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孟浪:我是含着泪怼你的

目录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王也和诸葛青的额角齐齐滑下一滴冷汗。
  毕竟“心胸宽广孟无良”这个称号在爱情公寓可谓是深入人心,自己两人在背后议论他被抓了现行,以后怕是少不了要被穿小鞋了。
  “嘿嘿~孟浪你来找老青有事儿吧?我就先不打扰了,回头见~”
  王也见孟某人脸色不善,找了个借口立马开溜。
  孟浪笑意吟吟的目送王也离开,当着诸葛青的面从身后掏出了自己的《亲热天堂》,刷刷点点地写道:
  2020年xx月xx日,诸葛青与王也在大庭广众之下举止亲密,如此行为不仅有伤风化,还助长了公司内部的不正之风,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这个仇——我记下了!
  收回小本本,孟浪带着诸葛大力来到诸葛青身边坐下,勾住他的肩膀调侃道:
  “怎么样狐狸?从老王削你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天多了吧?脑瓜子还是嗡嗡的吗?”
  诸葛青:(′ー`)......
  诸葛狐狸牙关紧咬,拳头攥紧又松开了数次,最终考虑了一下双方战斗力之后还是决定给自家表妹一个面子,不和孟某人一般见识。
  但孟浪可不管诸葛青脸色好不好看,继续搭着他的肩膀勐毒舌:“小问号,当初挨揍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朋友啊?”
  “我看你这几天都闷在房间里,是不是让人家打自闭啦?”
  诸葛青:(′ー`#)......
  ‘谁能给我把这货弄走?’
  “说起来你还得谢谢兄弟我,如果不是我让老王去给你家送信,你们武侯派哪来的机会见识风后奇门?更别说像现在一样上手学了~”
  诸葛青不得不承认,几年不见自己这个老朋友说话越来越有水平了。
  一句话乍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扒开道理你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根刺,把刺拿起来细品还能尝出老干妈的味道。
  “狐狸啊~不是我说你啊~一个大老爷们,不就是让人揍破了相吗?多大点事儿啊?你至于一直耿耿于怀吗?”
  诸葛青:(╬′皿`)
  “咱们都还年轻,让人揍破了相这种事也是难免的嘛~下次再打不过人家的时候记得护住脸就好了嘛~”
  诸葛青:o(▼皿▼メ;)o
  “你看你~瞪什么眼啊?再瞪也没我眼睛大好伐?兄弟这是在心平气和地跟你探讨话题呢,你能不能别像是个让人揍破了相的自闭症患者似的在那装死?”
  诸葛青:(╯‵皿′)╯︵┻━┻
  “老孟。”面色铁青的诸葛狐狸缓缓开口,声音冰冷得仿佛包裹着西伯利亚的寒风般令人听不出丝毫感情。
  然而很确定诸葛青打不过自己的孟浪对损友话语里的冷意毫无所觉,只当他是闲得无聊在嘴里安了个空调:“干啥?”
  “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嘛事儿?”
  “你能不能别再提‘被人揍破了相’这几个字了?”
  “害!”孟浪在身旁小丫头好笑的眼神中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说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脸色不对劲呢~”
  “亏我还怕你是舍不得老王走才给我甩脸色,替你们诸葛家的香火担心了好久呢~原来只是因为这个啊?”
  说着,孟某人伸出手,义薄云天地拍了拍诸葛狐狸的肩膀,信誓旦旦的说道:“你放心!兄弟我最知情识趣了~”
  “既然你不想听我提你破相的事,那我就保证再也不提你破相的这件事了,哪怕是你以后主动找我聊你破相的话题,我也一定守口如瓶,决不会再提关于你破相这件事的任何信息!”
  “......”
  诸葛青觉得他已经没有力气生气了,他现在非常确认自己在无意中得罪过孟浪。
  否则阳间哪有人这么不会说话的?要知道这里是魔都!又不是祖安。
  而且最可气的是自己的小表妹,这丫头居然微笑着全程围观自己挨怼,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女生外向也总要有个限度吧?
  你这还没嫁过去呢,就对自家人不闻不问了,等哪天真过了孟家的门,再碰到这种局面是不是就该替你家男人默默递刀了?
  就在诸葛青忍无可忍,准备拼着再挨顿揍也要让孟浪知道什么叫士可杀不可辱的时候,只听孟浪身边的诸葛大力忽然间没忍住什么似的“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令场中的紧张氛围顿时一松。
  孟浪见小丫头忍不住了,便没有继续出口伤人,同样也是一脸好笑地从裤兜里拿出了一本小册子递向诸葛青,同时出言解释道:
  “狐狸,别介意哈~刚才不是我想拱你火儿,这出戏是你老爹安排的。”
  诸葛青:(`_′)ゞ?
  “哈?”诸葛青伸手接过孟某人递过来的小册子,随手一翻后发现里面居然记载着武侯派的终极遗产——三昧真火的修炼法门。
  “懵了吧?说实话,当时你爹找上我,让我使劲儿怼你的时候我也懵了。”
  “要知道,你可是我的挚友啊!我哪里真的舍得一次次地揭你伤疤呢?”
  “实话告诉你吧~诸葛掌门在咱们离开武当山之前偷偷把这个东西交给了我,让我在你重燃斗志之后把它交给你。”
  “不仅如此,你爹还让我告诉你,在你学会三昧真火之前不许练习其他功法,如有违背,立刻逐出族籍。”
  “原来是这样啊......”诸葛狐狸轻轻抚摸了一会儿手里的东西,随即又抬头皱着眉看向孟浪,“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你就是故意在整我?”
  “你多虑了!”孟某人带着一脸真诚的笑容,摆了摆手示意诸葛青千万不要误会,“咱们两个这么多年的交情,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嘛?”
  ‘就是因为清楚你的为人,我才很确定你就是在借题发挥,借着这个名正言顺的机会拿我找乐子。’
  诸葛青见孟浪张口闭口都是一副“我全都是为了你好”的样子,颇为无奈的摇头叹道:“行了,刚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如果你们俩没有其它事情了的话,我就回公寓睡觉了?”
  “嗯。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说到这里,孟浪的神色从刚才的玩世不恭慢慢转变成了严肃郑重。
  “栱叔说了,在你学会三昧真火之前最好不要分心其他事情,所以这次围剿阮丰的行动你就不用去了,专心留在公寓闭关就好。”
  “呵~”听到孟某人的话,诸葛青忍不住哂笑出声,“距离围剿阮丰还有足足八天,你就这么确定我在这段时间内学不会这三昧真火?”
  闻言,孟浪心知今天晚上这出专门为诸葛青准备的激将戏马上就要迎来高潮,连忙给一旁的小丫头使了个眼色......
  ps:加更第一更,八点左右还有一更。今天单位工作太忙实在抽不出时间码字,还望勿怪。
  鞠躬下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