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不过一掌而已

目录

  “哦?”
  叶辰闻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花洒放下。
  他抬目看天,忽而摇了摇头。
  “这个世上,总有些自以为无敌天下,认不清自身实力的人!”
  他转过身来,直视阴鬼,缓步向着院外走来。
  “本来这是你和阴傀宗和花间谷的矛盾,与我毫无关系,你杀完你的人,可以安稳离开,可惜,你不该把主意打到这些草的头上!”
  叶辰说话之间,已经走出院子,与阴鬼对面而立,眼中杀意闪烁。
  “既然你想找死,我成全你!”
  “既然你想找死,我成全你!”
  叶辰一步踏出院子,与阴鬼不过相距数丈,目光灼灼,声音凛然之中,蕴藏着无尽杀意。
  在场众人,都是微微一怔,谁也未曾想到,面对如此可怕强大的阴鬼,叶辰竟然还敢说话。
  而且,口气还是如此狂妄!
  听叶辰的口气,好像想杀就能杀一般,他把阴鬼当成了什么?是路边的小瘪三,或是随手可以捏死的蚂蚁?
  以涂长老等人看来,阴鬼的实力,虽然未曾真正的达到武道至尊,但加上一身蛊毒和邪术,普通的至尊他也决然不惧,纵观川省,谁敢这么跟他说话?
  “这小子,难道是蠢货吗?”
  虽然濒临绝望,但卢三省心头却仍旧对叶辰鄙夷到了极点。
  今天叶辰开口挑衅他,他本就已经把叶辰当成了一个有点内家修为,就自认天下无敌的自大小子,而现在看来,叶辰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材!
  阴鬼是什么样的存在,举手投足就能夺人生死,这里最强的涂长老都接不下他的一掌。
  叶辰一个毛头小子,比他还要年轻几岁,居然敢放狂言说阴鬼找死,这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不只是狂妄自大,还认不清局势,愚蠢至极!”
  吉克博雅轻轻摇头,如果叶辰接受阴鬼的要求,将这些嫩芽献出而后离开,那肯定能够逃得一条性命,但叶辰现在出言威胁阴鬼,早已经被阴鬼列入了必杀名单之中。
  即便现在叶辰跪地求饶,阴鬼也定然不会放过他。
  “混账小子,真以为那天在小苑面前赢了我,就能够无敌天下了?不知天高地厚!”
  “死吧,赶紧死吧,至少死,我也要看到你死在我前面!”
  吉克铁力满心狰狞,他知道今天花间谷内的所有人都难逃一死,而他仇视叶辰,是以希望叶辰能够在他面前被阴鬼击杀!
  “这家伙,面对谁都是这么自大吗?”
  吉克秀苑跟一干小姐妹待在一起,不住冷笑。她知道叶辰身手不凡,可以胜过吉克铁力,可今天看到阴鬼的手段,她深知两人根本不在同个档次。
  这可是曾经差点颠覆花间谷的魔头啊!
  随便一掌便将高高在上的涂长老打得吐血断手、压吉克秀苑和卢三省两大天才高手、一人将花间谷圣地阴傀宗全灭、随手一招,黑气汹涌,吞噬人的血肉,这哪是叶辰这种毛头小子能够挑衅的?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阴鬼双目微眯,冷芒爆闪。
  “纵观川省,即便是唐门门主唐海新,也不敢说能够稳胜我,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大言不惭!”
  他现在一身功力炉火纯青,不是武尊,胜似武尊,寻常武尊根本奈何他不得,像是唐海新这种级数的高手,他怡然不惧。
  敢扬言威胁杀他,至少也要是“四绝”那等级数的存在方才能够做到,叶辰在这里大放厥词,简直贻笑大方。
  “唐海新又算得了什么,他不敢这么说,我敢!”
  叶辰负手而立,修长挺拔的身材,犹如一柄钢枪直插大地,表情不起波澜,似乎阴鬼之前的那些血腥手段他都视而不见。
  涂无意眉头微皱,大觉讶异。
  寻常人遇到阴鬼,肯定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叶辰却是表情镇静,毫无惊惶之色。
  而且叶辰屡屡语出惊人,竟然连唐门门主唐海新都不放在眼内。
  “难道他有什么依仗?”
  就在涂无意惊疑之间,阴鬼再度开口。
  他双目眯起,看叶辰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向来谨慎的他,一时间并未动手。
  他施展蛊术之中的感应术,在叶辰身上细细感应,但无论他如何查探,叶辰身上他始终寻不到一丝一毫的力量波动,叶辰根本就没有半点武道高手所有的气息。
  “难道他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不可能,即便是武尊也未必能够如此完美地收敛气息,他年纪轻轻,不过十七八岁,怎么可能做到?”
  阴鬼暗暗摇头,想要达到这般境界,只有“四绝”那等级数的人才能够做到,其余武尊,绝不可能把气息隐匿得如此完美。
  “小子,你是在装神弄鬼吗?我阴鬼纵横华夏武道界之时,你恐怕还未曾出生,凭你也想杀我?”
  他只是把叶辰当做是在强撑硬气罢了,有一些毫无修为之人,也喜欢以言语摄人,这种手段,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识破了。
  况且以他的实力,便是纵观华夏,能杀他的人也不超双手之数,这些无一例外都是实力超绝的武尊高手,叶辰一个翩翩少年,他又何惧之有?
  叶辰目光淡漠,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
  “要杀你,不过是一掌而已!”
  全场瞬间沉寂,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叶辰一定是疯了。
  涂无意和吉克博雅等内家武者,更是摇头不止,以阴鬼的实力,想要一掌击杀他,华夏武道界恐怕也只有“四绝”有这般本领,但叶辰说出来却是如此自然,简直是让他们哭笑不得。
  阴鬼早已失去耐性,眼中冷光闪烁。
  “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杀我!”
  话音落下,他一步跨跃数丈距离,瞬间到了叶辰身前。
  漆黑的手掌带着猛烈劲风,从斜侧抓下。
  “是黑巫手!”
  吉克博雅和卢三省惊呼出声,这黑巫手,是他们阴傀宗的镇派绝学,阴鬼在三十年前便已经炉火纯青,现在更是登峰造极。
  他对叶辰施展黑巫手,显然是要将叶辰一击彻底抹杀,毫不留情,就连重伤的涂无意,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若是刚才阴鬼对付他用这一手,他早就已经魂飞天外。
  “这家伙,自寻死路啊!”
  吉克秀苑花容失色,她虽然讨厌叶辰,但也不忍心看到叶辰被阴鬼一掌撕碎的场景。
  掌风袭来,叶辰身前劲风猎猎,黑烟缭绕,几要将他淹没,但他却是面色不变。
  在阴鬼的手爪即将按在他胸口时,他缓缓地伸出了手掌。
  “啵!”
  一声脆响,好像气球被针尖戳爆,叶辰的手掌已经跟阴鬼的手掌对碰。
  众人所认为的叶辰被阴鬼一掌碾碎的场景并未发生,反倒是阴鬼身躯一颤,身形爆退向后,一退十丈,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个深达半寸的足印。
  他双目圆睁,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不可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