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再见肖雯玥(1)

目录

  靳无尘的一拳,宛如羚羊挂角,妙若天成,下方诸多观战的普通人,即便不通武道,但都能感觉到其中那无法言说的奥妙。
  而叶辰的一拳,却是平平无奇,朴实无华,但叶辰一拳打出,所有人都产生了一股错觉,宛如叶辰就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安坐不倒。
  “轰!”
  天空中一声巨响,整个九龙寺震了一震,连八层高的九龙塔都摇摇欲坠。
  靳无尘所发的三节拳劲,虽然澎湃,但却无法凝于一点,而叶辰的一拳,却宛如钢钉凿地,将他的拳劲从中破开撕裂。
  一股巨力浪涛般涌来,靳无尘闷哼一声,当空爆退十丈。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修炼的,何来这么强大的力量?”
  他瞳孔骤缩,心中惊疑不定。
  他虽然在江家担任供奉,但数十年来只管江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其余事情,一概不理,对当今武道界的变化也是不知晓几分,更是不知道叶辰这颗璀璨新星的升起,只觉得对叶辰的修为不可思议。
  “嗖!”
  他惊疑之间,破空声再起,叶辰一步迈过,已经站在他身前丈许距离,仍旧是淡淡的一拳打出。
  “揽雀尾!”
  他左手微抬,右手横拉,身前劲力四散奔走,想要将叶辰这一拳的力道再次化去。
  但不知为何,在他手掌触及叶辰拳劲的瞬间,一股力量却是陡然爆发,将他的分解之力尽数震散,而后撞在了他的身上。
  “噗哇!”
  靳无尘口吐鲜血,再度被砸退数十丈,脸上表情惊骇。
  “怎么可能?”
  揽雀尾,如封似闭,号称太极拳之中最能化解敌方劲力的绝学,比起阴阳镜更为圆转,但这一次,却是无法将叶辰的拳劲接下,反而还将他击伤?
  叶辰表情冷漠,他所创的《噬天九转》,是被太极拳启发,是以他早已获悉太极拳的精妙所在,知晓其长处短板,自然知道破解之道。
  叶辰一连打出九拳,天空中,靳无尘每接一拳,都被击退数十丈,看上去极为狼狈。
  下方诸多游人看着这一幕,纷纷变色,只觉宛如到了一个神奇新世界。
  “妈妈,那个老神仙,似乎打不过那个年轻的大哥哥啊,那个大哥哥是不是也是神仙?”
  小男孩耷拉着脑袋,凝视叶辰,眼中不住有着兴奋的神采闪动。
  周围的大人,纷纷只顾着看着这场旷世绝伦的大戏,哪有时间理会他?
  禅院外,柳玲珑、陈明娇看着天空中威风凛凛的叶辰,美眸凝固。
  她们也算是资深武侠迷,但即便是武侠小说之中,也未曾见过这种飞天遁地,横空踏立的存在。
  而现在,叶辰和靳无尘,却是实实在在告诉了她们,何为真正的武者,或者说,这是仙侠。
  “砰!”
  叶辰出了第十拳,靳无尘终于是抵受不住叶辰的劲力,双修猛然炸开,化为漫天布屑洒落。
  他此刻气息萎靡,瞳孔中充满了惊惧和不信,他不明白,自己身为世界战力榜第十一位,刚刚的亚神超凡,怎么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压制成这般模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凝视叶辰,再次问道。
  “将死之人,无谓多问!”
  叶辰并未回答,只是淡漠吐音,而后一圈蓝芒在他拳头之上凝聚。
  “三绝拳,断魂!”
  当初他用这一拳,将潘家家主击杀,现如今,他修成噬天之体,修为突破超凡境,一拳之力,直可以开山断河。
  “轰!”
  前方的天空,宛如被一个拳头砸碎,道道空气裂缝蔓延,而靳无尘本人,则是被正面轰击,浑身鲜血爆射,而后身体膨胀,化为一蓬血雾挥洒。
  “亚神超凡?”
  叶辰呢喃自语,摇了摇头,微觉失望。
  他身形飘落,又回到了禅院前,不顾目瞪口呆的柳玲珑和陈明娇,直接转向了江云浅。
  “敢带人上门来找我,你才是真的胆量不小!”
  “你知道我是谁了吗?”
  在靳无尘爆体而亡的一瞬,江云浅早已经是面色死灰一片。
  他艰难的转过头来,语气无比酸涩。
  “叶凌天?”
  他虽然未曾参加四家会武,但也听闻了在南海滩发生的事情,自然对“叶凌天”的大名如雷贯耳。
  叶辰没有太多反应,只是轻笑一声。
  “既然知道是我,就应该知道得罪我的代价!”
  他说完,只是手袖轻挥,一道劲风扫来,将江云浅卷向了高空。
  江云浅跟他的亲弟弟同样下场,顺着西山斜坡落下,再无声息。
  柳玲珑和陈明娇这两位美女大学生,早已看呆!
  “妈,刚才您说到哪里了?我还想继续听!”
  叶辰转过头,对施秀云调皮一笑,宛如孩童,哪有半点执掌天地的模样?
  第二天,江家两位少爷被丢下西山,四肢尽断的消息传遍京城!
  一时之间,京城震动!
  江云浅被叶辰从西山丢下,好在山脚下有江家的人早做准备,将他及时就下,是以才没有伤了性命。
  但饶是如此,他也是四肢尽断,当场重伤。
  这个消息,不过是几个小时之间,京城上流圈几乎全部得知,江家两位少爷被人丢下西山的事情,让得京城震动,无数人只觉得骇然失色。
  京城江家,虽然不在顶尖豪门之列,但其实力,却是丝毫不弱于京城四大家,甚至尤有胜之。
  江家在京城的历史最久,而且曾经跟随太祖打江山,从龙有功,时代都有将才或是封疆大吏出现,而这一代的江家,更是人才辈出,第一辈之中,江家老爷子江海天,曾经执掌朝政,曾是华夏军中最为核心的几人之一,官拜一品将星。
  现在虽然退下,但官威犹在,弟子门生遍布华夏,诸多人更是在军中政界担任腰肢,能力四通八达。
  而江家第二代的江宇民,年纪还不过五十岁,却已经成就三品将星,老二江宇杰,一人执掌东北三省之一,是权力中心钦点的封疆大吏。
  而江家第三代,除开江云深有些不成气候,只是在京城混迹,而江云浅却是自八岁入军营,历经十几年,现在肩膀上也抗上了两杠一星,可以说是前途无量的彗星,未来的军中栋梁。
  江家一门两将星,还有一位封疆大吏,一位年轻的三品校官,这样的整容,堪称恐怖,无论是在军方政界,其底蕴实力,都要比之京城四大家更胜一筹,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但就是强盛到如此地步的江家,居然有人持其胡须,将两位江家大少纷纷重伤,毫不留情面,下手狠辣至极,他们难以想象,连京城四大家都未必有此胆量,究竟是谁有如此大的魄力,敢对江云浅江云深动手?
  京城各族都处于观望状态,而此刻的江家别院内,却是一片沉凝,陷入了寒冬。
  江家老爷子江海天一身军绿大衣,一巴掌拍在太师椅上,眼中几欲喷出火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