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诀别

目录

  陆华和雷傲匆忙跑过来,两人都蒙了。陆华的眼泪簌然落下,但他没失去判断,知道如果韩枫被枪击,意味着他们也不安全。他迅速祭起圆形防御壁,将他们四人笼罩其中。

  韩枫用生命中最后一丝力量抓住杭一的手,鲜血和泪水分别从他的嘴角和眼角溢出来。“杭一……好兄弟,我……我可能,没法跟你们一起战斗了……”

  杭一泣不成声,拼命摇着头:“不!别说这种傻话,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你会得救的!”

  韩枫知道自己受的枪伤是致命伤,也知道自从井小冉(女28号,能力“治疗”)不在之后,任何成员只要遭受致命伤,就绝对没命了。他并非没有这种觉悟和心理准备。相对来说,他认为自己的死起码是有价值的。他紧紧抓住杭一的手,嘴角竟浮现出一丝笑意:

  “杭一,答应我……继承我的等级后,你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连我的那份一起。你们……一定要解决这件事,让我爸妈、同伴们……还有所有人,都能……活下去……”

  说完这句话,韩枫的头耷拉到一边,紧抓住杭一的手也松开并垂了下去。

  “韩枫,韩枫……”杭一机械地呼喊着好兄弟的名字,直到体内涌起一股力量,提示他已经升级了。

  杭一犹如遭雷殛一般,呆住了。

  几个月以来,他们遭遇的险情数不胜数——血汗症、误喝毒水、行尸袭击……一次又一次,他们都化险为夷,从死亡边缘被强行拽回来。但是这一次,韩枫是真的死去了。他的等级都已经继承到了自己身上,意味着他已经彻底退出这场竞争和他的人生舞台了。

  这大概是迄今为止最令杭一痛苦的一次升级,他仰天长啸:“不——我不要升级!你回来!”

  陆华的双眼早已被泪水模糊了,他紧抓住杭一的肩膀。“陨石”的袭击还没有停止,天花板已经出现了部分坍塌,火焰也包围了整栋大楼,电视台大楼眼看就要垮塌了。观众和电视台工作人员几乎都已逃离。

  陆华知道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他们必须坚强,不能被埋葬在这里。他说道:“杭一,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楼快垮了,我们得赶快离开!”

  杭一很少如此失去理智,他站起来,狂怒地大吼道:“开枪的浑蛋!睁开你的狗眼看看,韩枫已经死了,外面的袭击还没有停止!这不关他的事,你们误杀了好人!该死的杂种!”

  回应他的,只有垮塌下来的一大块天花板。陆华看出这个地方一秒钟都不能再待下去了。他的防御壁虽然能保护他们不被垮塌物砸到,但是如果整栋大楼倒塌,将他们活埋在废墟中,仍然是死路一条。他和雷傲强行拖着杭一的双臂,喊道:“快走呀!没时间了!”

  这时,宋琪用“瞬移”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她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已经死去的韩枫,惊愕不已。但现在没有时间询问什么了,她对陆华三人说:“抓住我的手,快跑!”

  “韩枫……”

  “管不了他了,快走!”

  三个人一起抓住宋琪的手臂,朝安全门跑去。宋琪启动超能力,一眨眼,他们已经在电视台附近的咖啡店门口了。刚刚转移,十几层高的电视台大楼轰然倒塌,埋葬在一片火海之中。陆华后背噤起一身冷汗,刚才要是再迟疑一秒钟,就必死无疑。

  孙雨辰、季凯瑞、辛娜等同伴立刻围了过来。他们发现逃出来的只有杭一他们三个人,问道:“韩枫呢?”

  雷傲擦着眼泪说:“韩枫被不知道是军方还是国安局的人开枪打死了。”

  同伴们都呆住了。辛娜和舒菲捂住嘴,眼泪夺眶而出。

  然而,他们还来不及悲伤,发现持枪的士兵从街道各个方向涌了出来,瞬间就将他们包围了。这样的情形几天前才在俄罗斯经历了一次,没想到回国之后,还是逃不过同样的劫数。

  陆华不敢怠慢,立刻启动最大范围的圆形防御壁,尽量将自己和八个同伴保护起来。他担心这些士兵会像刚才那样,不由分说就朝他们开枪射击。

  杭一愤怒不已,冲军队吼道:“你们已经错杀了韩枫,还打算把我们一举消灭吗?你们真要逼我们出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句话令气氛倏然紧张,士兵们一齐举枪,只等长官一声令下,就要开枪射击。季凯瑞已经启动了超能力,做好了反击的准备。只要子弹一射出来,就会全部反弹到这些士兵身上。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这样做。

  剑拔弩张之际,突然从街道右侧驶来一辆福特E350。一个中年女人从后排的窗口探出头来,用高音喇叭对军队的人喊道:“别开枪,所有人放下武器!我是国安局局长纳兰智敏,我已经跟你们军方的高层联系过了,这几个人我要带走,不准伤害他们!”

  车子开到杭一等人面前。纳兰智敏下车,举双手示意她没有恶意,然后整理了一下衣领,走到杭一等人面前,说道:“你们好,我是本市国安局的局长。麻烦你们跟我去一趟国家安全局好吗?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们。”

  杭一冷冷地说:“你们已经伤害我们了,我的朋友韩枫,刚才被射杀了!”

  纳兰智敏说:“我现在还不是特别清楚事情的过程是怎样的,但我敢肯定这是个误会。”

  “误会?!就因为这个误会,我朋友白白丢了性命!”

  纳兰智敏显得有些难堪,说道:“我向你们保证,会给你们一个交代。麻烦你们先跟我去一趟国安局好吗?原因我一会儿会详细解释的。”

  杭一对这些人的反感导致他一时无法消除抵触情绪:“我凭什么跟你走?凭什么相信你?”

  纳兰智敏迟疑了一下,有些不情愿地说道:“本来我是不想这样说的,但眼下的情形你们也看到了。实际上,我是帮了你们。如果不是我出面制止军方,一旦开火……”

  “我们也未必处于劣势。”季凯瑞说,“要不要试试看?”

  “不必了。”纳兰智敏说,“我相信你们的实力。但这种结果,真是你们希望的吗?”

  这句话算是说到重点了。杭一等人对视了一眼。确实,一旦跟军方交战,他们就百分之百成罪人了,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后果不堪设想。

  纳兰智敏看出杭一等人动摇了,她进一步劝说道:“国安局的立场跟军方不一样,我们也掌握了一些你们绝对感兴趣的事情。请你们去国安局,就是要告知你们这些事。”

  众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事实上,他们没有太多选择,跟纳兰智敏走,可能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

  一行人挨着上车。这辆加长版汽车能坐10个人左右。纳兰智敏吩咐司机直接开车前往琮州市国家安全局。

  五十多分钟后,车子开到一处位于市郊的偏僻场所——国安局的所在地。这里没有标牌,只有一栋庄严肃穆的多层建筑,看上去就像某个秘密机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下车之后,纳兰智敏带领众人乘坐电梯前往-3楼。季凯瑞注意到,电梯右侧的楼层按键中,其他楼层都可以随意选择,但是“-3F”这个按键的旁边,有一个特殊的指纹识别器。纳兰智敏用右手食指触摸了这个指纹识别器后,才能按下“-3F”这个按键。由此可见,-3楼是国安局最核心和机密的场所,不是谁都能进入的。

  电梯门打开,众人看到的是一片足有近千平方米的宽阔空间,照明充足,大理石地板光可鉴人、一尘不染。几台体积庞大的大型计算机映入眼帘,周围还有一些看不懂的复杂机器,估计是一些高端通信设备、密码机和监控、监听设备。

  如此宽大的一层楼内,等候在此的只有两个人,正是杭一他们的“老朋友”——国安局的两位探员——柯永亮和梅娜。杭一想起陆华说的,他们俩之前出现在了电视台,他怀疑射杀韩枫跟他们有关,怒火顿时填满胸口。他径直朝两位探员走去,厉声质问道:“开枪打死我的朋友韩枫,是不是你们做的?”

  柯永亮和梅娜对视了一下,又望了一眼纳兰智敏。柯永亮面带歉意地说:“开枪射击的,是军方的一位狙击手。我们现在已经调查清楚了,电视台遇袭的事,确实跟你们无关。但当时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实在是任何人都会误会。我相信就连你也一度认为,是韩枫引发的这场灾难。”

  杭一想起自己的第一反应也是立即质问韩枫,一时竟无言以对。但想到韩枫居然就因为一个误会而不明不白地死去,实在是太冤了。他难过到了极点。

  善于观察微表情的梅娜似乎看穿了杭一的心思,她说:“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韩枫刚刚展示超能力,袭击就发生了。看上去就像是他的超能力所致——这真的是巧合吗?有这么巧的事?”

  杭一的眼睛倏然睁大了,他瞪着梅娜:“什么意思?难道有人故意嫁祸给韩枫?”

  “我只能说,这个所谓的‘误会’,也许是某些人精心打造的。”梅娜说。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些。”悲伤令杭一暂时忘了思考,现在才意识到这事的确不寻常,“到底是什么力量袭击了电视台大楼?谁干的?!”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从一间屋里走了出来。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有着鹰隼般五官鲜明的面庞,威严的褐色眼睛,看上去气度非凡。他走向众人,说道:“让我来亲自解释这件事情吧。”

  柯永亮和梅娜立刻退到一边,恭敬地说道:“好的,部长。”

  国安局局长纳兰智敏也向这个男人微微鞠躬,随即跟杭一等人介绍道:“国家安全部副部长。”

  杭一等人心里都震了一下。他们没想到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会亲自露面。更奇怪的是,副部长盯着他们其中的一个人露出微笑,并径直走到这个人的面前。

  杭一等人一齐望过去,全都呆住了。

  辛娜颤抖着身体,花容失色地喊了一声:“爸……爸爸。”

  (男27号,韩枫,能力“灾难”——死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