星,带大队人马前来,几十把步枪压制,但即便如此,却是在叶辰一言之下,纷纷溃败。
  连一位将星都自认不如,只能无奈带人撤退,那叶辰本人,究竟有多么可怕?
  “阿辰,刚才那位将星是江家的人吗?”
  江宇民带人撤离,肖雯玥赶忙上前拉住了叶辰的手臂。
  叶辰淡淡点头,话语间带着一丝轻蔑。
  “什么将星,不过空有其表罢了!”
  他摇了摇头:“身为一位将星,肩负的华夏的安保责任,要保家卫国,要做到处变不惊,任何情况都能够理智判断!”
  “他因为儿子私仇,失去冷静,连我的身份背景都未曾查清,就贸然带人找上门来,根本就是不知所谓!”
  “如果不是靠着江家老爷子在军中的影响力,以江宇民的才能,到现在也最多不过是个一品校官罢了,何德何能可以成为三品将星?”
  将星,也分强弱,有的将星,只是一言一行,皆是展露出无上威严,令人折服,而江宇民,却太过普通了。
  就连曾经来请他出任“龙刃”总教官的崔校官,虽然军衔无法跟江宇民相比,但无论脾性气度,却都要比江宇民强上几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