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诸葛青:My Precious!My!

目录

  诸葛青看了眼手里被自己从始至终都死死抓着的背包,神色落寞的叹了口气。
  “那天,a给他手下的员工开年会,除了我的那个朋友外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份适合他们的‘遗产’作为奖品。”
  傅蓉有些不解:“为什么啊?你的那个朋友和a不是死党吗?他怎么对自己人反而小气了?”
  “小气?如果他真的小气那倒好了,我朋友的内景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乱七八糟的样子了。”
  “那你的意思是?”
  “呵呵……”低笑了一阵,诸葛青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狰狞,“a大方过头了!也仗义过头了!”
  说着,他把手上的包提了起来:“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傅蓉略显迟疑地摇了摇头,其实她也很好奇这个对方从登机开始就没离过手的背包里到底放了些什么东西。
  “呼——”诸葛狐狸长出了一口气,咬牙切齿道,“这里面有b掌握的遗产、a从其他地方收集来的不逊色于b的遗产,甚至还有a家秘密传承了不知多少代人的更胜于b的遗产!”
  “啊!”傅蓉惊讶地捂住了嘴巴,她有些震惊于这个小包的价值。
  武侯派已经是异人界有名有姓的大势力了,b掌握的那份被诸葛家大少爷认为更胜武侯派的“遗产”该有多厉害?
  更何况里面还有比之更加强大的a的遗产。
  ‘这个小包里的东西一旦泄露出去,整个异人界都会为之疯狂的吧?’
  “很让人震惊,对吧?”
  他的声音很低、很沉,满怀心事。
  “……嗯,确实。”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淡雅如芝。
  “a那个混蛋玩意,莫名其妙就带着我朋友的妹妹一起跑过来,冷嘲热讽一顿之后却替我朋友他老爹把家里最后的遗产转交到了他手上。”
  “不仅如此,同递过来的还有这么个包——知道这个包是拿来干什么的吗?这是a送给我朋友让他拿来烧火用的!”
  “a相信,只要抵御住了这个包的诱惑把它付之一炬,我朋友就一定可以点燃那份被他家里寄予厚望的遗产。”
  “你知道a在私底下是怎么跟我朋友的妹妹评价他的吗?”
  “因为他是诸葛青,所以我相信他能做到——这是a的原话。”
  傅蓉捂嘴偷笑:“所以你现在终于承认你这个所谓的朋友就是你自己了吗?”
  (′ー`#)......
  诸葛青额角青筋跳了一下,虽然没有理会妹子的吐槽,但还是默默改了口。
  “a这小子真的很混账!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自以为是的人!”
  ( ̄へ ̄#)
  “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甚至觉得哪怕只有一千五百万分之一这种扯淡的成功率,只要我想做就一定能做到。”
  ヽ(`Д′)?︵┻━┻
  “拜托!我也是人!”
  “我喝多了也吐!我挨打了也疼!”
  “无论是给我这个包的a,还是慷慨交出了遗产的b,他们有哪个人真正了解我的?”
  “他们凭什么觉得我就能抵御住这么大的诱惑?”
  ヽ(#`Д′)?︵┻━┻┻━┻
  “就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信任,a毫不犹豫就拿出了他手上掌握的所有遗产!这可是价值庞大到可以令人生出无穷贪欲的东西!”
  “这样的他们……”
  “未免太看得起我了……”
  听到诸葛青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呜咽,傅蓉出奇的没有生出什么厌恶之感,轻声安慰道:“可事实证明他们没有看错,不是吗?”
  “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它的价值,但你却并没有打开它。”她的小手抚上了他的脸,“你已经很厉害了!”
  “不,你不明白的!”诸葛青突然低头捂住了自己的脸,“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我有多龌龊!”
  “我和a之间的这份友情因为我的龌龊正在变得不纯粹——我能感觉得到,我确确实实对他产生了嫉妒与觊觎之心。”
  听到诸葛青开始了自我否定,傅蓉神色不安地看着他,轻轻搂住了他的肩膀。
  “哎呀~没那么严重啦~一点轻微的红眼病,人之常情嘛~谈不上龌龊的~”
  “可是真的很龌龊啊!”眼泪,从男人的眼角滑落,“无论再怎么掩饰、再怎么辩解,我——”
  “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就那么一瞬间……”
  “我在想啊——”
  “我如果把这个包里的东西全部吞掉、一走了之,那该有多好。”
  “a有的东西,如果我也有了,那这份嫉妒是不是就不复存在了?我的心境和内景是不是就会恢复平静了?”
  “管他x的底线道德!管他x的妹夫挚友!管他x的家族使命!我手上的东西,才是最美丽的瑰宝!my    prey!”
  听到这里傅蓉也低下了头,她多少能够理解一点他现在的处境。
  “青——”
  “你听明白了吗?朋友对我掏心掏肺,而我他x想的是卷了人家的全部家当!”
  “我他x……什么东西啊!”
  “就是那一瞬间的恶毒,我没办法原谅自己。”
  “我觉得……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伪装了二十多年的王八蛋,在那一刻撕掉了全部伪装!”
  傅蓉没有说话,她只是默默的抬起了手。
  (??w?)?(._.`)
  在她的安抚下,诸葛青的声音渐渐恢复了平静:“其实在a把那包东西交给我之前,我就已经挺绝望的了。”
  “学了二十年的家传功夫被b轻松吊打……”
  “原本志在必得,认为自己一定能够继承全部家族遗产的心也变得不再那么坚定了……”
  “想要接收全部遗产的人,需要让内景保持极致的宁静。”
  “而这一点,现在的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其实我清楚,a会把这个包交到我手上,就代表他根本不在意我会偷学里面的东西。”
  “可这样一来,只要我接受了这里面的任何一样遗产,就等于是彻底否定了自己二十多年以来的人生。”
  “那样的话,家族的期望就会变成泡影,我的内景也永远无法再恢复平静,‘诸葛青’将会死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卑鄙小人。”
  “原本,事情确实是在往那样最坏的方向发展着。”说到这里,诸葛青抬起头来,抓住了傅蓉抚在自己面颊上的手,“但万幸的是,在我即将堕入深渊无法自拔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
  傅蓉:?:?(??w\?)???
  “讨厌啦!人家哪有那么好!”
  诸葛青:(′ー`)......
  “额,蓉儿你别误会!我说的那个人并不是你。”
  傅蓉:(o_o)?????
  ……
  ps:麻烦看一下“作者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