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夏禾:小弟,跟姐姐走吧!

目录

  送走了捣乱的全性,嵩山大会考核继续。
  由于后面的美与劳都是相对没那么容易区分的品性,因而孟浪也只是安排了两项十分简单的测试:
  “美”之试炼——德智体美劳中的“美”指的是审美,而审美则需要一双可以发现美的眼睛。
  众所周知,人类的瞳孔是由很多细小神经所共同支配的,哪怕经受过专业训练也几乎不可能让瞳孔做出与生理反应相悖的外在表达。
  九成九情况下,人类的瞳孔会在看到喜欢的事物时因为肾上腺素加速分泌而扩大,也会在看到厌恶的事物时因为副交感神经的封闭趋向而缩小。
  故而孟某人安排的试炼十分简单,他让参赛选手们挨个坐在超高频摄像机前,男女分开进行两套不同的图片观察测试——
  男士照片题库有美食、萝莉、美女、击剑、维多利亚内衣秀以及密集恐惧等。
  而女士照片题库则有美食、正太、帅哥、击剑、孟浪写真集以及密集恐惧等。
  在选手们分别观看照片的同时,摄像机会清楚地抓拍下他们的瞳孔收放反应,并籍此选出那些炼铜、耽美、反人类、觉得孟浪不帅……等审美不健康的人予以淘汰。
  当然了,审美不健康的人毕竟只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还是顺利通过了“美”的试炼,并开始了接下来的劳动。
  是的,最后一场“劳”是百分百可以通过的,每个选手只需要挑选现成的模具与馅料,按照规定好的流程做出十块月饼就可以通关了。
  而他们做出来的月饼则会在明晚中秋月圆的时候发放给全场观众,用以增添节日的喜悦气氛。
  终于,在五项试炼全部结束之后,嵩山大会的第一天进程也随之落下了帷幕……
  ————
  夜晚,嵩山隐峰密林,百人坑。
  吕良趴在其中一颗露在可坑外的脑袋旁,焦急地喊道:“姐!姐!你快醒醒!”
  夏禾隐约听听见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由远及近在耳边响起,将她从昏迷中逐渐唤醒。
  “嘤咛~”
  见夏禾醒来,吕良赶忙伸手取下封在她嘴上的胶带和布团。
  夏禾缓缓张开双目,发现入眼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我这是在哪?你是……小良弟弟?”
  “没错,是我!夏禾姐,你没事吧?”
  夏禾尝试着转了转身子和头,发现这坑里的水土比例十分讲究,刚好卡在穴位被封的她不会闷死却又没法挣脱出来的地步。
  “你看姐姐这像是没事吗?”
  “额……”
  吕良尴尬的挠了挠脸,转移话题道:“姐,我在给看守队员们送的宵夜里下了药,他们都睡着了,我这就把你救出来,你赶快逃吧!”
  “你要放我走?”夏禾闻言微微一怔,“你不怕孟浪事后怪罪你?”
  “怕,所以等送走了姐姐,我也会离开卫生大队,找个地方躲起来。”一边说着,吕良咬牙用力,将夏禾从泥坑里拖了出来。
  看到吕良脸上升起的落寞表情,夏禾微微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你现在在孟浪手下做事,前途可谓一片光明,我当初救你也是别有所图,你没必要为了我放弃大好前程吧?”
  吕良闻言叹了口气,埋头认真拔出插在夏禾身上的银针,半晌之后才闷声开口。
  “其实这也有我自己的原因在内,我不想再留在卫生大队了。”圆眼镜少年满脸落寞,“孟部长只会关心他的徒弟张楚岚,搬进他们住的公寓之后我和他总共也没说过几次话……叔叔婶婶虽然人很好,但他们对帮我伸冤的事却并不上心。”
  苦笑一阵,吕良神色愈发自嘲:“我在家里不受族人待见、在卫生大队里也是个小透明,没有人理解我、也不会有人在意我……”
  说到这里,圆眼镜青年的神色突然癫狂起来:“我tmd不需要什么朋友!我tmd也不需要什么庇护!我只是想证明!证明小欢不是我杀的!”
  “不是!!真的不是我……呜呜——”
  看着眼前伤心流泪的男孩,夏禾沉默了。
  半晌后。
  “小良,你跟姐姐走吧。”
  “啊?”吕良蓦然抬头,无神的双眼中满是迷茫,“你说什么?”
  “我说,你跟姐姐一起走吧,加入全性。”夏禾满脸认真,肃然保证道,“你的清白……姐姐想办法找人帮你洗清!”
  ……
  ————
  与此同时,密林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
  孟浪手里举着一罐肥宅快乐水,不时咂嚒一口,远望着不远处的百人坑笑问道:“大力,宝宝,你们觉得今晚这场戏怎么样?”
  听到孟某人询问,小丫头回以镇定自若的微笑:“一切都准备好了,成功率在九成以上。”
  瓜婆娘则抓着一包薯片大嚼着,含糊不清道:“你放心,我特意选得药,亲眼看着那几个娃儿次下去嘞,保证睡得死猪一样。”
  孟浪:“……干得漂亮。”
  好吧,孟某人还是很相信两个妹子的专业素养的,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转头看向一旁的吕子乔、陈美嘉夫妇,宽慰道:
  “子乔哥、美嘉姐,你们就放心吧!大力已经让小良带上了诸葛家最新研发出来的护身法器,我也派了马龙、砚安、杜俊老哥和诸葛玥这只王牌战术小队吊在远处随时保护他的安全,不会有事的。”
  吕子乔微微点头,揽住陈美嘉肩膀的手臂缓缓摆动,轻轻摩挲着她的后背,嘴角拉起几分略显勉强的笑意劝慰道:
  “美嘉,之前咱们不也问过小良了嘛~他是自愿接受任务去做卧底的,况且孟浪和大力安排的那么周全,他遇不到什么危险的!”
  “可小良还是个孩子啊!”大龄少女泪眼婆娑,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家老公,“他之前在家里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刚到公寓里过了没几天安生日子就去恐怖分子的老巢和那帮坏人打交道,万一……万一他学坏了怎么办?”
  孟浪:(=w=;)
  ‘美嘉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要是没有我在这里,吕良早八百年就加入全性了……’
  “美嘉姐,关于学坏这件事呢,我想讠——”
  “轰!”
  孟某人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峰下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林中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小王八蛋!告诉你放火也没让你搞那么大阵仗啊!”怒骂一声,孟浪纵身跳下山峰,凌空向起火处奔去。
  ……
  ps:第一更
  鞠躬下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