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南萧”出山

目录

  木屋前方,那刚刚爬上峰顶的狼狈身影现出,赫然便是在几日前从玄武山离开的陈师行。
  他灰头土脸,一路奔袭而来,终是来到了木屋之前。
  来人面容肃然,带着敬畏之意,对着白衫人一躬到地。
  “师傅,请救弟子一命!”
  他此刻浑身血迹,气息萎靡,狼狈到了极点,跟那个享誉川省的医药大师毫不相符。
  老者神情不变,古井无波,只是偏头看来。
  “师行,数年不见,你退步了!”
  他的眼眸不带丝毫感情,就好像是看着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声音宛如从九天而传,荡漾在这七星山间。
  陈师行直起身子,正要再说话,口中突然溢出鲜血,滴落在地,浑身抽搐不止。
  他眼前一黑,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就要栽倒在地,在他倒下的一刻,一股柔劲,忽然拔地而起,将他身形托住。
  他心中惊诧至极,抬起头来,只见白衫人还是靠坐在原地,丝毫没有动作。
  “一念便可操控内劲,收发由心,这就是立于武尊顶尖的境界吗?”
  他越是看向白衫人,越是觉得震撼莫名,白衫人明明就在他的眼前,但他却感觉不到丝毫存在,就好像眼前的是一团空气,是一片虚无。
  十多年前,他出师下山时,白衫人还未曾达到这番境界,他尚且能够感觉到其实力,但现如今,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似乎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浩瀚无垠的星空宇宙。
  “嗯?”
  白衫中年人双目微张,在他以内劲隔空托起陈师行的一瞬,突然目光一凝,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下一瞬,他屈指一弹,一道白色匹练射向陈师行,从其天灵盖灌下。
  “这是.”
  陈师行目光微凝,本来已经枯竭的血气又在回升,他能够感觉到丹田处极为燥热,两团不同的劲力正在激烈碰撞。
  “噗哇!”
  他突然感觉到腹中绞痛,又喷出一口鲜血。
  “有意思!”
  白衫人见状,面上闪过饶有兴致之色,他又是屈指连弹,两道白光再度没入陈师行体内。
  陈师行滚倒在地,浑身剧痛难耐,几乎昏死过去,半刻钟之后,一道淡蓝色的气息从其鼻孔喷出,他的面色由苍白转为红润,逐渐平复下来。
  他能够感觉到,在这两个多月来一直蚕食自己生机的罪魁祸首,已经被驱逐而出,他的修为跌落,也就此终止。
  “多谢师傅!”
  他赶忙爬起,对着老者重重一拜,一躬到地。
  白衫人却是丝毫未曾理会,双目直视而来,宛如利剑。
  “告诉我,是谁伤了你?”
  陈师行想到那个嚣张霸道的少年,眼中涌上一抹怨毒,沉声道:“师傅,他叫叶凌天!”
  老者闻言,并没有询问事情的前因后果,反是一步跨出,直达数十丈之外,来到了悬崖边缘,仰天狂笑。
  “哈哈,想不到,我萧玉皇在此避世十年,除了叶云龙之外,华夏武道界,竟然又出了一位值得我一战的绝世高手,哈哈哈!”
  在他笑声之下,峰顶云彩摇撼,气波卷动,直如神魔临世。
  这宛如山野村夫的白山中年人,正是威震华夏的“玉皇大帝”!
  萧玉皇扬天狂笑,声波震天,后方的陈师行只觉得头晕目眩,被震得气血翻腾,差点晕厥。
  萧玉皇及时止住笑声,负手回头。
  “师行,这叶凌天,是否京城叶家之人?”
  陈师行连连摇头:“师傅,叶凌天应该跟叶家毫无瓜葛,但其实力,却已经实实在在迈入武道至尊!”
  “一月前,他在庐山台上一拳击杀唐门二当家唐敦儒,又在几天前,斩杀了云黔七族之一的潘家家主潘怀渊,现在已经是威震华夏武道界!”
  陈师行这一路行来,自然是又得知了不少叶辰的实时消息,连他都觉得暗暗震惊。
  “哦?潘怀渊被他所杀?”
  萧玉皇闻言,脸上兴致又浓了几分。
  唐敦儒,十多年前不过是宗匠级别,根本难入他眼,而潘怀渊不同,在十多年前,潘怀渊便已经是武道至尊,还曾跟他有过一场交手,对此人,他还算是有几分称道。
  “不错,听说那一战,潘怀渊已经使出了潘家绝技最强一式,,仍旧被叶凌天一拳震毙!”
  陈师行如实回道。
  萧玉皇悠然踱步,俯瞰下方云端,轻缓出声。
  “十六年前,潘怀渊曾与我在云黔高原偶遇,有过一场交手,他被我二十招所败!”
  “当时我看他有励精图治的潜力,并未杀他,如今十多年过去,他少说也应该迈入武尊中期,但仍旧被叶凌天所杀,这个叶凌天,了不得啊!”
  萧玉皇虽然是在称赞叶辰,但其语气,不过是平平淡淡,没有太多波澜,就好像一位闻名世界的大学者,看到一位高考状元般,平静中带着几许俯视的味道。
  他看向陈师行,继续道:“方才在你体内,有一股极为精纯强大的内劲停留在丹田深处,那就是造成你伤势一直未能够修复的根源!”
  “我以三道内劲打入你体内,方才将其驱逐出你体外,纵观华夏武道界,能以内劲打入你体内,根深蒂固、蚕食生机的人,就我所知,除我之外不过叶云龙、慕容无敌寥寥两人罢了!”
  “即便是在西方称霸的诸葛长恨,都未有此能耐!”
  陈师行心头恍然,萧玉皇曾说过,“四绝”之中,诸葛长恨之所以能够跟另外三人齐名,不只是靠武道修为,更多的是靠着诸葛武侯传下的奇门术法。
  真要论及武道修为,诸葛长恨还不及萧玉皇三人。
  只听萧玉皇继续道:“可我实在没想到,除开我、叶云龙、慕容无敌之外,现在竟然又出了一个叶凌天!”
  陈师行默然无语,心头震怖,萧玉皇向来古井无波,波澜不惊,但今天,萧玉皇却是连续两次露出笑容,他知道,那是遇到相匹敌的对手时其独有的反应。
  他倒吸一口凉气,更为骇然,萧玉皇凌驾华夏武道界,位列巅峰,除开叶云龙能够胜他一筹之外,慕容无敌最多也就与他持平,可以说真正是武道界的传说级人物。
  而萧玉皇如此反应,岂不是说明,叶辰已经被他摆在了跟他平起平坐的位置?
  他难以想象,一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怎么能够跟雄踞华夏武道界的萧玉皇等人相提并论?
  “师行,这个叶凌天,年岁几何?”
  萧玉皇又再问道。
  “师傅,叶凌天他.如今不过十七八岁,被武道界通传为少年武尊!”
  陈师行顿了顿,这才回道,。
  “哦?”
  萧玉皇表情再变,这一次,比之前更多了几分惊讶,几分不解。
  “十七八岁?少年武尊?”
  他凝立原地,了望远方,许久之后,方才缓缓扭身。
  “当年叶云龙三十五岁步入武尊,便已经是公认的第一奇才,这个叶凌天,十七八岁便成就武道至尊,修为直逼我等,想不到,华夏武道界竟会出这般绝世天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