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强效迷药

目录

  李修颜把在十里镇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与李茂则和李茹儿听。期间还不忘强调,李瑾儿捡来的那个瓶子,将来必定是要赎回来的。
  李茂则没想到朝廷竟然这么快就停粮了,心中隐隐有些担忧。
  “爹,之前朝廷开仓放粮,挽救了许多百姓,也止住很多暴乱。如今朝廷这么快停粮,会不会...出什么事啊。”隐隐的,李茂则感到有些不安。
  李修颜脸色也有些沉重,东泽郡地处西北边陲,远离朝廷,本来在管理上就有颇多疏漏,若是发生暴乱,以目前的军队兵力来看,怕是很难镇压。
  “这帮官员到底怎么想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停粮了?难道他们不知道干旱刚结束,地里粮食没那么快长出来吗?”李茂则突然有些愤怒。
  李修颜叹口气道:“朝廷的赈灾粮拨下来,经过层层盘剥,所剩本就不多,加上当地官员贪污腐败,能流到咱们灾民手里的就更少。此次大旱涉及的面积太广,持续时间又长,若非大武朝国力鼎盛,国库充盈,换做周边其他小国,早就大乱了。眼下朝廷停粮,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朝廷也没粮了。”
  李瑾儿和李茹儿在一旁听的有些紧张。便宜老爹的话,总让她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若是真乱了,可如何是好?”李茂则回忆起刚闹饥荒的那段时日,真是苦不堪言。
  那段时日,李家村的村民都是人人自危,家家门户紧闭,他家、大伯家、二伯家和祖父祖母他们每晚都是轮流守夜。
  后来没多久,朝廷派了军队下来,又开仓放了粮,这才好一些。
  “现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情况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吧。”李修颜拍拍儿子的肩膀安慰道。
  说完,又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恩公,交代李茂则要照顾他,便径直出了房间,去后院劈柴。
  李瑾儿听完爹和三哥的对话,心情颇为沉重复杂。这都什么事啊,先是饿肚子,现在还要担心安全问题。
  他们一大家子小的小,弱的弱,她那便宜老爹,估计挨别人三拳就晕了。若是发生动乱,他们还怎么活?
  不行,她得想办法自保,若将来真发生暴乱,她一定要保身离开。
  “三妹,若是有不会的字,可以随时来找哥哥。”
  “知道啦。”李瑾儿一溜烟跑了。
  开玩笑她当年可是连厚厚的医药学书籍都能倒背如流的人,会有不认识的字?
  李瑾儿来到自己房间,把纸在案桌上铺开,坐在椅子上,凝神了片刻。随后,用毛笔沾了墨水,奋笔疾书。
  她把所有做迷药所需要的药材,都一字不拉地写了下来。
  “曼陀罗花、闹羊花、草乌、川乌、醉仙桃花”,一共五种药材,通过不同比例的调配,可以让迷药的效果最大化。
  写完,李瑾儿又把各种药材需要的比例都一一写好,这才满意地放下笔,待墨迹干后,放进衣服的最里层。
  接下来就是找药材了。
  或者,自己种?
  李瑾儿想起系统的购物中心界面,除了灵泉水,有一个类目就是种子。当时她粗略地浏览过,或许里面有自己想要的药材种子。
  李瑾儿连忙凝神点开意识海里的种子类目,然后惊讶地发现五种草药的种子已经躺在购物车里。
  真是神奇!脑中所想,系统自动就呈现了。
  每种草药种子的价格不同,像曼陀罗花的种子就略贵一些,大概需要三十元,其余各二十元。
  李瑾儿目前的收入是一百五,分别从钱氏、老妇人和李茂则那得来。李茂则的一百喜悦值来的太及时了。
  李瑾儿喜滋滋地金额兑换了种子,共花去一百一十元。
  刚兑换完毕,五袋种子就出现在手心里。
  李瑾儿拿起其中一个袋子,仔细瞧了瞧,发现这些小袋子的做工极为精致,上面用线秀了草药的模样,还有一行名称:曼陀罗花。
  打开袋子,里面有一小把种子。其余各袋都一样。
  太好了,有了种子,剩下的就好办了,只需要赚金额兑灵泉水就可以。
  身离开。
  “三妹,若是有不会的字,可以随时来找哥哥。”
  “知道啦。”李瑾儿一溜烟跑了。
  开玩笑她当年可是连厚厚的医药学书籍都能倒背如流的人,会有不认识的字?
  李瑾儿来到自己房间,把纸在案桌上铺开,坐在椅子上,凝神了片刻。随后,用毛笔沾了墨水,奋笔疾书。
  她把所有做迷药所需要的药材,都一字不拉地写了下来。
  “曼陀罗花、闹羊花、草乌、川乌、醉仙桃花”,一共五种药材,通过不同比例的调配,可以让迷药的效果最大化。
  写完,李瑾儿又把各种药材需要的比例都一一写好,这才满意地放下笔,待墨迹干后,放进衣服的最里层。
  接下来就是找药材了。
  或者,自己种?
  李瑾儿想起系统的购物中心界面,除了灵泉水,有一个类目就是种子。当时她粗略地浏览过,或许里面有自己想要的药材种子。
  李瑾儿连忙凝神点开意识海里的种子类目,然后惊讶地发现五种草药的种子已经躺在购物车里。
  真是神奇!脑中所想,系统自动就呈现了。
  每种草药种子的价格不同,像曼陀罗花的种子就略贵一些,大概需要三十元,其余各二十元。
  李瑾儿目前的收入是一百五,分别从钱氏、老妇人和李茂则那得来。李茂则的一百喜悦值来的太及时了。
  李瑾儿喜滋滋地金额兑换了种子,共花去一百一十元。
  刚兑换完毕,五袋种子就出现在手心里。
  李瑾儿拿起其中一个袋子,仔细瞧了瞧,发现这些小袋子的做工极为精致,上面用线秀了草药的模样,还有一行名称:曼陀罗花。
  打开袋子,里面有一小把种子。其余各袋都一样。
  太好了,有了种子,剩下的就好办了,只需要赚金额兑灵泉水就可以。
  身离开。
  “三妹,若是有不会的字,可以随时来找哥哥。”
  “知道啦。”李瑾儿一溜烟跑了。
  开玩笑她当年可是连厚厚的医药学书籍都能倒背如流的人,会有不认识的字?
  李瑾儿来到自己房间,把纸在案桌上铺开,坐在椅子上,凝神了片刻。随后,用毛笔沾了墨水,奋笔疾书。
  她把所有做迷药所需要的药材,都一字不拉地写了下来。
  “曼陀罗花、闹羊花、草乌、川乌、醉仙桃花”,一共五种药材,通过不同比例的调配,可以让迷药的效果最大化。
  写完,李瑾儿又把各种药材需要的比例都一一写好,这才满意地放下笔,待墨迹干后,放进衣服的最里层。
  接下来就是找药材了。
  或者,自己种?
  李瑾儿想起系统的购物中心界面,除了灵泉水,有一个类目就是种子。当时她粗略地浏览过,或许里面有自己想要的药材种子。
  李瑾儿连忙凝神点开意识海里的种子类目,然后惊讶地发现五种草药的种子已经躺在购物车里。
  真是神奇!脑中所想,系统自动就呈现了。
  每种草药种子的价格不同,像曼陀罗花的种子就略贵一些,大概需要三十元,其余各二十元。
  李瑾儿目前的收入是一百五,分别从钱氏、老妇人和李茂则那得来。李茂则的一百喜悦值来的太及时了。
  李瑾儿喜滋滋地金额兑换了种子,共花去一百一十元。
  刚兑换完毕,五袋种子就出现在手心里。
  李瑾儿拿起其中一个袋子,仔细瞧了瞧,发现这些小袋子的做工极为精致,上面用线秀了草药的模样,还有一行名称:曼陀罗花。
  打开袋子,里面有一小把种子。其余各袋都一样。
  太好了,有了种子,剩下的就好办了,只需要赚金额兑灵泉水就可以。
  身离开。
  “三妹,若是有不会的字,可以随时来找哥哥。”
  “知道啦。”李瑾儿一溜烟跑了。
  开玩笑她当年可是连厚厚的医药学书籍都能倒背如流的人,会有不认识的字?
  李瑾儿来到自己房间,把纸在案桌上铺开,坐在椅子上,凝神了片刻。随后,用毛笔沾了墨水,奋笔疾书。
  她把所有做迷药所需要的药材,都一字不拉地写了下来。
  “曼陀罗花、闹羊花、草乌、川乌、醉仙桃花”,一共五种药材,通过不同比例的调配,可以让迷药的效果最大化。
  写完,李瑾儿又把各种药材需要的比例都一一写好,这才满意地放下笔,待墨迹干后,放进衣服的最里层。
  接下来就是找药材了。
  或者,自己种?
  李瑾儿想起系统的购物中心界面,除了灵泉水,有一个类目就是种子。当时她粗略地浏览过,或许里面有自己想要的药材种子。
  李瑾儿连忙凝神点开意识海里的种子类目,然后惊讶地发现五种草药的种子已经躺在购物车里。
  真是神奇!脑中所想,系统自动就呈现了。
  每种草药种子的价格不同,像曼陀罗花的种子就略贵一些,大概需要三十元,其余各二十元。
  李瑾儿目前的收入是一百五,分别从钱氏、老妇人和李茂则那得来。李茂则的一百喜悦值来的太及时了。
  李瑾儿喜滋滋地金额兑换了种子,共花去一百一十元。
  刚兑换完毕,五袋种子就出现在手心里。
  李瑾儿拿起其中一个袋子,仔细瞧了瞧,发现这些小袋子的做工极为精致,上面用线秀了草药的模样,还有一行名称:曼陀罗花。
  打开袋子,里面有一小把种子。其余各袋都一样。
  太好了,有了种子,剩下的就好办了,只需要赚金额兑灵泉水就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