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经意间的第一场试炼——德

目录

  三天后,9月30日清晨,嵩山山脚。
  一身素白道袍的张灵玉在几名龙虎山弟子的簇拥下,面色从容的踏上了前往嵩山隐峰的道路。
  任菲为孟浪挑选的这处隐峰位于嵩山南麓,距离太室山不远,因而想要上山同样需要在少林景区买票。
  嗯……票价只要80块,比龙虎山便宜了不少,卖票大婶还一个劲奇怪,为什么明天才放假,今天这个工作日就已经有大批游客赶早上山了。
  龙虎山一行人并没有多做停留,只是道谢一声接过了买票大婶赠送的矿泉水后就立刻开始了赶路。
  张灵玉带着众人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四周的美景。
  不得不说,嵩山的景色还是很不错的,一路上只见山峦环拱、溪水长流、松柏参天、清雅静谧。
  他们穿过少林寺、行经达摩洞、走过中岳庙、翻过峻极峰,终于在长达三个小时的行程后来到了嵩山隐峰。
  “小师叔,看来这次孟部长举办的大会排场不小啊!刚才这一路咱们都看到多少熟人了?”看着前方不远处那人头攒动的样子,一名龙虎山弟子忍不住出声感叹道。
  “嗯,确实。”张灵玉淡然点头,“王老爷、吕老爷、陆老爷都来了,天下会风会长、数字门陈掌门也来了,十佬中直接出面的就有足足五个。”
  “小师叔,十佬来得再多也不是咱们该担心的!你只需要盯住那些三十岁以下的参赛选手就可以了。”
  说着话,自觉有些口干舌燥的龙虎山弟子拿起买票大婶送的矿泉水一饮而尽,之后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有垃圾桶也就把空瓶子依旧抓在手上,从衣袖里掏出一本小册子指着说道:
  “师叔你看啊,这是之前山上有好事弟子特意帮你分析过的这一场嵩山大会选手的资料。
  一般的好手就不用说了,即便厉害也很难对小师叔你这种程度的高手造成实质威胁,所以我也就把顶尖的那几个人给你说说,好歹有点心理准备。”
  “……嗯,你说吧,我听着。”
  其实张灵玉本身并不屑于做这种战前收集情报的小动作,但他这次毕竟是戴罪之身,肩负着为龙虎山扬名的责任,因此也不得不耐着性子听起了其他选手的资料。
  “嘿嘿~好嘞!第一个需要注意的就是武侯……”
  十分钟后,张灵玉在自家师侄的讲解下了解到了这次大会中的几个主要对手,他们分别是——
  一、武侯派诸葛青。
  武侯派本身就是正道大派,武侯奇门与神机术更是享誉千年,而诸葛青身为武侯派年青一代最有天赋的继承人的同时据说还是孟浪孟部长的大舅哥。
  有这层关系在里面,谁也不能确定诸葛青是否被并列绝顶的那位开过什么能够令他实力暴涨的小灶,因此再怎么高估也不为过。
  二、卫生大队第二中队队长王也。
  这位王也原本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武当弟子,但只看其在卫生大队内能够力压诸葛青担任正队长,就可想而知他的不简单了。
  三、孟浪首徒张楚岚。
  虽然这个人的名字之前从来没有在异人界里出现过,但他是另外那位绝顶目前唯一的徒弟,单凭这一点就足够令人对他打起十二万分的重视。
  当然,这并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张灵玉同样身为绝顶的关门弟子,理论上是并不虚张楚岚的。
  但龙虎山一行人自己也清楚,那只是理论上的不虚。
  毕竟孟某人能在二十四岁这个在修行者看来几乎只能算是刚刚起步的年龄就登临绝顶,他所修炼的功法在修炼速度上的优势可谓不言而喻。
  如果这个张楚岚有他师父一半妖孽的本事,那这场大会的第一名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
  四、陆家,陆琳。
  他是整个陆家现如今唯一继承了陆老爷子赖以成名的本门功法《逆生三重》的族人,据说已经将这门功法练到了第二重,肉身力量强到没边那是板上钉钉的。
  五、海外华侨异人总会,朱策。
  这个人的资料是不久之前海外华侨异人总会自己放出来的。
  朱策早期履历未知,三年前突然出现并一直跟随在在双木先生身边,曾凭借一双肉拳打爆东南亚异人死斗场,半年前更是因不明原因孤身闯入白洲天使教异端裁判所后……重伤逃离!
  这份实打实的战绩就很恐怖了。
  要知道,天使教的异端裁判所可是他们用来关押异教徒的监狱,戒备何等森严?能从那种地方活着杀出来,朱策的身手有多强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六、前白洲法师会首席生、现海外华侨异人总会客卿,丹尼尔·雷德克里夫。
  这几天,法师会惨遭灭门的消息已经在异人界逐渐传开,大家心中沉重的同时也都很关心最后那几名逃出九又四分之三学院的年轻法师的下落,而这些法师里最重要的那个就是这个丹尼尔·雷德克里夫。
  丹尼尔是艾萨克·塔伯校长最得意的学生,曾帮助老校长挫败了法师会叛徒“扶墙魔”的阴谋并致其死亡,是老校长生前钦定的接班人。
  冬青木与凤凰羽毛制成的魔杖与额角的闪电型伤疤是丹尼尔的成名标志,据说他手上还掌握着同为死亡三圣器之一的隐形衣。
  这样一个成名已久的绝顶高手居然以29岁高龄厚着脸皮参加这场大会,想来也是另有隐情吧……
  耐心听完了这五个人的资料,张灵玉脸上神色忽然有些阴晴不定。
  作为龙虎山老流氓的关门弟子,张灵玉的性格却相当正派古板,做事沉稳有度是他一贯以来的风格。
  而这次师父派他来到嵩山,显然也是寄予了厚望的,张灵玉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单单只拿到一个前五的名次。
  那样的成绩对龙虎山而言,别说是争光了,不招人闲话都算是好的。
  因此,张灵玉在意识到自己如果不动用那个丑陋的招式,甚至有可能在这六人手里走不过几招的时候,不由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当中。
  而就在老实道士皱着眉头苦苦犹豫、心中天人交战的同时,不远处会场门内的两个老男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悄悄话。
  “曾老师你怎么了?大早上的哈欠打个不停?”
  “别提了子乔,一菲昨天晚上怪怪的,总是翻身还特别黏人,我睡觉浅,折腾了一宿基本没怎么睡……你说一菲会不会是到更年期了啊?”
  “呵~曾小贤你不会真的在沙漠待傻了吧?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知道?
  小学时,每次没交作业,老师就罚我去擦黑板,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了一个道理——有些时候我擦黑板并不是因为黑板不干净,而是因为我·没·交·作·业!”
  言罢,在曾小贤茫然的眼神中,吕老布神秘一笑,留下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后转身向着会场大门处走去。
  一边走着,他掏出手机看了看,见时间已经来到了中午十二点整,便转头对身边一个唐门女弟子吩咐道:“小桃,通知下去吧,第一场考试‘德’正式结束,开始收卷。”
  “明白!”
  ……
  ps:第二更。
  鞠躬下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