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油糕

目录

  蔡如诗从来不会生秦蔚宁的气,因为在她的眼里,秦蔚宁就是最优秀的人。
  “我对建宁县不熟悉,就先来这里了,表哥,你都来建宁县这么久了,你带我去招待所吧?”
  她还带着行李箱,又年纪小,秦蔚宁不可能放任她不管。
  “走吧,我带你去招待所。”
  言下之意,不想让蔡如诗在他的寝室多待。
  蔡如诗却没懂他的意思,反而很高兴,她总算可以麻烦表哥一次了。
  等把她带到了招待所,秦蔚宁转身立刻就走,丝毫都不想耽误。
  “表哥你等等,过两天我能不能见见未来表嫂啊?我特意给她带了礼物呢。”
  她专程来一趟就是为了见林小白,一开口就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秦伟宁背对着她,“她很忙,我不想带你去打扰她。”
  蔡如诗嘴角掠过一丝尴尬。
  “听说表嫂只是个初中学历,她应该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吧,怎么会这么忙?”
  她认识的初中毕业的姑娘家都出门打工了,做得都是辛苦活,潜意识地以为林小白也是如此。
  秦蔚宁皱着眉头转过身,用凌厉的目光看着她。
  “不许你背后议论她!她怎么样是我要考虑的问题,和你无关!”
  他平时很少对人发脾气,尤其是对认识的人,但是蔡如诗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蔡如诗还是第一次看到秦蔚宁发这么大的脾气,心里对林小白更加的好奇。
  初中毕业能让教授学位的秦蔚宁对她这么上心,肯定长得像小人书里那些妖精一样!
  林小白还不知道自己在别人心里居然长得那么好看,心里只想着晚上去夜校给秦蔚宁带点什么好吃的。
  忽然一道人影挡在她面前,遮去了一大片光。
  “小心点,桌面很重。”
  岑青州背上抵着桌面。
  原来是餐馆用了许久桌面,需要搬出去清理,刚才差点撞到林小白身上,还好岑青州反应快。
  “谢谢,其实这些活你都不用做,我来吧。”
  林小白反倒不好意思了,怎么能让房东帮忙搬东西。
  岑青州没把桌面放下,“我是男同志,力气大。”
  林世业嗅觉敏锐,感觉到了岑青州对林小白的不同,等两人把桌面抬到了外面,打趣道。
  “岑同志,你是不是喜欢我堂妹啊?”
  岑青州微怒,“没有。”
  沉甸甸的桌面把他的肩膀压出一道勒痕。
  “怎么可能没有,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不过你没机会了,她有秦教授了,哎。”
  林世业单纯的八卦,他从农村里出来,整天正事不干,八卦了解的不少。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岑青州下意识地把自己和秦蔚宁做了个对比,发现他根本比不上秦蔚宁。
  他看向了正在里面忙活的林小白,但是他好像真的对林小白有好感?
  “洗完了就快进来吃饭吧。”
  林小白走出来提醒他们吃饭,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夜校就开课了。
  她今天打算给秦蔚宁带点油糕,甜甜糯糯的,天冷了吃正合适。
  岑青州没把桌面放下,“我是男同志,力气大。”
  林世业嗅觉敏锐,感觉到了岑青州对林小白的不同,等两人把桌面抬到了外面,打趣道。
  “岑同志,你是不是喜欢我堂妹啊?”
  岑青州微怒,“没有。”
  沉甸甸的桌面把他的肩膀压出一道勒痕。
  “怎么可能没有,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不过你没机会了,她有秦教授了,哎。”
  林世业单纯的八卦,他从农村里出来,整天正事不干,八卦了解的不少。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岑青州下意识地把自己和秦蔚宁做了个对比,发现他根本比不上秦蔚宁。
  他看向了正在里面忙活的林小白,但是他好像真的对林小白有好感?
  “洗完了就快进来吃饭吧。”
  林小白走出来提醒他们吃饭,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夜校就开课了。
  她今天打算给秦蔚宁带点油糕,甜甜糯糯的,天冷了吃正合适。
  岑青州没把桌面放下,“我是男同志,力气大。”
  林世业嗅觉敏锐,感觉到了岑青州对林小白的不同,等两人把桌面抬到了外面,打趣道。
  “岑同志,你是不是喜欢我堂妹啊?”
  岑青州微怒,“没有。”
  沉甸甸的桌面把他的肩膀压出一道勒痕。
  “怎么可能没有,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不过你没机会了,她有秦教授了,哎。”
  林世业单纯的八卦,他从农村里出来,整天正事不干,八卦了解的不少。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岑青州下意识地把自己和秦蔚宁做了个对比,发现他根本比不上秦蔚宁。
  他看向了正在里面忙活的林小白,但是他好像真的对林小白有好感?
  “洗完了就快进来吃饭吧。”
  林小白走出来提醒他们吃饭,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夜校就开课了。
  她今天打算给秦蔚宁带点油糕,甜甜糯糯的,天冷了吃正合适。
  岑青州没把桌面放下,“我是男同志,力气大。”
  林世业嗅觉敏锐,感觉到了岑青州对林小白的不同,等两人把桌面抬到了外面,打趣道。
  “岑同志,你是不是喜欢我堂妹啊?”
  岑青州微怒,“没有。”
  沉甸甸的桌面把他的肩膀压出一道勒痕。
  “怎么可能没有,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不过你没机会了,她有秦教授了,哎。”
  林世业单纯的八卦,他从农村里出来,整天正事不干,八卦了解的不少。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岑青州下意识地把自己和秦蔚宁做了个对比,发现他根本比不上秦蔚宁。
  他看向了正在里面忙活的林小白,但是他好像真的对林小白有好感?
  “洗完了就快进来吃饭吧。”
  林小白走出来提醒他们吃饭,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夜校就开课了。
  她今天打算给秦蔚宁带点油糕,甜甜糯糯的,天冷了吃正合适。
  岑青州没把桌面放下,“我是男同志,力气大。”
  林世业嗅觉敏锐,感觉到了岑青州对林小白的不同,等两人把桌面抬到了外面,打趣道。
  “岑同志,你是不是喜欢我堂妹啊?”
  岑青州微怒,“没有。”
  沉甸甸的桌面把他的肩膀压出一道勒痕。
  “怎么可能没有,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不过你没机会了,她有秦教授了,哎。”
  林世业单纯的八卦,他从农村里出来,整天正事不干,八卦了解的不少。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岑青州下意识地把自己和秦蔚宁做了个对比,发现他根本比不上秦蔚宁。
  他看向了正在里面忙活的林小白,但是他好像真的对林小白有好感?
  “洗完了就快进来吃饭吧。”
  林小白走出来提醒他们吃饭,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夜校就开课了。
  她今天打算给秦蔚宁带点油糕,甜甜糯糯的,天冷了吃正合适。
  岑青州没把桌面放下,“我是男同志,力气大。”
  林世业嗅觉敏锐,感觉到了岑青州对林小白的不同,等两人把桌面抬到了外面,打趣道。
  “岑同志,你是不是喜欢我堂妹啊?”
  岑青州微怒,“没有。”
  沉甸甸的桌面把他的肩膀压出一道勒痕。
  “怎么可能没有,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不过你没机会了,她有秦教授了,哎。”
  林世业单纯的八卦,他从农村里出来,整天正事不干,八卦了解的不少。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岑青州下意识地把自己和秦蔚宁做了个对比,发现他根本比不上秦蔚宁。
  他看向了正在里面忙活的林小白,但是他好像真的对林小白有好感?
  “洗完了就快进来吃饭吧。”
  林小白走出来提醒他们吃饭,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夜校就开课了。
  她今天打算给秦蔚宁带点油糕,甜甜糯糯的,天冷了吃正合适。
  岑青州没把桌面放下,“我是男同志,力气大。”
  林世业嗅觉敏锐,感觉到了岑青州对林小白的不同,等两人把桌面抬到了外面,打趣道。
  “岑同志,你是不是喜欢我堂妹啊?”
  岑青州微怒,“没有。”
  沉甸甸的桌面把他的肩膀压出一道勒痕。
  “怎么可能没有,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不过你没机会了,她有秦教授了,哎。”
  林世业单纯的八卦,他从农村里出来,整天正事不干,八卦了解的不少。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岑青州下意识地把自己和秦蔚宁做了个对比,发现他根本比不上秦蔚宁。
  他看向了正在里面忙活的林小白,但是他好像真的对林小白有好感?
  “洗完了就快进来吃饭吧。”
  林小白走出来提醒他们吃饭,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夜校就开课了。
  她今天打算给秦蔚宁带点油糕,甜甜糯糯的,天冷了吃正合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