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唐门传人(2)

目录

  “从今天起,川北联盟,归我唐修文所有,你们所有人,都必须任我差遣,绝对服从。今天在场的所有人,若有不服不愿者,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唐修文最后一个字落下,众人都只觉得大厅内的气氛在顷刻间凝结,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唐门的人,还是如此霸道,他们这些普通人在其传人眼中,性命宛如草芥,动辄便是下杀手。
  川北群雄,皆是被唐修文的气势震慑,一时间没有人再敢说话,更没有人敢出言拒绝。
  吴广富浑身颤抖,牙关紧咬,大为不甘心,明明只差最后一步,但唐修文突然现身,却是一句话将川北联盟慑服,夺去了这次联盟最终的胜利果实。
  川南已经尽数被唐修文掌控在手,连林天南都被他驱使,若是川北诸豪也被唐修文收服,那整个川省,还有什么人能够跟唐修文抗衡?
  想到叶辰之前跟他提过的计划,他便是一片凉意,原本唐家隐匿不出,将来川省的天下一定会属于叶辰,但此刻唐家的传人出世,叶辰即便再强,又怎么与历史级别的唐家抗衡?
  “看来没有人有异议,既然这样,从今天开始,你们都归我唐修文调遣,也算是我唐门的外围成员了!”
  唐修文颐指气使,操控全场,气势完全压倒了所有人。
  “好一个唐门,好大的威风!”
  就在吴广富陷入绝望之时,会议室大门突然打开,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赤膊上身,肩上挂着一条白色毛巾,一步步走来,连头发都还是湿漉漉的,水汽缭绕。
  少年虽然长相俊朗无双,但这模样,也实在太过随意了一些,众人都是暗自奇怪,这人是谁,竟然敢独闯诸多大佬聚会的大厅,而且还敢出言嘲讽唐门。
  “辰少?”
  吴广富一脸悚然,他巴不得叶辰不要出现才好,但现在叶辰却还是来了。
  他知道叶辰很强,但即便叶辰再强,又怎么强得过蜀中唐门?
  叶辰不过是秒杀了一位古武高手洪飞罢了,而在唐门之中,以他推算,类似洪飞那样的古武高手至少不下几十位,而眼前的唐修文,刚刚从那一脚来判断,就比洪飞强了一倍不止,叶辰这时候如果站出来与唐修文对立,那等于是葬送了自己在川省的一切资源和门路。
  他对叶辰使了个眼色,让叶辰不要站出来硬撼对方,但叶辰却好似全然看不见一般。
  唐修文转过头来,凝视这个刚刚出现的少年,双目眯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小子,你对我唐门,有所不满?”
  叶辰侧身对向唐修文,一边走路,一边用毛巾擦拭头发,他才刚刚从浴缸中出来。
  叶辰将头发擦干,这才将毛巾一扔,转向了唐修文。
  “我对你唐家不是很熟悉,更谈不上不满,但你跑来卢城,到这川北联盟的聚会上来抢我的位置,我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就凭你这半吊子的武道宗匠,也配跟我叫板?”
  叶辰话到最后,眼神一凛,气势陡升,唐修文竟是在瞬间被惊退三步。
  川北众人,都在疑惑叶辰的身份,这少年一出来,便硬抗唐门的传人唐修文,还将唐修文吓退了三步,这究竟是什么人?
  唐修文被吓退三步,一张俊脸顿时变得铁青一片、
  “混账!”
  他心中大骂自己,他身为唐家传人,仅次于小妹的唐家天才,竟然会被一个突然冒出来、衣不蔽体的小子吓退,简直是奇耻大辱!
  “你找死!”
  唐修文眼中杀意旺盛,一步踩出,脚掌已经对这叶辰胸口蹬去。
  这一脚,力量不下数千斤,就是一个铜鼎在前,也会被一脚塌成废物。
  众人尽皆胆寒,方才唐修文一脚裂桌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一脚冲叶辰而去,叶辰岂不是要被当场踢成两段?
  叶辰立于原地,没有移动,看到唐修文一脚蹬来,他也是左脚微抬,轻轻点出,跟唐修文的腿碰在了一处。
  “咔嚓!”
  一声骨头脆响,霎时传遍大厅。
  “咔嚓!”
  一声脆响传开,随之而来的便是唐修文的一声惨嚎,传遍大厅。
  无数川北大佬,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方才威势冲天,一脚裂桌的唐修文,此刻正抱着小腿,倒在地上痛苦翻滚,脸上表情几近扭曲。
  众人凝目看去,只见唐修文的小腿已经向外侧反关节弯曲,显然是已经断了。
  叶辰收脚落地,话音淡漠:“唐门传人?不过如此!”
  一道道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那个刚刚赤膊上身走进大厅的少年,全场气氛诡异般的静谧。
  唐修文,出身唐门,是个古武修炼者,内家高手。
  其一脚之力,足有数千斤,可以断裂大理石桌,将其踢得腾空三丈。
  这若是踢在人的身上,恐怕能够将一个人从中踢折,当场殒命,但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与唐修文正面硬碰,不只是毫发无损,而唐修文本人,竟然是被一脚踢得小腿断折?
  不只是川北诸雄惊骇,就是川南曾经的王者林天南,也是眼眸大睁,惊诧莫名。
  唐修文,在唐门族谱上都是足以位列前十的天才武者,而在唐家这一代,他除开比不过声势震华夏武道界的天才少女唐雨薇之外,足以在唐门年轻一辈之中称雄,就是放眼华夏武道界,他也绝对算是一流的天才武者。
  但如今,一个突然出现的少年,却是一脚就将唐修文踢废了,让他怎么能不惊?
  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啊!”
  唐修文哀嚎不断,脸上冷汗滴落,他本人更是还未曾从这巨大的打击之中回过神来。
  他身为唐家年轻一辈排名第二的人物,竟然会在卢城这个小地方,被一个无名少年重创,在刚才那一脚对碰之中,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踢在了一块亘古磐石上。
  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不只是他会成为华夏武道界的笑柄,整个唐门,都会沦为笑话。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唐修文强忍剧痛,从地上挣扎着站起,一只脚踩地,狼狈非常。
  叶辰将t恤穿上,活动了一下脖颈,突然跨前一步,攥住了唐修文的衣领,直接将其提离地面。
  唐修文大惊失色,手掌内力灌注,就要向着叶辰面门打去,但他手臂刚刚抬起,一股澎湃无匹的力量突然如洪水般倾泻,侵入他的体内,将他的内力压制得节节败退,让他根本无法调动,浑身都被这股力量所摄,动弹不得。
  “怎么可能?”
  唐修文心头再震,他本以为叶辰修为跟他差距不多,只是因为叶辰还是一位横练肉身的武者,加上他方才大意了,所以才会被叶辰一击重创。
  但现在,他却是彻底明白,叶辰的修为必定远胜于他。
  他如今已经是一位武道宗匠,虽然只是堪堪迈入,但在华夏武道界,已经足以列入年轻一辈前二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