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准备御驾亲征的帕特里克·路易斯(求订阅)

目录

  跟伯爵联军的那场战争。
  虽然查理·戴维斯获得了巨大的胜利。
  但是他依旧没能全歼敌军。
  这场战役中
  足足有三百个左右的敌人成功逃跑。
  这三百个人散落在百合领中。
  也许是觉得查理·戴维斯很快就会占领百合领。
  他们这些人除了投降,就只剩下跑路这个选择。
  自觉前路无望的情况下。
  于是干脆破罐子破摔。
  他们选择了在百合领中劫掠。
  与此同时
  一些别有心思的人见局势混乱,也开始紧跟着浑水摸鱼。
  一时间百合领中风起云涌,局势动荡不安,人人自危。
  很多居民已经产生了离开百合领的想法。
  而这些情况,都逃不过伪装者的耳目,最后都呈递到了查理·戴维斯的桌子上。
  砰!
  看完卫庄呈递过来的情报。
  查理·戴维斯目光冰寒无比。
  “一群不知死活的偷鸡盗狗之徒,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搞事情,简直是在找死!”
  虽然百合领剩余的领地,查理·戴维斯还没有派人去收服。
  但是他打败百合伯爵后,百合领在名义上已经是属于他的领地。
  这些人在他的领地里捣乱,等于在打他这位新领主的脸。
  试问这让他如何能忍。
  “看来需要快点将整个百合领收服了!”
  查理·戴维斯眼中精光连连。
  狂风伯爵和百合伯爵带回来的一千三百个士兵中。
  成功逃走的人数在三百个左右。
  这些人境界最低都是高阶见习骑士,对于普通民众来说。
  他们的破坏力恐怖无比。
  这些人分散在百合领中,如果捣乱的话,将会给百合领带来巨大的伤害。
  而对于普通居民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如果放任这些人不管。
  等到查理·戴维斯彻底接受新领地的时候。
  上面的居民也差不多都跑光了。
  这对于百合领的发展来说将是一场巨大的打击。
  这对已将百合领当成囊中之物的查理·戴维斯来说,更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这些搞破坏的人的位置,卫局长都掌控清楚了吗?”
  “已经全部掌控清楚,无一错漏!”
  “很好。”查理·戴维斯目光冰冷地下令道:“命令郭靖和卡卡西,率领战争骑士团和红影骑士团,给我将这些搞破坏的人统统抓起来。”
  “然后在民众们的面前,当众处以绞刑。”
  “我要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知道,小心思放在心里就好,如果敢真正表露出来,那就得接受我的怒火!”
  没等卫庄答应,这个时候狄仁杰却出声提出了新的看法。
  “大人,属下觉得此事咱们可以换一种顺序。”狄仁杰胖胖圆脸上小眼睛里闪烁着狡猾的光芒。
  “哦?”查理·戴维斯疑惑地看向狄仁杰。
  “不知狄大人,有什么建议?但说无妨。”
  “属下认为,这些捣乱的人抓肯定是要抓的,不抓就无法彰显大人的威严,还有爱民的仁德之心。”
  “不过我们在抓人的时候,可以先等一等……”
  接下来狄仁杰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听完狄仁杰的计划,查理·戴维斯眼中一亮,当即拍板同意了这个计划,并且语重心长地对卫庄说道。
  “庄先生,这个计划想要实行,保证不出现一丝纰漏,可就要麻烦你和卡卡西还有郭靖之间的沟通了,一定要确保不能让惨案真的发生。”
  “请大人放心,庄定拼尽全力,保证不放过任何一个匪类!”卫庄郑重承诺道。
  ……
  白钢城
  距离伯爵联军,足足过去了二十天的时间。
  帕特里克·路易斯才得到百合伯爵和狂风伯爵战死的消息。
  一个七级天空骑士,自己的臣子死了这么久,到现在才得到确切消息。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在贵族分封制度下,国王的权利被削弱到了什么地步。
  在领地上居住的人们,除了自己的直属领主,根本就不认识他这个国王。
  百合伯爵和狂风伯爵死后。
  & 他们的属下只顾着慌张跑路,根本想不起还有他这个国王的存在。
  如果不是百合领附近领地上的贵族传信,帕特里克·路易斯可能还得再等一段时间。
  砰!
  一个精致昂贵的花瓶撞在墙壁上,瞬间变成粉末。
  帕特里克·路易斯脸上怒气未消。
  想要张嘴怒骂,但百合伯爵和狂风伯爵都战死了,牺牲殉国了,人家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他能骂谁?
  真正应该骂得好像是自己,怪自己明明察觉到了查理·戴维斯有诡异,却还是心存侥幸之心,只派了两个伯爵过去……只派了两个伯爵!
  “浑蛋,这个查理·戴维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乡下的落魄男爵,就算有奇遇,突然成长到这种地步,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总不能他背后站着一个神明,亲手在指导他吧!”
  帕特里克·路易斯,心头紊乱无比,各种情绪错综复杂。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他下定决心。
  以防万一
  决定自己亲自出马。
  不将查理·戴维斯这个叛徒干掉,他誓不罢休!
  帕特里克·路易斯开始着手布置各种计划。
  他离开的消息必须要足够隐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特别是烈雄公国的人。
  如果让对方知道他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不在,必然会加大攻势,到时白钢城要面对的压力将暴涨。
  这对局势非常不利,作为一个谨慎的人,路易斯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我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亲自出马,军队就没有必要带太多。”
  “而且为防白钢城这边出现变故,需要速去速回,带的人越少,速度也就越快,一千人差不多了。”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暗中命令下,很快一支千人精锐骑士团就被调了过来。
  这支骑士团属于高山伯爵。
  这次跟随帕特里克·路易斯出征的人中,高山伯爵也在。
  不过按照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想法,高山伯爵和他的骑士团,主要任务是维护百合领的稳定,还有收拢俘虏。
  战斗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根本用不上他们。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地隐藏下,整个过程无声无息,他信心满满,以为真的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殊不知,在他刚开始调集军队的时候,消息就被对面成功获知。
  他们的属下只顾着慌张跑路,根本想不起还有他这个国王的存在。
  如果不是百合领附近领地上的贵族传信,帕特里克·路易斯可能还得再等一段时间。
  砰!
  一个精致昂贵的花瓶撞在墙壁上,瞬间变成粉末。
  帕特里克·路易斯脸上怒气未消。
  想要张嘴怒骂,但百合伯爵和狂风伯爵都战死了,牺牲殉国了,人家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他能骂谁?
  真正应该骂得好像是自己,怪自己明明察觉到了查理·戴维斯有诡异,却还是心存侥幸之心,只派了两个伯爵过去……只派了两个伯爵!
  “浑蛋,这个查理·戴维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乡下的落魄男爵,就算有奇遇,突然成长到这种地步,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总不能他背后站着一个神明,亲手在指导他吧!”
  帕特里克·路易斯,心头紊乱无比,各种情绪错综复杂。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他下定决心。
  以防万一
  决定自己亲自出马。
  不将查理·戴维斯这个叛徒干掉,他誓不罢休!
  帕特里克·路易斯开始着手布置各种计划。
  他离开的消息必须要足够隐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特别是烈雄公国的人。
  如果让对方知道他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不在,必然会加大攻势,到时白钢城要面对的压力将暴涨。
  这对局势非常不利,作为一个谨慎的人,路易斯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我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亲自出马,军队就没有必要带太多。”
  “而且为防白钢城这边出现变故,需要速去速回,带的人越少,速度也就越快,一千人差不多了。”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暗中命令下,很快一支千人精锐骑士团就被调了过来。
  这支骑士团属于高山伯爵。
  这次跟随帕特里克·路易斯出征的人中,高山伯爵也在。
  不过按照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想法,高山伯爵和他的骑士团,主要任务是维护百合领的稳定,还有收拢俘虏。
  战斗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根本用不上他们。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地隐藏下,整个过程无声无息,他信心满满,以为真的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殊不知,在他刚开始调集军队的时候,消息就被对面成功获知。
  他们的属下只顾着慌张跑路,根本想不起还有他这个国王的存在。
  如果不是百合领附近领地上的贵族传信,帕特里克·路易斯可能还得再等一段时间。
  砰!
  一个精致昂贵的花瓶撞在墙壁上,瞬间变成粉末。
  帕特里克·路易斯脸上怒气未消。
  想要张嘴怒骂,但百合伯爵和狂风伯爵都战死了,牺牲殉国了,人家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他能骂谁?
  真正应该骂得好像是自己,怪自己明明察觉到了查理·戴维斯有诡异,却还是心存侥幸之心,只派了两个伯爵过去……只派了两个伯爵!
  “浑蛋,这个查理·戴维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乡下的落魄男爵,就算有奇遇,突然成长到这种地步,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总不能他背后站着一个神明,亲手在指导他吧!”
  帕特里克·路易斯,心头紊乱无比,各种情绪错综复杂。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他下定决心。
  以防万一
  决定自己亲自出马。
  不将查理·戴维斯这个叛徒干掉,他誓不罢休!
  帕特里克·路易斯开始着手布置各种计划。
  他离开的消息必须要足够隐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特别是烈雄公国的人。
  如果让对方知道他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不在,必然会加大攻势,到时白钢城要面对的压力将暴涨。
  这对局势非常不利,作为一个谨慎的人,路易斯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我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亲自出马,军队就没有必要带太多。”
  “而且为防白钢城这边出现变故,需要速去速回,带的人越少,速度也就越快,一千人差不多了。”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暗中命令下,很快一支千人精锐骑士团就被调了过来。
  这支骑士团属于高山伯爵。
  这次跟随帕特里克·路易斯出征的人中,高山伯爵也在。
  不过按照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想法,高山伯爵和他的骑士团,主要任务是维护百合领的稳定,还有收拢俘虏。
  战斗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根本用不上他们。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地隐藏下,整个过程无声无息,他信心满满,以为真的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殊不知,在他刚开始调集军队的时候,消息就被对面成功获知。
  他们的属下只顾着慌张跑路,根本想不起还有他这个国王的存在。
  如果不是百合领附近领地上的贵族传信,帕特里克·路易斯可能还得再等一段时间。
  砰!
  一个精致昂贵的花瓶撞在墙壁上,瞬间变成粉末。
  帕特里克·路易斯脸上怒气未消。
  想要张嘴怒骂,但百合伯爵和狂风伯爵都战死了,牺牲殉国了,人家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他能骂谁?
  真正应该骂得好像是自己,怪自己明明察觉到了查理·戴维斯有诡异,却还是心存侥幸之心,只派了两个伯爵过去……只派了两个伯爵!
  “浑蛋,这个查理·戴维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乡下的落魄男爵,就算有奇遇,突然成长到这种地步,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总不能他背后站着一个神明,亲手在指导他吧!”
  帕特里克·路易斯,心头紊乱无比,各种情绪错综复杂。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他下定决心。
  以防万一
  决定自己亲自出马。
  不将查理·戴维斯这个叛徒干掉,他誓不罢休!
  帕特里克·路易斯开始着手布置各种计划。
  他离开的消息必须要足够隐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特别是烈雄公国的人。
  如果让对方知道他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不在,必然会加大攻势,到时白钢城要面对的压力将暴涨。
  这对局势非常不利,作为一个谨慎的人,路易斯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我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亲自出马,军队就没有必要带太多。”
  “而且为防白钢城这边出现变故,需要速去速回,带的人越少,速度也就越快,一千人差不多了。”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暗中命令下,很快一支千人精锐骑士团就被调了过来。
  这支骑士团属于高山伯爵。
  这次跟随帕特里克·路易斯出征的人中,高山伯爵也在。
  不过按照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想法,高山伯爵和他的骑士团,主要任务是维护百合领的稳定,还有收拢俘虏。
  战斗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根本用不上他们。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地隐藏下,整个过程无声无息,他信心满满,以为真的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殊不知,在他刚开始调集军队的时候,消息就被对面成功获知。
  他们的属下只顾着慌张跑路,根本想不起还有他这个国王的存在。
  如果不是百合领附近领地上的贵族传信,帕特里克·路易斯可能还得再等一段时间。
  砰!
  一个精致昂贵的花瓶撞在墙壁上,瞬间变成粉末。
  帕特里克·路易斯脸上怒气未消。
  想要张嘴怒骂,但百合伯爵和狂风伯爵都战死了,牺牲殉国了,人家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他能骂谁?
  真正应该骂得好像是自己,怪自己明明察觉到了查理·戴维斯有诡异,却还是心存侥幸之心,只派了两个伯爵过去……只派了两个伯爵!
  “浑蛋,这个查理·戴维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乡下的落魄男爵,就算有奇遇,突然成长到这种地步,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总不能他背后站着一个神明,亲手在指导他吧!”
  帕特里克·路易斯,心头紊乱无比,各种情绪错综复杂。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他下定决心。
  以防万一
  决定自己亲自出马。
  不将查理·戴维斯这个叛徒干掉,他誓不罢休!
  帕特里克·路易斯开始着手布置各种计划。
  他离开的消息必须要足够隐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特别是烈雄公国的人。
  如果让对方知道他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不在,必然会加大攻势,到时白钢城要面对的压力将暴涨。
  这对局势非常不利,作为一个谨慎的人,路易斯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我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亲自出马,军队就没有必要带太多。”
  “而且为防白钢城这边出现变故,需要速去速回,带的人越少,速度也就越快,一千人差不多了。”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暗中命令下,很快一支千人精锐骑士团就被调了过来。
  这支骑士团属于高山伯爵。
  这次跟随帕特里克·路易斯出征的人中,高山伯爵也在。
  不过按照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想法,高山伯爵和他的骑士团,主要任务是维护百合领的稳定,还有收拢俘虏。
  战斗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根本用不上他们。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地隐藏下,整个过程无声无息,他信心满满,以为真的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殊不知,在他刚开始调集军队的时候,消息就被对面成功获知。
  他们的属下只顾着慌张跑路,根本想不起还有他这个国王的存在。
  如果不是百合领附近领地上的贵族传信,帕特里克·路易斯可能还得再等一段时间。
  砰!
  一个精致昂贵的花瓶撞在墙壁上,瞬间变成粉末。
  帕特里克·路易斯脸上怒气未消。
  想要张嘴怒骂,但百合伯爵和狂风伯爵都战死了,牺牲殉国了,人家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他能骂谁?
  真正应该骂得好像是自己,怪自己明明察觉到了查理·戴维斯有诡异,却还是心存侥幸之心,只派了两个伯爵过去……只派了两个伯爵!
  “浑蛋,这个查理·戴维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乡下的落魄男爵,就算有奇遇,突然成长到这种地步,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总不能他背后站着一个神明,亲手在指导他吧!”
  帕特里克·路易斯,心头紊乱无比,各种情绪错综复杂。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他下定决心。
  以防万一
  决定自己亲自出马。
  不将查理·戴维斯这个叛徒干掉,他誓不罢休!
  帕特里克·路易斯开始着手布置各种计划。
  他离开的消息必须要足够隐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特别是烈雄公国的人。
  如果让对方知道他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不在,必然会加大攻势,到时白钢城要面对的压力将暴涨。
  这对局势非常不利,作为一个谨慎的人,路易斯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我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亲自出马,军队就没有必要带太多。”
  “而且为防白钢城这边出现变故,需要速去速回,带的人越少,速度也就越快,一千人差不多了。”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暗中命令下,很快一支千人精锐骑士团就被调了过来。
  这支骑士团属于高山伯爵。
  这次跟随帕特里克·路易斯出征的人中,高山伯爵也在。
  不过按照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想法,高山伯爵和他的骑士团,主要任务是维护百合领的稳定,还有收拢俘虏。
  战斗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根本用不上他们。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地隐藏下,整个过程无声无息,他信心满满,以为真的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殊不知,在他刚开始调集军队的时候,消息就被对面成功获知。
  他们的属下只顾着慌张跑路,根本想不起还有他这个国王的存在。
  如果不是百合领附近领地上的贵族传信,帕特里克·路易斯可能还得再等一段时间。
  砰!
  一个精致昂贵的花瓶撞在墙壁上,瞬间变成粉末。
  帕特里克·路易斯脸上怒气未消。
  想要张嘴怒骂,但百合伯爵和狂风伯爵都战死了,牺牲殉国了,人家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他能骂谁?
  真正应该骂得好像是自己,怪自己明明察觉到了查理·戴维斯有诡异,却还是心存侥幸之心,只派了两个伯爵过去……只派了两个伯爵!
  “浑蛋,这个查理·戴维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乡下的落魄男爵,就算有奇遇,突然成长到这种地步,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总不能他背后站着一个神明,亲手在指导他吧!”
  帕特里克·路易斯,心头紊乱无比,各种情绪错综复杂。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他下定决心。
  以防万一
  决定自己亲自出马。
  不将查理·戴维斯这个叛徒干掉,他誓不罢休!
  帕特里克·路易斯开始着手布置各种计划。
  他离开的消息必须要足够隐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特别是烈雄公国的人。
  如果让对方知道他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不在,必然会加大攻势,到时白钢城要面对的压力将暴涨。
  这对局势非常不利,作为一个谨慎的人,路易斯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我这个七级天空骑士亲自出马,军队就没有必要带太多。”
  “而且为防白钢城这边出现变故,需要速去速回,带的人越少,速度也就越快,一千人差不多了。”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暗中命令下,很快一支千人精锐骑士团就被调了过来。
  这支骑士团属于高山伯爵。
  这次跟随帕特里克·路易斯出征的人中,高山伯爵也在。
  不过按照帕特里克·路易斯的想法,高山伯爵和他的骑士团,主要任务是维护百合领的稳定,还有收拢俘虏。
  战斗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根本用不上他们。
  在帕特里克·路易斯地隐藏下,整个过程无声无息,他信心满满,以为真的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殊不知,在他刚开始调集军队的时候,消息就被对面成功获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