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儿臣请父王,修改金布律!

目录

  “自古以来,王权不下县,地方一直都是宗族与豪强的底盘,纵然是商君以来,一直到父王,我大秦朝廷在贯彻王族对于天下的掌控,也不过是做到了王权逐步掌控县而已。”
  “但是,对于乡里,朝廷的掌控太差了,纵然在明面上是我大秦在掌控乡里,但是真正掌控乡里的是江湖势力,是这些宗族以及豪强。”
  嬴高看着嬴政,语气肃然:“现在我大秦在兼并天下,在战争,可以不看重这一点,但是未来父王一统山东六国,到时候,我大秦皇权的依靠,将会有世族转变为百姓。”
  “所以,掌控对于江湖势力必须要打压!”
  “嗯。”
  微微颔首,嬴政朝着嬴高笑了笑,道:“你说的,孤也曾发现了,但是正如你所言,我大秦目下最重要的是一统山东六国。”
  “任何的问题,任何的事情,都需要为这件事而让路。”
  闻言,嬴高心头一惊,他一直以来,嬴政对于江湖势力以及地方豪强以及宗族势力没有关注,却不料,一直以来,他都放在心中。
  他之所以没有表露,完全都是因为时机不成熟,并非没有察觉。
  一念至此,嬴高不由的朝着嬴政肃然一躬,道:“父王明鉴,儿臣拜服——!”
  “臣等拜见王上,王上万年,大秦万年——!”与此同时,李斯等人到来,朝着嬴政肃然一躬,道。
  “诸位爱卿不必多礼!”嬴政一伸手,示意李斯等人入座:“坐!”
  “臣等多谢王上!”
  长身而起,李斯等人这才朝着嬴高一拱手,道:“臣等见过冠军侯!”
  “嬴高见过诸位!”
  ..........
  一番见礼之后,李斯等人尽数落座,嬴政望喝了一口茶水,正视群臣,道:“今日召集诸位前来,只是为了一件事。”
  “那便是公子高提及的关于夏州以及凉州发展计划,诸位爱卿也清楚,朝廷接下来要战争,要兼并六国,这意味着未来关中不可能给夏州与凉州提供钱粮发展。”
  “甚至于战争进行到了关键阶段,还需要夏州与凉州进行反哺,对于凉州与夏州的发展,诸位爱卿若是有想法,可以直言!”
  嬴政清楚,大秦与韩国的交锋已经开始了,现在他需要在来年开春之前,将大秦内部的隐患彻底的解决,然后全力以赴解决韩国。
  狮子搏兔,尚使全力。
  在国战中更是如此,故而嬴政打算解决了夏州与凉州之后,派遣使臣入韩开启他的统一大业。
  “王上,凉州与夏州,虽然有铁矿脉存在,凉州更是有盐湖,但是这些都是朝廷官营,在加上两地都属于人少地广,想要发展起来很难。”
  李斯朝着嬴政一拱手,道:“就算是将老秦人迁徒也是很难完成,想要发展一地需要人口以及朝廷的支持。”
  “臣以为十年以内,凉州与夏州都需要朝廷财政的支持。”
  李斯的话,就像是一盆凉水直接朝着嬴政与群臣的头上浇了下来,他们都清楚,李斯说的没有错,凉州与夏州根本缺乏短时间发展起来的底蕴。
  半响之后,嬴政见到书房中气氛沉闷,群臣一时间也想不到太好的办法,只好朝着嬴高,道:“冠军侯,你的看法呢?”
  闻言,嬴高不由得苦笑了一声,他心里清楚,大秦的这个权贵,没有一个傻子,他们之所以想不到,只是因为时代限制了他们的眼界。
  “父王,人口之上,必然会要迁徒中原之人前往夏州以及凉州等地,进行人口混合,至少也要保证两地,人口数量以中原族人为主。”
  “但是儿臣不建议迁徒老秦人,在儿臣看来,可以在战争的过程中,不断地迁徒六国之人,以各种政策鼓励,然后迁徒六国之民前往夏州等地。”
  “当然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当下最重要的便是凉州与夏州的发展,儿臣以为当以发展商贾为主。”
  “当地人口不足,这意味着我们根本不能以发展农业让当地兴盛起来,唯一不依靠人口的发展,只能是商贾。”
  “但是想要发展商贾,就需要改变大秦现在进行的金布律,对于商贾进一步的放开。”
  “唯有如此,才能在短时间之内让凉州与夏州发展起来。”
  嬴高的这一番言论,让整个咸阳宫书房一片沉默,很显然,他们都不赞同。
  大秦一直以来,都是重本抑末,他们看不起商贾,又岂是让商贾抬头,这一刻,李斯等人不开口,只是因为这个开口的人是嬴高。
  而且,他们一时间也没有让凉州与夏州兴盛起来的方案。
  “商人逐利,不可放纵!”半响之后,李斯只是开口时候了这样一句,代表自己的态度。
  “王上,李相所言甚是,商贾不思劳苦,皆逐利之人........”
  “商人逐利又如何,只要他给我大秦缴纳足够的赋税,逐利就逐利了,更何况,修改金布律,只是进一步的放开商贾,并非是完全放开。”
  嬴高看着李斯等人,慷慨激昂,道:“未来的大秦,自然需要放开商贾,以促进大秦各地的物产以及东西的流动。”
  “但是,这种放开只是一定程度的上的放开,以后的金布律将会要求更严格,更细致。”
  “纵然是商贾是野兽,也要利用金布律设置一个了牢笼,将他圈养起来,为我大秦提供赋税。”
  “父王,这是目下唯一的办法,农人的赋税太少了,未来的大秦不能光靠农税,要不然,遇到一个荒年,将会让百姓活不下去。”
  “现在的大秦,遇到大的战争,需要国人百姓从口中节约粮食来支援战争,这对于父王以及诸位,也许是一种自豪。”
  “但是在儿臣看来,这是一种耻辱,我大秦号称天下第一大国,打一场战争,居然需要国人百姓从口中节约粮食。”
  “这样的国家,又如何称得上强大,富庶,真正的强国,当是不光朝廷富庶,而也会藏富于民。”
  “所以,儿臣请父王下诏,修改金布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