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新的同伴

目录

  回到国安局五楼的大本营内,辛娜的父亲调来医生和护士,为负伤的雷傲和季凯瑞治疗。所幸他们两人受的伤都不重,雷傲背部轻度灼伤,头部有轻微脑震荡,现在已经苏醒过来;季凯瑞腿部的咬伤经过消毒和包扎,也无大碍。

  超能力者们共同击退怪物军团,国安局所有人对他们充满崇敬。纳兰局长请来市内最好的厨师,在三楼宴会厅布置了一桌丰盛的午宴。杭一等人从早上一直战斗到现在,早已饥肠辘辘,急需补充和恢复体力。算上新加入的同伴,守护者同盟现在已有16位伙伴。这是另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辛娜的父亲和纳兰局长首先举杯敬所有的超能力者,首战告捷意义重大,对三巨头来说,应该也是一次重挫。举杯共饮之后,辛娜的父亲和纳兰局长识趣地离开宴会厅,让年轻人的聚会轻松自在。

  众人围坐在大圆桌旁,丰盛美味的菜肴配上庆功的红酒,大家都兴致高昂、心情愉悦,但没有人得意忘形。他们知道,异世界的袭击不可能就此而止,等待他们的,也许是更严酷的战斗。

  进餐到一定时候,杭一把关于异世界和三巨头的事情告诉新加入的同伴们。大家意识到形势依然严峻。不过正如老话所说,“团结就是力量”,消灭上万只迅猛狼正是最好的证明。这次的战斗如果不是依赖大家的配合,仅凭单打独斗,任何人都不可能取胜。因此,杭一提议,有必要在下一拨袭击到来之前,商量和制定好战术。为此,大家必须清楚了解每个同伴的能力。

  守护者同盟的老成员们挨个说明了自己的超能力和运用方式。轮到新加入的同伴了,陆晋鹏第一个说:“我的能力是最直观的,你们已经看到了,那不是一般人可能拥有的‘力量’。”

  赵又玲其实对于明示自己的能力,是有心理障碍的。当初她使用超能力暗杀贺静怡(女41号,能力“金钱”),却误杀了贺静怡的母亲,此事至今无人知晓(除了神秘莫测的碧鲁先生)。现在公布能力,难免引起猜忌,但形势所迫,无法再做保留。况且之前广场之战,她已经出手,也无法隐瞒了,只有硬着头皮说道:“我的能力你们也看到了,我可以使用‘电’进行攻击。”

  杭一竖起拇指赞叹道:“电是可以通过身体传导的,大概是最强大的群体攻击技能了!”

  赵又玲淡然一笑,由此得知杭一他们压根没把贺静怡母亲的死和她的能力联系在一起,抑或已经忘了此事。其实贺静怡的母亲死于火灾,并没有任何人亲眼看见当时的情形,确实很难将此事和赵又玲的能力“电”联系在一起。

  虎背熊腰的侯波嘿嘿笑道:“那你们能猜到,我的能力是什么吗?”

  “‘时间’,对吗?”孙雨辰说。

  侯波知道孙雨辰有读心的能力,但他假装不知,问道:“为什么呢?”

  孙雨辰现在并未使用读心术:“我们本来在跟怪物激战,形势危急,突然间莫名其妙转移到了旁边,而怪物们身上已经缠上了铜丝。如果没有令时间暂停的能力,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呢?”

  “聪明!”侯波哈哈大笑,“正是如此!”

  陆华惊叹道:“你这个能力未免也太强了吧?让时间暂停,岂不是所有敌人都任你宰割?”

  陆晋鹏心中一颤。获得超能力的第一天,公交车上的偶发事件(参看《超禁忌游戏》第一季),其实已经让他隐约猜到侯波的能力是“时间”了。只是直到加入旧神联盟,此事才得以证实。虽然陆晋鹏跟侯波是好朋友,但这场残酷的竞争之下,很难保证“友谊”这东西还靠得住。侯波的能力一直令他十分忌惮。如果侯波居心叵测,现在就将这一屋子的人全都杀死也不是难事。只是现在大敌当前,他不可能这么做。但是以后……就难说了。

  陆晋鹏暗自思忖的时候,侯波挠着头,嘿嘿笑道:“其实没你说的那么厉害,首先是我最多只能让时间暂停一分钟左右,而且还是有范围限制的;其次,我这个能力如果用在战斗上,只能跟其他人配合,否则的话,拿刚才广场上来说,我就算暂停了时间,也根本不可能杀死这么多怪物。”

  “暂停时间一分钟,已经很可怕了。”季凯瑞思忖着说。侯波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陆晋鹏仿佛读懂了他这尴尬笑容背后隐藏的深意,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轮到方丽芙了,她明知大家都望着她,却缄口不语,左手手指摩挲着右手食指上的那枚钻戒,面带笑意,有意引人猜测。之前众人亲眼看见她这枚戒指发射出激光,却参不透个中玄机。舒菲忍不住问道:“你戴的是什么戒指?”

  方丽芙说:“就是钻石戒指呀。”

  “钻戒怎么可能射出激光?这完全是科幻电影里的剧情。”舒菲说。

  方丽芙笑了起来:“你也这么觉得?”

  赵又玲不太喜欢方丽芙略显轻佻的个性,说道:“行了,你就直接说吧,别吊胃口了。”

  方丽芙倒也不是扭捏之人:“好吧,我的能力是‘光’。这枚钻戒是特制的,其实是一块小凸透镜,目的就是汇聚光线,进行攻击。”

  季凯瑞立即发现了这个能力的弊端:“如果是晚上呢?”

  “晚上也有月光,但威力自然就大打折扣了。不过我的能力,可不止这一种运用。晚上说不定对我更有利。”方丽芙似乎对自己的能力大有研究,充满自信。

  现在只剩下范宁和穆修杰两个人了。以前一起补习的时候,全班的人都知道范宁是个不苟言笑、性情冷漠的女生,一头短碎发、衬衣西裤的帅气打扮也让她显得颇有些中性化。相对来说跟她在一起的穆修杰倒显得温柔、随和得多。他们俩或许就是因为性格互补才组合在一起的。轮到他们说出自己的超能力了,范宁却自顾吃着一块牛排,喝着红酒,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穆修杰望了望她,又望向其他人,显得有些尴尬。

  杭一说:“范宁,你能告诉我们,你的能力是什么吗?”

  范宁兀自进餐,并没有搭理杭一,气氛更加尴尬了。穆修杰碰了她的手肘一下,范宁瞥了他一眼,继续把盘中的最后一块牛排吃完,用纸巾擦了擦嘴,这才说道:“我们为什么必须加入你们呢?”

  这话把大家问得一愣。杭一怔怔地说:“你们不是打算加入我们,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吗?”

  “你完全搞反了。”范宁说,“是你们出现在我们面前才对,一开始是雷傲,就像生怕别人看不到自己一样,飞在广场的正中间,别说是超能力者了,就是一个普通狙击手都能要他的命。我要是也像他那样有勇无谋,八条命也不够死!”

  这话说得雷傲面红耳赤,以他的个性,本是不甘被人数落的,但是之前听陆华说,自己的命是被范宁和穆修杰救回来的,只能忍气吞声。况且对方说得在理,他也无法反驳。

  范宁的能力暂未公布,但毒舌的个性已暴露无遗:“然后,就看到你们两拨人像没头苍蝇一样冲了出来,二话不说就跟上万只怪物开战。好吧,我还以为你们的能力真的强大到了可以不借助别人帮忙就能干掉这么多怪物的程度。结果呢?要不是我和穆修杰暗中相助,之后陆晋鹏、侯波他们又赶到的话,你们想过后果是什么吗?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吃饭聊天?”

  范宁这番话说得极为刻薄。一帮英雄竟被他说成“没头苍蝇”,但这些话又句句在理。细想起来,若不是侯波等人救援及时,后果确实不堪设想。除了后怕,也让人无地自容。然而,范宁却还没收口:“你们这个同盟,说起来人多势众,实力强大,实际上行为冒失、缺乏头脑,稍有不慎就会全军覆灭。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难道全是靠运气吗?”

  杭一从未被人如此严厉教训过,虽然同盟当中没有明确谁是领导者,但他自知,从号召大家团结在一起到现在,他已然扮演了领导者的角色。然而走到今天,靠的全是一腔热血,至今遇到过的险情也是数不胜数。特别是,杭一想到已经死去的伙伴韩枫和井小冉,心中一阵刺痛,难受到了极点。

  陆华看出杭一被范宁说到了痛处,本想宽慰几句。季凯瑞先开口了,他问范宁:“那依你之见,怎样做才是上策?”

  范宁“哼”了一声,很不客气地说道:“这还用说吗?我和穆修杰是怎么做的,你们也都看到了。得知怪物军团即将袭击全球——当然,现在看起来最主要的目标就是琮州市。我和穆修杰先隐蔽在高处,既可观察事态发展,又能保证自身安全,还能利用超能力暗中袭击敌人。就算没法将怪物军团尽数歼灭,起码也能对它们造成足够的威胁。说到这里——季凯瑞,你的能力‘武器’如此强悍,明明可以躲在暗中伏击的,却偏偏要冲进敌群近身肉搏。在我看来,自负是最愚蠢的,你小腿受伤,就是最好的证明。”

  此话一出,气氛几近凝固。补习班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季凯瑞是个厉害角色,很多人都不敢接近他,更别提这样训斥一通。眼下季凯瑞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随时可能发作,大家倏然紧张起来。

  不过,几秒钟过后,季凯瑞只是牵动嘴角一笑,说道:“我们当时听雷傲说,广场上已经有超能力者跟怪物开战了,便匆忙赶来助阵。没想到你们只是躲在暗处伏击,并未亲自参战。结果反倒被你们救援,着实讽刺——我承认,是我们冒失了。”

  听到季凯瑞这样说,穆修杰赶紧打圆场道:“其实范宁说得有些过分了。要不是你们之前发出通知,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三巨头会发起袭击,提前埋伏便无从说起了。而且说到底,我们能伏击敌人,是因为我们的能力恰好具备这个条件罢了。”

  说到这里,穆修杰望了范宁一眼。范宁大概也意识到刚才确实有些过头,怎么说也是杭一等人消灭了绝大多数怪物,拯救了城市。她并非不懂收敛之人,对穆修杰点了点头,暗示他可以说出他们俩的能力。

  穆修杰说:“我的能力是‘金属’,能让人或事物具备金属属性。最直接的运用就是,能把自己或别人变成‘钢铁侠’,暂时处于刀枪不入的状态。而范宁的能力,是‘操控’。她能让对象变成提线木偶,用隐形的‘线’控制他们的所有举动。”

  雷傲明白了:“所以广场上的那两个年轻人,才会瞬间变成‘无敌超人’,并且挥棒迎击;我从空中坠落下来,也多亏你及时将我的身体变成‘钢铁’,才没被火焰烧伤;那只突然倒戈的迅猛狼,亦是如此!”

  穆修杰点头承认。

  公布了他们俩的能力,范宁望着海琳、洛奇和辛娜问道:“他们是谁?并不是13班的人。”

  杭一说:“辛娜是我们的好朋友,她从一开始就介入了此事,并加入同盟。她父亲就是刚才的国安部副部长。然后海琳和洛奇,呃……”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介绍。

  孙雨辰不想让大家知道他和海琳的特殊关系,打算避重就轻地说明一下他们的身份。没想到海琳抢在他之前说道:“我和洛奇就是你们说的‘异世界的二代超能力者’,而且我的母亲和洛奇的父亲,分别是三巨头中的伊芳和洛星辰。”

  “什么,你们是三巨头那边的人?”赵又玲愕然,“那你们怎么会帮助我们?”

  海琳顿了一下,说道:“因为我意识到,三巨头的所作所为是不对的。况且一边是母亲,一边是父亲,我总得选择一边。”

  “谁是你的父亲?”

  海琳望向孙雨辰:“就是他,孙雨辰。”

  “什么!?”所有新加入的人都惊叫起来,然后一齐望向孙雨辰。侯波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你什么时候跟伊芳……”

  孙雨辰的脸红到了脖子根,窘迫地说道:“这事,一言难尽……而且我自己都不清楚……”

  孙雨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所知道的部分——讲述了一遍。众人都觉得这件事太过离奇,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特别是范宁,连连摇头道:“这事真够乱的。”

  杭一诚恳地说:“范宁,你刚才说的我都接受。大敌当前,我们确实应该更谨慎才是。今后的行动,我会征求你的意见,请你和穆修杰加入我们,好吗?”

  范宁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看到杭一如此真挚,她点头答应,但同时也说出了心中的顾虑:“其实,我刚才说‘我们是否一定要加入同盟’,还有另一个原因。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们。”

  “是什么?”杭一问。

  范宁:“你们刚才告诉我,‘旧神’就是13班的某一个人,对吧?而且旧神那边,也有一个联盟。”

  杭一:“是的。”

  范宁:“大敌当前,我们的确需要团结一切力量。我在想,三巨头这股势力除了对我们具有威胁之外,对‘旧神’同样构成威胁。那么,‘旧神联盟’会怎么做呢?”

  杭一一时没反应过来,陆华却一下就明白了:“你认为,旧神也许会选择跟我们暂时联手?”

  范宁点头道:“对。但旧神会怎么做呢?如果明着派几个人过来,那显然是不行的。既然如此,他会不会暗中派人过来协助呢?”

  陆晋鹏、侯波、赵又玲和方丽芙心中同时一惊。他们没想到范宁竟然把旧神的心思揣摩得一清二楚。事实正是如此!但他们之前收到闻佩儿警告——孙雨辰有读心的能力,千万不能泄露心中所想,否则就会暴露他们的真实身份和目的。四个旧神联盟的人,只有假装镇定,并控制心中思维。陆晋鹏说:“你的顾虑不无道理,但说这样的话,岂不是有些不利于团结?”

  范宁摆明对陆晋鹏等人心存怀疑,直接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四个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对于这个问题,陆晋鹏倒是早有准备:“陆华之前不是发布了通告,号召13班的超能力者团结起来,共同对抗这次袭击吗?我们几个人联合在一起,又有什么奇怪?你不是也跟穆修杰组合在一起了吗?”

  “那你们怎么会一起出现在中心广场?而且看你们的战术,显然早有准备。”范宁不依不饶。

  “范宁,你这么说,就是怀疑我们咯?”赵又玲站起来。

  “你们要想我不怀疑,就解释给我听呀。”范宁说。

  “好吧,我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赵又玲说,“陆晋鹏和侯波住的小区就在中心广场附近,我和方丽芙来找到他们,商量一起加入守护者同盟的事,这时杭一他们跟怪兽军团开战了,我们商量怎么才能帮到他们,于是制定了相应的战术,然后悄悄赶到中心广场。在一个关键的时刻,侯波使用了时间暂停。后面的事,不用我再说下去了吧?”

  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孙雨辰使用了读心术,没有发现破绽,冲杭一点了下头。他并不知道,这些话是陆晋鹏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的。

  杭一对范宁说:“你心思缜密,这是好事,但我相信陆晋鹏他们,就像我相信你和穆修杰一样。你们都是我们的同伴,今天这场战斗如果没有你们,我们不可能活下来,所以,我会把你们当成真正的朋友和伙伴,不会怀疑任何人!”

  范宁凝视杭一一刻,说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但我还是要提醒一句,你们最好多长个心眼。小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别让旧神捡了便宜。”

  孙雨辰说:“我们自有分寸。”他没把自己有读心能力的事告诉新加入的同伴,已是留了心眼。

  这时,海琳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随即脸色苍白,似乎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孙雨辰注意到了女儿神情的变化,立即问道:“海琳,怎么了?”

  海琳愕然地望向孙雨辰,表情十分惊骇,却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她的怪异举动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杭一也跟着问道:“你怎么了,海琳?”

  海琳咬着嘴唇不说话,只是盯着孙雨辰。孙雨辰莫名其妙之际,突然听到海琳心里的声音:我刚才暗中使用了读心术。

  孙雨辰心领神会。他和女儿开始用思维进行隐瞒的沟通:你听到什么了?

  海琳:我听到一个人心里的声音,可以肯定,这个人就在附近……就是我们当中的一个。他心里说了一句话。

  孙雨辰:什么话?

  海琳咽了口唾沫,凝视着孙雨辰的眼睛:这句话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旧神就在他们当中’。

  孙雨辰的眼睛倏然睁大,他竭力控制不让自己表现得过于惊讶,心中问道:你没听错吧?

  海琳摇了摇头:我肯定没听错。

  孙雨辰:那你知道是谁吗?

  海琳:这个我没法肯定。心里的声音和说话的音色不完全一样。但是……我觉得是男人的声音。

  孙雨辰:你确定吗?

  海琳:大概吧……不能百分之百确定。

  屋子里的人看到孙雨辰和海琳默默对视良久。杭一他们猜到了这对父女是在进行心灵沟通,其实陆晋鹏也猜到了,但他佯装不知,问道:“你们在干吗,怎么不说话?”

  孙雨辰冲海琳使了个眼色,海琳立刻明白父亲的意思了,她故作尴尬地笑了笑:“没什么,女生的毛病……我去一下卫生间。”

  辛娜、宋琪和舒菲几个女生马上就明白了,辛娜站起来问道:“需要帮忙吗?”

  “没事,我去去就来。”海琳朝卫生间走去。几分钟后回来了,恢复成了平常的脸色。多数人都没有在意,只有范宁和穆修杰默默对视了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