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各自为战

目录

  3月25日,上午10:50。东湖。

  作为琮州市最大的构造湖,东湖宽广得让人有种一眼望不到边的错觉。陆华、方丽芙和赵又玲三个人此刻在武装直升机上,还未选定合适的降落地点。直升机驾驶员建议道:“湖区的总面积有上千平方千米,与其降落在湖边某处,不如先在空中俯瞰整个湖的动静,你们觉得呢?”

  陆华表示赞同,另外两人亦无异议。

  然而,直升机围绕东湖飞了几个来回,湖面除了被直升机吹起的层层涟漪之外,平静如镜,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方丽芙说:“看样子我们想在空中捡便宜行不通呀,不降落在湖边的话,怪物是不会现身的。”

  赵又玲蹙了下眉,说道:“可我们一旦降落,就被动了。天知道水里或岸边的芦苇丛中有什么怪物,要是水怪把我们拖入水中,我是不敢贸然使用‘电’的。说不定我自己都会被电死。”

  方丽芙说:“你的能力就是控制电,你自己还怕被电死?”

  赵又玲本来就不大情愿参加这次行动,冷言道:“那你朝自己发射一道激光试试,看看结果怎么样。”

  方丽芙被她刻薄的话呛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她闷哼一声,觉得这个女人真是讨厌了极点。她后悔怎么会同意跟陆华和赵又玲分到一组。一个书呆子,一个刻薄女人。其实同盟中的季凯瑞和杭一都是帅哥,穆修杰和雷傲也不赖,早知道应该跟他们在一起才是。

  就在方丽芙胡思乱想的时候,陆华说:“你们不用担心,我的能力可以保护你们。”

  赵又玲说:“这我倒是不怀疑,但是你的能力总有耗尽的时候,上次还是我救的你,记得吗?”

  陆华有些尴尬,缄口不语了。方丽芙实在是厌恶赵又玲这副腔调和嘴脸,只想快点完成任务回到大本营。她坐在直升机右侧,将身体稍微从机舱里探出去一些,戴着戒指的那只手伸向湖面,说道:“与其在这里婆婆妈妈地商量,不如让我直接试探一下这湖里到底有什么吧!”

  说完,她右手食指上的钻石戒指发出一道激光,射向湖面。但是,并没有激起什么反应。

  方丽芙又分别朝不同方向发射了数道激光,都毫无反应。赵又玲嘲讽道:“这么大一个湖,你这样瞎射,完全是在浪费体力。”

  方丽芙反唇相讥:“那你试试呀!”

  陆华虽是队长,但他向来不擅长应付女生,更没跟两个针锋相对的女生相处过,一时感到束手无策,只能劝道:“你们俩别吵,我们是一个团队,要团结才行。”

  赵又玲和方丽芙各自望向一方,互不理睬。陆华无奈地叹了口气。方丽芙心中不爽,又任性地朝湖中发射了数道激光,突然,她眼睛倏然睁大,身体像触电般地痉挛了一下,不自觉地叫了一声:“啊!”

  陆华问道:“怎么了?”

  方丽芙骇然道:“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水里,有一个白色的东西,体型很大,也很长,肯定是水怪!”

  陆华的神经绷紧了:“你胡乱发射的激光击中它了?”

  方丽芙说:“应该没有,否则水面上应该浮现血水才对。它可能只是被激光惊扰到了。”

  飞行员问:“需不需要我把飞机降低一些,离水面更近一些?”

  方丽芙点头道:“好!如果我们在空中能看清它在水下活动的情形,就能不冒任何风险地将它射杀!”

  这句话倒是说到赵又玲心里了。她想的也是如何毫不犯险完成任务。如果方丽芙能做到这一点,那是再好不过。她立马换了一种语气,提醒道:“注意光的折射。”

  方丽芙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故意没理她,专心盯着湖面。飞行员降低了飞行高度,直升机距离湖面只有二十多米。

  方丽芙朝刚才看到水怪的位置连续发射激光。突然,她大呼一声:“又出现了!”

  这次,陆华和赵又玲也看到了。湖面上果然出现一种生物的脊背,灰白色,像某种超大型的鳗鱼或水蛇,它翻腾了几下,甚至从水面上露出脑袋,注视着正上方的直升机。然后,这怪物迅速钻到水下去了,不见踪影了。

  “它想躲到水底去!”赵又玲对方丽芙说,“快射它,别让它跑了!”

  方丽芙本来是想继续发射激光的,但赵又玲这么一喊,反倒触发了她的逆反心理。她慢悠悠地说:“急什么,它逃不掉的,躲到水底就有用吗?我发射的激光射程是无限的,又不是竹竿!”

  陆华没管她们在说什么。他被刚才水中的怪物震撼到了,并且注意到一个令人不安的细节。这只水怪从湖里探出头来望了他们一眼,然后径直钻到了水下,动作迅猛。如果它要逃走的话,应该朝周围逃才对,怎么会垂直钻下去呢……

  突然,陆华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大喊一声:“快!升上去!”

  飞行员心中一惊,来不及拉起操纵杆,令人惊恐的一幕就发生了。

  这只像巨龙般庞大的水怪,猛然从水中跃出,力道和速度惊人。它张开巨口,一口咬住了直升机的起落架,然后以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将整架直升机硬生生地拖进了水中!

  3月25日,上午10:08。

  宋琪、杭一组,以仅次于季凯瑞组的速度到达目的地——琮州市北部的休眠火山。

  此刻他们站在山腰,面对的是一座真正的“火山”。从山腰到山顶的部分,都被大火吞噬了。这番景致令人疑惑——一片火海之中,怎么可能有伏击的怪物?难道有什么生物能在烈火中生存吗?

  杭一三人迟疑之际,“火山”仿佛感知到了超能力者的到来,“火阵”随之启动,整座火山颤动起来。

  杭一、孙雨辰和宋琪大吃一惊,他们实实在在地看到,这座庞大的火山真的在颤抖和涌动。他们以为这座休眠火山快要爆发了。如果是这样,他们三人想要逃走倒是不难,但整个琮州市都将面临灭顶之灾!

  杭一三人所站的地方,距离熊熊大火有一百多米的距离。烈焰炙烤着他们的身体和脸庞,令他们感受到火的巨大能量和威胁。意识到火山有可能爆发,他们的内心也像着了火似的心急如焚,反而没有看清大火中的事物。直到无数“火球”从山顶倾泻而下,他们才看清“袭击者”的真实面目。

  这些“火球”,竟然是成千上万只浑身燃着烈火的老鼠!不过,说是老鼠似乎有些不恰当。首先这些生物比一般的老鼠体型更大,接近成年的兔子;其次,它们并不是着火后向山下俯冲逃命,而是具有抗火的本能。之前火山的躁动,就是埋伏在此的它们纷纷起身活动形成的错觉,仿佛整座山在颤抖一般。

  可是,一般的生物在这种烈焰中,恐怕几秒钟就会被烧死,怎么可能埋伏在火中?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这是一群有着特异体质的,不怕火的鼠怪。

  “火……火鼠?”孙雨辰惊恐地倒退着,“我在书上看过,这是传说中的生物,皮毛具有抗火性,能在火中生存……世界上真有这种怪物?”

  没等杭一和宋琪说话,孙雨辰紧抓住他们的手,急促地说道:“宋琪,快带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应付不了!只要被它们包围,我们就是死路一条!”

  宋琪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对杭一说:“孙雨辰说得对,趁我们现在还有退路……”

  杭一摇了摇头,从挎包里拿出套上了防水壳的PSV游戏机,说道:“你们听我说,捏住鼻子,暂时闭气,不要呼吸。”

  “什么?”孙雨辰不明白杭一想要做什么。数千只跑在最前面的火鼠,离他们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了。

  杭一没空解释,大吼一声:“照我说的做,屏住呼吸!”

  孙雨辰和宋琪没有选择,只有捏住鼻子。杭一深吸一口气,启动超能力。

  瞬间,他们置身于一片汪洋之中。准确地说,是海底。周围游弋着各种深海鱼类,甚至还有珊瑚群和海底礁石。孙雨辰和宋琪只是捏住了鼻子,并没有闭上眼睛,他们的惊异程度可想而知。特别是,他们看到了之前的那些火鼠。这些家伙现在同样置身于水中,身上的火焰自然已经熄灭了。它们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置身海底,海水迅速从口鼻灌进它们的肺部。火鼠到了水中就一无是处,大多数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溺毙了。

  杭一不知道宋琪和孙雨辰能憋气多久,不敢冒险。半分钟后,他解除了超能力,海底世界消失了,他们回到了之前的场景。但不同的是,整座山的火都熄灭了,火鼠们淹死了一大半,还剩下一些,已经不足为惧,因为它们失去了烈火的气焰,与普通生物无异了。

  宋琪对杭一的能力见识得不多,但她也能猜到,刚才杭一将他们连同这一整片区域带入了游戏的世界。她问道:“杭一,你早有准备吗?”

  杭一点头道:“我知道我们面对的是‘火阵’,就准备好了这款深海潜水类的游戏。只要进入游戏中的场景,就能解除危机了。”

  宋琪摇着头笑道:“你的能力真厉害。”但有一点她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头发和衣服都是干的呢?我们刚才不是置身海底吗?”

  杭一说:“你对我的能力还缺乏了解。按陆华的解释,我并不是把你们带到了真正的海底,而是制造出了一个跟游戏场景一样的幻境。当我解除超能力后,周围的一切就会恢复原状,但‘游戏结果’却会保留下来。所以,火鼠们被淹死了,山火也熄灭了,但是整座山包括置身其中的我们,却不会是湿漉漉的。”

  宋琪开怀大笑起来:“原来如此。看来这个气势汹汹的‘火阵’,在你面前只不过是纸老虎罢了!”

  孙雨辰却皱起眉毛,摇头道:“是吗?我看只是运气好,恰好是我们这组来到此处罢了。你想过没有,如果是其他几组的人面对这个火阵,该如何应对?季凯瑞组还可以利用洛奇的能力逃走,但是海琳他们呢?假如当初是他们选择的火阵,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宋琪说:“海琳跟侯波在一起,侯波的超能力能让时间暂停,应该也能应付吧?”

  孙雨辰说:“侯波最多只能让时间暂停几十秒。而且这个能力十分耗费体力,只能使用一次。几十秒的时间,他们逃得掉吗?”

  “行了,别做这种假设了。”杭一对孙雨辰说,“我知道你担心海琳的安危。我们收拾完这里的残局,就赶过去帮他们吧。”

  孙雨辰和宋琪一齐点头。他们知道杭一说的“残局”是什么意思。火鼠们还没有被消灭殆尽。虽然它们现在是无法作乱了,但如果被再次点燃,仍有祸患之虞。三个人分别启动超能力,准备将火鼠尽数铲除。

  3月25日,上午11:23。

  陆晋鹏组是五个小组中最后到达目的地的。西部郊区的农田附近,有不少的农家。此处之前只是发生了几起农民失踪事件,并未目击怪物出没。军方为了不引起恐慌和骚乱,没有派出直升机,陆晋鹏、侯波和海琳三人是乘坐汽车前往的。

  眼前是大片的农田,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常,但可能是出于心理作用,总让人感觉暗藏杀机。陆晋鹏三人不敢轻举妄动,观察着四周的农田。陆晋鹏发现了一个可疑之处——多数的农田,都种植着当季的一些蔬菜瓜果,但是有几亩地,却闲置着,并未栽种任何农作物。这一点引起了他的注意。

  陆晋鹏对两位同伴提出疑问:“这几亩地为什么什么都没种?”

  侯波说:“也许本来就是闲置的荒地?”

  陆晋鹏摇头道:“整片农田都种植了蔬果,唯独这一块是荒地,说不过去。”

  海琳问:“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陆晋鹏思忖片刻,猜测道:“会不会这几亩地本来也是种着东西的,只是经过异变,才是现在这样。”

  “难道这块荒地,就是所谓的‘土阵’?”侯波说。

  陆晋鹏环顾四周,很想找些农户询问。但发生农民失踪事件后,军方估计已经通过政府要求这些农户暂时转移了。举目四望,竟然四处都是关门闭户,一个人影都见不到。

  海琳说:“要不我朝这块土地发射火球,试探一下,看土地里是否有古怪。”

  侯波望向陆晋鹏,征询他的意思。陆晋鹏不置可否,大概觉得这个提议不算是个好主意。他环视周围,没看到人,却看到附近一户院子里有一头水牛。陆晋鹏朝这头牛走去,说了声:“对不起了!”

  只见他一只手扯住牛角,猛地发力,竟然将重达几百公斤的水牛像扔个枕头似的轻松抛到空中,而落下的地点,正好就是那片荒地。

  水牛落到土地上,骇异的事情发生了,它竟然像掉到流沙之中一样,迅速地陷落下去!短短两三秒钟,一头体型庞大的水牛就彻底陷没到了土里。之后,一切复归于平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这块地刚刚吞下了一头水牛。

  陆晋鹏、侯波和海琳大惊失色。他们知道之前的农民是怎么失踪的了。然而,面对这块噬人的土地,他们竟一筹莫展,想不出自己的超能力能发挥怎样的作用。没有明面上的敌人,只是一块诡异的土地,着实让人难办。

  片刻之后,海琳悟到了什么:“‘元素’……对,一定是‘元素’的超能力改变了土壤的结构和属性。”

  侯波望着海琳说:“你的能力之一不就是元素吗,你能不能把土壤结构改回来?”

  “我没有试过……”

  突然,海琳不安地左右四顾,神经倏然绷紧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这附近一定埋伏着不止一个能操控‘元素’的超能力者!”

  话音未落,他们面前的土地突然开始塌陷。地面上的农作物全都陷入了土里,更可怕的是,四周的道路、房屋以及一切事物都在往下陷。仿佛他们脚踩的土地,顷刻之间就变成了致命的流沙。

  “糟糕!我们已经中招了!”海琳惊呼起来,“快跑!”

  陆晋鹏和侯波拔腿就逃。但眼前的景象真的令人惊恐和震撼到了极点,他们能够看出,有人在控制着土地塌陷的方位,目的是要将他们包围在中间。而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困在正中就是死路一条。

  自从获得超能力,陆晋鹏头一次如此惊慌。他意识到自己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不该来挑战这个“土阵”。他的“力量”再大,在这种情形下都只能是泥牛入海,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他疯狂地奔跑着,却绝望地发现,周围土地塌陷的速度,远在他双腿奔跑的速度之上。如此看来,陷入土中被活埋,只是迟早的事。

  这时,陆晋鹏听到身后传到海琳的惊叫声。他回头一看,发现跑得较慢的海琳,半截身体已经陷入了地下。他们惊惧的目光碰撞在一起,死神距离他们,只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关系。

  千钧一发之际,侯波大喝一声:“时间暂停!”

  周围的一切仿佛定格的电影画面,土地凹陷停止了,陆晋鹏和海琳的动作也定住了。侯波不敢怠慢,迅速冲向距离他相对近一些的陆晋鹏,将他扛在肩上。他正要跑向海琳,却倏然止住了脚步。

  他突然意识到,他可能救不了海琳了。

  后面的土地都已经开始塌陷了,很快就会封锁他们唯一的退路。要想彻底逃出包围圈,起码需要半分钟以上的时间。但是他跑到海琳的位置,将她从土中拉出来……一方面会浪费起码十几秒的时间,更重要的是,过度消耗体力,会让时间暂停提早结束。到时候,他们三个人都是死路一条。

  侯波望着海琳,惶恐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然后转过身,扛着陆晋鹏狂奔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