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睡懒觉

目录

  人在撒谎的时候,不管是表情还是身体里都骗不了人。
  当然若是有些人心理素质够强也确实会让人看不出来。
  但是姜子健跟姜子康这俩个现在还小,自然是把握不住这个度。
  而姜子腾虽然不能像姜子望一样靠数据认出来,但是他懂得人的心理,他可以靠感觉就认出来,一个人撒谎跟没撒谎。
  自己作为一个撒谎这么多次的人,若是还看不出来别人撒谎,他这么多的精力岂不是白经过了——
  不过既然那两个小的不愿意说,那他们两个就不问呗,反正又不会对他们两个有什么影响。
  然而这些事情此刻在床上睡着的姜鲤跟姜锦小朋友完全不知道。
  八点,平时这个时间点姜锦跟姜鲤都该醒过来了,所以张月茹推开门就进来。
  结果今天令人意外的事,就只有姜锦小朋友慢吞吞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而一向醒的特别快,动作特别利落的姜鲤,反而还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张月茹刚开始也没感到意外,只静静的来到床边,帮着姜锦穿衣服。
  看自己的小孙女睡的还很熟,
  张月茹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询问着姜锦,
  “今今,妹妹还在睡觉,咱不要打扰妹妹睡觉,你要是睡醒了,奶奶带你去早饭,好不好啊?”
  姜锦穿着一身姜黄色的衣服,显得整个人都精神奕奕的,趁的小家伙更加的白白嫩嫩了。
  小家伙听完张月茹的话,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张月茹,又看了看还睡着的正香的姜鲤,难得没有折腾姜鲤,对着张月茹伸出了手,
  “奶奶,抱抱,去吃饭~”
  “好,奶奶抱。”
  张月茹声音轻轻的,动作也轻轻的,完全不像以前火急火燎的样子,生怕动作大了会惊醒姜鲤。
  本来张月茹是以为姜鲤只是今天想睡个懒觉,等自己陪着姜锦吃完早饭之后,姜鲤小朋友就该自己爬起来了。
  以前,姜鲤也有过比姜锦晚起的时候,但是一般只在姜锦吃饭的时候。
  姜鲤小朋友就醒了过来,自己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来到餐厅吃饭。
  但是今天似乎与脑中的记忆产生了偏差,张月茹陪着姜锦吃完了饭,回了房间,姜鲤依旧躺在床上睡得很熟。
  这次不光是张月茹觉得意外,就连姜锦小朋友都感觉到了奇怪。
  他蹬掉脚上的小鞋子,撅着小屁股哼哧哼哧的爬上炕,一股溜的爬到姜鲤山边扬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子,仔细的观察着姜鲤那张还在熟睡当中的脸。
  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姜鲤仍然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姜锦就兴奋的伸出小手试探性的摸了摸姜鲤的脸蛋。
  又像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指着姜鲤的眼底,
  “奶奶,奶奶,”
  张月茹被姜锦叫着,刚想让姜锦小声一点就听到了姜锦下面的一句话,
  “奶奶!你看你看,妹妹的眼底是青色的!青了半圈呢!”
  “……哪呢?让我看看。”
  眼底怎么会是青的呢,不会是生病了吧?
  要不然按照姜鲤以前的情况,这个时间点了,不可能不醒啊!
  服,来到餐厅吃饭。
  但是今天似乎与脑中的记忆产生了偏差,张月茹陪着姜锦吃完了饭,回了房间,姜鲤依旧躺在床上睡得很熟。
  这次不光是张月茹觉得意外,就连姜锦小朋友都感觉到了奇怪。
  他蹬掉脚上的小鞋子,撅着小屁股哼哧哼哧的爬上炕,一股溜的爬到姜鲤山边扬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子,仔细的观察着姜鲤那张还在熟睡当中的脸。
  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姜鲤仍然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姜锦就兴奋的伸出小手试探性的摸了摸姜鲤的脸蛋。
  又像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指着姜鲤的眼底,
  “奶奶,奶奶,”
  张月茹被姜锦叫着,刚想让姜锦小声一点就听到了姜锦下面的一句话,
  “奶奶!你看你看,妹妹的眼底是青色的!青了半圈呢!”
  “……哪呢?让我看看。”
  眼底怎么会是青的呢,不会是生病了吧?
  要不然按照姜鲤以前的情况,这个时间点了,不可能不醒啊!
  服,来到餐厅吃饭。
  但是今天似乎与脑中的记忆产生了偏差,张月茹陪着姜锦吃完了饭,回了房间,姜鲤依旧躺在床上睡得很熟。
  这次不光是张月茹觉得意外,就连姜锦小朋友都感觉到了奇怪。
  他蹬掉脚上的小鞋子,撅着小屁股哼哧哼哧的爬上炕,一股溜的爬到姜鲤山边扬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子,仔细的观察着姜鲤那张还在熟睡当中的脸。
  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姜鲤仍然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姜锦就兴奋的伸出小手试探性的摸了摸姜鲤的脸蛋。
  又像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指着姜鲤的眼底,
  “奶奶,奶奶,”
  张月茹被姜锦叫着,刚想让姜锦小声一点就听到了姜锦下面的一句话,
  “奶奶!你看你看,妹妹的眼底是青色的!青了半圈呢!”
  “……哪呢?让我看看。”
  眼底怎么会是青的呢,不会是生病了吧?
  要不然按照姜鲤以前的情况,这个时间点了,不可能不醒啊!
  服,来到餐厅吃饭。
  但是今天似乎与脑中的记忆产生了偏差,张月茹陪着姜锦吃完了饭,回了房间,姜鲤依旧躺在床上睡得很熟。
  这次不光是张月茹觉得意外,就连姜锦小朋友都感觉到了奇怪。
  他蹬掉脚上的小鞋子,撅着小屁股哼哧哼哧的爬上炕,一股溜的爬到姜鲤山边扬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子,仔细的观察着姜鲤那张还在熟睡当中的脸。
  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姜鲤仍然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姜锦就兴奋的伸出小手试探性的摸了摸姜鲤的脸蛋。
  又像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指着姜鲤的眼底,
  “奶奶,奶奶,”
  张月茹被姜锦叫着,刚想让姜锦小声一点就听到了姜锦下面的一句话,
  “奶奶!你看你看,妹妹的眼底是青色的!青了半圈呢!”
  “……哪呢?让我看看。”
  眼底怎么会是青的呢,不会是生病了吧?
  要不然按照姜鲤以前的情况,这个时间点了,不可能不醒啊!
  服,来到餐厅吃饭。
  但是今天似乎与脑中的记忆产生了偏差,张月茹陪着姜锦吃完了饭,回了房间,姜鲤依旧躺在床上睡得很熟。
  这次不光是张月茹觉得意外,就连姜锦小朋友都感觉到了奇怪。
  他蹬掉脚上的小鞋子,撅着小屁股哼哧哼哧的爬上炕,一股溜的爬到姜鲤山边扬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子,仔细的观察着姜鲤那张还在熟睡当中的脸。
  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姜鲤仍然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姜锦就兴奋的伸出小手试探性的摸了摸姜鲤的脸蛋。
  又像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指着姜鲤的眼底,
  “奶奶,奶奶,”
  张月茹被姜锦叫着,刚想让姜锦小声一点就听到了姜锦下面的一句话,
  “奶奶!你看你看,妹妹的眼底是青色的!青了半圈呢!”
  “……哪呢?让我看看。”
  眼底怎么会是青的呢,不会是生病了吧?
  要不然按照姜鲤以前的情况,这个时间点了,不可能不醒啊!
  服,来到餐厅吃饭。
  但是今天似乎与脑中的记忆产生了偏差,张月茹陪着姜锦吃完了饭,回了房间,姜鲤依旧躺在床上睡得很熟。
  这次不光是张月茹觉得意外,就连姜锦小朋友都感觉到了奇怪。
  他蹬掉脚上的小鞋子,撅着小屁股哼哧哼哧的爬上炕,一股溜的爬到姜鲤山边扬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子,仔细的观察着姜鲤那张还在熟睡当中的脸。
  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姜鲤仍然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姜锦就兴奋的伸出小手试探性的摸了摸姜鲤的脸蛋。
  又像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指着姜鲤的眼底,
  “奶奶,奶奶,”
  张月茹被姜锦叫着,刚想让姜锦小声一点就听到了姜锦下面的一句话,
  “奶奶!你看你看,妹妹的眼底是青色的!青了半圈呢!”
  “……哪呢?让我看看。”
  眼底怎么会是青的呢,不会是生病了吧?
  要不然按照姜鲤以前的情况,这个时间点了,不可能不醒啊!
  服,来到餐厅吃饭。
  但是今天似乎与脑中的记忆产生了偏差,张月茹陪着姜锦吃完了饭,回了房间,姜鲤依旧躺在床上睡得很熟。
  这次不光是张月茹觉得意外,就连姜锦小朋友都感觉到了奇怪。
  他蹬掉脚上的小鞋子,撅着小屁股哼哧哼哧的爬上炕,一股溜的爬到姜鲤山边扬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子,仔细的观察着姜鲤那张还在熟睡当中的脸。
  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姜鲤仍然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姜锦就兴奋的伸出小手试探性的摸了摸姜鲤的脸蛋。
  又像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指着姜鲤的眼底,
  “奶奶,奶奶,”
  张月茹被姜锦叫着,刚想让姜锦小声一点就听到了姜锦下面的一句话,
  “奶奶!你看你看,妹妹的眼底是青色的!青了半圈呢!”
  “……哪呢?让我看看。”
  眼底怎么会是青的呢,不会是生病了吧?
  要不然按照姜鲤以前的情况,这个时间点了,不可能不醒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