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说好不欺负我的

目录

  “我就非礼你怎么啦?”
  路漫兮啪的又拍了下小明的屁屁。
  吴思明好无奈,妖精皮起来真哪她没办法,不过被妖精占便宜的感觉很好。
  路漫兮没有冲枣,洗了个脸刷了牙便好了,出来换衣服,她不回避小明也不矫情的让小明转过去,包里掏出白t和牛仔短裤扔床上,坐床上去换衣服。
  她穿的是睡衣裙,不用脱先穿热裤。
  “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吴思明看了个寂寞。
  “很方便呀,要不你也穿裙子试试?”
  路漫兮笑吟吟的道。
  吴思明白了眼,“你上衣也这么穿。”
  “上衣不行。”
  下衣穿好,路漫兮裙子从头上取下,背过去穿bra,“给我扣一下。”
  吴思明给后面扣好,习惯性前面托了托,感受一下分量。
  “帮我拿双袜子。”
  路漫兮穿好t恤道。
  吴思明包里找了双扔给她,鞋给她拿过来放床下,鞋里的袜子和自己换下的袜子放一起。
  路漫兮鞋穿好,把自己包包中内衣和袜子放小明背包里,只装着钱包,轻装出游,她站小明面前转了圈道:“怎么样?”
  “好看。”
  吴思明双手勾着她腰道。
  “走吧。”
  路漫兮甜甜的笑了下,莞尔转身。
  吴思明把挎包跨着,房卡装好出门。
  到一楼大厅,吴思明去前台续费一天。
  “我的现金你装着,不够了再取。”
  路漫兮钱包装两千现金,俩人一起旅游她不知道该怎么谈钱,干脆让小明拿着。
  “你装好,我的花完花你的。”
  吴思明没接。
  “把你的钱蹭完我就不管你了,回家也不带你,你自己往回走吧。”
  路漫兮把钱包装回包包道。
  “你可以再把我卖了,还可以赚一笔。”
  吴思明一本正经的道。
  “嗬嗬嗬,可以呀,不知道你值多少钱,”路漫兮鹅笑了几声,过马路抓着小明的手,“吃什么?”
  “那边有家火锅冒菜看评论不错,”吴思明道:“下午回来宽窄巷吃小吃,明天去青城山都江堰等地方玩两三天,看看乐山大佛,回来在市区歇两天,看看电影,去杜甫草堂,锦里,川大等,顺便吃成都特色。”
  “好。”
  路漫兮觉得小明这个行程计划特别合理,跟度蜜月似的。
  吃火锅冒菜,吴思明挑战一次麻辣,路漫兮还担心长痘痘,要了微辣,结果微辣也好辣。
  吃完饭十一点四十,去商店买了两瓶苏打水,两瓶脉动,一些零食装路漫兮包里,包里装四瓶水就挺沉了,吴思明挎着。
  “你的给我。”
  路漫兮把小明的小挎包挎自己胸前。
  到最近的公交站,搭乘旅游专线去大熊猫基地。
  “还没见过国宝,不知道可不可以抱。”
  路漫兮好期待。
  公交车上的人朝这边看来,心想妹子想的真美,你长得再买也无法跟国宝相提并论。
  到熊猫基地,吴思明让妖精把身份证拿来。
  俩人的身份证都在吴思明的挎包中,路漫兮取出来,又从自己钱包掏了二百块钱。
  吴思明排队买门票,到窗口把身份证递进去。里面的工作人员看了看吴思明的身份证,又看了看吴思明,“你好,两张总共七十八。”
  “七十八?”
  准备付钱的路漫兮没反应过了,一张票五十二,两张七十八怎么算的,半价也不对呀。
  吴思明也有点纳闷。
  “一张成年票一张未成年半价票。”
  工作人员解释。
  “未成年?未成年半价........”
  没有学生证小明竟然可以享受半价门票,路漫兮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吴思明也是幸福来的有点突然,如此一来这几天能省不少钱呢。
  “竟然还可以享受几天未成年的特权。”
  离开买票点,吴思明把成人片给路漫兮。
  “我好伤啊,”路漫兮哭笑着脸,还是第一次如此切实的体会到比小明大,短短两个月,怎么感觉自己好老,“我把你卖了算不算拐卖未成年?”
  “肯定算呀,”
  “假如咱俩那啥了,我是不是不构成犯罪,假如我报警你是不是要负刑事责任?”
  吴思明突然想起这件事。
  “放心吧,姐姐不会侵犯你的,”
  路漫兮提起脚踢了下坏小明,继续道:
  “有必要给你普及一下,刑事责任年龄是十四岁,已满十四岁未满十六岁的未成年,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死亡、**、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罪,也要负刑事责任,而过了十六岁,就是完全刑事责任年龄,十四到十八只不过从轻处罚。”
  “你可别忽悠我。”
  吴思明知道十六岁刑事责任年龄,不知道具体指什么。
  “自己查去,这是作为未成年人最起码的法律意识,我十岁我妈就让我记了。”路漫兮补充道:“还有,对于女生,未满十四岁,无论自愿还是被迫,被侵犯了对方都属于强,。”
  “好吧,”
  吴思明清楚了。
  “额嗬,你竟然还未成年,鹅嗬嗬,未满十八岁的小破孩,”路漫兮一想起就好想哭,“我居然跟未成年谈恋爱,咱分手吧,等你成年了再和好,”
  “好啊,从现在开始我做回你的闺蜜身份,”
  如果真可以暂时分手,吴思明也很乐意,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等浪够了结婚的时候再跟妖精复合,可是哪有这么好的事,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乖弟弟,喊姐姐姐姐带你玩儿。”
  检票进去,路漫兮挤着小明的脸道。
  “既然这么想当姐姐你以后要让着我,”
  吴思明感觉自己有时候被妖精拿捏的死死的,还真就是个弟弟。
  进入熊猫基地园区,按照门票背面的路线图,吴思明和路漫兮右转,翻过一个小坡,看见一片湖,是天鹅湖,湖边是餐饮服务区。
  餐饮服务区有小吃,吴思明和路漫兮来时候刚吃饭,俩人要了一份尝尝,又买了两根烤肠,站边上一起吃,顺便看湖中的天鹅。
  “园区真会算计,投喂的食物卖给游客,游客再给动物喂,赚了游客的钱还让游客无偿喂养动物。”
  路漫兮看着湖边天鹅和鱼的游客说。
  有的游客投来奇怪的眼神儿,路漫兮闭上嘴不说了。
  “一个愿宰一个愿意被宰。”
  吴思明笑着小声道。
  “不想吃了,都你吃了。”
  路漫兮吃完烤肠,包里掏了张纸撕成两半,自己擦了口,另一半纸给小明留着,等小明吃完,把纸给了,拧开瓶水喝了口给小明。
  然后继续前进。
  绕过天鹅湖爬坡,是一条竹林小道,蜿蜒曲折。
  “竹林中好幽静。”
  路漫兮松开小明的手,站竹林拍照。
  “我先给你拍一张,”
  吴思明掏出手机。
  路漫兮摆好pose。
  “别光剪刀手啊,”吴思明想了想道:“你站竹子下边,抱着竹子,脖子稍微上扬,”
  路漫兮照着做,站到低处,两条胳膊抱着竹竿,向上看。
  “哇,头顶有只熊猫。”
  看妖精有点僵硬,吴思明突然指了指上面,路漫兮仰起脖子看,吴思明咔咔咔连续拍了三张。
  “没有,你骗我。”路漫兮反应过来后回来看拍的效果,抓拍的真好,“你可以学摄影,”
  “攒下钱买个单反,当你的御用摄影师。”吴思明道:“再来一张,你过去坐地上,朝下面,然后回头看我。”
  “腰不要挺那么直,自然向前倾斜,胳膊放腿上,回头时自然而然的微笑,也可以笑的甜一点,”
  吴思明开到相机上指点妖精。
  “来我给你拍两张。”
  路漫兮回来,打开自己的手机。
  吴思明喜欢给妖精拍照,自己不喜欢拍照,觉得女生摆什么姿势都好看,男生不知道摆什么pose,浮夸了不好看,卖萌也不好看,跟妖精合影的话卖萌还行,他放下妖精的包包,走进竹林,靠在竹竿。
  拍完继续往上走。
  “你把刚拍的照片发给我,”路漫兮想给老妈看看,“这两张好好看,有点文艺范。”
  路漫兮打开美图秀秀,美化了下发给老妈。
  “文艺青年。”
  吴思明选了张跟妖精在木偶熊猫旁的合影,发条说说,添加文字【心头多了一块肉】
  “我是你的心头肉吗?”
  看见小明的动态,路漫兮笑的好开心。
  吴思明拽着她的手,拉着她上坡。
  “亚成年大熊猫,”路漫兮看见路标,眼睛在林子里寻找,“呀,好大一只大熊猫,”
  吴思明朝她手指的地方看去,那里果然鬼鬼祟祟的钻一只黑眼圈大胖子。
  “这么大应该可以骑吧。”路漫兮惊奇的道:“骑大熊猫是不是太奢侈了,不知道犯不犯法。”
  “蚩尤那么厉害骑着这货都翻车,”
  吴思明笑着道。
  “蚩尤骑的是大熊猫吗?”路漫兮道:“我觉得它是蚩尤的宠物还差不多。”
  吴思明道:“上古时期这叫食铁兽,我怀疑它把大军的兵器都给吃了才害蚩尤打了败仗。”
  “完全可能。”路漫兮笑的合不拢嘴,给大熊猫拍了张照道:“小明你说这里面小熊猫是不是熊猫幼崽?”
  吴思明道:“不知道,严格来说小熊猫和大熊猫是两种动物,这里面既然是熊猫基地应该是指熊猫幼崽。”
  继续往上,国宝越来越多,有大的有小的,有两三只一起出现的。
  “喜兰,出生日期2008年8月31日,雄性,性格温和,比较挑食,进食速度较慢,偶尔发点小脾气。”路漫兮看着熊猫明信片念,忍不住笑道:“挑食是什么意思,难道它除了竹子还吃别的?”
  吴思明道:“它吃竹笋,应该是对竹笋的水分和硬度挑。”
  “真懒,它躺着吃东西。”
  路漫兮看着躺在一堆竹笋中的小胖子道。
  吴思明道:“卖萌为生,”
  “好想抱一下,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路漫兮远看不过瘾。
  “晶晶,出生2005年,奥运会吉祥物就是它,”吴思明看着牌子上的熊猫名片,“科比和娅娅的女儿,”
  哪知是科比,吴思明很好奇。
  “妮妮,性格温顺,大部分时间喜欢呆在树上,是在树上发呆吗?”路漫兮看着下面明信片笑着道,“是那边树杈上那只吗,它怎么上去的啊,”
  路漫兮想不来笨重的一团能从笔直的树干爬上去。
  吴思明道:“相比上去我更关心它怎么下来。”
  路漫兮道:“跳呗,眼睛一闭,一睁就下来了。”
  走累了坐在草地上歇会,竹林间很凉快,吴思明从包里拿出一瓶脉动,打开先给妖精。
  “这个夏天太爽了,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苦尽甘来的感觉。”
  路漫兮喝了口水,蹬直腿,脑袋枕小明肩上。
  吴思明喝了两口水放地上,搂着妖精肩膀,打开手机音乐,找了首歌。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带给我惊喜情不自己,可是你偏又这样,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地消失.....】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吴思明和路漫兮不约而同的跟着手机哼唱。
  坐了十几分钟,俩人继续赶路,沿着蜿蜒曲折的小道一路上去,山顶是熊猫主题商店,有熊猫布娃娃,熊猫挂件,熊猫卡片,熊猫书签等。
  逛了会,吴思明和路漫兮买了一对挂件,买了个布娃娃,俩人现在都喜欢看书,买了两盒熊猫主题书签。
  山上绕一圈下去,便结束了熊猫基地之行。
  下午三点多了,回到酒店四点半。
  “好累啊。”
  路漫兮大躺床上。
  “衣服就用香皂洗吧,都没怎么穿,”
  吴思明坐了坐把俩人换下的衣服和袜子收一块去洗。
  “我洗。”
  路漫兮起来道。
  “老公洗。”
  吴思明推妖精躺回去。
  路漫兮道:“小明你真好。”
  “那你要听话,”吴思明蹲在床边,口勿了下路漫兮大腿,“晚上让我.....”
  “说好不欺负我的。”
  路漫兮又装可怜了。
  吴思明道:“放心,老公说话算数,只动口,怎么样?”
  路漫兮抿着嘴不说话,小手揪着小明耳朵,不是不好意思拒绝。
  第一次谈恋爱她几乎一无所知,如果这种行为是俩人升华感情的一种方式,迟早要跟小明尝试更进一步的,总不能在一起一直让小明等自己准备好却不慢慢让心里适应,可能永远都准备不好,小明都这么主动愿意为她那样。
  知道这是情侣的常规行为后,路漫兮心里挺好奇和期待是怎样的感受。
  “那就是默认了。”
  吴思明起来拿着衣服去洗手间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