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一十三章,怪异旋律

目录

  青琅学院,这便是茶煜如今所处的秘境。一问才知道,这青琅学院在九州都算是小有名气的。

  学院秘境究竟是什么时期留下来的,已经不可考证,据流传,最早发现青琅学院的,乃是两名圆满境的高手,两人在秘境周边厮杀,结果不经意之下,触发了秘境外围的结界,并被强制弹走!就在两人惊疑不定之时,青琅学院的山门忽然拔地而起,从此,青琅学院便进入了修者们的视野中。

  “那地方太古老了!”阿二介绍道,“年轻的时候,我也进去过,虽然说是学院,可是里面根本就见不到多少建筑,也不知道当初这学院是怎么教课的!”

  “虽然建筑很少,但奇怪的是,所有建筑都非常完好!”阿大接着话道,“很多建筑依然保留着强大的防御禁制,轻易无法破解!不过如果能够成功破解的话,一般都能弄到不错的东西,或许是珍贵的修炼典籍,或许是古老的法器!”说着,阿大便挠了挠头,“但是太难了,那些禁制牢不可破,靠蛮力根本无法撼动,我当初两次进去,两次都对着同一个地方折腾,结果到最后都没能打开那禁制,只能看着屋子干瞪眼!”

  小艾听得兴致勃勃,阿大话音一落,连忙便追问道:“那后来呢?后来阿大不是很厉害了么?”

  “就是太厉害了,所以进不去了!”阿大对小艾笑道,“青琅学院的结界非常强大,也非常古怪,之前兰乐不是已经说过了么?那里除了开悟境界以下的修者,修为更高的人,是进不去的!第二次进入青琅学院之后,我的实力便已经突破至道胎境,再也没办法进去了!”

  “你们这一说,我对那里面的情况可是越来越感兴趣了!”林铮笑道,“好端端一个学院,听你们说,里面的建筑都还完好无损,结界禁制更是没有遭到破坏的迹象,至今仍然能完美的运转,这么一个学院,怎么就忽然没人了呢?总不能有什么无聊的家伙特意造了这么一个秘境出来吧?”

  “这可不好说!”玄冥一脸笑意道,“如果是你的话,闲得无聊,说不定你真会这么做!”

  “这倒也是!”话说类似这种无聊的事儿,林铮也不是第一次干了,给世间留下一点儿令人误会的传说什么的,这不是显得世界更有意思么!

  看着林铮一本正经的模样,其他人顿时便一阵无语,看他这样子,好像真干过这种事儿呢!不过阿二回过神来,这就摇起头道:“应该不是别人无聊造出来玩的,公子您没有去过,青琅学院非常庞大,它不是在九州之上,而是在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中,我想不会有人这么浪费,费心费力地建造一个小世界,只是因为好玩!”

  “倒也是!”

  “另外,我进去过一座不是很重要的建筑里面,那里应该是青琅学院的学生住宿的地方,在那里,我发现了很多人活动过的痕迹,还在里面找到了一些字迹不同的笔记,所以基本上可以证明,青琅学院,的确是曾经存在于九州上的一座修者学院!”

  “要是烛龙大哥在这里就好了!他应该是九州这边最古老的修者了,他的话,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

  听到玄冥的话,林铮这就烛鹿望了过去,“你有没有在你老爹那儿听说过什么?”

  闻言,烛鹿这就讪讪地一笑,“小时候我爹倒是挺喜欢给我讲九州这边的事情了,可那时候小又记不得,长大一些了,对这些故事又不感兴趣了!”

  “那你直接说不知道不就是了,哪来这么多废话!”林铮没好气地说道。

  但话音一落,烛鹿便连忙道:“不过我记得,我爹曾经说过,九州上有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那家伙非常危险,九州的历史上,好多强大的宗门,都被那家伙给摧毁了!我爹也曾追寻过那家伙的踪迹,可是每次都扑空了,所以我爹经常警告我,一旦在外面碰到了什么看不清底细的家伙,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联系上他,他担心那家伙还游荡在九州上!那个青琅学院的情况这么奇怪,说不定就和这家伙有关系!”

  “潜伏在历史中的杀手么?”林铮一阵沉吟,要不是暗算玄冥的家伙在外界和惜若厮杀着,林铮都要怀疑又是那家伙在搞鬼了!

  阿二显然也联想到了什么,说道:“公子,那家伙说不定就是夜叉殿那惨案的凶手呢!”

  “损人不利己到这种程度,要不是因为在九州,我都要怀疑是当年那个家伙了!”话是这么说,但玄冥眼里还是流露出来点点寒光,那凶手的行事风格和暗算她的家伙太像了,这让玄冥感觉相当的不爽快!

  “不过,虽然有这么一个家伙存在,但感觉青琅学院的状况,应该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才是!毕竟你们想啊!夜叉殿那边还有古老的凶杀现场留下,但青琅学院可是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只是里面的学生老师突然不见了而已。”

  见得众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林铮却是话锋一转,笑道:“先不说这个了,咱们还是先赶过去再说,不然万一那秘境提前关闭,茶煜可就倒霉了!”

  话音一落,紫苏便忧心忡忡地说道:“可是林铮哥哥,我听说那个青琅学院在梁州呢!还有两天的时间而已,咱们怎么赶过去啊?”

  “就是啊铮哥哥!虽然你和阿大阿二飞得很快,可是梁州离这里太远了!”

  “飞快点儿还是没问题的!”阿大说道,“就是担心里面几个扛不住而已。”

  “用不着那么麻烦!”说着,林铮便拿出了罗盘,“我们有这个就行了!”

  没多久,梁州的一片山地中光芒一闪,随之林铮他们的身影便出现了。除开玄冥,现身的众人一个个都惊奇地四下张望了起来,这里真的是梁州么?就这么一下下,他们就从兖州跨越了豫州来到梁州了?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的嘛!、

  忽然,小黎的耳朵便竖了起来,随之好奇地朝某处望了过去,“好像有人过来了!”

  听到小黎的话,惊奇中的众人这就回过神来,倾耳聆听,依稀可以听到阵阵乐器的声音,这深山老林的,那些个家伙这么无聊,竟然把乐队开到这儿来了?

  就在众人好奇之际,那乐器声越来越近了,音乐的曲调相当古怪,不像是喜庆的音乐,又没有奔丧的哀痛感,旋律错落突兀,犹如一群初学者在胡乱吹奏,令人不由生出几许烦躁的感觉。

  小黎和紫苏最先受不了,狐狸的耳朵太灵了,这种噪音一般的乐曲,对她们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烛鹿看到紫苏难受地捂住了耳朵,顿时便怒火冲天,撸起袖子便准备冲过去将吹奏乐器的家伙通通揍趴下!结果正要迈开步子,林铮一巴掌便拍到了他头上!

  “之前我才怎么和你说的?!”林铮没好气地说道。

  烛鹿露出愤愤之色,“可是姑父!那些家伙吹得太难听了!”

  “难听是难听了点儿,可你也不能因为人家吹得难听就去揍人啊!”林铮哭笑不得地说道,“深山老林的,谁知道这里有人呢!说不定人家就是吹给鬼听的,鬼就喜欢听这种诡异的调调!”

  “胡说八道!”玄冥好笑地白了林铮一眼,说道:“这调子,听着像是用于祭祀用的,巫族以前祭祀的时候,也会用乐器演奏一些特殊的旋律!”

  “也用这么奇怪的调子?”

  “那倒不是!”玄冥笑着摇头道,“祭祀用的旋律都是大祭司感应自然创作的,可以说是,那些旋律其实是由自然所创作,而后被大祭司们记录了下来,跟随自然之道演奏出来的旋律,可是相当美妙的,绝对不是像我们现在听到的这种噪音!”

  “一个是美妙,一个是噪音,这差别也太大了!”林铮听得一阵汗颜,“就这玩意儿你怎么能和巫族的祭祀联系上的?”

  “主要是旋律中高低的节拍变化!”玄冥解释道,“祭祀用的旋律,很像是一种具有特殊表达功能的语言,节拍的错落便代表了旋律的含义!巫族便是通过这些旋律,向自然进行沟通,从而更加亲近自然大道!这些人所演奏的旋律,应该是从巫族中流传下来的,但可能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节拍变得混乱无序,才会变成这种刺耳难听,令人烦躁的旋律!不过旋律中那些节拍,还是能和巫族的祭祀乐对应上的!”

  长知识了,原来巫族的祭祀音乐,还有这种神奇的能力,这个林铮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声音越来越近,他们好像朝咱们这边过来了!”说着,小艾也捂住了耳朵,那音乐实在是太要命了!

  “走吧!”林铮摇起头道,“再听下去我也受不了了!”

  但话音一落,玄冥却道:“等等!这旋律,好像有些古怪!”

  “这玩意儿不是有些,是非常古怪好吧!”林铮哭笑不得地说道。

  玄冥白了林铮一眼,说道:“不是调子古怪,是节拍所代表的含义有些奇怪!”

  “哦?”听到这儿,林铮倒是来了兴趣,“你不是说这旋律混乱无序么?还能听出来什么意思?”

  “刚才我的确是这么以为的,不过现在,我倒是听出来一点儿别的东西了!”说着,玄冥便望向了林铮,“你刚才说的还真不错,这调子,还真就是给鬼听的!”

  “诶——?!!”

  “准确地说,是给怨灵听的!”玄冥看着一脸惊奇的众人道,“简单将调子的内容描述一下的话,就是告诉游荡在天地间的怨灵恶鬼,我们这里给你们准备了美妙的祭品,希望你们能来这里享用,而作为代价,你们需要为我服务,直到我的家族灭亡!”

  “这奇怪的调子里面还能表达出来这么多意思?”

  玄冥望向林铮笑道:“调子里面当然不会这么明白地表示出来,我只是将调子所表达的意义,比较直观地给你们解释一下而已!其实,就算是听到调子的怨灵恶鬼,他们也无法理解调子所表达出来的隐私,但是他们的本能会对这种调子产生反应,如果接受供奉的祭品,便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话锋一转,玄冥又对林铮道:“去把祭祀的人杀了吧!这种祭祀所用祭品,只能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出生的女孩,虽然祭祀的目的不同,但说到底,不过是要将小艾当年的悲剧重演而已!”

  听到玄冥最后的话,捂着耳朵的小艾顿时便露出了惊愕的表情,而脸色也随之变得有些煞白!被活埋的记忆一点点地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让她娇小的身子忍不住颤动了起来。

  忽然,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小艾包裹住了,回过神来的小艾,顿时便听到林铮宠溺而温柔的声音,“傻丫头!都已经过去了,还想起来做什么?有铮哥哥在,有你嫂子在,还有阿大阿二,以后还有好多好多的兄弟姐妹,大家都会保护好你的!”

  “铮哥哥!”小艾孺慕地在林铮怀里拱了起来,煞白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以往的红润,嘴角带着一抹幸福的笑容。

  阿大阿二看着幸福的小艾,脸上不由露出来一丝笑容,但是寻着那诡异的调子望去时,眼里却一下迸现出了强烈的杀意,只等林铮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扑过去,将那一群丧心病狂的混蛋东西撕成碎片!

  片刻,林铮松开了小艾,并将她塞到了玄冥怀里,笑道:“好好呆在你嫂子身边,铮哥哥去下就来!”说完抬头便和玄冥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玄冥微微一笑,便抱紧了小艾,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小艾看到,一切交给林铮就足够了!

  “阿大阿二!”喊了一声后,林铮随手便拍到了烛鹿后脑勺上,这个迟钝的家伙,现在才是你发飙的时候呢!没见你姑父都准备亲自去杀人了么?!一点儿眼色都没有。

  当下林铮,林铮便带着杀气腾腾的阿大阿二和烛鹿循声走去,收拾几个没名堂无良乡绅,竟然要四个堪比至尊的人物出手,这排场也是够可以的了!那乡绅就算是死,也该没有什么怨言了吧!

  不多时,林铮四人便看到了那进山的祭祀队伍。队伍前,一个戴着面具的巫师正手舞足蹈地前进,口中哼着怪异的歌声,与那古怪的调子简直相得益彰!在其身后,便是一支二十四人组成的小型仪仗队,吹拉弹唱的样样俱全,那令人抓狂的音乐,便是出自这些家伙的手笔!再往后,便是一辆小型的囚车,一个大腹便便的豪绅亲自拉着囚车,累得满头油汗,依然没有换人的意思,卖力地拉着囚车,囚车四周,几十名壮汉手握刀柄,将那豪绅护卫得严严实实的,一头野猪偶然闯过来,瞬间便成了两半,行凶者神色不变,甩掉了刀刃的血迹后,便继续护卫着豪绅前进。

  “公子,果然是白殇,囚车里面那丫头,就是他们这次的祭品!”阿二盯着囚车说道,眼中已经充满了血色,那囚车中无助的少女,让他联想到了小艾曾经遭遇过的经历,刹那间小艾的模样都和那少女重叠了起来,让阿二恨得抓狂!

  林铮几人忽然出现在祭祀队伍前面,看到他们那高大的身影,囚车中的少女似乎一下看到了希望,猛地便抓着囚车大叫了起来:“救命!救命!求求你们!救救我!救救我!”

  “给我闭嘴!!”胖豪绅停了下来,回过头便一手朝囚车捶了上去,顿时少女那抓着囚车的手便缩了回去,并发出了无助的惨叫声。

  林铮见状,眼中寒光便是一闪,“动手吧!这里的人,都没有活着的必要!”豪绅该死,他的打手该死,祭祀的乐队,更该死!他们就是专门为这种祭祀服务的,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少女少男,就是被这些家伙活生生地送入坟墓的,没有这些家伙,这种祭祀就没办法举行,他们,都该死!

  林铮话音刚落,那边的豪绅也下达了命令,面色凶恶地望向林铮他们道:“全都杀了!”这厮,也是个心狠手辣的货色呢!

  命令一下,囚车四周的打手便朝林铮他们冲了过去,无知者无畏啊!如果他们知道眼前这四个人的实力,不知道还有没有冲锋的勇气!

  “嘭——!”阿大阿二彪悍地挥动着自己的拳头,硬撼敌人的刀兵,锋利的刀刃不仅无法伤害他们分毫,更是在他们的拳头下寸寸崩碎,下一刻,刀兵的主人一刻脑袋便被打爆了!见到这一幕,打手们顿时脸色就是一变,这才知道碰上狠茬子了!

  不过,这倒是一群有职业道德的打手,这时候竟然没有想着逃跑,反而是改变了混乱的冲锋阵型,转而有序地结阵发起进攻!只可惜,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任何的技巧,都是徒劳的!战斗的结果,打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了,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