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诸葛青:你这鸡汤里怎么有股屁味?

目录

  镜头转回武当山。
  此时,“一家四口”刚刚结束了晚餐。
  吃完饭,刚刚在席间出于礼貌没有发作的诸葛青对孟浪使了个眼色,便起身向门外走去。
  可走着走着,他发现背后似乎并没有脚步声跟随,回头一看,发现某人仍优哉游哉的享受着自家表妹的擦嘴服务,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
  诸葛青:(`⌒′#)!
  ‘欺人太甚!’
  诸葛狐狸忍无可忍,三步并做两步冲回孟浪身边一把薅起他的衣领将之拖出门外。
  “孟浪!你刚才没看见我给你使的眼色吗!?居然敢无视我?”
  孟某人:“啊???”
  [?_??]
  “你刚才给我使眼色了?我没看见啊?”
  ‘而且你这个货哪来的自信,居然以为别人能看懂你的眼色?想让别人看你眼色的话,你倒是起码准备一双眼睛啊!’
  按耐住心底的吐槽,孟浪儒雅随和的笑了笑,一边轻轻整理着被诸葛青抓乱的衣领,一边好整以暇道:
  “行啦~行啦~多大点儿事嘛~”
  “多大点事?”诸葛青眼缝上翘,满脸愤慨之色,“那我也找人揍你一顿怎么样?反正又不是多大的事。”
  “抱歉,揍我还真会出事的。”
  孟某人挖着鼻孔随口逼逼:
  “从身份上来看,我是公职人员,而你只是个过去的十八线小明星,现在的无业游民啃老族。”
  “王也削你一顿,你爹是能上武当山找老牛鼻子干架,还是能上京都找王卫国赔钱?”
  “而我就不同了,你让王也动本宝宝一根手指试试?我立马就能送他去蹲班房,谁来也不好使。”
  诸葛青:(′ー`)......
  ‘妈耶!这货好气人,好想揍他,快忍不住了怎么办?’
  一旁不停刺激着诸葛青的孟浪似乎看出了老友的想法,摇头轻叹道:“死心吧,你打不过我的。”
  说着,他适时地把自己的手机递向了诸葛狐狸:“看看这段视频。”
  诸葛青伸手接过手机,按下了播放按钮。
  视频中是王也被孟某人全方位吊打的无删减影像资料,从开始的双人武术表演到最后王也被冰剑扎成破布娃娃,整场战斗事无巨细都被诸葛大力那精湛的剪辑手法完美呈现了出来。
  诸葛青:ヾ(′▽`;)ゝ
  “......哈哈哈哈!那么多年的好兄弟了,我怎么可能记恨你呢~更何况你又成了我妹夫,咱们现在可是亲上加亲的一家人。”
  孟浪轻瞟了一眼诸葛青重新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把手指从鼻孔中掏了出来微微一弹,一边随意搓着一边淡然说道:
  “行啦~大老爷们儿看开点。”
  “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么,生活太顺了就容易让人迷失,能有个人在你误入歧途的时候打醒自己是不知道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际遇......”
  “是、是。你说得对!”诸葛青赔笑倾听孟某人讲述着他那乍一听似乎有理,仔细一品却带着一股屁味儿的心灵鸡汤,表面上连连点头,心底却越发烦躁。
  ‘赶紧来点事情,让这货闭嘴吧!’
  有的时候,生活就是如此充满戏剧性,诸葛青的愿望显然在冥冥之中被天意有所察觉。
  于是......孟浪又滔滔不绝的吹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实在口渴得不行之后才意犹未尽的闭上了嘴巴回饭厅喝水。
  一大碗水下肚,孟某人正擦嘴间便听到门外有人喊道:“哪都通孟部长和诸葛家的众位居士都在吗?我们掌门有请诸位前往龙头香一行,有要事相求。”
  闻言,孟浪先是和不远处老神在在刷着手机的诸葛栱对视了一眼,随后同时起身,拉着正小脸微红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的诸葛大力和一旁头戴耳机听着音乐净化双耳的诸葛青走出了房门。
  少倾,四人在引路道童的接引下来到了武当南岩不远处的一间石殿。
  进入石殿之前,眼尖的孟浪还瞥见了龙头香那里盘腿静坐的王也和他的师傅云龙道长,看样子绑匪还没有现身。
  跟在诸葛栱身后半个身位进入石殿,迎面见到的就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干瘦老者。
  如果不是身处武当又身着道袍,恐怕任谁也想不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小老头就是道教两大魁首之一的武当派掌门——周蒙。
  四人进屋后依礼叙位,齐齐拱手施礼道:“晚辈见过周道长。”
  老道士那仿佛干橘皮般充满皱褶的脸上微微扯起了一丝笑意。
  只见他先是抬手回了半礼,随后叹了口气道:“本来贵客登门,武当山是不应慢待诸位的,可不巧今日山上犯了恶事,在贼人没有抓到之前,武当实在没有多余的人手以作招待,还望诸位海涵。”
  孟浪闻言,立马上前温声摆手道:“周老您这是哪里的话?不说我等晚辈本就无需武当多礼厚待,就连武侯派诸葛掌门平日里提到周老您的时候也是恭敬有加,现在武当出事,我等帮忙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挑您的礼呢。”
  “呵呵呵,孟部长为人倒是圆滑得紧,也罢,那老道也就不客套了,这次请诸位过来是因为之前听王也描述,孟部长的轻功似乎十分了得,能够凌空虚渡?”
  “周老对晚辈无需如此客气,直呼‘孟浪’便可,晚辈不才,确实可以勉强做到。”
  “好!那老道就厚颜有请孟浪小友帮个忙了。”
  “前辈请讲。”
  “宋老板一介女流,她家祖上也与我武当颇有渊源,现在她唯一的胞弟在我武当山上被人绑架,老道自然难辞其咎。”
  “此番歹人留书要我们把赎金放在龙头香这种荒谬的地方,显然其根本目的并不是为了赎金。”
  “其他方面我武当可谓有着万全的准备,唯一可虑者便是人质的安全,一旦歹人走投无路将小宋居士推下悬崖,怕是会酿成惨事......”
  “晚辈明白了,既然如此,我就陪着王也道长和云龙道长两位在这里守着,只要绑匪现身,人质的安全就包在孟某人身上了。”
  “如此,多谢小友!”
  就在石殿内众人想要再客套几句的时候,却听门外突然有人喊道:“师爷!歹人现身了!”
  ......
  ps:端午节安康。第二更,今日更新完毕,求票求书评。
  鞠躬下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