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即将开启的盛会

目录

  十分钟后,孟浪带着两个妹子来到了张楚岚面前。
  “小子,知道我为什么会收你当徒弟吗?”
  “是因为师父看我顺眼?”
  “嗯,这是一方面原因,更重要的是我欣赏你的性格。”
  “我的性格?”
  “没错,从见到你小子的第一眼我就看出你秉性纯良、忠厚老实,简直和为师如出一辙!”
  “内个……师父,您确定不是在骂我?”
  “当然不是!为师笨嘴拙舌是出了名的,我哪里会骂人?”
  张楚岚:彡(-_-;)彡
  “好吧,师父你高兴就好。”
  “行了,言归正传,今天把你叫过来主要是给你透个底,十天之后的中秋佳节为师会举办一场盛会,到时候你要作为擂主接受各大宗门年轻弟子的挑战。”
  “什么?!孟……师父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为师笨嘴拙舌,连骂人都不会,自然也不会开玩笑。”
  “可我才刚入门不到一个礼拜啊!在这之前我都十年没练过功了!”
  “嗯,我知道,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从之前到中秋,满打满算也才半个月时间,您忍心让我练半个月的功夫就去和那群练了几十年的牲口打?”
  “放心啦~”孟浪满不在乎的拍了拍碧莲少年的肩膀,“既然我敢让你上,就肯定不会砸了我自己的招牌,我会用这十天的时间帮你脱胎换骨的。”
  “咕噜……”张楚岚勉强咽下一口口水,自家师父这副信誓旦旦的语气让他感觉事情似乎更加不妙了,“那不知道师父你准备怎么训练我呢?”
  孟某人微微一笑,将手伸进口袋抚摸着里面的蟠桃核,指尖用力将表皮捏碎取出里面的桃仁递给张楚岚。
  “俗话说得好,习武之道讲究的就是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来,你先把这个桃仁吃了。”
  张楚岚毫不犹豫接过桃仁放进嘴里:“师父,这玩意儿没什么味道呀?你给我吃辶……呃!这是?”
  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强大的炁从丹田中源源不断涌了出来,张楚岚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不用太惊讶,武侠小说看过没?刚才那个桃核就是所谓的天材地宝,可以弥补你功力的不足。”
  迎着碧莲少年感激的眼神,孟某人再次轻拍他的肩膀:“我可是连你两个师娘都没舍得给她们吃。好好练,十天之后别给我丢人。”
  “是!”张楚岚赶忙挺胸立正,但随即又再次挠了挠头,“师父。吃下这宝贝之后,您刚才说的内练一口气我明白了,那外练筋骨皮是什么意思啊?”
  “哦,这个问题也很简单。”孟浪转身背对自家徒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瓜婆娘,“宝宝,把铲子头卸了,用棍子打他这些穴位,不用留手。”
  冯宝宝:?(???)?
  “巴适!”
  张楚岚:!!!∑(?Д?ノ)ノ
  “什、什么!?师父,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宝师娘的身手……”
  “砰!”
  “啊——!你来真的?”
  “砰!”
  “啊——!宝师娘!先停一下,我还没准备好!”
  “砰!”
  “啊——!你再这样我可翻脸了!”
  “砰!”
  “啊——!师娘!我错了还不行嘛师娘?”
  “砰!”
  “你嫑过来啊——!!!”
  “砰!”
  ……
  一小时后,孟浪和诸葛大力对坐在石桌旁边,一边聊天品茗、一边欣赏着院子里另外两人的表演。
  只见冯宝宝一脸呆萌的朝着棍子,追在张楚岚身后一顿猛抽,而后者则连滚带爬的狼狈躲避着。
  虽然长时间的哀嚎让碧莲少年喊劈了嗓子,但每当棍棒临身的时候他依然会锲而不舍的忘情嘶吼,企图用这令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惨状勾起自家师父的恻隐之心。
  但很显然,他错了。
  错得很离谱。
  恻隐之心这种东西在孟浪这种合格的资本家身上当然是不存在的,此时的孟某人不仅心中毫无波动,甚至还在和身边的小丫头谈笑风生。
  “孟浪,宝儿姐是卫生大队里身手仅次于你的人,她这么打不会把张楚岚打坏吧?”
  “不会,刚才那小子吃了蟠桃果核里的桃仁,我估摸着再怎么着四五个小时的炁血充盈是免不了的。
  我让宝宝抽的那些穴位也全都是孟家心法里最为关键的行功节点,为的就是在炁血充盈状态下给他足够的外力刺激,强行帮他完成之前卡了好久的第一次周天搬运。”
  “原来如此。”诸葛大力轻点朱唇,轻笑道,“看来,你是真的真的很看重这个张楚岚啊~”
  孟浪微微耸肩:“谁让他是我看好的接班人呢。”
  “接班人?”
  “嗯,我计划二十年之后办病退,回家颐养天年。”
  “噗嗤!”小丫头实在忍不住,哪怕及时捂嘴也依旧笑出了声,“你这个大懒鬼想偷懒就直说!二十年之后你才四十五岁,颐养个哪门子的天年?”
  “妹妹,领会意图,看破不说破嘛~”
  “好好好!既然你孟大老板都发话了,那小女子就先不对你的远大理想多加评判了……但你能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要买今晚回国的单人机票吗?”
  “额……这个嘛。”看着诸葛大力那幽怨的小眼神,孟浪忍不住有些心虚的挠了挠脸,“你也知道,蓬莱岛这边有张三坐镇出不了乱子,我留在这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早点回国筹备‘月下嵩山‘的事情。”
  小丫头闻言,双眼愈发眯了起来:“哼!月下嵩山……全国那么多地方你不选,为什么偏偏要去嵩山办你的收徒大会?”
  “哎呀~我的女朋友大人!我都说了无数遍了。”
  孟某人一脸生无可恋,有气无力的再次解释道:“这次大会我是借助了任菲姐的面子才办起来的,所以场地也是她挑的。
  而且嵩山地处华中,位置不偏不倚,从各个角度上来说都是一个极佳的选择。”
  小丫头依旧撇嘴:“那你为什么不带上我?”
  “这不是没办法嘛!蓬莱这边的事情还没结束,为防万一咱们不能轻易撤兵,我和宝宝两个起码要有一个在这边才不会显得弱势,而单独留宝宝在这里的话……她那个诡异的不确定性大力你是了解的。”
  言罢,孟浪见小丫头还是眉头微蹙一副不清不愿的样子,略微沉吟后开口说道:“这样吧,如果大力你害怕我自己去华中会被人占便宜,那我叫个你绝对信任的人陪我一起去,这总行了吧?”
  “你打算叫谁?”
  “咱叔,丁嶋安。”
  ……
  ps:第二更,祝各位书友们国庆/中秋快乐!顺便求个票,嘿嘿~
  鞠躬下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