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故人相见

目录

  两人牵着羊羔,顺着蘑菇屋跟前的小路走上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陈秋意“哇”了一声,“这地方真不错,等我闲下来,也要找一个农家小院,太放松了!”
  镜头扫过去,全是绿油油一片,看着心里就觉得舒服。
  到了门口,陈浅推门进去。
  此时院子里就陈汉在,安然进去擀面去了。
  洛夏去换食材去了。
  陈浅先进去。
  陈汉笑道:“你也来了啊!”
  两人都是一个公司的,平时关系也不错。
  陈浅笑道:“是啊!”
  陈汉道:“后面跟着的是谁?嚯,还牵了头羊来……陈秋意?”
  本来满是笑容的脸,突然收了一下,随即又露出笑脸,但大家都知道,陈汉心里不爽。
  当初陈秋意走的时候,有影响力的歌手,留下的就陈汉一个。
  这也是安然到现在都一直带着陈汉的原因。
  而陈汉看到陈秋意的时候,也有点意难平。
  陈秋意看到陈汉脸色稍微变了一下,就知道如果不是在录制节目,恐怕陈汉会当场翻脸让她滚蛋。
  她笑了笑,“安老师呢?”
  这时候安然走出来道:“我看看是谁来了!”
  当他一眼看到是陈秋意的时候,站在门口有点发愣。
  节目组这是要搞事情啊?
  怎么把陈秋意请来了?
  “秋意!”安然脸上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走过去。
  陈秋意张开双臂,跟安然紧紧拥抱在一起,“这么久没见,其实很想你!”
  这些年她早想通了,事情不怪安然,只怪自己当年迷了眼,如果不是安然最后放她一马,恐怕她现在会凄惨很多。
  安然轻轻拍了下她的背,“最近过的怎么样?”
  两人分开后,陈秋意笑道:“还可以,开了个音乐艺术培训班,大钱赚不着,小钱也不缺,我其实挺满足的,就这种生活我觉得挺好!”
  陈汉再没跟她说话,为了不尴尬,过去跟陈浅说笑去了。
  安然笑着对节目组道:“你们这是想搞事情啊,把她请来了,我可真没想到!”
  观众们本来提着心的一下放下来了。
  两人看起来没传说中关系那么差,似乎还挺融洽。
  当初陈秋意摆了安然一道,但也因为林当和罗真对她的不闻不问,让她反身帮了安然一手。
  可以说是两步亏欠,最后安然也放了她一马。
  留下了足够让她过日子的钱。
  “快过来坐!”安然招呼陈秋意坐下,给她亲自倒了杯茶,“这是这山上茶树产的茶,味道有点粗,不过我很喜欢。”
  陈秋意坐下道:“能喝到安老师的茶,可不容易。”
  两人喝着茶,聊了几句,安然喊道:“老陈,你过来啊,秋意过来了,不好好聊聊!”
  陈汉显然还是有点不高兴,虽然过来了,嘴里却道:“有什么好聊的?”
  陈秋意笑道:“怎么?小天王了,就不愿意跟我聊了?”
  陈汉“嘿”了一声,直言道:“当初咱们就不是一条道的人!”
  陈秋意道:“对不起啦,陈汉老师,但现在咱们未必不是一条道的人,我也没打算复出,就是来看看安老师,跟他说句对不起!”
  陈秋意如此直白,倒是让陈汉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安然笑道:“秋意走的时候,其实我们恩怨也算了清了,很久不见,咱们不说那些不高兴的!”
  三个人喝着茶,因为有安然,很快三个人就聊的很开心。
  一些公司里当年的故事,回忆,都从陈汉和陈秋意嘴里说出来。
  气氛显得特别和谐。
  没过多大会,洛夏抱着食材回来。
  安然道:“你们先聊着,我去准备午饭,吃了午饭,咱们在商量晚饭的事!”
  “你会做饭吗?我听小陈说你做饭非常好!”
  “我做饭,不是我夸口,秒杀米奇灵大厨!”
  “那我今天就尝尝!”
  很快大家就忙碌起来。
  意外的气氛一片和谐,虽然没什么游戏没什么竞争,但给人的感觉很棒。
  田园生活似乎就应该这么恬淡有趣。
  陈汉指挥着陈浅和洛夏,让这俩给小h和小山羊做窝。
  &  彩灯现在还是个小朋友,每天乐颠颠的,也不缺它睡觉的地方,最后在给它做窝。
  陈浅和洛夏两人虽然都经历过这些生活,但做窝这种事没干过,也是一番手忙脚乱,增加不少笑料。
  厨房里安然和陈秋意就显得平静许多。
  安然擀着面条,陈秋意在旁边边削土豆边赞叹,“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呢?真会自己擀面?”
  “那当然,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陈秋意笑道:“真感觉你跟变了个人似得,怎么什么都会!”
  安然边擀面边道:“你有时候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存在的!”
  “看把你得意的!”
  突然,安然道:“有没有付出的打算?”
  陈秋意手上略微一停,然后坚决摇头道:“没有,我现在的日子过的挺好,再回娱乐圈感觉不合适了,这里面花样太多,我玩不转,免得又被人当枪使。”
  “有我呢,你怕啥?”
  “那也不行,不想给你添麻烦!”
  安然“嘿嘿”笑了一声,也没在强求,陈秋意看起来心思坚定的很,既然人家不想复出,他也不想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半晌,陈秋意突然道:“对不起。”
  安然手上一停,愣道:“怎么了?”
  “原来的事啊,我就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行了吧,都过去多久了!好好吃饭,好好聊天,以后还是朋友!”
  陈秋意不知为什么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谢谢!”
  安然轻轻用手臂抱了抱她,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陈秋意“噗嗤”笑了出来,“什么有句话怎么说的?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吧!”
  “反正就那么个意思!”
  陈秋意抹了下眼泪,“还是要真心的谢谢你。”
  网友们看着两人互动。
  有人道:“我突然发现,安然这家伙还是挺大度的!”
  “确实,就算不知道对林当和罗真有没有这么大度!”
  “我估计不会……”
  彩灯现在还是个小朋友,每天乐颠颠的,也不缺它睡觉的地方,最后在给它做窝。
  陈浅和洛夏两人虽然都经历过这些生活,但做窝这种事没干过,也是一番手忙脚乱,增加不少笑料。
  厨房里安然和陈秋意就显得平静许多。
  安然擀着面条,陈秋意在旁边边削土豆边赞叹,“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呢?真会自己擀面?”
  “那当然,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陈秋意笑道:“真感觉你跟变了个人似得,怎么什么都会!”
  安然边擀面边道:“你有时候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存在的!”
  “看把你得意的!”
  突然,安然道:“有没有付出的打算?”
  陈秋意手上略微一停,然后坚决摇头道:“没有,我现在的日子过的挺好,再回娱乐圈感觉不合适了,这里面花样太多,我玩不转,免得又被人当枪使。”
  “有我呢,你怕啥?”
  “那也不行,不想给你添麻烦!”
  安然“嘿嘿”笑了一声,也没在强求,陈秋意看起来心思坚定的很,既然人家不想复出,他也不想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半晌,陈秋意突然道:“对不起。”
  安然手上一停,愣道:“怎么了?”
  “原来的事啊,我就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行了吧,都过去多久了!好好吃饭,好好聊天,以后还是朋友!”
  陈秋意不知为什么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谢谢!”
  安然轻轻用手臂抱了抱她,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陈秋意“噗嗤”笑了出来,“什么有句话怎么说的?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吧!”
  “反正就那么个意思!”
  陈秋意抹了下眼泪,“还是要真心的谢谢你。”
  网友们看着两人互动。
  有人道:“我突然发现,安然这家伙还是挺大度的!”
  “确实,就算不知道对林当和罗真有没有这么大度!”
  “我估计不会……”
  彩灯现在还是个小朋友,每天乐颠颠的,也不缺它睡觉的地方,最后在给它做窝。
  陈浅和洛夏两人虽然都经历过这些生活,但做窝这种事没干过,也是一番手忙脚乱,增加不少笑料。
  厨房里安然和陈秋意就显得平静许多。
  安然擀着面条,陈秋意在旁边边削土豆边赞叹,“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呢?真会自己擀面?”
  “那当然,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陈秋意笑道:“真感觉你跟变了个人似得,怎么什么都会!”
  安然边擀面边道:“你有时候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存在的!”
  “看把你得意的!”
  突然,安然道:“有没有付出的打算?”
  陈秋意手上略微一停,然后坚决摇头道:“没有,我现在的日子过的挺好,再回娱乐圈感觉不合适了,这里面花样太多,我玩不转,免得又被人当枪使。”
  “有我呢,你怕啥?”
  “那也不行,不想给你添麻烦!”
  安然“嘿嘿”笑了一声,也没在强求,陈秋意看起来心思坚定的很,既然人家不想复出,他也不想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半晌,陈秋意突然道:“对不起。”
  安然手上一停,愣道:“怎么了?”
  “原来的事啊,我就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行了吧,都过去多久了!好好吃饭,好好聊天,以后还是朋友!”
  陈秋意不知为什么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谢谢!”
  安然轻轻用手臂抱了抱她,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陈秋意“噗嗤”笑了出来,“什么有句话怎么说的?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吧!”
  “反正就那么个意思!”
  陈秋意抹了下眼泪,“还是要真心的谢谢你。”
  网友们看着两人互动。
  有人道:“我突然发现,安然这家伙还是挺大度的!”
  “确实,就算不知道对林当和罗真有没有这么大度!”
  “我估计不会……”
  彩灯现在还是个小朋友,每天乐颠颠的,也不缺它睡觉的地方,最后在给它做窝。
  陈浅和洛夏两人虽然都经历过这些生活,但做窝这种事没干过,也是一番手忙脚乱,增加不少笑料。
  厨房里安然和陈秋意就显得平静许多。
  安然擀着面条,陈秋意在旁边边削土豆边赞叹,“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呢?真会自己擀面?”
  “那当然,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陈秋意笑道:“真感觉你跟变了个人似得,怎么什么都会!”
  安然边擀面边道:“你有时候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存在的!”
  “看把你得意的!”
  突然,安然道:“有没有付出的打算?”
  陈秋意手上略微一停,然后坚决摇头道:“没有,我现在的日子过的挺好,再回娱乐圈感觉不合适了,这里面花样太多,我玩不转,免得又被人当枪使。”
  “有我呢,你怕啥?”
  “那也不行,不想给你添麻烦!”
  安然“嘿嘿”笑了一声,也没在强求,陈秋意看起来心思坚定的很,既然人家不想复出,他也不想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半晌,陈秋意突然道:“对不起。”
  安然手上一停,愣道:“怎么了?”
  “原来的事啊,我就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行了吧,都过去多久了!好好吃饭,好好聊天,以后还是朋友!”
  陈秋意不知为什么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谢谢!”
  安然轻轻用手臂抱了抱她,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陈秋意“噗嗤”笑了出来,“什么有句话怎么说的?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吧!”
  “反正就那么个意思!”
  陈秋意抹了下眼泪,“还是要真心的谢谢你。”
  网友们看着两人互动。
  有人道:“我突然发现,安然这家伙还是挺大度的!”
  “确实,就算不知道对林当和罗真有没有这么大度!”
  “我估计不会……”
  彩灯现在还是个小朋友,每天乐颠颠的,也不缺它睡觉的地方,最后在给它做窝。
  陈浅和洛夏两人虽然都经历过这些生活,但做窝这种事没干过,也是一番手忙脚乱,增加不少笑料。
  厨房里安然和陈秋意就显得平静许多。
  安然擀着面条,陈秋意在旁边边削土豆边赞叹,“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呢?真会自己擀面?”
  “那当然,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陈秋意笑道:“真感觉你跟变了个人似得,怎么什么都会!”
  安然边擀面边道:“你有时候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存在的!”
  “看把你得意的!”
  突然,安然道:“有没有付出的打算?”
  陈秋意手上略微一停,然后坚决摇头道:“没有,我现在的日子过的挺好,再回娱乐圈感觉不合适了,这里面花样太多,我玩不转,免得又被人当枪使。”
  “有我呢,你怕啥?”
  “那也不行,不想给你添麻烦!”
  安然“嘿嘿”笑了一声,也没在强求,陈秋意看起来心思坚定的很,既然人家不想复出,他也不想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半晌,陈秋意突然道:“对不起。”
  安然手上一停,愣道:“怎么了?”
  “原来的事啊,我就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行了吧,都过去多久了!好好吃饭,好好聊天,以后还是朋友!”
  陈秋意不知为什么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谢谢!”
  安然轻轻用手臂抱了抱她,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陈秋意“噗嗤”笑了出来,“什么有句话怎么说的?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吧!”
  “反正就那么个意思!”
  陈秋意抹了下眼泪,“还是要真心的谢谢你。”
  网友们看着两人互动。
  有人道:“我突然发现,安然这家伙还是挺大度的!”
  “确实,就算不知道对林当和罗真有没有这么大度!”
  “我估计不会……”
  彩灯现在还是个小朋友,每天乐颠颠的,也不缺它睡觉的地方,最后在给它做窝。
  陈浅和洛夏两人虽然都经历过这些生活,但做窝这种事没干过,也是一番手忙脚乱,增加不少笑料。
  厨房里安然和陈秋意就显得平静许多。
  安然擀着面条,陈秋意在旁边边削土豆边赞叹,“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呢?真会自己擀面?”
  “那当然,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陈秋意笑道:“真感觉你跟变了个人似得,怎么什么都会!”
  安然边擀面边道:“你有时候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存在的!”
  “看把你得意的!”
  突然,安然道:“有没有付出的打算?”
  陈秋意手上略微一停,然后坚决摇头道:“没有,我现在的日子过的挺好,再回娱乐圈感觉不合适了,这里面花样太多,我玩不转,免得又被人当枪使。”
  “有我呢,你怕啥?”
  “那也不行,不想给你添麻烦!”
  安然“嘿嘿”笑了一声,也没在强求,陈秋意看起来心思坚定的很,既然人家不想复出,他也不想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半晌,陈秋意突然道:“对不起。”
  安然手上一停,愣道:“怎么了?”
  “原来的事啊,我就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行了吧,都过去多久了!好好吃饭,好好聊天,以后还是朋友!”
  陈秋意不知为什么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谢谢!”
  安然轻轻用手臂抱了抱她,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陈秋意“噗嗤”笑了出来,“什么有句话怎么说的?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吧!”
  “反正就那么个意思!”
  陈秋意抹了下眼泪,“还是要真心的谢谢你。”
  网友们看着两人互动。
  有人道:“我突然发现,安然这家伙还是挺大度的!”
  “确实,就算不知道对林当和罗真有没有这么大度!”
  “我估计不会……”
  彩灯现在还是个小朋友,每天乐颠颠的,也不缺它睡觉的地方,最后在给它做窝。
  陈浅和洛夏两人虽然都经历过这些生活,但做窝这种事没干过,也是一番手忙脚乱,增加不少笑料。
  厨房里安然和陈秋意就显得平静许多。
  安然擀着面条,陈秋意在旁边边削土豆边赞叹,“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呢?真会自己擀面?”
  “那当然,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陈秋意笑道:“真感觉你跟变了个人似得,怎么什么都会!”
  安然边擀面边道:“你有时候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存在的!”
  “看把你得意的!”
  突然,安然道:“有没有付出的打算?”
  陈秋意手上略微一停,然后坚决摇头道:“没有,我现在的日子过的挺好,再回娱乐圈感觉不合适了,这里面花样太多,我玩不转,免得又被人当枪使。”
  “有我呢,你怕啥?”
  “那也不行,不想给你添麻烦!”
  安然“嘿嘿”笑了一声,也没在强求,陈秋意看起来心思坚定的很,既然人家不想复出,他也不想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半晌,陈秋意突然道:“对不起。”
  安然手上一停,愣道:“怎么了?”
  “原来的事啊,我就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行了吧,都过去多久了!好好吃饭,好好聊天,以后还是朋友!”
  陈秋意不知为什么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谢谢!”
  安然轻轻用手臂抱了抱她,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陈秋意“噗嗤”笑了出来,“什么有句话怎么说的?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吧!”
  “反正就那么个意思!”
  陈秋意抹了下眼泪,“还是要真心的谢谢你。”
  网友们看着两人互动。
  有人道:“我突然发现,安然这家伙还是挺大度的!”
  “确实,就算不知道对林当和罗真有没有这么大度!”
  “我估计不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