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夫妻和好

目录

  (一百六十二)
  蒋海燕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在外面敲门。贺洪翔不知道是谁来了,他走去开门,当看到蒋海燕和奔奔时,他呆住了。
  “爸爸!”奔奔像只快乐的小鸟,扑进了洪翔的怀抱。
  海燕哭着说了家里保姆跑了的事情,末了,她无助地说道:“洪翔,家里没你不行,我没你,也不行,你和我回上海吧。”脸上楚楚可怜,写满了央求。
  在那一刻,贺洪翔做了决定,他抱着儿子转过身来,看了看他妈,坚定地说道:“妈,这些天我也想明白了,这世上理解我的,爱我的女人,只有蒋海燕,我不能和她离婚,我舍不下她,我也舍不下奔奔,我今天就回上海。”
  晁月英又吃惊又气愤,对他骂道:“看你说的什么话!她是唯一理解你的,爱你的,我就不理解你,不爱你了?”
  洪翔说道:“妈,你不理解我,你要理解我,你就不会逼着我和海燕离婚,给我安排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女人相亲。”
  晁月英怒道;“我不懂你,你是我生的,我养的,我不懂你?”
  贺洪翔却不想纠缠下去,他说道:“妈,海燕请的小保姆偷了她的苹果电脑跑了,儿子在家没人管,我必须马上回上海。妈,你永远是我妈,如果你执意要在老家养老, 我保证一个月回来看你一次。如果你愿意跟我回上海养老,我随时欢迎你。”他说完这些,就开始匆匆收拾行李,然后提个包就要出门了。
  晁月英急得使出最后一张王牌,指着在门口等待的蒋海燕,尖声道:“那女人逼死了你爸!”
  洪翔已经走到门口,他背对着他妈站着,温和地说道:“妈,她没有,你是冤枉她了。”他不敢说出如果那时,他妈不说出那些“你儿子永远不回来了”无中生有的话,他爸也不会因为误会被气死。他停了停,只得说道:“妈,总之,你想好,愿意来上海,随时欢迎,我走了。”说完就提着包匆匆走了,晁月英看到孝顺儿子不听话了,无助的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对着老伴的遗照拍腿大哭。
  在洪翔和蒋海燕消除误会和好了之后,任卓远和棉棉的婚姻也有了转机。
  自从上次,任卓远从棉棉爸妈那里拿到离婚协议之后,他一直没有签字,想着要和棉棉离婚,他只觉得前半生都归零了。
  在这样迟疑着的时候,他没有想到会和棉棉在大街上偶遇。当时,唐开正带着棉棉和笑笑吃饭出来。而卓远刚刚下班,买了菜急急回去,要给他老母亲烧菜做饭。
  当棉棉抱着笑笑,唐开走在一旁护着棉棉,卓远就突然远远地看到他们了。想着自己的老婆有了新的追求者,一颗心就好像被刺入了一把尖锐无比的刀。
  任卓远一直摇摆的心如今坚定下来,如同岩石一般。他瞬间做了决定。经过了这些天的纠结为难,天天对着那张离婚协议书,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摇摆了,必须做一个决定。
  卓远小跑着走到棉棉面前,一颗心因为紧张怦怦地跳,满腔的话却一时说不出来,笑笑眼尖,很快就看到爸爸,伸出两条小手臂,大声欢叫着:“爸爸!”
  卓远伸手把孩子抱过来,笑笑的小手捧着卓远的脸不停地亲着,一边说道:“爸爸,我好想你!”卓远眼里也有了泪,他亲吻着孩子的头发,哽咽着对女儿说道:“爸爸也很想你。”
  唐开发现自己瞬间成了空气,只好识趣地和棉棉说了一声:“你们聊会,我去把车开过来。”绅士风度地走远了。
  卓远不停地亲着女儿,鼓起勇气对笑笑说道:“宝贝,你愿意跟爸爸回家吗?”笑笑响亮地回答:“愿意!”并且伸出小手,拉着妈妈的手,说道:“妈妈,你也跟爸爸回家!”
  棉棉呆了一呆,看了看女儿,她的眼里也有了泪,她想着,自从她回娘家后,笑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笑得开心,原来,再穷的亲爸爸,也赛过任何人。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狗窝,曾经那个阴暗逼仄的家,在孩子眼中,也是值得怀恋的。
  任卓远抹掉眼泪,清了清嗓子,说道:“老婆,我知道我可能没资格说这种话了,我醒悟得太迟了,对不起,老婆,你爸妈要我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我一直不想签,可是今天看到那么有钱的男人追你,也许你离开我,能过更好的生活,我马上签字。”
  “离婚协议?”棉棉吃惊道,“我没有说要和你离婚啊?”
  任卓远笑了笑,内心受到鼓舞,他紧张地说道;“棉棉,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想明白了。今天,我就和我的几个哥姐说,要他们出养老的钱,共同养老,如果他们不肯出,我就把我妈送回乡下,我按月给她寄钱,我现在也明白了,‘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我不能为了养老,连我自己的老婆小孩都不顾了。”
  棉棉哭着点头,她轻声说道:“我爸妈想我和你离婚,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回头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
  任卓远表示理解,他对她说道:“我也需要时间,和我哥姐说分担养老这件事,然后把我妈送回乡下去,他们照顾她的老年生活,我负责出钱,就按你之前说的,你看怎么样?”
  棉棉笑了,又哭了。
  两口子商量好,便开始分头行动。然而,老年人的观念仿佛是铁水浇铸的,棉棉回到家,向爸妈说起想和卓远复合的事情,她轻轻地说道:“爸妈,我想回到从前的家,笑笑不能没有爸爸。”
  棉棉父亲眼睛一瞪,大声道:“你敢回那个穷家,我立马和你断绝母子关系。”
  棉棉母亲苦口婆心地说道:“现在那个唐院长不是在追你吗,他比那个任卓远好一万倍,人家唐开有事业有钱,能够给你和孩子富足喜乐的生活,任卓远能给你什么?”
  棉棉父亲简直是咆哮似地说道:“那个混蛋要是能给你过好日子,他早就给你了,混到四十岁,在上海都买不起房子,这样的男人你居然舍不得离婚,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棉棉张了张嘴,看着打雷一样怒吼的父亲,想说什么,然而,这一个瞬间,棉棉父亲因为太生气,导致心脏病发作,直接捂着胸口倒在了沙发上。
  棉棉吓得什么话也不敢说,眼泪如同小河,慌手慌脚地和她妈一起送老人上医院。
  临进手术室前,棉棉父亲握着棉棉的手,对她说道:“答应我,和那个小子离婚,和唐开结婚,我看唐开那人不错。”
  棉棉只能一边哭一边点头。
  接下来,棉棉父亲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的院,棉棉害怕父亲再次气得进医院,不敢再提与任卓远复合的事情,直到陈展鹏的助力,让事情有了转机。
  有一天,棉棉与简伊娜聚会,唐开来接棉棉,陈展鹏想到医院来找简伊娜,无意中看到了,总觉得这个唐开特别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而且见过的时间不长,就在最近几个月。
  他思索着回到了自己的事务所,叫来一个员工,对他说道:“把今年所有的离婚诉讼人的照片给我整理出来,送给我。”
  一个小时,员工送来了所有离婚诉讼人的照片,陈展鹏慢慢地翻着,果然找到了唐开的照片!
  唐开和他的妻子在打离婚官司,到现在还没有结束,也就是说,唐开和金总一样,也是有老婆的男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