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人生未必有那么多重逢

目录

  端方帝陷入昏迷。
  呼吸粗重,牙关紧咬。
  微飏坐在床边,一边擦泪,一边看着邱太医用针。
  甄三九和石磐都跪在一侧,默默垂泪。
  所有的人心里都明白:到时候了。
  邱太医的汗一直都没有停过——长安公主一直都待人和善不假,但他始终都明白,这位小娘子的心里,绝对有一面,上头只写着六个大字:杀人不要眨眼。
  过了大半个时辰,端方帝终于轻轻动了动身子,慢慢睁开了眼。
  殿中轻轻地齐齐松了口气。
  微飏含着泪凑上去,露出个笑容:“醒了?吃药吧!”
  “吃……什么吃……都这样了,还……还不肯,放过……我……”端方帝艰难地抱怨着,甚至还慢慢地冲着微飏翻了个白眼。
  微飏的泪落下来,砸在她双手包着的端方帝手上。
  端方帝耻笑她:“怎么……活下来的?生生……死死……寻常事,还……还想不开了……你这……”
  “听话,吃药。”微飏堵了喉咙,一边掉泪,一边深呼吸,清清嗓子,故作轻松,“吃药兴许好不了,但兴许就能好。可如果不吃药,那是肯定好不了!”
  无奈的端方帝只好让甄三九和石磐扶着半靠在大迎枕上,慢慢地喝了一碗汤药进去。
  看看自己手上胸口扎着的银针,端方帝心里明镜一般,再看看微飏,百般不舍,也只好笑一笑,挤挤眼,悄声逗她:“看我像不像,天线宝宝?!”
  微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由抬眼看看他头上插着的七八根银针,嗔道:“老不羞!还想当宝宝!像外星人!”
  “阿芥……”端方帝手里的药碗递出去,由着石磐给他擦了嘴角,忽然朝着微飏伸出双臂。
  微飏的泪水夺眶而出,倾过身去,轻柔地抱住了腰背都佝偻起来的老人,哽咽着喊他:“老珂……”
  端方帝把小小的姑娘抱在怀里,老眼合起,泪水顺着眼角滑下,呵呵地笑起来:“乖。”
  一老一小,静静地偎在一起,静静地落泪。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回去。
  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回去。
  但无论如何,前生来世,你不曾见过我,我也未必能记得你。
  这一世,就只是这一世,而已。
  再见。
  再也,不见。
  “来生你早些来找我。”
  “好,你一出生,我就把你抱过来,自己养大。”
  “……万一来生我比你大呢?”
  “怎么可能?我比你早投胎这么多年……”
  “……胡说!”
  “你讲讲道理,再讲讲科学……”
  “……”
  “阿芥……”
  “嗯。”
  “凡所有事,都是虚妄。只有活着,才是大事。答应我,好好活着。”
  “……好。你也是。”
  “哈哈哈!好!我也是!来生我一定好好活着。”
  微飏已经说不出话,紧紧地抓着端方帝的衣服,泪落如雨。
  端方帝一边掉泪,一边笑着拍她的背:“怕什么……人生何处不相逢……”
  “人生未必有那么多重逢的!”微飏再也绷不住,失声痛哭,泣不成声。
  这些云里雾里的话,周围的人都听得似懂非懂。可最后这一句,明明白白的意思,顿时听得所有人心里都酸痛起来。
  邱太医也湿了眼眶,低下头,在心里长长叹了一声,开口劝说:“公主……陛下需要养神……”
  “你不要赶她。”端方帝瞟了邱太医一眼,十分不满。
  微飏却知道邱太医的提醒是好意,强忍住悲痛,擦泪抬头,放开自己的神仙老乡,勉强挤个笑容出来:“太子来过,您睡着,我让他先回东宫了。”
  “你该把他扣在这里。”端方帝直直地看着她坐得远了,眼神渐渐犀利,说话也不再委婉,直言不讳,“他一旦回去东宫,整顿好了太子卫府,收拾起来反而要费手脚!”
  “有班侯呢。”微飏却不肯像他一样直说,仍旧是半吐半露。
  端方帝连连摇头,呵地一声冷笑:“这个罪名可不能让班信担了。史笔如刀,班信一辈子忠勇,朕不能让千载后的人们有那个机会挑剔他。”
  沉吟片刻,指一指甄三九:“俞妃如何了……”
  一看他又开始操心,微飏忍不住拦阻:“好啦,您别管了!我早说了,有我呢!”
  端方帝呵呵地笑起来,满脸宠溺:“好,好,我不管。”
  说着话,往窗外看一眼,“几时了?离上朝还有多久?”
  “还有……一个多时辰……”甄三九担心地看向微飏。
  微飏没说话,伸手替端方帝整理衣襟。
  端方帝乐呵呵地看着她,脸上露出一丝疲惫,柔声道:“那我睡一小会儿。你也去睡。明天有你忙的。”
  微飏还不吭声,却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低头帮着他整理被子。
  “阿芥,听话。明天我需要你守在我身边,寸步不离。不然,事情万一有变,我怕你应付不及。”端方帝轻声劝她。
  微飏并不顶嘴反驳,却倔强地连头都不抬。
  叹口气,端方帝求助地抬头看向甄三九和石磐。
  甄三九垂下眸,假装没有看到。
  石磐却信以为真,犹豫片刻,跟着劝道:“公主今天也很耗神了,还是去歇歇吧!一会儿陛下醒了,我去叫您。”
  邱太医也帮忙:“是啊!您又不是铁打的,年纪轻轻的,哪里熬得了夜?”
  “去吧。”端方帝虽也依依不舍,却真的希望明天微飏的精神能更足一些,满口催她快走。
  微飏心情复杂。
  她的计划——
  已经留好的口子,撒出去的诱饵,还有那些必须的手段……
  无法说出口的难分难舍,还有已经无边涌来的孤独,都令微飏全身发紧。
  众人纷纷劝说。
  最后,连甄三九都垂着眼帘,低声说了一句:“奴替公主守着陛下,您去,歇吧。”
  微飏的眼泪再度落下来。
  站起来,再度倾身过去,抱了抱自家的神仙老乡,微飏低声道:“记得不要自己硬撑。”
  “好。我记着呢。以后的事情,都交给你。”端方帝笑着答应,轻快地拍了拍她的背心。
  微飏没有再看他,低头擦泪转身,一步一步,出了寝殿。
  吱呀一声,殿门轻轻关上。
  就像关上了一个世界,一段人生。
  微飏死死咬着嘴唇,站住,闭上眼,泪如泉涌。
  我的神仙老乡啊……
  ……
  不知过了多久。
  脚步声响起,微飏睁开眼。
  赵歙迎面走来,全身颤抖,脸色煞白。
  大战,开场。
  微飏深吸一口气,挺直了后背。
  “哟,回来了?”
  “是。公主。”
  “怎么样?”
  “挺好。外头送来两碗燕窝,公主用一碗吧。”
  “……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