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综艺

目录

  余晚晚笑了笑:“好,你的感谢我收到了。”
  “观你面相劫难已过,以后万事顺遂。”余晚晚笑着对他道。
  摄像小哥连忙点头:“谢谢!”
  “这是我托朋友买的,希望你别嫌弃,他们说这是你们道家法器之一,我也不懂,真假我也辨别不了,如果买错了你直接扔掉就好。”摄像小哥拿出一个纸袋子。
  纸袋子打开,里面有个便携的小鼓。
  余晚晚双眼一亮:“好东西,鼓有神通和辟邪之用,也能醒人振奋,有些年头了。”
  “你喜欢就好。”听到余晚晚夸,摄像小哥更高兴了。
  “作为回礼,这个赠你。”余晚晚今天带着符,不管摄像小哥怎么样,她都是要给他一个符的。
  保平安。、
  “谢谢!”摄像小哥激动地收下,放在贴身的地方。
  两个人是一块回到的拍摄地。
  明竹见她来了,直接跑过来抱住她:“晚晚!我想死你啦!”
  余晚晚见她面色红润了许多,心中的大石头也落了地:“我也想你啦~”
  “晚晚,今晚我要和你一起睡!”明竹直接撒娇,弄得余晚晚超级不好意思。
  脸颊微微一红:“好。”
  谷宾和黎峫还有余晚晚一起合作拍古装剧《夙痕》,平日里剧组里没少聊天。
  所以跟他们也熟了,直接朝着余晚晚和明竹道:“摄像机还在看着呢,你们两个简直太腻歪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两个是一对呢。”
  秦泽直接笑出声:“直男的世界是真的可怕,女孩子的友情你别猜,哈哈。”
  只有宁立轩,觉得自己和他们有点生分了。
  秦泽和明竹的暧昧关系他看在眼里。
  而谷宾和黎峫余晚晚一起合作古装剧,已经铺天盖地的通告了。
  只有自己,像是个局外人一样,站在台上,没人搭话。
  这时候导演出现:“大家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我们一点不想你,你这个魔鬼!”谷宾直接抗拒喊出,小虎牙露在外面,像极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
  “哈哈哈哈,谷宾,痛苦面具出来了。”秦泽笑抽了。
  余晚晚和明竹也跟着笑:“谷宾太好玩了,他就一小孩。”
  “你不知道在剧组的时候,真要被他逗死了。”余晚晚笑着说。
  “太羡慕你们了,竟然还一起拍古装剧,什么时候安排咱两拍一个?”明竹挽着余晚晚的手腕。
  “和黎老师一起拍戏感觉怎么样啊?”明竹挑眉。
  现在镜头还在对着,余晚晚回答的自然中规中矩:“黎老师很专业,入戏很快,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浪费别人的时间,也非常的有耐心。”
  导演组大喇叭响了起来:“因为此行环境恶劣,这一次不分组,所有人在一起,另外此次同行的还有两位嘉宾。”
  “余思思,大家应该都很熟了。”导演的话刚落下,余思思从保姆车上下来,一身粉色的运动服看起来青春活力。
  马尾在脑后随着她的行走摆动。
  宁立轩的眼睛微亮:“好漂亮。”
  秦泽和明竹也是第一次见余思思,都是眼前一亮,但明竹细看余思思不免撅起了嘴小声跟余晚晚道:“她看起来是素颜,实际上化了素颜妆,和你不一样,我看得出你就打了防晒,连眉毛都没画。”
  “你比她好看。”
  余晚晚看了眼明竹:“你这是友情滤镜,我也觉得你好看。”
  明竹嘿嘿一笑:“不愧是好姐妹,互夸彩虹屁。”
  “大家好,我是余思思。”
  “黎老师好,谷老师又见面了,明老师好,余老师好,秦老师好,宁老师好。”余思思很会给自己树立良好的形象。
  “你好你好!”
  “你好你好!太好看了!”宁立轩毫不忌讳的夸赞,然后为了给你更多的镜头,连忙对着导演道:“导演又给我们加了一个大美女。”
  宁立轩这话夸了三个人。
  很聪明,其实这在娱乐圈也算是语言艺术必修。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导演俏皮的回了句。
  “下一位,他不属于娱乐圈,但他又非常的出圈,拥有微博粉丝一千万的天才外科医生周慕光!欢迎!”
  余晚晚看着保姆车上下来的人,也是微微惊讶,这不是那天在医院里扶了自己一把,并且给她纸巾的年轻医生吗?
  他叫周慕光?
  好名字。
  “大家好,我是周慕光。”一身灰色运动服的人,干练非常。
  余晚晚见他头顶浓浓的功德,微微羡慕,他一定是个好医生,也是个医术非常高超的医生。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功德之力。
  要是她有这么多的功德就好了。
  明竹推了推她小声道:“喂,你不会喜欢这一挂的吧,眼都直了。”
  “啊?不是,我见过他,所以很惊讶。“余晚晚小声道。
  “余小姐,又见面了。”还不等余晚晚详细说,周慕光站在她的旁边,朝着她微微颔首。
  他带着话筒说的,所以声音大家都听得见。
  导演也是惊讶:“余老师和周医生认识?”
  余晚晚点了点头:“嗯,之前在医院,见过。”
  “啊?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明竹关心,所有人都看向她。
  余晚晚一笑:“没事。”
  周慕光也没有说话。
  导演组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发话。
  “和之前一样,今天晚上是聚餐,食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自己做自己想要吃的东西。”
  “明日开始一同出发!”
  谷宾看着周慕光,痛苦面具又出来了:“医生都给我们配好了,我怎么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呸呸呸!乌鸦嘴!”明竹直接反驳。
  谷宾闭嘴委屈:“希望导演组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是不可能了,你们就祈祷一切顺利吧,哈哈哈~”导演组非常的开心。
  现在飞行流浪记,只要一开播,就会占据各大热搜,更可怕的是收视率,现在已经成为最火的综艺了。
  重播的次数已经达到了五个亿播放量,占据各大视频播放器的榜首。
  这才一个月,随着时间的累积,只会更多。
  余晚晚看着保姆车上下来的人,也是微微惊讶,这不是那天在医院里扶了自己一把,并且给她纸巾的年轻医生吗?
  他叫周慕光?
  好名字。
  “大家好,我是周慕光。”一身灰色运动服的人,干练非常。
  余晚晚见他头顶浓浓的功德,微微羡慕,他一定是个好医生,也是个医术非常高超的医生。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功德之力。
  要是她有这么多的功德就好了。
  明竹推了推她小声道:“喂,你不会喜欢这一挂的吧,眼都直了。”
  “啊?不是,我见过他,所以很惊讶。“余晚晚小声道。
  “余小姐,又见面了。”还不等余晚晚详细说,周慕光站在她的旁边,朝着她微微颔首。
  他带着话筒说的,所以声音大家都听得见。
  导演也是惊讶:“余老师和周医生认识?”
  余晚晚点了点头:“嗯,之前在医院,见过。”
  “啊?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明竹关心,所有人都看向她。
  余晚晚一笑:“没事。”
  周慕光也没有说话。
  导演组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发话。
  “和之前一样,今天晚上是聚餐,食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自己做自己想要吃的东西。”
  “明日开始一同出发!”
  谷宾看着周慕光,痛苦面具又出来了:“医生都给我们配好了,我怎么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呸呸呸!乌鸦嘴!”明竹直接反驳。
  谷宾闭嘴委屈:“希望导演组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是不可能了,你们就祈祷一切顺利吧,哈哈哈~”导演组非常的开心。
  现在飞行流浪记,只要一开播,就会占据各大热搜,更可怕的是收视率,现在已经成为最火的综艺了。
  重播的次数已经达到了五个亿播放量,占据各大视频播放器的榜首。
  这才一个月,随着时间的累积,只会更多。
  余晚晚看着保姆车上下来的人,也是微微惊讶,这不是那天在医院里扶了自己一把,并且给她纸巾的年轻医生吗?
  他叫周慕光?
  好名字。
  “大家好,我是周慕光。”一身灰色运动服的人,干练非常。
  余晚晚见他头顶浓浓的功德,微微羡慕,他一定是个好医生,也是个医术非常高超的医生。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功德之力。
  要是她有这么多的功德就好了。
  明竹推了推她小声道:“喂,你不会喜欢这一挂的吧,眼都直了。”
  “啊?不是,我见过他,所以很惊讶。“余晚晚小声道。
  “余小姐,又见面了。”还不等余晚晚详细说,周慕光站在她的旁边,朝着她微微颔首。
  他带着话筒说的,所以声音大家都听得见。
  导演也是惊讶:“余老师和周医生认识?”
  余晚晚点了点头:“嗯,之前在医院,见过。”
  “啊?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明竹关心,所有人都看向她。
  余晚晚一笑:“没事。”
  周慕光也没有说话。
  导演组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发话。
  “和之前一样,今天晚上是聚餐,食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自己做自己想要吃的东西。”
  “明日开始一同出发!”
  谷宾看着周慕光,痛苦面具又出来了:“医生都给我们配好了,我怎么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呸呸呸!乌鸦嘴!”明竹直接反驳。
  谷宾闭嘴委屈:“希望导演组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是不可能了,你们就祈祷一切顺利吧,哈哈哈~”导演组非常的开心。
  现在飞行流浪记,只要一开播,就会占据各大热搜,更可怕的是收视率,现在已经成为最火的综艺了。
  重播的次数已经达到了五个亿播放量,占据各大视频播放器的榜首。
  这才一个月,随着时间的累积,只会更多。
  余晚晚看着保姆车上下来的人,也是微微惊讶,这不是那天在医院里扶了自己一把,并且给她纸巾的年轻医生吗?
  他叫周慕光?
  好名字。
  “大家好,我是周慕光。”一身灰色运动服的人,干练非常。
  余晚晚见他头顶浓浓的功德,微微羡慕,他一定是个好医生,也是个医术非常高超的医生。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功德之力。
  要是她有这么多的功德就好了。
  明竹推了推她小声道:“喂,你不会喜欢这一挂的吧,眼都直了。”
  “啊?不是,我见过他,所以很惊讶。“余晚晚小声道。
  “余小姐,又见面了。”还不等余晚晚详细说,周慕光站在她的旁边,朝着她微微颔首。
  他带着话筒说的,所以声音大家都听得见。
  导演也是惊讶:“余老师和周医生认识?”
  余晚晚点了点头:“嗯,之前在医院,见过。”
  “啊?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明竹关心,所有人都看向她。
  余晚晚一笑:“没事。”
  周慕光也没有说话。
  导演组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发话。
  “和之前一样,今天晚上是聚餐,食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自己做自己想要吃的东西。”
  “明日开始一同出发!”
  谷宾看着周慕光,痛苦面具又出来了:“医生都给我们配好了,我怎么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呸呸呸!乌鸦嘴!”明竹直接反驳。
  谷宾闭嘴委屈:“希望导演组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是不可能了,你们就祈祷一切顺利吧,哈哈哈~”导演组非常的开心。
  现在飞行流浪记,只要一开播,就会占据各大热搜,更可怕的是收视率,现在已经成为最火的综艺了。
  重播的次数已经达到了五个亿播放量,占据各大视频播放器的榜首。
  这才一个月,随着时间的累积,只会更多。
  余晚晚看着保姆车上下来的人,也是微微惊讶,这不是那天在医院里扶了自己一把,并且给她纸巾的年轻医生吗?
  他叫周慕光?
  好名字。
  “大家好,我是周慕光。”一身灰色运动服的人,干练非常。
  余晚晚见他头顶浓浓的功德,微微羡慕,他一定是个好医生,也是个医术非常高超的医生。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功德之力。
  要是她有这么多的功德就好了。
  明竹推了推她小声道:“喂,你不会喜欢这一挂的吧,眼都直了。”
  “啊?不是,我见过他,所以很惊讶。“余晚晚小声道。
  “余小姐,又见面了。”还不等余晚晚详细说,周慕光站在她的旁边,朝着她微微颔首。
  他带着话筒说的,所以声音大家都听得见。
  导演也是惊讶:“余老师和周医生认识?”
  余晚晚点了点头:“嗯,之前在医院,见过。”
  “啊?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明竹关心,所有人都看向她。
  余晚晚一笑:“没事。”
  周慕光也没有说话。
  导演组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发话。
  “和之前一样,今天晚上是聚餐,食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自己做自己想要吃的东西。”
  “明日开始一同出发!”
  谷宾看着周慕光,痛苦面具又出来了:“医生都给我们配好了,我怎么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呸呸呸!乌鸦嘴!”明竹直接反驳。
  谷宾闭嘴委屈:“希望导演组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是不可能了,你们就祈祷一切顺利吧,哈哈哈~”导演组非常的开心。
  现在飞行流浪记,只要一开播,就会占据各大热搜,更可怕的是收视率,现在已经成为最火的综艺了。
  重播的次数已经达到了五个亿播放量,占据各大视频播放器的榜首。
  这才一个月,随着时间的累积,只会更多。
  余晚晚看着保姆车上下来的人,也是微微惊讶,这不是那天在医院里扶了自己一把,并且给她纸巾的年轻医生吗?
  他叫周慕光?
  好名字。
  “大家好,我是周慕光。”一身灰色运动服的人,干练非常。
  余晚晚见他头顶浓浓的功德,微微羡慕,他一定是个好医生,也是个医术非常高超的医生。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功德之力。
  要是她有这么多的功德就好了。
  明竹推了推她小声道:“喂,你不会喜欢这一挂的吧,眼都直了。”
  “啊?不是,我见过他,所以很惊讶。“余晚晚小声道。
  “余小姐,又见面了。”还不等余晚晚详细说,周慕光站在她的旁边,朝着她微微颔首。
  他带着话筒说的,所以声音大家都听得见。
  导演也是惊讶:“余老师和周医生认识?”
  余晚晚点了点头:“嗯,之前在医院,见过。”
  “啊?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明竹关心,所有人都看向她。
  余晚晚一笑:“没事。”
  周慕光也没有说话。
  导演组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发话。
  “和之前一样,今天晚上是聚餐,食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自己做自己想要吃的东西。”
  “明日开始一同出发!”
  谷宾看着周慕光,痛苦面具又出来了:“医生都给我们配好了,我怎么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呸呸呸!乌鸦嘴!”明竹直接反驳。
  谷宾闭嘴委屈:“希望导演组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是不可能了,你们就祈祷一切顺利吧,哈哈哈~”导演组非常的开心。
  现在飞行流浪记,只要一开播,就会占据各大热搜,更可怕的是收视率,现在已经成为最火的综艺了。
  重播的次数已经达到了五个亿播放量,占据各大视频播放器的榜首。
  这才一个月,随着时间的累积,只会更多。
  余晚晚看着保姆车上下来的人,也是微微惊讶,这不是那天在医院里扶了自己一把,并且给她纸巾的年轻医生吗?
  他叫周慕光?
  好名字。
  “大家好,我是周慕光。”一身灰色运动服的人,干练非常。
  余晚晚见他头顶浓浓的功德,微微羡慕,他一定是个好医生,也是个医术非常高超的医生。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功德之力。
  要是她有这么多的功德就好了。
  明竹推了推她小声道:“喂,你不会喜欢这一挂的吧,眼都直了。”
  “啊?不是,我见过他,所以很惊讶。“余晚晚小声道。
  “余小姐,又见面了。”还不等余晚晚详细说,周慕光站在她的旁边,朝着她微微颔首。
  他带着话筒说的,所以声音大家都听得见。
  导演也是惊讶:“余老师和周医生认识?”
  余晚晚点了点头:“嗯,之前在医院,见过。”
  “啊?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明竹关心,所有人都看向她。
  余晚晚一笑:“没事。”
  周慕光也没有说话。
  导演组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发话。
  “和之前一样,今天晚上是聚餐,食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自己做自己想要吃的东西。”
  “明日开始一同出发!”
  谷宾看着周慕光,痛苦面具又出来了:“医生都给我们配好了,我怎么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呸呸呸!乌鸦嘴!”明竹直接反驳。
  谷宾闭嘴委屈:“希望导演组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是不可能了,你们就祈祷一切顺利吧,哈哈哈~”导演组非常的开心。
  现在飞行流浪记,只要一开播,就会占据各大热搜,更可怕的是收视率,现在已经成为最火的综艺了。
  重播的次数已经达到了五个亿播放量,占据各大视频播放器的榜首。
  这才一个月,随着时间的累积,只会更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