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六十八章,分离

目录

  亲眼目睹着大量的凤凰陨落之后,小舞和小铃顿时便感伤了起来,龙汉初劫的灾难,致使龙汉四族元气大伤,一直到如今,四族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凋零的族群数量,只能让四族选择偏居一隅,慢慢恢复量劫给于他们所带来的创伤。
  但就算是这样,依然有人不想四族安宁呢!看到了被赋予了一心道人这个身份的黑影,小舞小铃顿时便两眼一阵喷火,要不是这个家伙挑拨离间,四族何至于落到现在这般局面!?两人越想越气,差点儿就分不清楚现实和虚幻地冲了出去,得亏是杨琪反应迅速,赶紧将她们给抓了回来!
  两个小笨蛋!那战场上现在的环境,能是你们两只小凤凰去瞎逛的啊?看看那战场上厮杀的龙汉四族,哪一个不是九转的?就你们这小胳膊小腿的,一旦跑上去,分分钟直接就给打成凤凰饼了!崆峒仙境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在这里给那些幻象打死了的话,可是真的会完蛋的!
  在小默和琉璃,加上莉莉斯三个的劝阻之下,小舞和小铃总算是放弃冲出去找一心道人麻烦的想法,就是盯着一心道人那道黑影,还是恨得不断地磨牙。
  林铮在了解到了小舞那边的情况之后,顿时便哭笑不得地一阵摇头,这两个小笨蛋,要报仇你们也得等到真见着一心道人了再说啊!这找一个连分身都算不上的幻象算账是闹的哪一样呢?!
  “不过一平,咱们真的有办法找一心道人的麻烦么?”巽很是怀疑地说道,“你看,就连伽罗的崆峒仙境,都没办法捏造出来那家伙的真实面目的,想要找到这么一个神秘的家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啊!”
  林铮听着表情便有些无奈,“伽罗之前都说自己找不到那家伙了,我又能知道个什么啊!”
  也是呢!巽轻轻地叹了口气,连无所不知的伽罗都没办法确定那家伙的位置的,他们这些凡夫俗子的就更别想了。
  “但是我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哦!”说着林铮脸上便露出了有些神秘的笑容,倒是把巽给看得一阵茫然的,不由自主地反问道:“什么叫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没错啊!明摆着的!”林铮笑道,“也正如你所说的,这是明摆着的,绝大多数的修者所了解到的历史,也是这样的!但是呢巽,明摆着的已经看清楚了,暗地里的东西呢?”
  “暗地里还有东西?我怎么不知道的?”
  听着巽狐疑的声音,林铮便笑了出来,继而紧盯着远处交战中的双方说道:“龙汉初劫,快要落幕了。”
  闻言,回过神来的巽便有些兴致勃勃地说道:“那么接下来,应该就到巫妖之争了吧?!不知道伽罗记忆中的巫妖之争,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但在巽说完之后,林铮却摇起了头,“没有巫妖之争了巽,想要看巫妖之争的话,还得等到回头之后,让伽罗再用崆峒仙境给咱们演绎一遍才行。”
  巽正想要问为什么,忽然间,洪荒大地上一片已经被废弃了的战场上,忽然便凝聚起了缕缕黑雾,看得巽顿时便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时候,巽终于明白了林铮刚才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了!
  只靠幽冥魔域的污染,还是很难磨灭黑伽罗身上的污染,虽然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污染,黑伽罗身上那来自相柳的污染已经得到了遏制,但是从黑伽罗那不可理喻的偏执就能看出来,那厮的精神污染依然存在并干扰着她的行动,想要将这污染彻底磨灭,难度是真不小,更何况林铮还怀疑,相柳的污染,是具有灵智的!
  林铮知道的事情,也就等于伽罗也知道了,所以,宇宙大战之后,战场便化为了洪荒大地,变成了龙汉初劫!这场浩劫,是孕育出相柳这个恶灵的苗床,是其命运的起源。伽罗最强大的能力是什么?崆峒仙境?当然不是!她是以命运之道完成成圣一步的圣人,对命运的把控和利用,才是伽罗真正强大的所在!
  龙汉初劫的落幕,带来了相柳的诞生,这是绝对无法改变的命运!所以伽罗费尽心机地演绎起了这一场龙汉初劫,为相柳的诞生,创造了最佳的苗床!苗床一旦形成,相柳便必定要诞生!战场所留下的一切恶意,一切怨念、一切污染、一切的诅咒,都是他相柳的组成部分!他相柳,就是龙汉初劫的污秽所凝聚而成的最强恶灵!
  绝对的条件,绝对的命运!当所有的一切的准备全部完成,一道凝聚了世间之恶的凶恶面孔,终于在龙汉初劫的洪荒大地上凝聚成形!刹那间,那散落于战场各处的恶意,那飘荡于天地之间的怨念,那流淌于血河之中的污染与诅咒,汹涌地朝那凶恶的面孔汇聚而去,而同时汇聚而去的,还有那盘绕在黑伽罗身上的,属于相柳的污染!
  一瞬间,黑伽罗忽然便抱着头痛苦地趴到了地面上,那笼罩在她身上的黑色气息,正在不断地朝相柳的面孔汇聚而去。她用力地捶打着地面,每一次捶下,地面都会剧烈地震动,三下之后,大地顿时便出现了一道裂缝,“嘭——!”黑伽罗再次一拳捶下,地上的裂缝顿时便扩大了几分,并蜿蜒着朝相柳那张凶恶的面孔蔓延而去。
  忽然,一阵声嘶力竭的嘶吼便从黑伽罗口中喊了出来,她丢掉了白玉剑,神色极其痛苦地抱紧了自己的头,并不断地以头抢地。尽管这一幕幕看上去十分的令人心疼,但林铮到底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想要让黑伽罗得到真正的解脱,这一遭罪是绝对免不了的!
  “砰——!!”
  猛然间,黑伽罗双拳奋力地朝地面捶了下去,在她这一捶之下,地面上的裂缝顿时便扩大了数倍,随之磅礴的黑气便从她的身上喷涌而出,全部冲到了裂缝之中!而后,黑伽罗便像是用光全身的力气一般,忽然便倒在了地上。
  人才刚倒地,林铮便已经冲到了旁边,不等她的头磕到地上呢,林铮便伸手托住了她的脸蛋。被接住的黑伽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眉宇间妖娆不减地紧盯着林铮,却又充满了愤怒!
  “你竟然和她一块算计我!”
  听到了黑伽罗愤懑的声音,林铮立刻便摇起头,“没有!我敢发誓!”
  “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对着白白发誓的家伙么?!”话毕,黑伽罗便猛地将身子一挺,一口便咬到了林铮的脖子上,疼得林铮顿时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就在这时,一片磅礴的黑气猛地便从大地的裂缝中冲了出来,宛若毒蛇一般扑到了那张相柳的面孔之中。
  “轰——!”
  充满了强烈恶意的气息冲天而起,随之响起的,还有一阵充满了愤怒意味的怒吼,听得众人不由得冒起了一身鸡皮。
  就在这时,天地骤变,洪荒大地在顷刻之间支离破碎,化成了一片浩瀚的宇宙,而那充满了恶意的气息,终于凝聚成了一团,并逐渐化成了一道轮廓分明的黑色身影,随即双眼一睁,一双充满了怨毒与愤怒的眼睛,便死死地紧盯着伽罗。只差一点点了,还差一点点了!只要再一会儿,一会儿就够了,他就能完全支配那个分裂体,然而到了这最后的一步,却硬生生地被命运的力量给剥离了出来,这叫他如何能甘心?!如何能不愤怒!?
  “贱人!贱人!贱人!”怨毒的身影狂暴地怒骂着,“凭什么是你拥有这种力量?!这本该是属于我的!”
  听到那声音的怒骂,伽罗的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望向那身影的时候,眼神中甚至还带着几许同情,“连意志都已经被我给同化了,你作为圣人的本事,就只有这么一点儿么?相柳——”
  伴随着伽罗的声音落下,刚才还在歇斯底里的身影,忽然整个便安静了下来,那一双充满了怨毒和愤怒的眼睛之中,流露出了点点恍然之色,并逐渐地趋于平静。
  仿佛过了几秒,又仿佛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那身影终于稳定了下来,随之发出了有些沙哑的声音:“没有错,我是相柳!”
  话音一落,那黑色的身影便快速地变形,随着他左手一抬,漆黑的气息顿时便迅速地在他的手中凝聚变化,化成了一个漆黑的笼子,当笼子成形,一颗猩红的眼珠子也在笼中睁开眼睛,死死地紧盯着伽罗。
  “真是好久不见了天机子——!”化形为相柳的黑影平静地说道,“这么多年的时间,竟然都没能将你磨灭,还真是件令人遗憾的事情。”说着相柳便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躯,“这样的身躯,又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它本该有血有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纯粹的恶意和诅咒而已。”
  “你大可自己捏造一个身体啊!”伽罗平静地说道,“这种事儿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但相柳却笑了出来,“不必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刚才那个身体,她,迟早还是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