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魂飞魄散

目录

  苏慕柔这位萧家明珠,微微叹息,只觉叶辰实在太过不明智了一些。
  他本来有一个超越常人无数倍的平台,年纪轻轻便已经身居上位,未来前途无可限量,但却是先后招惹了这么多实力强劲的大敌。
  如今大敌当前,他败像已然明了,却还是死鸭子嘴硬,不肯低头,完全就是不智之举,这样一来,只会招来三家更为疯狂的报复打击。
  “哼,姓叶的,你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
  “今天我们势必要让你这位川省龙头,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沈荣面色沉凝,这次三家联手,对叶辰是势在必得。
  “哼,叶先生,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负隅顽抗吗?你莫不是以为,你跟川省寒家有些交情,就能相安无事了?”
  洛明书眼眸含笑,嘲弄出声。
  “寒家?是川省成门寒家?”
  黄国胜和沈荣转头看来,看到洛明书讪笑点头,两人也是当即冷笑,似是不屑一顾。
  成门寒家,寒老爷子在年轻时,最鼎盛时期,做到过川省的第三把交椅,影响力也可算是空前无两,仅有一两个人能够压下他。
  但后来寒老爷子因病退下,寒家的势头便迅速锐减,只剩下商业驰骋家族牌面,现在的寒家,虽然还是有川省第一家的名头,实则比起黄家、沈家、洛家都大有不如,光凭叶辰跟寒家交好,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畏惧,最多有几分忌惮罢了。
  即便今天寒家家主亲来,也拦不住他们对叶辰下手。
  “叶先生,成门寒家,的确是川省一霸,但这里是云省,他们的手伸不到这里来!”
  “你自持武力,打断我儿子四肢,还重伤许醇罡,这件事,是许多人亲眼目睹,你想赖也赖不掉,我们云省,自有人能够制你!”
  洛思图眼神冷漠,往后站了一步,就在此时,会客厅大门处,走来一位身着旧式西服的中年人,他一身文人学者的打扮,十分斯文儒雅,他刚一到场,全场人又是为之一震,饶是萧长河这般身份,也是大为吃惊,当即站起身来。
  “李秘,你怎么来了?”
  他迎上中年人,心中惊愕至极。
  这位中年人,是云省封疆大吏胡康寿身边的秘书,一直跟在胡康寿左右,可以说,他就是云省一号大佬的代言人。
  此刻他出现在这里,等于是代表胡康寿而来,这等于是一尊省内巨头亲自到场,这般重量,难以想象。
  李秘跟萧长河微笑打过招呼,客气道:“萧老,今天是你的大寿,胡老大身有要事,无法亲来,所以让我来给您贺寿,对您表示慰问啊!”
  他虽然对萧长河用着敬称,但一言一行,皆是浅尝辄止,十分克制,显然是自持身份。
  萧长河等人,却是没有任何不满,萧家众人反而是与有荣焉,这可是代表了省内一号前来的特使啊!
  李秘对萧长河寒暄了几句,而后脸上笑容收敛。
  “胡老大听说,在我们云省地界,有人恃强逞凶,随意伤人,让我来为萧老贺寿之余,不要忘记主持公道,维护公义!”
  他目光如剑,直接扫向了叶辰。
  “现在看来,那个罔顾律法的狂徒,就是你了?”
  这一刻,全场的宾客再次变色!
  连省内一号胡老大都已经派秘书前来,这样的局面,叶辰还如何翻盘自救?
  萧长河站在李秘身旁,表情凝噎,心头不住震动。
  他知道洛明书跟省内胡老大的关系,但他没想到,为了对付叶辰,他竟然搬动了如此大佛,显然,这一次洛家是对叶辰不留分毫情面,要一脚将叶辰踩入深渊。
  此刻李秘到场,他是代表胡老大而来,等于是胡老大亲自发话,谁敢不从?谁敢公然对抗?即便是他们萧家,也要相形见绌!
  洛明书推了推眼睛,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他知道叶辰身份不俗,无论是川省叶先生,又或是凌天集团董事长,相比他来说都毫不逊色,这一次找上叶辰,如果不能够将叶辰彻底踩灭,日后叶辰东山再起,必然会再找上洛家,那就是彻彻底底的大敌。
  他绝不会给叶辰这个机会,是以直接搬动了省内巨头前来,意图一击将叶辰彻底湮灭。
  “我不管你是什么川省叶先生,也不论你是否凌天集团的董事长,在我华夏境内,任何人都要遵从法律法规,你在公共场合恃强伤人,把人打成重度残废,我倒是要好好问一问你,当我华夏律法何在?”
  李秘看上去文质彬彬,但跟随胡康寿多年,所面对的人物无不是官方显赫,四方权贵,甚至连京城那边的不少顶尖存在都会见过,自然养成了一股无可比拟的上位气度。
  他这一发话,整个大厅内都是鸦雀无声,无人敢多言半句,只是怔怔地看着叶辰。
  “罔顾律法?”叶辰闻言,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面对这位胡老大的代言人,他毫不客气,当即冷笑道:“你只知道我断了洛思图四肢,重创许醇罡,但又是否知道我为何伤他们?”
  “你听信别人一面之词,就来对我横加指责,不分青红皂白,我倒是想知道,你这个省内头号秘书,是怎么当的?”
  叶辰一字一句,皆是秩序井然,让得全场众人都是表情剧变。
  这可是省内胡康寿的秘书啊,叶辰竟然敢对其出言指责?究竟是要何等的无知无畏,才能做出这种愚蠢的举动?
  洛明书、黄国胜、沈荣三人,都是心中暗笑,李秘本来只是助拳而来,正主还是他们,但叶辰这一句话,等于是将李秘往死里得罪,如此一来,李秘必然会毫不留情,只为了将叶辰镇压。
  “狂妄!”李秘面皮一抖,冷喝出声,“公然伤人,还敢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是谁给你的特权?”
  叶辰闻言,直接是一身轻笑,转身去倒酒,似是根本不想理会李秘,让得他表情彻底沉凝下来,眼中怒火闪烁。
  “叶先生,你能够镇压川省,必然有着不少血腥手段,昨天你断我儿子四肢,更证明你是个凶恶暴徒,既然你喜欢以武力解决问题,那我洛思图就奉陪到底!”
  “有请霸爷!”
  他高喝一声,门口传来一阵喧闹,而后只见一人龙行虎步,双手背负身后,一步步踏入内堂。
  此人身材健硕,头发根根倒竖,双目圆瞪,宛如铜铃,光是一眼看去,不少人都是暗觉一股巨大压力袭来,宛如他就是一尊怒目金刚,不可逼视。
  在众人目视之下,他已经站到了洛明书等人身前,斜眼扫向叶辰,在他到来的一刻,便是李秘都是对其微笑颔首,十分客气,显然此人来头极大,连李秘书都要为之动容。
  “那是……云黔交界的霸爷?”
  一些眼尖的人,已经认出了这个刚刚到场的中年人,这可是云黔交界最为顶尖的七大家族中徐家的掌舵人,虽然位处边境,但整个云省、又或是整个黔省,都深知其大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