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踪的米小路

目录

  旧神的秘密,已经揭开了。

  但杭一等人目前知晓的,仅仅是旧神“前世”的身份。他今生到底是五十个超能力者当中的谁,仍然是个谜。而这次事件的根本解决方法,关系着能不能和真正的主宰者沟通。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在最后的五个月内,找到隐藏在五十个人当中的旧神!

  莫斯科之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杭一等人决定即日返回中国。

  这个时候,杭一才发现,米小路不见了。

  “你们谁看见小米了?”杭一问道。

  “你们在地下藏书室研究《荷马史诗》的时候,米小路带着四只老虎出去了。这些老虎是无辜的,我想他应该是把它们放归山林吧。”韩枫说。

  “什么,他从那个时候就已经离开了?现在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杭一着急起来,“正常情况下,他早该回来了!”

  “别着急,我搜寻一下他现在的位置。”舒菲启动超能力。

  几分钟后,舒菲皱起眉毛,摇头道:“怪了,我没法获取他的位置。完全感应不到。”

  “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杭一的心急剧坠落。

  舒菲咬了下嘴唇:“也许只是没在我们现在这个空间而已。”

  “你是说他有可能在异空间?”雷傲问。

  舒菲缄口不语,似乎不太确定。陆华说:“仔细想起来完全有可能。别忘了,我们虽然解决了控制‘死亡’的向北,却让另外几个跟他配合的超能力者逃走了。假设米小路出去之后,恰好撞上了他们,就有可能被他们抓去异空间!”

  杭一呆了半晌,快步朝门外走去。季凯瑞一把拉住他:“你要干吗?”

  “还用问吗?我要去找小米!”

  “你冷静点。如果他已经被带到异空间了,你上哪儿去找他?”季凯瑞说,“目前要以大局为重,杭一,如果你想救他的话,更该保持冷静,设法将旧神、三巨头全都揪出来,而不是意气用事!”

  杭一垂下眼帘,他知道,季凯瑞说得有道理。

  所有人中,只有辛娜是知道米小路离开的真正原因的。但她不想让大家知道她和米小路发生的“那件事”,只有保持沉默。可她也不懂,米小路为什么离开之后就踪迹全无。难道真的被带到异空间里了?

  孙雨辰拍了杭一的肩膀一下:“先回中国吧。待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回去之后,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

  海琳跟着点头。杭一也知道,目前没有别的办法了,颔首同意。

  然而,现在又出现了跟来莫斯科之前同样的问题。他们是该选择坐飞机回中国,还是选择坐火车呢?坐飞机的话,一旦遇到空中袭击,几乎没有活命的机会。但火车要坐接近七天,实在是太漫长了(况且坐火车也遭到袭击了)。

  最后大家决定,先离开特罗伊茨克镇,到达莫斯科市区再说。

  他们跟老学者告别,感谢他帮忙翻译这本记载着重大秘密的《荷马史诗》。之后,一行人开车离开特罗伊茨克镇,前往莫斯科。

  一路上,杭一等人暗暗担心。他们不知道“丧尸危机”解除后,俄罗斯军方有没有封锁特罗伊茨克镇。然而,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一路上既没有遇到军队,也没遇到其他车辆。这种暧昧不清的状况,反而让人不安。

  车子开到接近莫斯科市区的时候,季凯瑞停下车,对雷傲说:“你飞到空中去查探一下前面路口的情况。”

  雷傲心领神会。他下车之后,启动超能力飞到高空,像侦察机一样进行空中侦察。

  几分钟后,雷傲返回了。他对同伴们说:“前面路口果然设了路障,还有坦克和军队严阵以待。”

  杭一说:“那我们就不能从大道通过了,否则不是被军方控制,就是发生冲突。”

  雷傲说:“我查探过了,除了大路之外,前面还有一条分岔的小路,应该也能进入莫斯科市。但那条小路太窄,车子没办法开进去。”

  “那就步行。”季凯瑞解开安全带,率先跳下车来,“这样也没那么打眼。”

  于是,一行九人弃车步行。雷傲说的这条小路,是一条连接郊区和市区的乡村小道,两旁是一些农庄和屋舍。也许是发生在特罗伊茨克镇的浩劫让居住在此的人全都逃亡了,这些农庄空无一人。

  一群人步行了大约四十分钟,从小路走上一条莫斯科市郊的大道,看样子成功地绕过了驻守在路口的军队。

  然而,来不及高兴,辛娜注意到,这条道路上的行人在看到他们之后,全都露出惊愕和恐惧的神情,继而慌慌张张地跑了。一辆拉达汽车甚至专门停下来,司机打开车窗仔细观察他们,然后迅速开走了。

  “不对劲,这些人好像都认识我们似的。他们的眼神就像看到了通缉犯。”辛娜蹙眉道。

  “也许我们现在就是通缉犯!”季凯瑞意识到了什么。前面正好有一家卖杂货的小店,摊子上摆着一些当天的报纸。他快步走上前去,抓起其中的一张报纸,看到头版上赫然印着他们一行人的照片。虽然他看不懂报纸上的俄语,但这些照片代表的显然不是好事。

  这时,杂货店的女店主已经认出了他们。她失控地发出尖叫,不顾一切地从侧面打开店门,夺路而逃。

  “太好了。”韩枫望了一眼报纸,又望向这女人奔逃的背影,“我们现在是大明星了。”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陆华焦虑地问。

  “你问我,我问谁?我只知道我们需要离开莫斯科,回到中国。但看这情形,别说到中国了,恐怕到机场都难。”韩枫说。

  孙雨辰把报纸拿给海琳,问道:“这上面说了些什么?”

  海琳快速浏览了一下:“糟透了。报纸上说,中国琮州市明德外语培训中心13班的50个人,均为超能力者,特罗伊茨克镇发生的事情,就跟其中几个潜入莫斯科的超能力者有关。报纸上刊登出了这几个人——就是你们——的照片,提醒市民只要看到他们,就立刻报警。”

  众人都呆住了。他们没想到,封闭在特罗伊茨克镇的这段时间,13班超能力者的秘密,已经众所周知了。更关键的是,他们被误解当成了危险分子。如此看来,正如韩枫所说,要想回到中国,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了!

  很快,杭一意识到更重要的事。能不能回国还是其次的,现在最关键的是他们能否活下来。刚才他们起码被不下20个人目睹。这些人当中,显然有人已经拨打了报警电话。也就是说,警方或者军方,或许已经朝这里赶过来了。

  杭一说:“我们不能聚集在一起,目标太大了。我们这副亚洲人的面孔,已经够特别了,九个人再待在一起的话,更引人注目。必须分散开来!”

  “但分散开对每个人来说都更危险。比如辛娜,她怎么跟军方对抗?”陆华说。

  “辛娜可以跟我或者杭一一起。其他人分散开。”季凯瑞说。

  “那我们在哪里碰头?”舒菲说,“我的能力倒是可以找到你们。但你们呢?”

  “别说了,军队已经来了!”孙雨辰大叫一声,指着天空。几架米-28N武装直升机正快速飞来。而道路的一边,一辆T99主战坦克朝他们开过来。长长的炮管似乎随时准备向他们发射炮弹。

  “快跑!”杭一大喝一声,“陆华、季凯瑞,如果他们开火,你们立刻用超能力保护大家!但是记住,千万不要跟军队发生武力冲突!”

  一群人朝道路的另一边狂奔而去。他们尽量用房屋或行人作掩护,让武装飞机和坦克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开火。

  陆华边跑边用防御壁保护同伴,以防万一。但如此一来,他体力消耗甚巨,没跑多久就难以为继了,气喘吁吁地说:“我……我不行了,跑不动了……”

  杭一也意识到,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迟早会被空中和地面的部队彻底包围。而体能是他们抵抗军队的唯一赌注,千万不能消耗在没有意义的奔逃上面。

  这时,雷傲看到前面有一栋大型建筑物,似乎是一家高档酒店。他喊道:“我们先进去躲一下吧!酒店里应该有别的人,料想军队不敢贸然开火!”

  一群人便加快脚步,冲进了这家酒店。里面的接待员、服务生和客人很快就认出了这些“危险分子”,发出惊呼和尖叫。孙雨辰瞥见前台接待员立刻拨打电话报警。他苦笑一下。还有必要报警吗?你们没看见飞机坦克都来了?

  酒店里的人开始朝外面逃窜,季凯瑞突然意识到,如果酒店的人都逃出去了,军方完全有可能发动炮轰,瞬间把这家酒店夷为平地。他让辛娜把手枪交给他,对着天花板连开三枪,用英语喊道:“所有人都不准离开!待在原地,双手抱头蹲下!”

  酒店里的人只能就范。季凯瑞又命令一个工作人员关上酒店的玻璃大门,那个惊恐的男人战战兢兢地照做了。

  陆华说:“你这样做,军方会以为我们劫持了人质,会让误会越来越严重!”

  季凯瑞说:“你还没意识到吗?我们已经没有澄清误会的机会了。俄罗斯军方已经把特罗伊茨克镇的账算在了我们几个头上。他们要的不是解释,而是我们的命!”

  这时,两辆坦克和上百个端着狙击步枪的士兵已经堵在了酒店门口,武装直升机也盘旋在低空。所有地面和空中的战斗单位一齐对准了酒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直升机上的人开始用英语喊话,大致意思是军队已经把他们彻底包围了,让他们放弃抵抗,缴械投降云云。

  陆华双手抱着头,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混乱:“我们该怎么办?强行突破肯定是不可能的。难道真的像劫持了人质的恐怖分子那样,跟他们谈条件?”

  “谈什么条件?要他们准备一架专机送我们回中国?”韩枫说,“这是不可能的事。俄罗斯军队的风格就是绝不姑息敌人!”

  辛娜的脸白了:“这么说,无论怎样,我们都是死路一条?”

  海琳紧紧抓着孙雨辰的手臂,对众人说:“我们这么多超能力者,难道真的没办法杀出一条血路?”

  杭一悲哀地说:“我之前就说过,就算我们的能力再厉害,都不可能是军方的对手。我们使用超能力总有体力耗尽的时候,但军队的力量却是源源不断的。”

  “该死!”雷傲猛捶自己的大腿一下,“我们好不容易解决了这次危机,最后却还是难逃一死!”

  “不会的,你们不会死。因为我来了。”背后突然响起一个中国女人的声音。

  众人同时一惊,回头一看,所有人都呆住了。

  站在他们身后的,是13班的另一个超能力者——宋琪(女35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