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8 进来,听训话!

目录

  她这儿的冰盆想多放也放不了几盆,因为怕她贪凉,好在屋里不至于热的离谱。
  勉强是能接受的程度。换句话讲,不能接受也不行了。
  秦若岚轻声一叹,一手打着扇子,一边儿看闲书。这是她最近的快乐,沉浸话本,然后就能短暂的忘记燥热了。
  没办法,绣花老是热的出手汗,做甜品又天太热,不想在庭院里忙活,再想想别的……算了,还是别折腾了,她选择做个安静看话本的美女子。
  正看着,就听见了‘咔哒’的细微挪动声,无语的撇撇嘴,朝着屋外嚷嚷:“这是哪个酒鬼又盘算我的酒窖了?!”
  一旁的繁星警惕的摸上袖子里的匕首:“会不会是刺客?”
  素池皱起眉头:“你留在这里护着主子,我出去瞧瞧。”
  繁星点点头,看着素池缓慢的迈着步子往外试探着走去,歪头看着外面,就瞧见了急忙出声道歉的玉竹和秀儿。
  “啊,素池姐姐我们错了!就是想尝尝去年冬日里酿的梅花酒好了没有,绝对不是想搬走一坛子的!”
  素池神经松缓,禁不住笑出声:“你们两个啊!进来,听训话!”
  玉竹和秀儿互看了一眼,只好垂头丧气的跟着进去。
  秦若岚瞧着两个丧气的小可怜儿,排排站在自己面前等训,这画面怎么看都有点想笑。
  “你俩刚刚干嘛呢?给繁星紧张的,差点儿把你们当刺客了。”
  玉竹看了看秀儿,两人大眼瞪小眼,纠结了一下,才由玉竹开口解释。
  & “主、主子,是这样的。您现在怀着身子,不能喝酒,但是您之前酿下的各种酒,那不就只能干放着了么?所以,奴婢想着帮您尝尝,这酒酿好了没有……”
  秦若岚觉得她该训训这两个小吃货的,但是念在她们闯祸只是在自家闯,在外面还从没因为吃的犯过事。指责的话到了嘴边绕了绕,出口却变了味儿。
  “只是想尝尝吗?你俩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我还能小气到一坛子酒都不舍得给你们喝吗?”
  玉竹看她语气有松动不追责的意思,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也不敢顶嘴。
  “是,奴婢知错了……”
  秀儿默默地看了看秦若岚,有胆子腹诽,也没胆子开口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认错。
  前几天主子可不是这么说的来着。她明明说的是她自个儿都不能喝,兰铭轩的也得陪着她不准喝。
  嗯……果然,就像柠枝姐姐说的那样,孕妇的情绪很容易不稳定,而且记性也会不大好……
  好吧,自家主子,还是得宠着,但现在能喝到甜酒,那当然就很开心了。
  比起能喝到甜酒,被主子这阴晴不定的心情折腾也无所谓了。
  秦若岚看她们认错态度良好,也防止把她们馋坏了,便准她们开了地窖去挑一坛酒来喝。
  让素池跟着,防止这两个小丫头多拿,一坛子就不算少了,拿出来给大家伙晚上解解酒瘾。
  也怪她,去年迷上了喝低度酒之后,就开始学着酿酒了。因为嫌弃主位的地窖有点儿小,不够她放多多的酒来酿制,所以干脆就让小桂子带着其他几个小太监打下手,把地窖给扩充了两倍有余……
  “主、主子,是这样的。您现在怀着身子,不能喝酒,但是您之前酿下的各种酒,那不就只能干放着了么?所以,奴婢想着帮您尝尝,这酒酿好了没有……”
  秦若岚觉得她该训训这两个小吃货的,但是念在她们闯祸只是在自家闯,在外面还从没因为吃的犯过事。指责的话到了嘴边绕了绕,出口却变了味儿。
  “只是想尝尝吗?你俩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我还能小气到一坛子酒都不舍得给你们喝吗?”
  玉竹看她语气有松动不追责的意思,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也不敢顶嘴。
  “是,奴婢知错了……”
  秀儿默默地看了看秦若岚,有胆子腹诽,也没胆子开口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认错。
  前几天主子可不是这么说的来着。她明明说的是她自个儿都不能喝,兰铭轩的也得陪着她不准喝。
  嗯……果然,就像柠枝姐姐说的那样,孕妇的情绪很容易不稳定,而且记性也会不大好……
  好吧,自家主子,还是得宠着,但现在能喝到甜酒,那当然就很开心了。
  比起能喝到甜酒,被主子这阴晴不定的心情折腾也无所谓了。
  秦若岚看她们认错态度良好,也防止把她们馋坏了,便准她们开了地窖去挑一坛酒来喝。
  让素池跟着,防止这两个小丫头多拿,一坛子就不算少了,拿出来给大家伙晚上解解酒瘾。
  也怪她,去年迷上了喝低度酒之后,就开始学着酿酒了。因为嫌弃主位的地窖有点儿小,不够她放多多的酒来酿制,所以干脆就让小桂子带着其他几个小太监打下手,把地窖给扩充了两倍有余……
  “主、主子,是这样的。您现在怀着身子,不能喝酒,但是您之前酿下的各种酒,那不就只能干放着了么?所以,奴婢想着帮您尝尝,这酒酿好了没有……”
  秦若岚觉得她该训训这两个小吃货的,但是念在她们闯祸只是在自家闯,在外面还从没因为吃的犯过事。指责的话到了嘴边绕了绕,出口却变了味儿。
  “只是想尝尝吗?你俩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我还能小气到一坛子酒都不舍得给你们喝吗?”
  玉竹看她语气有松动不追责的意思,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也不敢顶嘴。
  “是,奴婢知错了……”
  秀儿默默地看了看秦若岚,有胆子腹诽,也没胆子开口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认错。
  前几天主子可不是这么说的来着。她明明说的是她自个儿都不能喝,兰铭轩的也得陪着她不准喝。
  嗯……果然,就像柠枝姐姐说的那样,孕妇的情绪很容易不稳定,而且记性也会不大好……
  好吧,自家主子,还是得宠着,但现在能喝到甜酒,那当然就很开心了。
  比起能喝到甜酒,被主子这阴晴不定的心情折腾也无所谓了。
  秦若岚看她们认错态度良好,也防止把她们馋坏了,便准她们开了地窖去挑一坛酒来喝。
  让素池跟着,防止这两个小丫头多拿,一坛子就不算少了,拿出来给大家伙晚上解解酒瘾。
  也怪她,去年迷上了喝低度酒之后,就开始学着酿酒了。因为嫌弃主位的地窖有点儿小,不够她放多多的酒来酿制,所以干脆就让小桂子带着其他几个小太监打下手,把地窖给扩充了两倍有余……
  “主、主子,是这样的。您现在怀着身子,不能喝酒,但是您之前酿下的各种酒,那不就只能干放着了么?所以,奴婢想着帮您尝尝,这酒酿好了没有……”
  秦若岚觉得她该训训这两个小吃货的,但是念在她们闯祸只是在自家闯,在外面还从没因为吃的犯过事。指责的话到了嘴边绕了绕,出口却变了味儿。
  “只是想尝尝吗?你俩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我还能小气到一坛子酒都不舍得给你们喝吗?”
  玉竹看她语气有松动不追责的意思,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也不敢顶嘴。
  “是,奴婢知错了……”
  秀儿默默地看了看秦若岚,有胆子腹诽,也没胆子开口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认错。
  前几天主子可不是这么说的来着。她明明说的是她自个儿都不能喝,兰铭轩的也得陪着她不准喝。
  嗯……果然,就像柠枝姐姐说的那样,孕妇的情绪很容易不稳定,而且记性也会不大好……
  好吧,自家主子,还是得宠着,但现在能喝到甜酒,那当然就很开心了。
  比起能喝到甜酒,被主子这阴晴不定的心情折腾也无所谓了。
  秦若岚看她们认错态度良好,也防止把她们馋坏了,便准她们开了地窖去挑一坛酒来喝。
  让素池跟着,防止这两个小丫头多拿,一坛子就不算少了,拿出来给大家伙晚上解解酒瘾。
  也怪她,去年迷上了喝低度酒之后,就开始学着酿酒了。因为嫌弃主位的地窖有点儿小,不够她放多多的酒来酿制,所以干脆就让小桂子带着其他几个小太监打下手,把地窖给扩充了两倍有余……
  “主、主子,是这样的。您现在怀着身子,不能喝酒,但是您之前酿下的各种酒,那不就只能干放着了么?所以,奴婢想着帮您尝尝,这酒酿好了没有……”
  秦若岚觉得她该训训这两个小吃货的,但是念在她们闯祸只是在自家闯,在外面还从没因为吃的犯过事。指责的话到了嘴边绕了绕,出口却变了味儿。
  “只是想尝尝吗?你俩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我还能小气到一坛子酒都不舍得给你们喝吗?”
  玉竹看她语气有松动不追责的意思,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也不敢顶嘴。
  “是,奴婢知错了……”
  秀儿默默地看了看秦若岚,有胆子腹诽,也没胆子开口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认错。
  前几天主子可不是这么说的来着。她明明说的是她自个儿都不能喝,兰铭轩的也得陪着她不准喝。
  嗯……果然,就像柠枝姐姐说的那样,孕妇的情绪很容易不稳定,而且记性也会不大好……
  好吧,自家主子,还是得宠着,但现在能喝到甜酒,那当然就很开心了。
  比起能喝到甜酒,被主子这阴晴不定的心情折腾也无所谓了。
  秦若岚看她们认错态度良好,也防止把她们馋坏了,便准她们开了地窖去挑一坛酒来喝。
  让素池跟着,防止这两个小丫头多拿,一坛子就不算少了,拿出来给大家伙晚上解解酒瘾。
  也怪她,去年迷上了喝低度酒之后,就开始学着酿酒了。因为嫌弃主位的地窖有点儿小,不够她放多多的酒来酿制,所以干脆就让小桂子带着其他几个小太监打下手,把地窖给扩充了两倍有余……
  “主、主子,是这样的。您现在怀着身子,不能喝酒,但是您之前酿下的各种酒,那不就只能干放着了么?所以,奴婢想着帮您尝尝,这酒酿好了没有……”
  秦若岚觉得她该训训这两个小吃货的,但是念在她们闯祸只是在自家闯,在外面还从没因为吃的犯过事。指责的话到了嘴边绕了绕,出口却变了味儿。
  “只是想尝尝吗?你俩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我还能小气到一坛子酒都不舍得给你们喝吗?”
  玉竹看她语气有松动不追责的意思,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也不敢顶嘴。
  “是,奴婢知错了……”
  秀儿默默地看了看秦若岚,有胆子腹诽,也没胆子开口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认错。
  前几天主子可不是这么说的来着。她明明说的是她自个儿都不能喝,兰铭轩的也得陪着她不准喝。
  嗯……果然,就像柠枝姐姐说的那样,孕妇的情绪很容易不稳定,而且记性也会不大好……
  好吧,自家主子,还是得宠着,但现在能喝到甜酒,那当然就很开心了。
  比起能喝到甜酒,被主子这阴晴不定的心情折腾也无所谓了。
  秦若岚看她们认错态度良好,也防止把她们馋坏了,便准她们开了地窖去挑一坛酒来喝。
  让素池跟着,防止这两个小丫头多拿,一坛子就不算少了,拿出来给大家伙晚上解解酒瘾。
  也怪她,去年迷上了喝低度酒之后,就开始学着酿酒了。因为嫌弃主位的地窖有点儿小,不够她放多多的酒来酿制,所以干脆就让小桂子带着其他几个小太监打下手,把地窖给扩充了两倍有余……
  “主、主子,是这样的。您现在怀着身子,不能喝酒,但是您之前酿下的各种酒,那不就只能干放着了么?所以,奴婢想着帮您尝尝,这酒酿好了没有……”
  秦若岚觉得她该训训这两个小吃货的,但是念在她们闯祸只是在自家闯,在外面还从没因为吃的犯过事。指责的话到了嘴边绕了绕,出口却变了味儿。
  “只是想尝尝吗?你俩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我还能小气到一坛子酒都不舍得给你们喝吗?”
  玉竹看她语气有松动不追责的意思,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也不敢顶嘴。
  “是,奴婢知错了……”
  秀儿默默地看了看秦若岚,有胆子腹诽,也没胆子开口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认错。
  前几天主子可不是这么说的来着。她明明说的是她自个儿都不能喝,兰铭轩的也得陪着她不准喝。
  嗯……果然,就像柠枝姐姐说的那样,孕妇的情绪很容易不稳定,而且记性也会不大好……
  好吧,自家主子,还是得宠着,但现在能喝到甜酒,那当然就很开心了。
  比起能喝到甜酒,被主子这阴晴不定的心情折腾也无所谓了。
  秦若岚看她们认错态度良好,也防止把她们馋坏了,便准她们开了地窖去挑一坛酒来喝。
  让素池跟着,防止这两个小丫头多拿,一坛子就不算少了,拿出来给大家伙晚上解解酒瘾。
  也怪她,去年迷上了喝低度酒之后,就开始学着酿酒了。因为嫌弃主位的地窖有点儿小,不够她放多多的酒来酿制,所以干脆就让小桂子带着其他几个小太监打下手,把地窖给扩充了两倍有余……
  “主、主子,是这样的。您现在怀着身子,不能喝酒,但是您之前酿下的各种酒,那不就只能干放着了么?所以,奴婢想着帮您尝尝,这酒酿好了没有……”
  秦若岚觉得她该训训这两个小吃货的,但是念在她们闯祸只是在自家闯,在外面还从没因为吃的犯过事。指责的话到了嘴边绕了绕,出口却变了味儿。
  “只是想尝尝吗?你俩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我还能小气到一坛子酒都不舍得给你们喝吗?”
  玉竹看她语气有松动不追责的意思,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也不敢顶嘴。
  “是,奴婢知错了……”
  秀儿默默地看了看秦若岚,有胆子腹诽,也没胆子开口反驳,老老实实的跟着认错。
  前几天主子可不是这么说的来着。她明明说的是她自个儿都不能喝,兰铭轩的也得陪着她不准喝。
  嗯……果然,就像柠枝姐姐说的那样,孕妇的情绪很容易不稳定,而且记性也会不大好……
  好吧,自家主子,还是得宠着,但现在能喝到甜酒,那当然就很开心了。
  比起能喝到甜酒,被主子这阴晴不定的心情折腾也无所谓了。
  秦若岚看她们认错态度良好,也防止把她们馋坏了,便准她们开了地窖去挑一坛酒来喝。
  让素池跟着,防止这两个小丫头多拿,一坛子就不算少了,拿出来给大家伙晚上解解酒瘾。
  也怪她,去年迷上了喝低度酒之后,就开始学着酿酒了。因为嫌弃主位的地窖有点儿小,不够她放多多的酒来酿制,所以干脆就让小桂子带着其他几个小太监打下手,把地窖给扩充了两倍有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