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气的跳脚

目录

  第721章气的跳脚
  “大爷?”
  “大爷?”
  “哈?”白安安的爷爷看着敲了自己家门的人,眯着眼睛看着来人,面上带着不解:“你们是谁啊?有事吗?”
  “大爷,我们是县里来的,是来开展工作的,您啊,好好听我们和您讲一讲,有好处的……”
  “什么?什么难处?”白老爷子一脸不解,指了指自己耳朵:“大声点!”
  是个耳背的?
  于是工作人员只得扯着嗓子喊道:“不是难处,是同意,想请您同意……”
  “什么意?”
  “是合营!”
  “什么河?我们这里有水库,有山溪,没有河!”
  “不是,是想让你同意服装厂合营。”
  “哦,你们找同志啊?我们村没有叫同志的啊。”
  “不是,大爷,是合营的事情……”
  “什么?合意?合意啥啊?你这是要给我家孩子说对象吗?但是我家孙子读大学去了,人不在啊。”
  两工作人员喊了半天,白老爷子总是能完美的误解他们的意思,到最后,两工作人员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气恼的骂道:“艹!这个死聋子,白费我口水。”
  “奶奶个腿的,你才是聋子!”白老爷子装不下去了,大骂一声,手里的拐杖不客气的往前一挥。
  在工作人员愣怔的急急忙忙的往后躲开的时候,白老爷子不客气的嘭的一下把大门关上,差点夹住了他们的脑袋。
  “滚蛋!”
  白老爷子怒骂声从院子里传了出来:“什么玩意啊,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就知道来烦人……”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惊疑:“不是聋子吗?”
  “装的?!”
  再一想,之前他们敲门声音也不是很大,真要聋的人,又怎么会这么快就开门了。
  乡下人也太狡猾了!
  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气的骂咧的踹门,却没想到一个不注意,踹到门槛上,那又厚又沉的门槛一下子就让他的脚钻心的一阵疼。
  “我艹!”
  吃疼的工作人员抱着腿在台阶上一阵跳,一不小心跳空,一旁的人也没能把人拉住,那人就这么摔下去,虽然不过三个台阶,也把人摔的够呛,本来就踢疼的脚这么一撞,更不得了。
  白老爷子一点也没有戏耍了人有什么不对的什么,他在院子里对着门外的两个工作人员骂骂咧咧的,前几天就说了不同意,怎么今天还来,而且还是一户户的游说,太不要脸了这是。
  另外一边。
  陈老太在院子里用小灶熬着大骨汤呢,天气凉的时候,她家在集市上的摊子就不是卖凉茶和绿豆汤了,改成了做那大骨粉丝汤,生意也不错。
  这会陈老太得把大骨头熬好汤,明天集市开市的时候要用。
  村里大部分只要家里有人,都是不关大门的,于是人就敲门进来了。
  陈念恩在一边玩,他见有人进来,扯着嗓子提醒:“奶奶,家里来人了。”
  陈老太扭头一看,挺面生的,一看就是城里来的,她奇怪的问:“你们找谁啊?”
  “大娘,我们来找你们家里能当家做主的。”工作人员一边客气的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陈老太家里的院子。
  心里一阵惊讶,牛罗村这房子真心是弄的漂亮啊,屋子外头的外墙画的好看,这屋里看起来也不错,一看就知道村里人日子过的好。
  再闻着香喷喷的大骨汤,三个工作人员都觉得肚子有些空起来。
  大骨汤呢,大骨虽然便宜,但也不能想喝就喝。
  陈老太看三人嗅着大骨香味,喉咙咽了咽,当即站起来,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家里我当家。”
  一听是陈老太当家,三个工作人员立马就开心起来,这老妇人当家,大字不识几个,说服起来更容易啊。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还有一个在一旁做补充,游说陈老太同意合营。
  陈老太一听,也不等人说完,当即脸就黑了下来,她收紧了手里的火钳,生气的大声道:“不同意,你们别说了,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大娘,你要是同意,我们可以给你半斤红糖票……”工作人员试图用这个来诱导。
  “不要,不要。”
  “大娘,你考虑一下,这是多好的事情啊。”
  “说了不要了,你们听不懂啊。”陈老太气的挥着火钳赶人:“出去出去,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走吧。”
  工作人员还想再说,陈老太已经丢下火钳,抓起扫把挥舞着把人赶出了院子。
  然后陈念恩手脚飞快的把门大门关上,闩上。
  “这……”看着关上的大门,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怎么白给半斤红糖票都不要,什么时候农村老妇女不贪便宜了呢?
  游说还在继续。
  “大爷,我们是……”
  “滚!”
  “大叔大婶,只要你们同意合营,就会有……”
  “不要!”
  “滚滚滚……”
  “离我们村远一点!”
  “能不能别来烦人了?!”
  “不要,滚蛋!”
  “……王八羔子的,干点人事吧!”
  等陈大柳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工作人员都已经游说了好几户了。
  不过,没一户答应的。
  有几户是骂骂咧咧的端起水盆就泼。
  还有一户脾气暴躁的,一听前头的话茬,二话不说,抄起墙角的扁担,就要把人揍一顿,吓的工作人员一边闪躲着跑远,一边气的咒骂着刁民。
  小黑给白曦当靠背,而白曦正在书写着什么。
  村里的动静可瞒不过小黑,它耳朵抖了抖,低吼着问:“吼吼~~”主子,那些人来村里捣乱,您就不管一管呢?
  “有什么好管的,大家不都是拒绝了嘛,再说了,小柳不是赶过去了么。”
  说起这个,白曦就想要夸一下陈大柳,啰嗦归啰嗦,但不管村里什么事情,只要安排给他,就没有办不好的。
  “吼吼~~”主子,他们这样太烦人了。
  本来小黑在村里玩的,就因为来了人,只得回树屋窝着,它走的时候,正跟着它身后来回跑的小奶娃们,瘪嘴那叫一个可怜。
  小黑还觉得自己带着小奶娃们在村里溜达,有点当山大王的感觉呢,好端端的被打断,能有好心情才怪。
  (本章完)
  去出去,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走吧。”
  工作人员还想再说,陈老太已经丢下火钳,抓起扫把挥舞着把人赶出了院子。
  然后陈念恩手脚飞快的把门大门关上,闩上。
  “这……”看着关上的大门,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怎么白给半斤红糖票都不要,什么时候农村老妇女不贪便宜了呢?
  游说还在继续。
  “大爷,我们是……”
  “滚!”
  “大叔大婶,只要你们同意合营,就会有……”
  “不要!”
  “滚滚滚……”
  “离我们村远一点!”
  “能不能别来烦人了?!”
  “不要,滚蛋!”
  “……王八羔子的,干点人事吧!”
  等陈大柳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工作人员都已经游说了好几户了。
  不过,没一户答应的。
  有几户是骂骂咧咧的端起水盆就泼。
  还有一户脾气暴躁的,一听前头的话茬,二话不说,抄起墙角的扁担,就要把人揍一顿,吓的工作人员一边闪躲着跑远,一边气的咒骂着刁民。
  小黑给白曦当靠背,而白曦正在书写着什么。
  村里的动静可瞒不过小黑,它耳朵抖了抖,低吼着问:“吼吼~~”主子,那些人来村里捣乱,您就不管一管呢?
  “有什么好管的,大家不都是拒绝了嘛,再说了,小柳不是赶过去了么。”
  说起这个,白曦就想要夸一下陈大柳,啰嗦归啰嗦,但不管村里什么事情,只要安排给他,就没有办不好的。
  “吼吼~~”主子,他们这样太烦人了。
  本来小黑在村里玩的,就因为来了人,只得回树屋窝着,它走的时候,正跟着它身后来回跑的小奶娃们,瘪嘴那叫一个可怜。
  小黑还觉得自己带着小奶娃们在村里溜达,有点当山大王的感觉呢,好端端的被打断,能有好心情才怪。
  (本章完)
  去出去,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走吧。”
  工作人员还想再说,陈老太已经丢下火钳,抓起扫把挥舞着把人赶出了院子。
  然后陈念恩手脚飞快的把门大门关上,闩上。
  “这……”看着关上的大门,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怎么白给半斤红糖票都不要,什么时候农村老妇女不贪便宜了呢?
  游说还在继续。
  “大爷,我们是……”
  “滚!”
  “大叔大婶,只要你们同意合营,就会有……”
  “不要!”
  “滚滚滚……”
  “离我们村远一点!”
  “能不能别来烦人了?!”
  “不要,滚蛋!”
  “……王八羔子的,干点人事吧!”
  等陈大柳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工作人员都已经游说了好几户了。
  不过,没一户答应的。
  有几户是骂骂咧咧的端起水盆就泼。
  还有一户脾气暴躁的,一听前头的话茬,二话不说,抄起墙角的扁担,就要把人揍一顿,吓的工作人员一边闪躲着跑远,一边气的咒骂着刁民。
  小黑给白曦当靠背,而白曦正在书写着什么。
  村里的动静可瞒不过小黑,它耳朵抖了抖,低吼着问:“吼吼~~”主子,那些人来村里捣乱,您就不管一管呢?
  “有什么好管的,大家不都是拒绝了嘛,再说了,小柳不是赶过去了么。”
  说起这个,白曦就想要夸一下陈大柳,啰嗦归啰嗦,但不管村里什么事情,只要安排给他,就没有办不好的。
  “吼吼~~”主子,他们这样太烦人了。
  本来小黑在村里玩的,就因为来了人,只得回树屋窝着,它走的时候,正跟着它身后来回跑的小奶娃们,瘪嘴那叫一个可怜。
  小黑还觉得自己带着小奶娃们在村里溜达,有点当山大王的感觉呢,好端端的被打断,能有好心情才怪。
  (本章完)
  去出去,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走吧。”
  工作人员还想再说,陈老太已经丢下火钳,抓起扫把挥舞着把人赶出了院子。
  然后陈念恩手脚飞快的把门大门关上,闩上。
  “这……”看着关上的大门,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怎么白给半斤红糖票都不要,什么时候农村老妇女不贪便宜了呢?
  游说还在继续。
  “大爷,我们是……”
  “滚!”
  “大叔大婶,只要你们同意合营,就会有……”
  “不要!”
  “滚滚滚……”
  “离我们村远一点!”
  “能不能别来烦人了?!”
  “不要,滚蛋!”
  “……王八羔子的,干点人事吧!”
  等陈大柳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工作人员都已经游说了好几户了。
  不过,没一户答应的。
  有几户是骂骂咧咧的端起水盆就泼。
  还有一户脾气暴躁的,一听前头的话茬,二话不说,抄起墙角的扁担,就要把人揍一顿,吓的工作人员一边闪躲着跑远,一边气的咒骂着刁民。
  小黑给白曦当靠背,而白曦正在书写着什么。
  村里的动静可瞒不过小黑,它耳朵抖了抖,低吼着问:“吼吼~~”主子,那些人来村里捣乱,您就不管一管呢?
  “有什么好管的,大家不都是拒绝了嘛,再说了,小柳不是赶过去了么。”
  说起这个,白曦就想要夸一下陈大柳,啰嗦归啰嗦,但不管村里什么事情,只要安排给他,就没有办不好的。
  “吼吼~~”主子,他们这样太烦人了。
  本来小黑在村里玩的,就因为来了人,只得回树屋窝着,它走的时候,正跟着它身后来回跑的小奶娃们,瘪嘴那叫一个可怜。
  小黑还觉得自己带着小奶娃们在村里溜达,有点当山大王的感觉呢,好端端的被打断,能有好心情才怪。
  (本章完)
  去出去,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走吧。”
  工作人员还想再说,陈老太已经丢下火钳,抓起扫把挥舞着把人赶出了院子。
  然后陈念恩手脚飞快的把门大门关上,闩上。
  “这……”看着关上的大门,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怎么白给半斤红糖票都不要,什么时候农村老妇女不贪便宜了呢?
  游说还在继续。
  “大爷,我们是……”
  “滚!”
  “大叔大婶,只要你们同意合营,就会有……”
  “不要!”
  “滚滚滚……”
  “离我们村远一点!”
  “能不能别来烦人了?!”
  “不要,滚蛋!”
  “……王八羔子的,干点人事吧!”
  等陈大柳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工作人员都已经游说了好几户了。
  不过,没一户答应的。
  有几户是骂骂咧咧的端起水盆就泼。
  还有一户脾气暴躁的,一听前头的话茬,二话不说,抄起墙角的扁担,就要把人揍一顿,吓的工作人员一边闪躲着跑远,一边气的咒骂着刁民。
  小黑给白曦当靠背,而白曦正在书写着什么。
  村里的动静可瞒不过小黑,它耳朵抖了抖,低吼着问:“吼吼~~”主子,那些人来村里捣乱,您就不管一管呢?
  “有什么好管的,大家不都是拒绝了嘛,再说了,小柳不是赶过去了么。”
  说起这个,白曦就想要夸一下陈大柳,啰嗦归啰嗦,但不管村里什么事情,只要安排给他,就没有办不好的。
  “吼吼~~”主子,他们这样太烦人了。
  本来小黑在村里玩的,就因为来了人,只得回树屋窝着,它走的时候,正跟着它身后来回跑的小奶娃们,瘪嘴那叫一个可怜。
  小黑还觉得自己带着小奶娃们在村里溜达,有点当山大王的感觉呢,好端端的被打断,能有好心情才怪。
  (本章完)
  去出去,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走吧。”
  工作人员还想再说,陈老太已经丢下火钳,抓起扫把挥舞着把人赶出了院子。
  然后陈念恩手脚飞快的把门大门关上,闩上。
  “这……”看着关上的大门,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怎么白给半斤红糖票都不要,什么时候农村老妇女不贪便宜了呢?
  游说还在继续。
  “大爷,我们是……”
  “滚!”
  “大叔大婶,只要你们同意合营,就会有……”
  “不要!”
  “滚滚滚……”
  “离我们村远一点!”
  “能不能别来烦人了?!”
  “不要,滚蛋!”
  “……王八羔子的,干点人事吧!”
  等陈大柳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工作人员都已经游说了好几户了。
  不过,没一户答应的。
  有几户是骂骂咧咧的端起水盆就泼。
  还有一户脾气暴躁的,一听前头的话茬,二话不说,抄起墙角的扁担,就要把人揍一顿,吓的工作人员一边闪躲着跑远,一边气的咒骂着刁民。
  小黑给白曦当靠背,而白曦正在书写着什么。
  村里的动静可瞒不过小黑,它耳朵抖了抖,低吼着问:“吼吼~~”主子,那些人来村里捣乱,您就不管一管呢?
  “有什么好管的,大家不都是拒绝了嘛,再说了,小柳不是赶过去了么。”
  说起这个,白曦就想要夸一下陈大柳,啰嗦归啰嗦,但不管村里什么事情,只要安排给他,就没有办不好的。
  “吼吼~~”主子,他们这样太烦人了。
  本来小黑在村里玩的,就因为来了人,只得回树屋窝着,它走的时候,正跟着它身后来回跑的小奶娃们,瘪嘴那叫一个可怜。
  小黑还觉得自己带着小奶娃们在村里溜达,有点当山大王的感觉呢,好端端的被打断,能有好心情才怪。
  (本章完)
  去出去,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走吧。”
  工作人员还想再说,陈老太已经丢下火钳,抓起扫把挥舞着把人赶出了院子。
  然后陈念恩手脚飞快的把门大门关上,闩上。
  “这……”看着关上的大门,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怎么白给半斤红糖票都不要,什么时候农村老妇女不贪便宜了呢?
  游说还在继续。
  “大爷,我们是……”
  “滚!”
  “大叔大婶,只要你们同意合营,就会有……”
  “不要!”
  “滚滚滚……”
  “离我们村远一点!”
  “能不能别来烦人了?!”
  “不要,滚蛋!”
  “……王八羔子的,干点人事吧!”
  等陈大柳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工作人员都已经游说了好几户了。
  不过,没一户答应的。
  有几户是骂骂咧咧的端起水盆就泼。
  还有一户脾气暴躁的,一听前头的话茬,二话不说,抄起墙角的扁担,就要把人揍一顿,吓的工作人员一边闪躲着跑远,一边气的咒骂着刁民。
  小黑给白曦当靠背,而白曦正在书写着什么。
  村里的动静可瞒不过小黑,它耳朵抖了抖,低吼着问:“吼吼~~”主子,那些人来村里捣乱,您就不管一管呢?
  “有什么好管的,大家不都是拒绝了嘛,再说了,小柳不是赶过去了么。”
  说起这个,白曦就想要夸一下陈大柳,啰嗦归啰嗦,但不管村里什么事情,只要安排给他,就没有办不好的。
  “吼吼~~”主子,他们这样太烦人了。
  本来小黑在村里玩的,就因为来了人,只得回树屋窝着,它走的时候,正跟着它身后来回跑的小奶娃们,瘪嘴那叫一个可怜。
  小黑还觉得自己带着小奶娃们在村里溜达,有点当山大王的感觉呢,好端端的被打断,能有好心情才怪。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