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爱情公寓的秘密

目录

  既然已经敲定了正事,孟某人也就没有急着回去会场,转而找到一条僻静的林荫小道坐了下来,掏出手机再次拨打电话。
  “喂,陆老爷子,不知道方不方便请教您一些事情呢?有关……爱情公寓的事情。
  嗯,好,我这里就有个很僻静地方,您打开x信,我给您共享个位置……”
  挂断电话,孟浪开始了闭目养神,同时也试图在脑海中串联起一些已知的情报。
  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发现了爱情公寓的不简单,也猜测过这栋看似平凡的合租公寓背后很可能有着多位大佬的共同算计。
  而当他把吕子乔死去的父亲、海外华侨异人总会的正副会长、陆家以及最新了解到的“曾将军”合并到一起时,一个隐隐然呼之欲出的答案浮现在了孟某人的脑海。
  就在这个答案逐渐成型的时候,孟浪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道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小子,你猜到了多少?”
  “不多。”孟浪微笑转头,也不起身就这么大喇喇对着陆瑾遥遥一礼,“只要陆老爷子为晚辈解答最后三个疑问,晚辈就差不多可以理清全部真相了。”
  “哦?那你问问看。”陆老爷子不置可否的来到孟某人身边坐下,淡淡道。
  “第一个问题,当年的吕五爷是怎么死的?他和林、曾、马三人以及陆家的关系如何?”
  陆瑾闻言稍稍沉默了一下,念及孟浪的身份完全可以信任,便也不再顾忌地实话实说:
  “陆家和他们搅合在一起完全是一场意外,不过吕武、林啸、曾毅、马仲山四个人昔年倒确实是义结金兰的好友。”
  “至于吕武的死嘛……这几个小东西没和老爷子明说过,但我后来查到在吕武死亡的前几天,有个疑似丑国队长弗雷德的人曾偷偷入境,并且在吕武死亡的第二天回到了丑国。
  并且老头子可以明确告诉你,吕武的死在当时闹得很大,差点导致了唐门和吕家的全面开战。
  因为……他死于修炼丹噬的毒性反噬!”
  “什么?!”孟浪悚然一惊,“吕五爷是自杀的?!”
  陆瑾哂笑一声:“嘿!老头子只是说他死于反噬,我可没说他是自杀啊?”
  “死于反噬……不是自杀……我知道了!”
  孟浪恍然大悟:“弗雷德!是弗雷德害死的吕五爷!
  一定是他听说了吕家先天异能明魂术的厉害,想要前来谋夺——选中的目标就是吕五爷。
  ……或许当时林、曾、马几人也都在场,吕五爷为了保护其他人而在仓促间完成了之前偷偷进行的丹噬修炼,抱着与敌胁亡的心思和弗雷德同归于尽。”
  “老头子也是这么想的。”陆瑾沉声点头,“在那之后,弗雷德也近乎销声匿迹了二十多年,想来丹噬的滋味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知道了吕五爷的死因,那后面的问题晚辈基本就已经得出答案了。
  第二个问题,曾小贤是不是先天异人,他的先天异能是不是刚好可以克制弗雷德?”
  陆瑾闻言目中精光一闪,忍不住再次高看了孟浪一眼:“你居然能想到这一层?果然英雄出少年。”
  “没错,我那孙女婿确实是先天异人,他的先天异能也确实是当世最为罕见的类型……你听说过无根生吗?”
  “无根生?!那不是甲申之乱的始作俑者吗?难道曾小贤的先天异能是和他一样能够瓦解世间一切炁的神灵明?”
  “不,小贤那孩子的异能应该是被曾毅疯子通过某些手段在婴孩时期改造出来的,它比神灵明更加彻底。”
  “更加彻底?”
  “没错!小贤的异能是可以抵消一切异能,无论你是先天异人还是后天异人,只要被他接触就会暂时变回一个普通人。”
  孟浪:“……”
  要不要这么生猛?这种牛逼能力不论放在哪种剧情里都应该是绝对的主角模板/关键先生吧?
  可曾小贤眼看就40岁了……最近都流行大叔拯救世界的嘛?
  孟某人又沉吟了一会,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也就是说,海外华侨异人总会的林、马两位会长以及曾将军这些年来其实一直都在暗地里筹划着除掉弗雷德,而曾小贤的存在就是其中关键?”
  陆老爷子微微颔首:“至少从我掌握的情况看来确实如此。
  林、马两个小子这些年来一直在海外奔波,后来他们用了点小算计把自己的闺女和吕武的儿子送到了魔都和曾小贤住在一起。
  这里面一方面是出于私心想让他们这些下一代关系好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聚在一起方便保护。”
  “所以您之前说陆家卷进来是个意外也是真的喽?”
  “当然了,老头子骗你这些干嘛?当初一菲那丫头在名义上加入过全性,我寻思着不能让她留在京都受人白眼,所以就放她去了魔都。
  哪知道过了几年之后,她居然给家里找了那么大一堆麻烦回来?当初曾毅那小子来找我摊牌的时候,老头子收到的惊喜可不比你现在少!”
  “呵呵呵……说来这也算是缘分了,那样的话晚辈就只剩最后一个问题——
  林会长和马会长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在忙什么?
  在会猎弗雷德这件事上,晚辈又能出哪些力呢?”
  陆瑾看到孟浪这副急公好义的样子,欣慰的点了点头:
  “小林和小马那两个人具体在做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两个后来都带艺投师在白洲法师会里呆过很长一段时间。
  而他们针对弗雷德的具体计划也从未对外人提起过,老头子虽然有那么几分猜测但也不一定准确,就不说出来献丑了!”
  说着,陆瑾施施然站起身来,临走前看向孟某人的眼神满是赞赏:“可惜了,玲珑那丫头看上的不是你,诸葛家好大的运道啊~哈哈哈哈——”
  孟浪:╮(─▽─)╭
  “我这么抢手,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呢~”
  站起身来,孟某人当先就给自己放了一发净衣咒——地上都是土,可不能学某些不干不净的糟老头子。
  时间不早,是时候回去看看比赛进度了……
  ps:第三更
  鞠躬下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