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祸国殃民30

目录

  应弥疲惫的摆摆手。
  “你但凡不只去盯着看她灭了多少国,多想想她对赢国内外做的事情,就该知道,她并不是天下人说的什么祸国妖妃。”
  一个能想出以劳工代替赈灾的女人。
  一个知人善任的女人。
  一个能想到贯穿南北运河的重要性的女人。
  一个能屡次找准最佳进攻时机,从而在最短时间,以最小代价吞并两国的女人。
  会是那种以色惑君的女人那么简单吗?
  他自诩治国天赋不输各国皇族任何人。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若是同样的处境。
  自己不如她。
  而且,这祸国妖妃的头衔,倒像是她自己给自己头上安的。
  结果骗过了天下人。
  “主子???”阿木懵逼。
  她对赢国内外做的,哪一件不是妖妃行为?
  穷奢极欲,肆意妄为,生怕天下人不知道她是妖妃一样。
  应弥头疼。“算了,出去罢,先不提这事了,以后再说。”
  反正对方似乎也没答应。
  他摸不清那女人的心思。
  阿木顿时一喜,“对,主子想通了就好,千万千万不要被狐狸精迷惑。”
  应弥:......
  应弥心里七上八下了整整一晚上。
  直到第二天。
  迎春翻着白眼过来通知他可以离开。
  他还有点回不过神。
  “那在下之前提议的,娘娘的意思是?”
  放他回去,那应该是接受他的意思吧。
  “什么什么意思,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可不管你啊,到时候外面的不放人可别来找我。”
  应弥再次懵了。
  如果接受了他的提议,应该会明确的告诉他什么时候过来求娶比较好吧。
  或者至少会告诉他,要怎么配合她。
  以他对夏卿颜的判断,不可能羞涩才对。
  但是看迎春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应弥只能老实的跟在身后。
  反正不管怎么说。
  能先回国,总比一直被困在这里好。
  应弥跟着迎春往驿站大门口走。
  路上碰到另外几个使臣团的人。
  见他似乎要离开。
  眼睛蹭的一下亮了。
  借着送别的名义一路跟着一路使眼色。
  应弥既不接受,也不拒绝。
  沉默的走出驿站。
  然后上了一辆专门为他准备的马车。
  扬长而去。
  应弥的离开并没有影响楚蕴的计划。
  依然带着一群文武百官和铁骑军队,往西南方赵国而去。
  期间使臣团的人或许从应弥身上得到了什么启发。
  一个劲往迎春面前扑。
  然而半点卵用没有。
  赵国,魏国,齐国,图斯国的使臣。
  通通被楚蕴亲自送回去。
  各国使臣团归国之时。
  国内总能发生点内忧外患。
  然后大赢军队看不过去。
  出兵帮忙。
  帮着帮着,就把别国土地,帮成了自家地界。
  大半年后,整个中原之外,千里之遥,仅剩赢国和央国两个国家。
  再次回到赢国皇宫。
  看着朝堂上,多出来的,原本属于另外六国的肱股之臣。
  赢末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以为夏卿颜会让他当亡国之君。
  可事实是,只差一点,就能一统七国。
  不得不承认,坐在高位之上,接受另外六国臣子叩拜的时候,他是激动的。
  哪个君王不想一统天下,千古留名。
  哪个君王不想做出一番建树,让后人敬仰。
  他本来已经放弃了,可偏偏摆在眼前的,就只差临门一脚。
  不心动吗?
  怎么可能不心动。
  下了朝,回到紫霄殿。
  赢末第一次仔细的观察这个陪伴了他一年多,也威胁了他一年多的女人。
  美的每一根头发丝都似乎带着别样的风姿。
  却也邪的让人不敢和她对视。
  他发现,他一点都看不透她。
  “你到底想干什么?”赢末没忍住问出来声。
  “如果你是想用天下做诱饵,让朕放弃棠棠,朕劝你......”
  赢末顿了一下,停了两秒。
  然后自嘲的笑道。
  “就算朕放弃棠棠,你也不可能让朕坐稳这个皇位的。”
  楚蕴可不搭理他的自我安慰。
  想干什么?
  “当然是当祸国殃民的妖女啊。”
  “全天下的人都说本宫祸国殃民,骂妖女误国,若是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他们对本宫的评价呢。”
  赢末失笑一声,“你自己心里明白,天下人有没有冤枉你。
  至于你这做派,朕看着倒是想一统天下,自己当女皇,哪里像是要让赢国......”
  赢末剩下的话,卡在楚蕴似笑非笑的目光里。
  祸国妖女!
  如今只剩赢国和央国。
  如果赢国子民要经历国破家亡。
  那么一统天下的人是......
  而在几个月前,所有外使团。
  唯有央国应弥,是她亲自放走。
  赢末眸子猛的一颤。
  惊恐的看着楚蕴。
  接下来,楚蕴再次开启穷奢极欲的享乐生活。
  酒池肉林夜夜笙歌是家常便饭。
  时间久了,普通享乐似乎已经无法满足。
  改为更为奇葩娱乐方式。
  赢末被迫陪着楚蕴,无聊的站在烽火台上眺望万里江山。
  倒也算不得被迫。
  毕竟这是他难得的愿意参与的娱乐方式。
  越是明白,他终究会与这万里江山无缘。
  他就越发珍惜所剩不多的时刻。
  至少在彻底失去之前,多看一眼。
  轻魅的声音,打断赢末的沉思。
  “十里烽火,万里长城,若是点燃烽火台,看十里青烟,万里金戈,一定很壮观吧。”
  赢末一愣,心顿时凉到谷底。
  “你可知,点燃烽火台是什么意思?”
  楚蕴微笑,“知道啊,就是提醒将士们,该出来抵御外敌了。”
  “可你又知不知道,若是胡乱点燃的后果?”
  楚蕴笑容扩大,“皇上,这是在帮助大家演习,毕竟,这烽火台,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见得使用一次,若是被人忘了可就不好了。”
  “你.....”
  “不管什么后果,本宫就是想看,有什么问题吗?”
  赢末:......
  “皇上,下旨吧。”
  “皇上若连这点都不成全本宫,那本宫也没必要成全皇上的夫妻情深了。”
  赢末再次深吸一口气,嗓子里像是卡了一团棉花,堵的难受。
  “棠棠若是知道她的命要用千万条百姓的命去交换,她也一定不会同意。”
  “那可不一定,皇上,为母则刚,你不会不知道吧。”
  赢末瞳孔瞬间一颤,猛的站起身,“夏卿颜,你......”
  一边是深爱的妻子和儿子。
  一边是随时准备要失去的江山。
  赢末惨笑一声,绝望的闭了眼。
  对身后的人一挥手。
  “点吧。”两个字,似乎用尽全身力气。
  他知道她的目的。
  明明这些人都只听她的,偏偏要他下旨。
  这是铁了心要给他戴上昏君的帽子。
  可他有反对的余地吗?
  从他因为棠棠,接受她的威胁开始,从知道她不是人开始。
  他就失去所有胜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