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我有让你们俯首的能耐

目录

  司徒落雪凝立不动,并未答话,但心中却是止不住疑惑。
  昨夜她虽然并未跟叶辰接触,但她观察着叶辰的一举一动,叶辰脚步虚浮,内息平静,丝毫没有半点武者的模样,这跟以前那个沉稳敦实、修为超越他们的叶辰实在是毫不相符。
  她不由得暗想,叶辰离开了九年,曾经的京城年轻一辈王者,现在江山是否还属于他呢?
  花家别墅,花弄影轻咬红唇,脸上带着几分凄婉。
  “这就是你不想跟叶星成婚的原因?”
  真皮沙发上,一个中年人手拿报纸,一身蓝色中山装显得极为醒目。
  “是!”
  花弄影向来最为忌惮此人的威严,但还是倔强地点了点头。
  中年人点了点头,面上无悲无喜,将报纸放下。
  “弄影,我从来不想逼迫你做选择,但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做愚蠢的选择!”
  “也许别人不知道叶辰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你我都是心知肚明!”
  “现在的叶辰,已经不再是九年前那个横压京城诸多天骄的叶辰了,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他一挥手,已经走出大门。
  “今天,你就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准去!”
  “我出去走走!”
  花弄影闻言,心头一突,下意识便想跟上去,但一道苍老的声音却是从侧方传来。
  “弄影,好好呆着吧,你爸说的没有错!”
  “曾经的王者,已经陨落了,现在,你需要的是一个新王,而不是一个失去武脉的废人!”
  花弄影美眸陡凝,嘴唇已经咬出血来,但还是只能在沙发上无奈坐下。
  有这个老者在,她知道自己走不出大门!
  京城大学,叶辰刚刚跟齐文龙三人吃过午饭,正准备去校外的台球室放松一番,一辆蓝色魅影,却是停在了他们面前。
  一个身着蓝色中山装的中年人从车上走下,身高跟叶辰相若,就这样跟叶辰四目相对。
  “叶辰小子,好久不见了!”
  “有些话,我想找你聊聊!”
  看着这个蓝衫中年人,叶辰面上含笑,点了点头。
  他知道,只要自己跟花弄影要走到一起,终究是要面对此人。
  花家家主,花无道,人称——京城半边王!
  花无道,之前曾是黑色地带起家,是京城四大顶级豪门之中最为出类拔萃[文学馆 www.wxguan.xyz]的商业巨头,无人能出其右。
  花家企业在其掌控之下,不过数年时间,便从一个二流企业迈步到华夏前五十强,而且势头迅猛,更成为京城官方扶植的门牌企业。
  京城传言,一个花无道,便掌控了京城半壁的经济命脉,是以冠以称号——京城半边王!
  齐文龙三人看到花无道现身,都是不由得被其强大的气场所摄,纷纷看向叶辰。
  “花伯伯,好久不见!”
  叶辰对齐文龙三人眼神示意,三人走后,他看向花无道,露出一抹久违的微笑。
  花无道凝视叶辰许久,点了点头。
  “走吧,陪我到东山逛一圈!”
  叶辰默然无语,跟在了花无道身后。
  花无道每一步,每一节,皆是轻缓有序,气息敦厚绵长,显然修为精深。
  叶辰看其背影,暗暗感慨。
  “果然,京城四大豪门,每一家都是卧虎藏龙!”
  “华夏强榜,不过是明面上的东西罢了!”
  花无道的修为,显然已经达到了半步超凡,比起叶云龙来,也仅弱了一线,这样的修为,在华夏强榜足以位列前五,但榜单上却并未出现花无道的名字,可见华夏之大,强手不计其数。
  他不由得猜想,四大豪门的家主都已经是如此修为,那在四大豪门之中,是否还隐藏着更为强大的高手?
  从京城大学一路走出东山,两人都没有说半句话,一直来到东山之巅。
  东山约有八百丈高,一路登上,花无道没有半点休憩,叶辰也是一直跟在其身后,不远不近,始终三步距离。
  东山之巅,花无道俯瞰四方,暗中观察着叶辰。
  这东山,虽然不高,但地势陡峭,山体倾斜度几乎达到九十度,就算是经常锻炼健身的人,一口气登上八百丈高峰,也会大为气喘,隐有汗珠。
  但叶辰,却是平平淡淡,毫无波动,气息也没有半点紊乱,让他微微侧目,眼中现出几分赞许。
  “辰小子,算起来,我们已经有九年没见了吧?”
  花无道负手而立,自有一股俯瞰天地的气度。
  “是!”
  叶辰站在花无道旁边,淡淡回应,不论花无道气魄何如,他都自稳如泰山!
  “辰小子,当年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对于一个十岁孩童来说,的确是足够残忍!”
  “但或许这就是你的命啊!”
  花无道幽幽一叹,叶家与花家向来交好,是牢固的盟友关系,叶辰身上发生的事情,叶云龙虽然未曾明说过,但他还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叶辰默然无声,未发一言!
  花无道转过头来,突然一掌打出。
  “砰!”
  前方一块大石当即崩裂,现出了一左一右两把铁剑。
  其中一柄,锈迹斑斑,而另一柄,却是栩栩生光,锋寒刺目。
  叶辰不为所动,只见花无道走向前方,单手一按,两柄铁剑皆是弹射而出,落在了对面。
  “辰小子,这两把剑,出自同一人之首,无论是锻造工序、材质、火候,全部相同,一般无二,可以说,这两柄剑就是同一把!”
  “在十年前,我将这两柄剑埋在此处,现在十年过去,一柄已经腐烂锈蚀,另一柄却完好如初,锋芒毕露,你知道原因吗?”
  叶辰目光扫去,鼻子微动,当即回道:“因为其中一柄铁剑上,擦了硫酸!”
  花无道目露赞许,点了点头。
  “不错,这柄生锈的铁剑,我擦了硫酸,而另一柄,原封不动,所以十年过去,两者天差地别,早已不是同个等级!”
  叶辰目光微动,漠然道:“花伯伯,你的意思是?”
  花无道蓦然转身,指向了叶辰。
  “这两柄剑,就跟曾经的你和现在的你一样!”
  “曾经的你,也是栩栩生辉,锋芒满溢,若是给你成长的时间,必然横扫京城诸多年轻一辈,成为华夏当之无愧的年轻一辈王者,就像这把光芒夺目的铁剑一样,照耀四方!”
  他话音落下,突然抽出了那柄被完全锈蚀的铁剑,而后轻叹摇头。
  “但可惜,你跟这柄被擦了硫酸的铁剑一样,受到外力影响,早已不复当年的荣光!”
  “你武脉被抽,已经失去了武功,无论你如何努力,也弥补不了这先天的劣势!”
  “现在的你,就跟这柄锈蚀的铁剑一样,早已不复荣光了!”
  他轻拍叶辰的肩膀,语气却是没有半点柔和。
  “辰小子,我承认,曾经的你,真的是冠绝京城年轻一辈,是当之无愧的未来王者,我也打算将弄影嫁给你,成就一段美好姻缘,只可惜,你被叶家废了!”
  “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说清楚,无论此前你跟弄影关系如何,但现在,你已经配不上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