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五十三章,冲突

目录

  林铮的问题让老农哑然一笑,旋即便有些揶揄地说道:“装派头么!自然是需要付出一点儿代价的!”
  装派头的代价?!听罢,林铮他们顿时便兴致勃勃了起来,毕竟么,只要归一宗那些家伙倒霉,那他们就开心了!
  当即林铮便说道:“他们飞过来的时候的确是非常有派头了,不过这和他们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吗?”
  听罢,老农这就乐呵地说道:“那么你小子觉得有关系吗?”
  不要用疑问句来回答疑问句啊!听完老农的话,林铮便有些哭笑不得,而林音则点头道:“你这么说的话,那肯定有关系啊!”
  老农哈哈一笑,指着林音便笑道:“你这丫头啊!不过没错,的确有关系。”
  “所以说究竟是啥来着?”
  “边走边说吧!”说罢,老农便领着他们向碧幽谷中走去。
  碧幽谷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超级宗门,在宗门防护上,自有他们的一套手段!在碧幽谷外围,四周散布着碧幽谷多年来炼制的上百万傀儡,这些傀儡,便是碧幽谷的第一道防线!这百万傀儡毫无疑问是强大无比的,但是它们也有着一个巨大的缺点,除了少部分傀儡之外,其他绝大多数的傀儡,都无法飞行,所以,如果真的有人试图攻击碧幽谷,那么便可以从傀儡上空直接飞越过来。
  因为傀儡有着这样的缺点,所以碧幽谷便在傀儡林上空布置了名为“缠丝阵”的阵法,这个阵法受限于环境,并不能对侵入者造成什么危害,但是它会让侵入者身上沾染上缠丝阵的“丝线”,
  “简单来说,这些丝线就是一种敌我识别信号。”老农淡定地说道,“不像外围那些,保存在碧幽谷里面的傀儡,可都是高级货,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一旦沾染了丝线的家伙闯入这里,就会马上激活傀儡的应敌机制,所以了,装派头飞过来的家伙,就得先到那边的净化掉身上的丝线,”
  说着,老农便朝贴着山崖的一角指了过去,林铮他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一望,便见那里建造着一座朴素的木楼,依山傍林的,看上去很是清幽。
  “那屋子看着不错啊!”心下则补上一句,用来接待归一宗那些家伙是真的白瞎了!
  “哈哈!你小子有眼光,那可是我建造起来的!”颇为自得地一笑后,老农便话锋一转,“但是净化丝线的过程可称不上舒坦哦!想要净化掉那些丝线,必须得到我们碧幽谷炼制的焚化炉里面转一圈才行,那温度,啧啧,舒坦极了!”
  焚化炉……虽然大概只是名字相同而已,但林铮心下还是忍不住一阵吐槽,“我说老先生,我怎么感觉你们这只是在故意折腾人呢?”
  老农听着便哈哈一笑,都是炼器师,他们这点儿折腾人的手段,就没想这能够瞒过伊斯特拉的,“是这样没错!”老农毫不否认地笑道,“每家人都有各自的规矩,既然他们明知道我们家不喜欢别人在天上乱飞还故意飞过来,那就别怪我们给他们苦头尝了。”
  听罢,林铮倒是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到了人家的地盘,你当然得尊重一下人家,“不过万一有人不清楚你们这边的规矩飞过来了怎么办?”
  “等着!”老农边走边说道,“我们身上都带有感应丝线的道具,谁身上沾了丝线,我们都能感应到,然后么,再根据那些家伙的反应,故意的就让他们到焚化炉里面逛一圈,不知道的就让他们等着,时间一长,丝线会自动消失的。”
  还真有意思啊碧幽谷这种风格,听完老农的回答,林铮便忍不住一笑。
  然而这一笑,还笑出来麻烦了!此时他们距离归一宗那些家伙已经非常近了,在焚化炉里面滚了一圈的这些人,本来心情就不怎么爽利,而老农刚才,那就毫不隐瞒,完全就是奔着打脸去的,毫无遮拦的话,归一宗那些人想不听到都难,但是听归听,在人家的地盘上,他们还不好发火,毕竟,先不守规矩的是他们,现在被折腾了,那也是活该!肝火大动中忽然听到林铮的笑声,顿时便气不打一处来!
  “你笑什么?!”
  一声厉喝骤然响起,将和老农有说有笑的林铮吓得都蹦了起来,心肝归位后,林铮这就怒了,“谁啊!?一惊一乍的,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无礼——!!”
  伴随着这一声怒斥落下,一股汹涌的压力便直奔林铮碾压而来,“哪来的野小子,也敢在本尊面前这般放肆!”
  林铮这才发现,原来偷袭他们的,就是归一宗那个领头的老家伙,此刻,那仙风道骨的老家伙一身道服无风而动,气势颇为浩大,说话间手一抬,其指尖便闪烁起一点金光。眼看着这厮就要发起攻击,老农短袖一挥,顿时那碾压向林铮他们的压力便崩溃瓦解开来。
  “广元仙尊,你这就不太合适了吧?”老农神色淡定地说道,“你们是我碧幽谷的贵客,这几位小友也是,还请广元仙尊不要让老头子我太过为难啊!”
  老农话毕,那归一宗的广元却面无表情地说道:“并非是本尊想让道友为难,而是此子目无尊卑,若不给其一番教训,本尊之颜面将置于何地?”
  “诶——!”老农一本正经地说道,“广元仙尊这话就不对了,方才我和这几位小友相谈甚欢,倒是仙尊你忽然呼喝,将老头子我都给吓了一跳,小友性子急了些没错,可也只是询问喊话的是谁而已,谈何冒犯了仙尊这一说呢?”
  那广元听着脸色便是一沉,“如此说来,那还是本尊的不是了?”
  “不敢!不敢!”老农咧嘴笑道,“仙尊是仙长,叫下小辈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所以说嘛!这只是一场误会而已,仙尊大人有大量,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林铮很不爽归一宗那些混蛋没错,不过这会儿又不可能在碧幽谷这边揍人,如今听得老农这般偏袒自己的话,顿时便乐呵了起来,赶紧便一阵点头,“对的!对的!小子我方才委实不知是仙尊之仙音,竟给仙尊这煌煌仙音给吓了一跳,实在是惭愧至极,失礼之处,还望仙尊见谅。”
  这一番话可把那老头子给噎得,他倒是很想借题发挥了,可是林铮都已经把马屁拍了出来,这时候他要是再借题发挥,却是显得自己太过小家子气了,未免有损自己的颜面,所以哪怕明知道林铮那马屁只是装出来的,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发飙发了一半,心下那滋味可是相当的难受!
  “哼——!”很是恼火地甩了一下袖子之后,广元便转过了身去,“好好管住自己的嘴,再有下次,本尊决不轻饶!”
  “好嘞——!”林铮冲着广元的背影大声吆喝了起来,“谨遵仙尊仙喻,仙尊您慢走哈!”
  听到林铮的吆喝,那广元和苏陌等人的肩膀明显抖了一下,所以说有时候太聪明,那也不是好事儿,不然的话,他们听不出来林铮这番话中暗讽的意思,也就不至于把自己气得发抖了。
  眼看着归一宗那些人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老农这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旋即转身便拍起了林铮的肩膀笑道:“小子!有骨气,老头子我喜欢!”
  林铮听着便是一笑,“这还不是仗着有老先生你在这里么,要是你不在这儿的话,我可不敢和那老家伙说这么多废话的!”
  “这可说不准!”老农神色有些揶揄地盯着林铮说道,他在山门口不知道多少年月了,来来往往那么多的修者,他已经看得多了!尽管林铮已经做好了一番伪装,但是神态举止和气质这种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隐藏起来,更别说林铮除了伪装外貌之外,其他的都没有刻意改变的,以老农的眼力,早就看穿了林铮的虚实。
  被看穿的林铮却也没有感到什么尴尬,毕竟他此番过来,本就是打着光明正大的旗号,要不是恰好归一宗那些混蛋也过来了,他们还用不着伪装的,所以说实在用不着担心自己被看穿什么的。
  当即便对老农笑道:“实话告诉您老人家吧!我们就是和归一宗那些家伙不对付,路上就是因为碰到了这些家伙,我们才刻意放慢了过来的速度,另外……”说着,林铮便望了下已经走远了的归一宗那边,“为了避免在这里和那些家伙引起不必要的争端,我们来之前,还做了一点儿伪装。”说着林铮一个响指打出,自己的伪装便瞬间消失了,而后在老农有些诧异的目光注视下再次打出响指,便又恢复了伪装好的形象。
  望向老农,林铮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这可是因为信任您老人家才说的,回头到了那些家伙面前,您可千万不能出卖我们!”
  哈?!听到林铮后面的话,回过神来的老农眼睛便是一瞪,在迎上林铮那认真的眼神之后,到底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指着他便笑道:“你这奸猾的小子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