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当然是您比较快了,大人!

目录

  许多衣衫褴褛的人挤坐在各家店铺的门口。他们向寥寥无几的过客哀诉,乞讨金币,并强调自己是真正的巫师。有个男的一直眼睛上蒙着染血的绷带。
  “这样的情况不应该发生的。”瑞驰法咬牙说道。
  赫拉小心地跟在他身旁,躲避着乞讨者伸出来的手,“最好不要用这张脸说这种话。”
  当他们沿着街道往前走时,乞丐们瞥见了瑞驰法,顿时做鸟兽散,都拉起兜帽遮着脸尽快逃离。瑞驰法沉默地目送他们离开,直到眼睛蒙着绷带的男人蹒跚地走到他面前。
  “我的孩子们!”他指着瑞驰法(贝拉特里克斯)咆哮道,声音沙哑刺耳,听起来有些精神错乱,“我的孩子们在哪儿?他把他们怎么样了?你知道的,你知道的!”
  “抱歉,先生。”瑞驰法礼貌地说,随后很是抱歉地一把把男人推到墙角里去。
  没办法,这才是贝拉特里克斯会做的事情,他现在正在伪装贝拉特里克斯,必须做符合人设的事情。
  赫拉眼神复杂地望着地上的那个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口袋,沉甸甸的。他小心翼翼地把小口袋塞进男人的怀里,又特意用他的斗篷盖住。
  “你帮不到他什么的。”瑞驰法小声地说。
  “拥有魔法的人不应当这般,他是个纯血,我记得他,还有他的孩子们。”赫拉轻声说,“我们会努力改变这一切的,现在只是开始,不是吗?”
  “没错。”瑞驰法低声说,“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赫拉轻轻点点头。
  他们继续朝前走,可他们这样进入对角巷实在是太惹人注目了。甚至赫拉都看到了一个食死徒走了过来。
  事实上,因为魔法部目前人手有限,他们只能针对伏地魔的主要力量或者正在行凶的食死徒,对于这些藏匿身形在对角巷的食死徒,根本分不出人手来。
  这或许是魔法部势力最微弱的时代,但对赫拉而言,这或许是最好的时代。
  “嗨!莱斯特兰奇夫人!”
  那男人叫道,他是个瘦高个子的巫师,一头浓密的灰色头发,鼻子又尖又长。
  “是特拉弗斯。”赫拉轻声说,瑞驰法点点头,他认识这个家伙,在膜法部的通缉令上,他的赏金一直很高,他至少参与了三起恶心袭击麻瓜的事件。
  瑞驰法挺直了身子,带着最大的轻蔑问道:“你想干嘛?”
  特拉弗斯停住脚步,显然觉得受到了冒犯。
  “我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特拉弗斯冷冷地说到,“但是如果不受欢迎的话.......”
  “不,特拉弗斯,我只是很惊讶在这里看到你。”瑞驰法玩味地说,同时快速地扫了一眼四周,“这里,你知道的,对角巷。”
  “我同样很惊讶见到你出来走动,贝拉特兰克斯。”特拉弗斯冷冷地说,但比刚刚要好上一些。
  “是吗?”
  “嗯。”特拉弗斯咳嗽了一下,“我听说马尔福庄园的人都被禁闭在屋子里了,在那个......啊......行动失败之后。”
  “显然因为我是贝拉特里克斯。”瑞驰法挺直了腰板说道。
  “是啊,是啊,你可是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特拉弗斯重复着说道。
  “黑魔王不会责怪那些过去对他最忠诚的人。”瑞驰法说,惟妙惟肖地学习着贝拉特里克斯最傲慢时的态度,“也许你在他那里的信用没有我好,特拉弗斯。”
  特拉弗斯好像又受到了冒犯,但似乎也少了怀疑。他低头看了一眼刚刚被瑞驰法踢到角落的那个男人。
  “这东西怎么得罪你了?”
  “没什么,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瑞驰法轻蔑地说。
  赫拉在他耳旁轻声说,“别浪费时间,复方汤剂的效果只有一个小时,抓紧时间。”
  瑞吃饭微不可查地点点头,他已经打算迅速地结束对话。
  “特拉弗斯,我还有事,要去一趟古灵阁,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闲聊。”
  “哎呀!我也要去,”特拉弗斯说,“金子,肮脏的金子!我们活着离不开它,然而我承认,我很遗憾我必须跟那些长手指的朋友打交道。”
  “请吧?”特拉弗斯说着,示意瑞驰法向前走。
  瑞驰法朝着赫拉刚刚说话的方向扫了一眼,但没有得到赫拉的指示,他只好跟着特拉弗斯往前走。
  别无选择。
  沿着蜿蜒曲折的鹅卵石街道,朝着高高耸立在小店铺之上的那座雪白的塔楼——古灵阁走去。赫拉就走在他们身旁。
  他们最不希望出现的就是一个警惕的食死徒,最糟糕的是,特拉弗斯陪伴在他以为的贝拉特里克斯身旁,赫拉就没办法同瑞驰法交流了。很快,他们已经到了通往青铜大门的大理石台阶底部。
  赫拉抓住上台阶的空隙,立刻掏出魔杖,对准了特拉弗斯,低声念道,“魂魄出窍!”
  特拉弗斯被咒语击中,整个人都微微一震,好在并没有人留意到这一点,所有人在看到贝拉特里克斯的时候,都把头扭过去了。
  他们走上台阶,朝大门左右的妖精点了点头,很快地进入内厅。
  银制的大门上篆刻这窃贼必受恶报的诗句,赫拉抬头望了一眼,很快继续跟上瑞驰法和特拉弗斯。
  几秒钟之后,他们已经站在了巨大的大理石门厅里。
  长长的柜台后面,妖精们坐在高凳上,接待当天的第一批顾客。他们朝着一个年长的妖精走去,他正透过镜片检查一块厚厚的金币。不过很快,他把手里的金币丢到一边,随口说了句‘小矮妖’,然后向特拉弗斯和瑞驰法问好。
  “莱斯特兰奇夫人,您好——”妖精说道,显然很吃惊,“啊呀!您——今天我能为您做点什么?”
  “我的金库。”瑞驰法说。
  年长的妖精似乎退缩了一下,好几个妖精都抬起头来盯着瑞驰法(贝拉特里克斯),“您有......身份证明吗?”
  “身份证明?”特拉弗斯怒吼了一声,“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这可是莱斯特兰奇夫人!”
  “抱歉,抱歉。”妖精连忙道歉。
  “我从来不记得有人朝我要过身份证明。”瑞驰法愤怒地说,“你是在质疑我吗?”
  “不敢,不敢,夫人。”坐在首座上的妖精连忙从高凳上跳下来,一路小跑到瑞驰法身前,“我这就带您前往您的金库,我亲自——”
  “最好是这样,我没时间和你们闹。”瑞驰法冷冷地说,不得不说,这一刻,让赫拉都有些恍惚,误以为眼前的贝拉特里克斯是真的。
  妖精点点头,他拍了一下手,一个年纪稍微轻的妖精走了过来。
  “我要用叮当片。”妖精对他说,年轻的妖精迅速离去,不一会就拿来一个小皮包交给年长的妖精,小包里似乎装满了叮当作响的金属。“好的,好的!请跟我来吧,莱斯特兰奇夫人。”年长的妖精说道,“我带您去您的金库。”
  他出现在了柜台的尽头,很高兴地朝他们跑过来,小皮包里的东西仍在丁当作响。
  特拉弗斯现在很安静地站在那里,赫拉不得不控制他对着瑞驰法鞠躬,随后转身离开。
  而瑞驰法则是跟着年长的妖精朝着金库的方向走去。
  他们一同坐上小推车,小推车启动,速度越来越快,这让赫拉想起了他和奎里纳斯闯进古灵阁的那个夜晚,也是这样的,他披着幻身咒,藏在小推车上。
  小推车扭动着身体钻进墙上的一个缝隙中,然后开始沿着迷宫似的甬道拐来拐去,向下冲去,咔哒咔哒的车声让他们什么也听不见,他们在钟乳石之间不停地急转弯,朝地球深处飞驰。他们的头发向后飞扬。
  他们下到了以前从没有到过的深度,比邓布利多保存魔法石的金库还要深得多。快速地拐了一个急弯,只见前面一道瀑布哗哗地冲泄在轨道上。
  只有几秒钟的时间,瑞驰法和赫拉异口同声大喊一声:“不!”
  但是无法刹车,他们飞驰而过,水灌满了瑞驰法和年长妖精的眼睛和嘴巴,他们不能睁眼也无法呼吸。
  突然,小车猛地一斜,翻到了,他们都被甩出了车外。
  赫拉揉着屁股,他知道自己身上的幻身咒已经被解除了,不仅如此,连妖精身上的夺魂咒也是一样。
  防贼瀑布!
  全都怪他。
  赫拉动身之前确实考虑到了防贼瀑布,可在他们的预想中,贝拉特里克斯的金库应该没有到那么深的层次。
  现在看来,应当是贝拉特里克斯继承了布莱克家族的金库。
  “下面一定有不少的钱财。”赫拉想道,但当务之急显然不是这个,“我们会拥有很多的钱财作为启动资金,还可以投资霍格沃茨一大笔钱,把校董全都踢出去。”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妖精!
  他已经摆脱控制了!
  “魂魄出窍!”
  赫拉又说道,这声音在石头甬道里回响,他再次感受到那股飘飘然的控制感从脑部流向了他的魔杖。年长的妖精再次顺从了他的意愿,迷惑的表情变成了一种礼貌的淡漠。
  “带路。”瑞驰法说。
  他们急忙跟着妖精走入黑暗中,妖精喘着粗气。
  他们拐过一个拐角,看到了一条巨大的火龙被拴在前面的地上,阻止了人们接近那里的四五个最深的金库。
  由于禁闭在地下太久,巨龙身上的鳞片已经变得苍白松动了,它的眼睛是浑浊的粉红色,两条后腿都戴着沉重的镣铐,上面的粗链子连着深深打进石头地里的巨桩。它那带尖刺的巨翅收拢在身体两侧,如果展开将会充满整个地下室。巨龙朝他们转过丑陋的脑袋,发出一声让石头都发抖的巨吼,张开大口喷出一股烈火,逼得他们顺着过道往回跑去。
  “它的眼睛显然已经不行了,”赫拉说,“只要我们小声,且藏匿住身上的气味,他就无法发现我们。”
  “可有更好的方法,先生。”年长的妖精说道,他把小包从怀里掏出来,从里面拿出来一些小小的金属器具,摇起来就发出响亮而清脆的丁当声,就像小铁锤砸在铁砧上。妖精把它们发给赫拉和瑞驰法。
  “你们要知道做什么。”妖精说,“它一听到这个声音就会想到疼痛,就会撤退。”
  他们摇着丁当片再次转过拐角,噪音在石壁间回响,被放大了许多倍,巨龙又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叫,朝后退去。赫拉能看到它在颤抖,靠得更近时,他看到了它脸上一道道可怕的伤疤,猜测它是被训练得一听到丁当片响就惧怕火热的宝剑砍来。
  “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瑞驰法低声说道。
  赫拉深深地望了瑞驰法一眼,“如果不是我知道你是谁,我准以为这话是海格说的。”
  “他应当翱翔于天际,而不是囚禁在这里。绝对不应该如此。”
  他们拐过拐角,随后妖精把手放在金库的门上,按在木头上。金库的门随之消失了,露出一个洞口。洞里从地面道天花板塞满了各种金币和金酒杯、银盔甲、长着脊刺或垂着翅膀的各种奇异动物的毛皮,装在宝瓶里的魔药,还有一个仍然戴着王冠的头盖骨。
  “这就是我们的目标了吧?”瑞驰法望着满满当当的金库,一时说不出话来。
  “当然。”赫拉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金银财宝,这让他对贝拉特里克斯的怨恨更加深了。“我们快些找金杯,飞来咒肯定不起作用,我们只能一点点找。”
  “这可真是个巨大的任——”瑞驰法触摸了一个镶嵌有宝石的酒杯,可他被烫伤了,从瑞驰法的手中滑落。但它落下时裂开了,变成了好多酒杯,一秒钟之后,随着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响声,地板上滚满了同样的酒杯,分不出哪一个是原来的那只。
  “烈火咒和复制咒,绝对是这样。”赫拉眯起眼睛思考道,“有点意思。”
  “我们一人一个,看看谁的速度比较快。”
  瑞驰法低下头,说,“当然是您比较快了,大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