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正赛开幕,婚约之赌!

目录

  一小时后,赛场主席台。
  孟某人神色悠然的坐在主席台上,随手翻看着陆玲珑的手机被小黑种下病毒后发在群里的照片。
  ‘啧啧啧~这就是一人之下世界里近乎失传了的禁制术吗?确实比火影里的封印术复杂很多的亚子……’
  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些有的没的,孟某人一边颇为无奈的转头看了看主持台方向。
  在那里,除了本来就是专业主持的曾小贤之外,头戴耳机、身穿女士西装的小丫头不知何时代替了原本吕子乔的位置,正一丝不苟地整理着解说资料。
  是的,未能亲自参加比赛让诸葛大力十分遗憾,所以今天她特意顺应观众们的请求为淘汰赛加入了解说环节。
  虽然被某个保护欲太强的死鬼坑出了比赛,但小丫头没有放弃,准备用身临其境的解说代替亲身参赛,尽量弥补自身临场经验不足的缺陷。
  “各位观众、脸盆直播的用户们,大家早上好!
  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贤~”
  “在这里,小贤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为了响应广大观众朋友的强烈呼声,同时也为了给观众们带来更加极致的观赛体验,我们主办方特意为今天的淘汰赛请来了专业解说员——诸葛大力女士!
  下面就由她来为大家介绍一下第一场比试的详细资料。”
  曾小贤的开场白结束,坐在他对面的小丫头自信一笑,专业感十足的开始了赛前解说:
  “好,感谢主持人。
  今天甲组淘汰赛的两位选手十分戏剧性的全部出身于西江贾家村,这是一场村草于村花之间的强强对抗。
  相信观看过昨天比赛的观众对这两位选手一定都不陌生,但在此我还是要简单介绍一下两人在之前比赛中的表现。”
  “贾正亮——擅长御物术,混战赛中凭借十一柄斩仙飞刀轻易战胜敌人,是本届大赛目前为止表现最为亮眼的选手之一,实力超群。”
  “贾招娣——擅长贾家村绝技奔流掌,混战赛中凭借硬实力淘汰了同样水平不弱的湘西赶尸术传人,手段同样不俗。”
  “不知道这两位选手会在今天的擂台上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战斗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
  随着诸葛大力的赛前解说进入尾声,大屏幕上的导播镜头也开始播放起了贾正亮和贾招娣两人昨天比赛时的精彩瞬间,节目效果比之昨天有了质的改善。
  见主持台开场结束,主裁判胡一菲马上朗声宣布道:“甲组比赛,贾正亮对贾招娣,请两位选手进场!”
  随着两个参赛选手缓缓步入场中,屏幕上滚动的弹幕也愈发活跃起来:
  【这场大家看好谁?】【废话,黑皮小哥哥十一把飞刀是闹着玩的?当然是小哥哥赢!】
  【原本我也这么想,但你们不觉得那个贾招娣熊太大了么?】【同意楼上,有一说一,真的太大了!】【她大我知道,可输赢和大小有什么关系???】
  【楼上妹子,鉴定完毕】【懂的都懂,这场我买小姑娘,梭哈!】【不对劲!这都已经开始比赛了,小哥哥怎么还不放下电话啊?】……
  擂台上。
  “双方到场,比试开始!”
  贾招娣“大”萝莉满头黑线的垂手而立。
  而在她的对面,贾正亮更是满脸崩溃的举着手机:
  “哎呀!老妈你怎么这么会挑时间啊?你说,这一天了,额不上场动手你也不来电话,怎么额一上场……
  似捏!对手似村长家招娣!额只要打赢了她就能进八强,要似运气好再进了大赛前五,啥样的妹子领不回家?您就甭操心咧!”
  “啥?让额认输?不可能!额还指望着拿上名次呢!额——”
  “咚。”
  终于,大萝莉对妈宝青年的磨叽忍无可忍,飞起一脚把自己36码的鞋底印在了贾正亮42码的脸上,将对方击倒的同时连带着也把手机踢飞了出去。
  “咔嚓——”
  脆弱的屏幕和坚硬的擂台地面发生了激烈碰撞,导致手机整体分子排列难以保持稳定出现了局部的断层和转移……说人话就是手机摔碎了。
  狠狠挨了一脚的贾正亮回过神来,顾不得脸上的疼痛,手脚并用扑向地上的手机。
  然而——
  “完了……全完了……贾·招·娣!你是想玩死额么?”贾正亮愤怒抓狂,“你揍额不要紧,打坏电话额妈会瞎琢磨滴啊!”
  “额似不似有似瞒着她、或者额似不似遇到什么麻烦咧……总之只要额不在她身边,她就一定不会往好处想!”
  “赶紧滴!”妈宝青年理直气壮伸出手来,“把你电话借额用用!电话突然关机,她肯定怀疑额粗似咧!”
  然而贾招娣拒绝他的理由同样理直气壮:“么电,额出门么带充电线。”
  贾正亮:(?д?;)
  ‘唉……我为什么会和这种奇葩出身同一个村子?’
  长叹口气,贾正亮向看台上的爱情公寓观光团走去。
  “大伙谁能把电话借我一下?”
  “用我的吧。”吕子乔看似随意一抛,手机在如意劲的包裹下仿若落叶般轻巧落在贾正亮手心。
  “谢啦~老布哥!”
  道谢一声,妈宝青年赶忙给家里拨去电话:“啊~么事,电话掉地上摔坏咧,您甭啰嗦了,人招娣还等着和额比试呢!她的身手您又不似不知道,难缠着腻!
  ……似似似!额尽量不伤她!行行行~比试完额再打给你!赶紧撂了吧,人家等不耐烦咧!嗯,回见。”
  “嘟——”
  挂断电话,贾正亮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般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
  “招娣。”
  “干撒?”
  “额记得你也不喜欢村长他们给咱俩包办婚姻的事吧?”
  “嗯,咋咧?”
  “额想和你打个赌——这场比试,输的人负责回去和村里摊牌,咋样?”
  贾招娣闻言,脸上浮现鸡贼笑意,之前趁贾正亮打电话时背在身后偷偷蓄力许久的双手猛地一开,海量水汽在她两只小手间不断奔流翻涌,声势极为骇人!
  “么问题,就这么定咧!”
  ……
  ps:第二更。
  鞠躬下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