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张三:再给我个面子

目录

  孟浪见对面那个老东西居然能顶住自己融入了帝天狂雷的万仞穿云剑,忍不住眼前这个传闻中的卑鄙小人另眼相看起来。
  看来对方确实无愧于全球异人前十的名声,起码在孟浪看来,干城章嘉峰上的阮丰应该是接不下来这一招的,钱德拉比他强些,差不多和丁嶋安是一个水平。
  “嘿!既然你有打不动的乌龟壳,那我不打你不就行了?”
  轻笑一声,孟浪双手一开,原本聚聚在一起的冰晶飞剑漫天散开,转而从各个角度高频落下,连绵不绝的交击声震得周围观众们耳膜生疼的同时,也让钱德拉无暇分心他顾。
  “卫生大队的人听着,带上所有的无关人员退后三百米开外,以防误伤!”孟浪仰天大吼。
  “明白!”虽然不知道孟老板准备做什么,但一众队员们还是飞速执行了他的命令,将四周闻讯赶来围观的人们全部清退,一起来到远处。
  阿三中也有听得懂孟浪话的人,毗雅和拉胡尔在听到孟浪喊话的瞬间就条件反射般的飞身撤离,被孟浪斩断一条手臂的罗尼见状也不敢多待,在其余阿三鄙视的眼神中跟在两人身后跑到了远处。
  远处,大胡子罗尼神色冰冷的望着那帮依旧留在原地,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向自己三人的阿三同胞们,一股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一群蠢货!那个种花人就是个神经病,鬼知道他还敢干出什么事来!你们就尽管嘲笑本大爷好了,我倒要看看,一旦那个种花人真发起疯来,你们这帮傻x还有几个人能活!”
  背地里的嘀咕没有瞒过身边拉胡尔的耳朵,一直都在仔细观察战局的他刚准备回头斥责一句自己这个口无遮拦的同伴,离奇的事就发生了。
  只见那群留在原地没动的阿三们突然间纷纷捂住了胸口跪倒在地,一张张原本黝黑的丑脸此时全都呈现出一种奇异的绛紫色,远远看去,仿佛那些都不是人脸,而是猪肝。
  “这就是……天心劫?!”同样时刻关注着战场的小丫头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双眸之中光芒闪烁,似乎对于这种奇妙的招式很感兴趣。
  胡一菲看着远处那一个个倒地不起的阿三,心中暗暗吃惊的同时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力,你说的天心劫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些阿三怎么一个个的都倒地不起了?”
  “那是孟家心法中的进阶招式,因为使用起来太过危险所以孟浪并没有教我,不过我之前大概听他讲过其中的原理。”
  小丫头目光中流露出神往之色,缓缓开口解释道:“因为孟家人体质特殊,修炼的功法也更偏向于增强生命力,故而有的时候会显得杀伤力略有不足。
  天心劫就是由此创造出来的,这招其实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发动后可以将自己与一定范围内的敌人心跳相连——你心跳快,对方就跟着快。”
  听了小丫头的解释,肖自在捏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心跳相连?虽然听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综合你刚才说的孟家人生命力强大……这该不会是一手自杀的招数吧?”
  “没错。”诸葛大力风轻云淡的点了点头,“孟家人可以将自身心跳速度加快到寻常人体质经受不了的程度,再利用天心劫的特性令对手泵血而亡,严重的甚至有可能会让心脏从胸腔里直接跳出来。”
  王也嘴角抽搐:“这……不愧是老孟,练的功夫都和他这个人一样不讲道理。”
  卫生大队这边的人还在玩理性分析,孟某人身边的阿三们却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原地暴毙了。
  四下望了望,钱德拉面上纠结之色一闪而过,他有传承前年的法器在身,没有受到天心劫的波及,但那些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年轻阿三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见吐血只后再无声息的人越来越多,无奈之下,他也只好低头服软:“阁下,我们认输了,请放我们离开,我们愿意无条件退出霓虹。”
  孟浪挖了挖鼻孔,装作没听到。
  钱德拉见孟某人装傻,转瞬间地上又多了一个喷血而亡的,心急之下再也顾不得许多,只见他一只手抓着佛珠抵御漫天飞剑,另一只手却从屁股后面掏出了一杆花纹繁复的金刚杵,沉声道:
  “孟部长,这是我最后一次试图与你谈判!如果你现在愿意停手,我们古佛圣地愿意当之前的事没有发生过,大家以后还是井水不犯河水,但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老夫也就只能选择鱼死网破了。”
  感觉到老东西与其余阿三们的情绪即将到达临界点,孟浪向不远处一个方向暗暗比划了一个手势,随后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
  “怎么,你在教我做事啊?嘿!我这人还真就吃软不吃硬,既然你们碰瓷国的人敢来我霓虹省捣乱,那就永远留在这吧!”
  言罢,孟浪的帅脸之上厌恶与不屑之色交替闪过,看向一众阿三时的眼神中透露着三分讥讽、三分薄凉、四分残忍以及九十分的炫耀演技。
  单脚踏地,孟浪噌的一声冲天而起,并且在升空的同时左手掐诀、右手箓符,随后顺势向自己胸前一点。
  复合仙术——天魔附体!
  夸张的黑炁在空中弥散,孟浪轻轻握拳,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体内川流奔涌,实力比之从前又提升了接近百分之三十,极限爆发力已经隐隐摸到15肖的门槛了。
  “嗖!咚——轰——!”
  随手向空地中挥了一拳,拳压将大地击碎,只留下了一块满目疮痍的大坑与一票噤若寒蝉的阿三。
  钱德拉的额角终于开始渗下冷汗,看到半空中那个如同神魔般可怖的年轻人,他生平第一次开始怀疑从古佛圣地拿到的这套法器是否能保住自己的命了……
  虚空中再度形成了更多的冰剑,半空中的孟浪单臂高举,所有人都不怀疑这条手臂落下的瞬间会出现怎样可怕的人间炼狱。
  就在此时,一道儒雅随和的声音突兀响起。
  “孟部长,欺负傻子算什么本事?给张某人个面子,这件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
  ……
  ps:第二更
  鞠躬下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