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又活了?

目录

  大抵是在棺材里趟久了,钱三坐在棺材里恋恋不舍的摸着棺材感慨不已。
  “真是死一场看尽人情冷暖……”
  “是两场。”姜韶颜在一旁提醒了一句,而后唤了声“小午”。
  端着药的小午走到钱三面前居高临下的低头俯视钱三。
  正感慨不已的钱三看到药时脸色便僵住了,不过在对上一旁钱氐书的严肃的脸色时还是默默地咽了口唾沫,接过药喝了下去。
  得嘞!一碗药下去,六根清净,可以阿弥陀佛了。
  “问你借钱的时候你是爹,还钱的时候他是爹,这一点对我们这些放高利的人来说也是一样的。”钱三感慨着放高利也不容易云云的。
  姜韶颜懒懒的扫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放高利的不易,只是不忘提醒他:“钱到手了不要忘了我的那一份。”
  讨债不容易,尤其是问姜二夫人这样的讨债更是不易,如此一番折腾,她也累得很。
  这话一出,钱三当即便道:“那是自然!同姜四小姐的账我钱三什么时候赖过?”
  姜韶颜没有出声。
  那厢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钱三见状,继续再接再厉的拍起了马屁:“姜四小姐,我倒是头一回知道你除了厨艺之外连医术也这般厉害!这一番死去活来,多少仵作和大夫,哦,我是说那个毛郎中都看不出来呢!”
  说到毛郎中,他记起来了,他得赶紧去花月楼救小桃红去!他可怜的小桃红,快被春妈妈折腾的不行了!
  这就是钱三自己的事了。有些话在活着的钱三面前不敢说,在死了的钱三面前那是决计敢说的了。想来先时他突然“死”在花月楼也让钱三趁机看明白不少事了。
  女孩子朝他点了点头,叮嘱他:“哦,那你小心!”
  到底是自己人,那些漂亮的场面话虚话是不说的,一句“小心”听的人心里熨帖的厉害。
  钱三拍了拍胸脯,道了一声“放心”便同钱氐书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看着钱三离去的背影,姜韶颜转身正要离开却被钱氐书叫住了。
  “姜四小姐!”
  姜韶颜回头向他看来。
  正若有所思的钱氐书抬头,却见日光撒在女孩子的脸上,整个人仿佛蒙上了一层朦朦的光亮,钱氐书看的心中一跳,这一刻莫名的觉得这位姜四小姐生的还挺好看的。只是才这般一想,目光落到这位姜四小姐“泰山压顶”一般的身躯之上便吓到了,连忙把这要对不起老钱家列祖列宗的想法抛到了脑后。
  他这样未来的人中龙凤可不能这么随便的把自己赔进去,不然岂不是对不起季世子一番苦心提点?
  把那一冒头便把自己吓的够呛的想法甩到脑后之后,钱氐书这才开口问了起来:“姜四小姐,你方才对我三弟说要小心,到底要小心个什么?”
  这位姜四小姐人虽生的个人中泰山样,智谋却是个女中诸葛,她说的每一句话,他可都要认真理解了。
  姜韶颜闻言却只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就是随便说的,不相干的。”
  这样啊……钱氐书松了口气,可提在半空中的心不知为什么却始终没有落到地上。
  姜韶颜没有理会他的纠结,只是自顾自的带着香梨和小午离开了。
  ……
  ……
  原本想着借着这一波“闹鬼”赶紧把钱三送进土里埋了去,以免夜长梦多,岂料终究还是出了事。
  谁晓得那远在京城的钱氐书居然真的回来了。
  放高利的居然还当真兄弟情深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春妈妈捂着不停跳的眼皮,总有种不妙的预感。
  事情进展的如此不顺利,仿佛冥冥之中就是没办法把钱三送到下头去一般。
  厚重的妆粉也压不住眼底的乌青色,昨儿半夜里出了一遭钱三的事,她是怎么着都睡不下去,一闭眼就能梦到钱三那张青蛙似的脸在眼前晃悠。
  这可太吓人,太邪门了!
  春妈妈捏着帕子的手不住的发颤,强忍住内心的慌张,伸手将一旁的茶盏拿起来想喝口茶定定神,待好不容易拿稳了茶盏正要入口,门外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春妈妈拿着茶盏的手被这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的一记哆嗦,茶盏“啪”的一声便落到了地上。
  正要开口喝骂,外头敲门的人却已经等不及她唤了,撞门便冲了进来:“春妈妈,不好了!”
  说她不好了?春妈妈眉一竖,本能的开口喝骂了出来:“说谁不好了呢?下去领板子……”
  话未说完便被冲进来的知客忙不迭地打断了:“钱三……钱三活了!”
  我勒个去!春妈妈只觉胸口被什么东西猛烈的一撞,眼前一阵发黑,只是口中却下意识的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那知客满头是汗,不知是跑的热出来的还是吓出来的,只是指着外头再次重复了一遍:“钱三……钱三又活了!”
  什么?又活了?春妈妈面如土色的跌坐回了椅子里。
  先前外头都在传钱三成精了她还不信的,眼下却……
  哪有这样的人啊!比打不死的蟑螂还吓人!死了活死了活,怎么就死不了呢?
  这一定不是人,是精怪!春妈妈点了点头,几乎一瞬便说服了自己。
  这整个花月楼都是她的,她若是慌了,整个花月楼都要遭殃,是以莫慌,莫慌!
  深吸了两口气之后,春妈妈的手抓住身后太师椅的扶手勉强镇定了下来。
  “钱三已经死了。”往日里那张笑面虎一般的脸收了笑,神情看起来莫名的阴冷,饶是自诩自己不是什么好人的知客看了,心中都是一慌,有些害怕。
  “这是整个宝陵城都知道的事。”春妈妈盯着手腕上的玉镯,神情阴翳,“去把贾道长和戒财大师找来,让他们去外头说钱三已经修炼成了鬼王,不惧太阳晒了,必须立刻抓起来烧杀了,不然这整个宝陵城都要遭殃……”
  春妈妈算计人时从来不看人,便喜欢盯着手里的玉镯子看,这一点知客早已习惯了,只是现在……知客朝着春妈妈疯狂眼神示意,可盯着玉镯子看的春妈妈哪会理会他,依旧说着:“尸体不能留,必须烧成灰……”
  知客一双眼抽动的已经不像话了,可春妈妈依旧没有注意到他的眼色,眼看那人已经出现在春妈妈身后了,知客终是无奈,放弃了示意,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便听钱三的声音响了起来:“春妈妈说要把谁烧成灰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