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旗帜飘起来,钱家帮造起来!

目录

  当钱似水浴血归来时,跟着老村长一起来帮忙的汉子们,看见钱似水下意识的后退。
  钱似水杀人的模样在他们脑海里挥之不去。
  曾经只认为这石家也就胆子大点,力气大点,那会想到,一个娘们,杀人也这么狠!
  老村长年纪大了,早看淡生死,见钱似水回来:
  “钱丫头,这是县令大人。”
  老村长说了一句后,立马闭口不言,心里对县令的做法十分有抵触情绪。
  钱似水看向胡元安,只一眼,点了一下头,转身走了!
  胡元安就这么看着对方从自己眼前轻飘飘的走了……
  想了好多开场白的县令大人
  …………
  石锦华急冲冲的跑来,三傻以为他没找到钱似水。
  一把拉住对方“书生,姑娘回来了,回屋里去了。”
  然后在石锦华耳边说“县令大人来了。”
  我们这些做土匪的,就反感跟官府打交道。
  石锦华一看,还真是县令大人。
  “学生石锦华拜见大人。”
  县令大人怎么来的这么及时?
  “你是今年秀才头名石锦华,不错不错。”
  一表人才,相貌着实让人惊艳。
  “学生正是。”
  “我们接到消息,紧赶慢赶,还是来的有些迟,给大家造成了不小损失。”
  说着话的时候,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石锦华。
  秦安待身边保护县令,心里却吐槽:
  呵呵……
  真是官字两点口,怎么说都随你。
  “大人勤政爱民,是百姓的地福。有大人在,百姓才得以安家乐业。”
  秦安听了:
  哟,这书生,挺会说话的嘛。
  “这是本官应该做的,当不得大家夸奖,这样,本官来迟,你们损失也不小,三天后你们到衙门去找胡师爷。”
  “本官把胡三跟雷小宝的固定资产判给你们,算是对你们的补偿。”
  秦安知道,这两个地头蛇固定资产就是房子,门面。
  不多,也不少,算起来,石书生也不吃亏。
  石锦华不想要,一,不想跟地头蛇的东西打交道,二嘛,不想让面前的县令跟自己娘子有交集。
  “多谢大人抬爱,但是……”我不想要。
  话没说完,老村长跪下道:
  “大人真是高风亮节,是我们百姓的青天大老爷啊!”
  石锦华见一头黑发中白发占了一大半的老村长跪在县令面前。
  一时心里酸溜溜的……
  “石秀才一心读书,哪懂经营,不如直接写给钱丫头。”
  老村长小心翼翼的问道,因为他算看明白了,这些东西,只有钱似水才能镇压的住。
  “好说,给谁都行。”
  县令一听,给刚才那个女子,心里没有不乐意的,给石锦华,心里还有点小痛。
  听老村长这么一说……
  石锦华低眉垂眼:
  & 扎心了,老头……
  石锦华还想坚持阻止一下……
  “大……”人……
  “行,没事,本官就先回去了,老人家辛苦你们处理一下现场了,尸体我们统一运回去。”
  衙役早准备好板车拉尸体,石锦华一看。
  哟嚯……
  如果如此,这县令早就准备好了,隔岸观火。
  如此这般一想:
  不要白不要,帮他这么大的忙,不要是傻子!
  跟谁都可以过不去,但是不能跟钱过不去!
  要……
  狠狠地要……
  听不见打斗声后,几乎家家都亮起了灯。
  安大娘在李逵媳搀扶下,到石家来。
  见石锦华好好站着,双手合十,嘴里“阿弥陀佛……”四处拜拜。
  经此一战,钱似水彻底站稳绝对霸主地位。
  三日后,钱似水让李园园带人去县衙办理交接手续。
  自己在家里埋头苦干,从新设计房子。
  徐师傅的建筑队,被王大夫救回来,一脸茫然。
  老村长随便捡着简单的说一句,就打发过去了。
  徐师傅参与房屋设计中,这人多,房子不好弄。
  最后决定,让老村长给找一个宽阔的地方,从新做地基。
  老村长也不小气,直接在村口去镇里管道上的交叉口给狠狠画了一个圈。
  “随便怎么摆弄!”
  老村长霸气侧漏,一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他偏心的问题。
  李园园回来的时候,兴奋的跑去找钱似水。
  “姑娘,我们今天去衙门办事,得到一个非常有用的消息。”
  李园园,站钱似水面前,整个都人因为兴奋,而有点颤抖。
  “说。”
  大惊小怪的……
  “姑娘,朝廷开设边关贸易了。”
  钱似水“?”一脸问号?
  跟我有什么关系?
  “姑娘,你看。”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羊皮地图,指着里面位置“这,我们在这,距离边关才七天路程,到这。”一路指下来。
  “姑娘,有道是:人离乡贱,物离乡贵,我们去边关贩卖他们特产,我听人说他们有一种玉,在我们大庆国十分受欢迎。”
  “然后呢?”
  “我们手里现在不是有门面嘛,总不能空着,再说,开放互相贸易后,我们这,是必要关卡,南来的,北往的,都经过我们这里。”
  到时候这个镇,哪怕是现在这个山东村都是必须路过的。
  “消息可靠?”
  钱似水有些心动。
  种地挺好,但是只能当一种乐趣,钱还是得赚的,不然死狗男人每天跟活的跟铁公鸡一样。
  “绝对可靠,我们从衙门出来的时候,胡师爷正在写通告,估计不久公告出来了。”
  “行,给你。”
  说着把一千两递给李园园。
  李园园一脸懵逼的看着钱似水:
  &  这姑娘要干嘛?
  “把村口官道上的地都买下来,直接让徐师傅接着起客栈商铺。”
  “哼╯^╰要是消息不可靠。”一脸冷漠的看着李园园。
  “也了更加确定,我现在就去给胡师爷送礼去。”
  娘呀,姑娘看人,太吓人了。
  “嗯。”
  直到天黑,李园园带着兄弟几个一身胭脂味回来。
  李园园还知道去河里洗个澡换身衣服才去找钱似水。
  “姑娘,确定了,衙门七天后发布公告。”
  “嗯。”
  “姑娘,我们得快,朝廷有这样的政策,送到我们这里起码两个多月,其他人,一定也会去,我们得先去。”
  把握先机,用最低的价格,带回商品才行。
  “明白,明天一早就安排。”
  钱似水也明白,时间紧急,自己手里钱,跟那些大富豪比不了,只能占一次先机。
  “姑娘,准备商队,马匹,马车,还有粮食,最好是大米,还有玉米,布匹以物易物,更能吃的开。”
  “嗯,你去安排,钱不够,找我。”
  难怪狗男人死抠,这钱不经花,也不知道死狗男人现在在书院做什么。
  死狗男人,呸!不对,石锦华此刻正在挑灯夜战。
  给书店老板抄书,就差悬梁刺股凿壁偷光。
  想到家里的败家娘们,随时会败家,他得多赚点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家娘子已经准备败到国外去了……
  得了准确信息,钱似水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让二瞎跑老村长家一趟。
  把消息给了老村长,老村长一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赶紧召集村民开会,消息告诉你们了,机会你们怎么把握老村长可就不管了。
  李逵着急忙慌的在自家靠近官道的地里到处比划。
  安娘见了“当家的,你这是要做什么?”地里黄豆刚准备黄呢。
  “这里靠近华仔家现在起的房子,我打算也在这里起门面房。”
  “你会做什么啊?”一个种地的,要去学人做生意?
  “切,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不会做大的,我坐不了小的?我开茶肆行不行?一碗几文钱,不比你去镇上做苦力强?”
  就不爱跟你们这些娘们玩,还不如钱妹子个性爽快!
  胡元安胡县令自从接到朝廷的传达,更加忙碌了。
  这个小地方,一下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肥肉,都想来这里安营扎寨。
  一下子,整个边关热闹了起来,还会时不时能遇见一两胡人。
  石家忙的热火朝天,啊呆跟张天躺床上,一动不动。
  李园园准备好了商队,插上了大旗!
  旗帜上大大“钱”字迎风飘扬,李园园直接命名商队为“钱家帮”。
  钱似水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爱叫什么叫什么,不影响赚钱就行。
  李逵跑的脚差点打岔了,在工地上总算找到了钱似水。
  “妹子,我也想跟你们跑商。”李逵想了好几天了。
  钱似水听了,看了一眼李逵,跑商说是赚钱,也有可能会没命的。
  李逵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太合适。
  这姑娘要干嘛?
  “把村口官道上的地都买下来,直接让徐师傅接着起客栈商铺。”
  “哼╯^╰要是消息不可靠。”一脸冷漠的看着李园园。
  “也了更加确定,我现在就去给胡师爷送礼去。”
  娘呀,姑娘看人,太吓人了。
  “嗯。”
  直到天黑,李园园带着兄弟几个一身胭脂味回来。
  李园园还知道去河里洗个澡换身衣服才去找钱似水。
  “姑娘,确定了,衙门七天后发布公告。”
  “嗯。”
  “姑娘,我们得快,朝廷有这样的政策,送到我们这里起码两个多月,其他人,一定也会去,我们得先去。”
  把握先机,用最低的价格,带回商品才行。
  “明白,明天一早就安排。”
  钱似水也明白,时间紧急,自己手里钱,跟那些大富豪比不了,只能占一次先机。
  “姑娘,准备商队,马匹,马车,还有粮食,最好是大米,还有玉米,布匹以物易物,更能吃的开。”
  “嗯,你去安排,钱不够,找我。”
  难怪狗男人死抠,这钱不经花,也不知道死狗男人现在在书院做什么。
  死狗男人,呸!不对,石锦华此刻正在挑灯夜战。
  给书店老板抄书,就差悬梁刺股凿壁偷光。
  想到家里的败家娘们,随时会败家,他得多赚点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家娘子已经准备败到国外去了……
  得了准确信息,钱似水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让二瞎跑老村长家一趟。
  把消息给了老村长,老村长一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赶紧召集村民开会,消息告诉你们了,机会你们怎么把握老村长可就不管了。
  李逵着急忙慌的在自家靠近官道的地里到处比划。
  安娘见了“当家的,你这是要做什么?”地里黄豆刚准备黄呢。
  “这里靠近华仔家现在起的房子,我打算也在这里起门面房。”
  “你会做什么啊?”一个种地的,要去学人做生意?
  “切,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不会做大的,我坐不了小的?我开茶肆行不行?一碗几文钱,不比你去镇上做苦力强?”
  就不爱跟你们这些娘们玩,还不如钱妹子个性爽快!
  胡元安胡县令自从接到朝廷的传达,更加忙碌了。
  这个小地方,一下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肥肉,都想来这里安营扎寨。
  一下子,整个边关热闹了起来,还会时不时能遇见一两胡人。
  石家忙的热火朝天,啊呆跟张天躺床上,一动不动。
  李园园准备好了商队,插上了大旗!
  旗帜上大大“钱”字迎风飘扬,李园园直接命名商队为“钱家帮”。
  钱似水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爱叫什么叫什么,不影响赚钱就行。
  李逵跑的脚差点打岔了,在工地上总算找到了钱似水。
  “妹子,我也想跟你们跑商。”李逵想了好几天了。
  钱似水听了,看了一眼李逵,跑商说是赚钱,也有可能会没命的。
  李逵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太合适。
  这姑娘要干嘛?
  “把村口官道上的地都买下来,直接让徐师傅接着起客栈商铺。”
  “哼╯^╰要是消息不可靠。”一脸冷漠的看着李园园。
  “也了更加确定,我现在就去给胡师爷送礼去。”
  娘呀,姑娘看人,太吓人了。
  “嗯。”
  直到天黑,李园园带着兄弟几个一身胭脂味回来。
  李园园还知道去河里洗个澡换身衣服才去找钱似水。
  “姑娘,确定了,衙门七天后发布公告。”
  “嗯。”
  “姑娘,我们得快,朝廷有这样的政策,送到我们这里起码两个多月,其他人,一定也会去,我们得先去。”
  把握先机,用最低的价格,带回商品才行。
  “明白,明天一早就安排。”
  钱似水也明白,时间紧急,自己手里钱,跟那些大富豪比不了,只能占一次先机。
  “姑娘,准备商队,马匹,马车,还有粮食,最好是大米,还有玉米,布匹以物易物,更能吃的开。”
  “嗯,你去安排,钱不够,找我。”
  难怪狗男人死抠,这钱不经花,也不知道死狗男人现在在书院做什么。
  死狗男人,呸!不对,石锦华此刻正在挑灯夜战。
  给书店老板抄书,就差悬梁刺股凿壁偷光。
  想到家里的败家娘们,随时会败家,他得多赚点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家娘子已经准备败到国外去了……
  得了准确信息,钱似水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让二瞎跑老村长家一趟。
  把消息给了老村长,老村长一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赶紧召集村民开会,消息告诉你们了,机会你们怎么把握老村长可就不管了。
  李逵着急忙慌的在自家靠近官道的地里到处比划。
  安娘见了“当家的,你这是要做什么?”地里黄豆刚准备黄呢。
  “这里靠近华仔家现在起的房子,我打算也在这里起门面房。”
  “你会做什么啊?”一个种地的,要去学人做生意?
  “切,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不会做大的,我坐不了小的?我开茶肆行不行?一碗几文钱,不比你去镇上做苦力强?”
  就不爱跟你们这些娘们玩,还不如钱妹子个性爽快!
  胡元安胡县令自从接到朝廷的传达,更加忙碌了。
  这个小地方,一下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肥肉,都想来这里安营扎寨。
  一下子,整个边关热闹了起来,还会时不时能遇见一两胡人。
  石家忙的热火朝天,啊呆跟张天躺床上,一动不动。
  李园园准备好了商队,插上了大旗!
  旗帜上大大“钱”字迎风飘扬,李园园直接命名商队为“钱家帮”。
  钱似水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爱叫什么叫什么,不影响赚钱就行。
  李逵跑的脚差点打岔了,在工地上总算找到了钱似水。
  “妹子,我也想跟你们跑商。”李逵想了好几天了。
  钱似水听了,看了一眼李逵,跑商说是赚钱,也有可能会没命的。
  李逵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太合适。
  这姑娘要干嘛?
  “把村口官道上的地都买下来,直接让徐师傅接着起客栈商铺。”
  “哼╯^╰要是消息不可靠。”一脸冷漠的看着李园园。
  “也了更加确定,我现在就去给胡师爷送礼去。”
  娘呀,姑娘看人,太吓人了。
  “嗯。”
  直到天黑,李园园带着兄弟几个一身胭脂味回来。
  李园园还知道去河里洗个澡换身衣服才去找钱似水。
  “姑娘,确定了,衙门七天后发布公告。”
  “嗯。”
  “姑娘,我们得快,朝廷有这样的政策,送到我们这里起码两个多月,其他人,一定也会去,我们得先去。”
  把握先机,用最低的价格,带回商品才行。
  “明白,明天一早就安排。”
  钱似水也明白,时间紧急,自己手里钱,跟那些大富豪比不了,只能占一次先机。
  “姑娘,准备商队,马匹,马车,还有粮食,最好是大米,还有玉米,布匹以物易物,更能吃的开。”
  “嗯,你去安排,钱不够,找我。”
  难怪狗男人死抠,这钱不经花,也不知道死狗男人现在在书院做什么。
  死狗男人,呸!不对,石锦华此刻正在挑灯夜战。
  给书店老板抄书,就差悬梁刺股凿壁偷光。
  想到家里的败家娘们,随时会败家,他得多赚点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家娘子已经准备败到国外去了……
  得了准确信息,钱似水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让二瞎跑老村长家一趟。
  把消息给了老村长,老村长一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赶紧召集村民开会,消息告诉你们了,机会你们怎么把握老村长可就不管了。
  李逵着急忙慌的在自家靠近官道的地里到处比划。
  安娘见了“当家的,你这是要做什么?”地里黄豆刚准备黄呢。
  “这里靠近华仔家现在起的房子,我打算也在这里起门面房。”
  “你会做什么啊?”一个种地的,要去学人做生意?
  “切,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不会做大的,我坐不了小的?我开茶肆行不行?一碗几文钱,不比你去镇上做苦力强?”
  就不爱跟你们这些娘们玩,还不如钱妹子个性爽快!
  胡元安胡县令自从接到朝廷的传达,更加忙碌了。
  这个小地方,一下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肥肉,都想来这里安营扎寨。
  一下子,整个边关热闹了起来,还会时不时能遇见一两胡人。
  石家忙的热火朝天,啊呆跟张天躺床上,一动不动。
  李园园准备好了商队,插上了大旗!
  旗帜上大大“钱”字迎风飘扬,李园园直接命名商队为“钱家帮”。
  钱似水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爱叫什么叫什么,不影响赚钱就行。
  李逵跑的脚差点打岔了,在工地上总算找到了钱似水。
  “妹子,我也想跟你们跑商。”李逵想了好几天了。
  钱似水听了,看了一眼李逵,跑商说是赚钱,也有可能会没命的。
  李逵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太合适。
  这姑娘要干嘛?
  “把村口官道上的地都买下来,直接让徐师傅接着起客栈商铺。”
  “哼╯^╰要是消息不可靠。”一脸冷漠的看着李园园。
  “也了更加确定,我现在就去给胡师爷送礼去。”
  娘呀,姑娘看人,太吓人了。
  “嗯。”
  直到天黑,李园园带着兄弟几个一身胭脂味回来。
  李园园还知道去河里洗个澡换身衣服才去找钱似水。
  “姑娘,确定了,衙门七天后发布公告。”
  “嗯。”
  “姑娘,我们得快,朝廷有这样的政策,送到我们这里起码两个多月,其他人,一定也会去,我们得先去。”
  把握先机,用最低的价格,带回商品才行。
  “明白,明天一早就安排。”
  钱似水也明白,时间紧急,自己手里钱,跟那些大富豪比不了,只能占一次先机。
  “姑娘,准备商队,马匹,马车,还有粮食,最好是大米,还有玉米,布匹以物易物,更能吃的开。”
  “嗯,你去安排,钱不够,找我。”
  难怪狗男人死抠,这钱不经花,也不知道死狗男人现在在书院做什么。
  死狗男人,呸!不对,石锦华此刻正在挑灯夜战。
  给书店老板抄书,就差悬梁刺股凿壁偷光。
  想到家里的败家娘们,随时会败家,他得多赚点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家娘子已经准备败到国外去了……
  得了准确信息,钱似水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让二瞎跑老村长家一趟。
  把消息给了老村长,老村长一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赶紧召集村民开会,消息告诉你们了,机会你们怎么把握老村长可就不管了。
  李逵着急忙慌的在自家靠近官道的地里到处比划。
  安娘见了“当家的,你这是要做什么?”地里黄豆刚准备黄呢。
  “这里靠近华仔家现在起的房子,我打算也在这里起门面房。”
  “你会做什么啊?”一个种地的,要去学人做生意?
  “切,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不会做大的,我坐不了小的?我开茶肆行不行?一碗几文钱,不比你去镇上做苦力强?”
  就不爱跟你们这些娘们玩,还不如钱妹子个性爽快!
  胡元安胡县令自从接到朝廷的传达,更加忙碌了。
  这个小地方,一下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肥肉,都想来这里安营扎寨。
  一下子,整个边关热闹了起来,还会时不时能遇见一两胡人。
  石家忙的热火朝天,啊呆跟张天躺床上,一动不动。
  李园园准备好了商队,插上了大旗!
  旗帜上大大“钱”字迎风飘扬,李园园直接命名商队为“钱家帮”。
  钱似水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爱叫什么叫什么,不影响赚钱就行。
  李逵跑的脚差点打岔了,在工地上总算找到了钱似水。
  “妹子,我也想跟你们跑商。”李逵想了好几天了。
  钱似水听了,看了一眼李逵,跑商说是赚钱,也有可能会没命的。
  李逵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太合适。
  这姑娘要干嘛?
  “把村口官道上的地都买下来,直接让徐师傅接着起客栈商铺。”
  “哼╯^╰要是消息不可靠。”一脸冷漠的看着李园园。
  “也了更加确定,我现在就去给胡师爷送礼去。”
  娘呀,姑娘看人,太吓人了。
  “嗯。”
  直到天黑,李园园带着兄弟几个一身胭脂味回来。
  李园园还知道去河里洗个澡换身衣服才去找钱似水。
  “姑娘,确定了,衙门七天后发布公告。”
  “嗯。”
  “姑娘,我们得快,朝廷有这样的政策,送到我们这里起码两个多月,其他人,一定也会去,我们得先去。”
  把握先机,用最低的价格,带回商品才行。
  “明白,明天一早就安排。”
  钱似水也明白,时间紧急,自己手里钱,跟那些大富豪比不了,只能占一次先机。
  “姑娘,准备商队,马匹,马车,还有粮食,最好是大米,还有玉米,布匹以物易物,更能吃的开。”
  “嗯,你去安排,钱不够,找我。”
  难怪狗男人死抠,这钱不经花,也不知道死狗男人现在在书院做什么。
  死狗男人,呸!不对,石锦华此刻正在挑灯夜战。
  给书店老板抄书,就差悬梁刺股凿壁偷光。
  想到家里的败家娘们,随时会败家,他得多赚点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家娘子已经准备败到国外去了……
  得了准确信息,钱似水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让二瞎跑老村长家一趟。
  把消息给了老村长,老村长一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赶紧召集村民开会,消息告诉你们了,机会你们怎么把握老村长可就不管了。
  李逵着急忙慌的在自家靠近官道的地里到处比划。
  安娘见了“当家的,你这是要做什么?”地里黄豆刚准备黄呢。
  “这里靠近华仔家现在起的房子,我打算也在这里起门面房。”
  “你会做什么啊?”一个种地的,要去学人做生意?
  “切,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不会做大的,我坐不了小的?我开茶肆行不行?一碗几文钱,不比你去镇上做苦力强?”
  就不爱跟你们这些娘们玩,还不如钱妹子个性爽快!
  胡元安胡县令自从接到朝廷的传达,更加忙碌了。
  这个小地方,一下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肥肉,都想来这里安营扎寨。
  一下子,整个边关热闹了起来,还会时不时能遇见一两胡人。
  石家忙的热火朝天,啊呆跟张天躺床上,一动不动。
  李园园准备好了商队,插上了大旗!
  旗帜上大大“钱”字迎风飘扬,李园园直接命名商队为“钱家帮”。
  钱似水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爱叫什么叫什么,不影响赚钱就行。
  李逵跑的脚差点打岔了,在工地上总算找到了钱似水。
  “妹子,我也想跟你们跑商。”李逵想了好几天了。
  钱似水听了,看了一眼李逵,跑商说是赚钱,也有可能会没命的。
  李逵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太合适。
  这姑娘要干嘛?
  “把村口官道上的地都买下来,直接让徐师傅接着起客栈商铺。”
  “哼╯^╰要是消息不可靠。”一脸冷漠的看着李园园。
  “也了更加确定,我现在就去给胡师爷送礼去。”
  娘呀,姑娘看人,太吓人了。
  “嗯。”
  直到天黑,李园园带着兄弟几个一身胭脂味回来。
  李园园还知道去河里洗个澡换身衣服才去找钱似水。
  “姑娘,确定了,衙门七天后发布公告。”
  “嗯。”
  “姑娘,我们得快,朝廷有这样的政策,送到我们这里起码两个多月,其他人,一定也会去,我们得先去。”
  把握先机,用最低的价格,带回商品才行。
  “明白,明天一早就安排。”
  钱似水也明白,时间紧急,自己手里钱,跟那些大富豪比不了,只能占一次先机。
  “姑娘,准备商队,马匹,马车,还有粮食,最好是大米,还有玉米,布匹以物易物,更能吃的开。”
  “嗯,你去安排,钱不够,找我。”
  难怪狗男人死抠,这钱不经花,也不知道死狗男人现在在书院做什么。
  死狗男人,呸!不对,石锦华此刻正在挑灯夜战。
  给书店老板抄书,就差悬梁刺股凿壁偷光。
  想到家里的败家娘们,随时会败家,他得多赚点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家娘子已经准备败到国外去了……
  得了准确信息,钱似水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让二瞎跑老村长家一趟。
  把消息给了老村长,老村长一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赶紧召集村民开会,消息告诉你们了,机会你们怎么把握老村长可就不管了。
  李逵着急忙慌的在自家靠近官道的地里到处比划。
  安娘见了“当家的,你这是要做什么?”地里黄豆刚准备黄呢。
  “这里靠近华仔家现在起的房子,我打算也在这里起门面房。”
  “你会做什么啊?”一个种地的,要去学人做生意?
  “切,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我不会做大的,我坐不了小的?我开茶肆行不行?一碗几文钱,不比你去镇上做苦力强?”
  就不爱跟你们这些娘们玩,还不如钱妹子个性爽快!
  胡元安胡县令自从接到朝廷的传达,更加忙碌了。
  这个小地方,一下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肥肉,都想来这里安营扎寨。
  一下子,整个边关热闹了起来,还会时不时能遇见一两胡人。
  石家忙的热火朝天,啊呆跟张天躺床上,一动不动。
  李园园准备好了商队,插上了大旗!
  旗帜上大大“钱”字迎风飘扬,李园园直接命名商队为“钱家帮”。
  钱似水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爱叫什么叫什么,不影响赚钱就行。
  李逵跑的脚差点打岔了,在工地上总算找到了钱似水。
  “妹子,我也想跟你们跑商。”李逵想了好几天了。
  钱似水听了,看了一眼李逵,跑商说是赚钱,也有可能会没命的。
  李逵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太合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