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泰坦初号机

目录

  半个小时后,装载着小型核聚变反应堆的影身运输机,降落在了实验室旁边的停机坪上。
  后舱门缓缓打开,两台机器人抬着一个多边形球体走了下来,这个多边形球体,是王磊特意为小型核聚变反应堆设计的保护装置,能够最大程度得减少其震动冲击。
  两台机器人抬着小型核聚变反应堆,来到了前往地下实验室的电梯。
  来到地下实验室,两台机器人抬着核聚变反应堆来到了一台高达六米的大型泰坦机甲身前,而王磊就站在一旁的高台上,看着泰坦机甲装载能源核心。
  泰坦机甲胸口厚实的装甲打开,露出了一个和小型核聚变反应堆一模一样的凹槽,这时泰坦机甲伸出手臂,接过机器人抬着的小型核聚变反应堆,然后塞进自己胸前的凹槽内,小型核聚变反应堆被塞进凹槽后,四个卡扣合拢固定,随后外部厚重的装甲合拢,这之后泰坦的能量核心就算是安装完毕了。
  装甲合拢,等待了大概10秒后,泰坦机甲的摄像头转动了起来,最后看向了站在高台上的王磊,“泰坦初号机报道!”庄严的男声从战甲的扩音器中传出。
  王磊看着那个盯着自己的小摄像头,说到,“星期天解除固定。”
  咔!咔!…一连串的固定装置开启的声音传来,泰坦机甲脱离了固定装置,站在了地面上。
  “初号机,去外面的航天飞机上,到达空间站后进入待机,等待后续命令!”王磊说到。
  “是!”泰坦初号机应了一声后,迈步向不远处的电梯走去,乘坐电梯到达地面后,泰坦初号机在警戒士兵惊讶的目光中,走向了不远处已经等待多时的大型航天飞机。
  为了运输泰坦机甲这样的庞然大物,王磊特意为建造了一架专门的航天飞机,为了承受其重量,大型航天飞机的骨架都是由高强度钛合金制成的,而外壳则是由不锈钢制作的,虽然不锈钢的重量要比其它材料重得多,当是它便宜啊,而且还耐高温,连隔热罩都不用装了,而且这点重量对六台大型离子推进器来说,更本不算什么。
  泰坦初号机在大型航天飞机前面,专门为其定做的移动平板车上躺下,然后由三根绳索将泰坦初号机拉进大型航天飞机的机仓内,机头缓缓合上,尾部的六台大型离子推进器爆发出强大的推力,快速得将大型航天飞机推上了天,冲破大气层,摆脱地心引力,来到已经建造得差不多了的空间站上。
  航天飞机的背部舱门打开,泰坦初号机在自身的离子推进器帮助下,离开了航天飞机的货仓,转移到了空间站在军事区内,来到专门用来固定泰坦机甲的固定架前,将自己固定在上面,然后进入休眠状态。
  而王磊这边则是来到了伪装机器人前,“超导芯片制造得怎么样了?”
  “伪装机器人的专用芯片正在进行最后的封装。”星期天答到。
  “嗯”那就开始大规模制造超算芯片,还有配套的量子计算机。”王磊说到。
  “是,主人!计划以收录。”
  就在这时,王磊专门设置的警报声响起,“主人,澳大利亚的一艘驱逐舰再次闯入索马里边境。”星期天汇报到。
  “照常发出警告,先别出动j27无人机,让他多进来点,然后让初号机去对付他。”王磊说到。
  印度洋索马里境内,澳大利亚霍巴特级驱逐舰霍巴特号,“舰长没有发现无人机!”雷达员汇报到。
  “舰长,这也有可能是他们的无人机进入了影身状态。”副舰长库缇斯说到。
  “先在边境附近观察一下,让观察手盯紧了,一有情况我们立刻离开索马里境内。”霍巴特号驱逐舰舰长,亨利劳森说到。
  “是舰长!”副舰长库缇斯应到。
  航行了一个多小时,依然为见无人机或是舰船身影,哼利劳森按耐不住心中里的蠢蠢欲动,下令到,“向右偏航3度,继续试探。”
  “是!向偏航3度!”副舰长高声喊到。
  这时通许员汇报到,“舰长,日本一艘金钢级驱逐舰前来支援!”
  “哈哈,太好了,他们在什么位置?”亨利劳森大笑着说到。
  “他们的位置在***,距离我们20海里。”雷达员汇报到。
  “减速,我们等等他们!”亨利劳森说到。
  一个小时后,两艘驱逐舰回合,然后向着索马里驶去。
  通过卫星看到这一幕的王磊,嘴角勾起,命令到,“初号机准备轨道空降!”
  “是!长官。”初号机稳重的声音在虚拟投影室内响起,而空间站内的初号机脱离固定架,漂浮着来到一旁的武器架,拿起一把重型电磁炮,放到后背,然后又拿起一把长三米的高频折叠粒子震动刀,同样放到了背后专门用于固定武器的卡槽中。
  与此同时,两台机器人拖着两个弹药箱为初号机装载弹药,一切准备完毕后,初号机飘向空间站外,然后启动身上的所有推进器,向着地球飞去。
  五分钟后初号机就到达了地球的近地辊道,在经过最后一次加速后,出号机调整姿势,双脚朝下快速向地球坠去,同时初号机开启了电磁护盾,用来低档以为速度过快与空气摩擦而产生的高温。
  而与此同时,索马里政府也发出了最后的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重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舰长,我们要撤退吗?”澳大利亚霍巴特驱逐舰副舰长,库缇斯问到。
  “雷达有观察到敌人吗?”哼利劳森问到。
  “没有,舰长,雷达员回到。
  “观察员内?”
  “没有发现异常,长官。”观察员回到。
  “日本那边呢,他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日本驱逐舰也没有侦测到任何异常。”通讯员汇报到。
  所有消息都没有发现敌人的纯在,哼利劳森开始纠结起来,到低该不该就这样撤退,如果真要是这样退回去的话,那就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当着日本人的面。
  但要是刚才无线电中,索马里政府说得是真的,那就太危险了。
  利劳森说到。
  一个小时后,两艘驱逐舰回合,然后向着索马里驶去。
  通过卫星看到这一幕的王磊,嘴角勾起,命令到,“初号机准备轨道空降!”
  “是!长官。”初号机稳重的声音在虚拟投影室内响起,而空间站内的初号机脱离固定架,漂浮着来到一旁的武器架,拿起一把重型电磁炮,放到后背,然后又拿起一把长三米的高频折叠粒子震动刀,同样放到了背后专门用于固定武器的卡槽中。
  与此同时,两台机器人拖着两个弹药箱为初号机装载弹药,一切准备完毕后,初号机飘向空间站外,然后启动身上的所有推进器,向着地球飞去。
  五分钟后初号机就到达了地球的近地辊道,在经过最后一次加速后,出号机调整姿势,双脚朝下快速向地球坠去,同时初号机开启了电磁护盾,用来低档以为速度过快与空气摩擦而产生的高温。
  而与此同时,索马里政府也发出了最后的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重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舰长,我们要撤退吗?”澳大利亚霍巴特驱逐舰副舰长,库缇斯问到。
  “雷达有观察到敌人吗?”哼利劳森问到。
  “没有,舰长,雷达员回到。
  “观察员内?”
  “没有发现异常,长官。”观察员回到。
  “日本那边呢,他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日本驱逐舰也没有侦测到任何异常。”通讯员汇报到。
  所有消息都没有发现敌人的纯在,哼利劳森开始纠结起来,到低该不该就这样撤退,如果真要是这样退回去的话,那就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当着日本人的面。
  但要是刚才无线电中,索马里政府说得是真的,那就太危险了。
  利劳森说到。
  一个小时后,两艘驱逐舰回合,然后向着索马里驶去。
  通过卫星看到这一幕的王磊,嘴角勾起,命令到,“初号机准备轨道空降!”
  “是!长官。”初号机稳重的声音在虚拟投影室内响起,而空间站内的初号机脱离固定架,漂浮着来到一旁的武器架,拿起一把重型电磁炮,放到后背,然后又拿起一把长三米的高频折叠粒子震动刀,同样放到了背后专门用于固定武器的卡槽中。
  与此同时,两台机器人拖着两个弹药箱为初号机装载弹药,一切准备完毕后,初号机飘向空间站外,然后启动身上的所有推进器,向着地球飞去。
  五分钟后初号机就到达了地球的近地辊道,在经过最后一次加速后,出号机调整姿势,双脚朝下快速向地球坠去,同时初号机开启了电磁护盾,用来低档以为速度过快与空气摩擦而产生的高温。
  而与此同时,索马里政府也发出了最后的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重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舰长,我们要撤退吗?”澳大利亚霍巴特驱逐舰副舰长,库缇斯问到。
  “雷达有观察到敌人吗?”哼利劳森问到。
  “没有,舰长,雷达员回到。
  “观察员内?”
  “没有发现异常,长官。”观察员回到。
  “日本那边呢,他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日本驱逐舰也没有侦测到任何异常。”通讯员汇报到。
  所有消息都没有发现敌人的纯在,哼利劳森开始纠结起来,到低该不该就这样撤退,如果真要是这样退回去的话,那就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当着日本人的面。
  但要是刚才无线电中,索马里政府说得是真的,那就太危险了。
  利劳森说到。
  一个小时后,两艘驱逐舰回合,然后向着索马里驶去。
  通过卫星看到这一幕的王磊,嘴角勾起,命令到,“初号机准备轨道空降!”
  “是!长官。”初号机稳重的声音在虚拟投影室内响起,而空间站内的初号机脱离固定架,漂浮着来到一旁的武器架,拿起一把重型电磁炮,放到后背,然后又拿起一把长三米的高频折叠粒子震动刀,同样放到了背后专门用于固定武器的卡槽中。
  与此同时,两台机器人拖着两个弹药箱为初号机装载弹药,一切准备完毕后,初号机飘向空间站外,然后启动身上的所有推进器,向着地球飞去。
  五分钟后初号机就到达了地球的近地辊道,在经过最后一次加速后,出号机调整姿势,双脚朝下快速向地球坠去,同时初号机开启了电磁护盾,用来低档以为速度过快与空气摩擦而产生的高温。
  而与此同时,索马里政府也发出了最后的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重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舰长,我们要撤退吗?”澳大利亚霍巴特驱逐舰副舰长,库缇斯问到。
  “雷达有观察到敌人吗?”哼利劳森问到。
  “没有,舰长,雷达员回到。
  “观察员内?”
  “没有发现异常,长官。”观察员回到。
  “日本那边呢,他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日本驱逐舰也没有侦测到任何异常。”通讯员汇报到。
  所有消息都没有发现敌人的纯在,哼利劳森开始纠结起来,到低该不该就这样撤退,如果真要是这样退回去的话,那就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当着日本人的面。
  但要是刚才无线电中,索马里政府说得是真的,那就太危险了。
  利劳森说到。
  一个小时后,两艘驱逐舰回合,然后向着索马里驶去。
  通过卫星看到这一幕的王磊,嘴角勾起,命令到,“初号机准备轨道空降!”
  “是!长官。”初号机稳重的声音在虚拟投影室内响起,而空间站内的初号机脱离固定架,漂浮着来到一旁的武器架,拿起一把重型电磁炮,放到后背,然后又拿起一把长三米的高频折叠粒子震动刀,同样放到了背后专门用于固定武器的卡槽中。
  与此同时,两台机器人拖着两个弹药箱为初号机装载弹药,一切准备完毕后,初号机飘向空间站外,然后启动身上的所有推进器,向着地球飞去。
  五分钟后初号机就到达了地球的近地辊道,在经过最后一次加速后,出号机调整姿势,双脚朝下快速向地球坠去,同时初号机开启了电磁护盾,用来低档以为速度过快与空气摩擦而产生的高温。
  而与此同时,索马里政府也发出了最后的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重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舰长,我们要撤退吗?”澳大利亚霍巴特驱逐舰副舰长,库缇斯问到。
  “雷达有观察到敌人吗?”哼利劳森问到。
  “没有,舰长,雷达员回到。
  “观察员内?”
  “没有发现异常,长官。”观察员回到。
  “日本那边呢,他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日本驱逐舰也没有侦测到任何异常。”通讯员汇报到。
  所有消息都没有发现敌人的纯在,哼利劳森开始纠结起来,到低该不该就这样撤退,如果真要是这样退回去的话,那就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当着日本人的面。
  但要是刚才无线电中,索马里政府说得是真的,那就太危险了。
  利劳森说到。
  一个小时后,两艘驱逐舰回合,然后向着索马里驶去。
  通过卫星看到这一幕的王磊,嘴角勾起,命令到,“初号机准备轨道空降!”
  “是!长官。”初号机稳重的声音在虚拟投影室内响起,而空间站内的初号机脱离固定架,漂浮着来到一旁的武器架,拿起一把重型电磁炮,放到后背,然后又拿起一把长三米的高频折叠粒子震动刀,同样放到了背后专门用于固定武器的卡槽中。
  与此同时,两台机器人拖着两个弹药箱为初号机装载弹药,一切准备完毕后,初号机飘向空间站外,然后启动身上的所有推进器,向着地球飞去。
  五分钟后初号机就到达了地球的近地辊道,在经过最后一次加速后,出号机调整姿势,双脚朝下快速向地球坠去,同时初号机开启了电磁护盾,用来低档以为速度过快与空气摩擦而产生的高温。
  而与此同时,索马里政府也发出了最后的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重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舰长,我们要撤退吗?”澳大利亚霍巴特驱逐舰副舰长,库缇斯问到。
  “雷达有观察到敌人吗?”哼利劳森问到。
  “没有,舰长,雷达员回到。
  “观察员内?”
  “没有发现异常,长官。”观察员回到。
  “日本那边呢,他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日本驱逐舰也没有侦测到任何异常。”通讯员汇报到。
  所有消息都没有发现敌人的纯在,哼利劳森开始纠结起来,到低该不该就这样撤退,如果真要是这样退回去的话,那就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当着日本人的面。
  但要是刚才无线电中,索马里政府说得是真的,那就太危险了。
  利劳森说到。
  一个小时后,两艘驱逐舰回合,然后向着索马里驶去。
  通过卫星看到这一幕的王磊,嘴角勾起,命令到,“初号机准备轨道空降!”
  “是!长官。”初号机稳重的声音在虚拟投影室内响起,而空间站内的初号机脱离固定架,漂浮着来到一旁的武器架,拿起一把重型电磁炮,放到后背,然后又拿起一把长三米的高频折叠粒子震动刀,同样放到了背后专门用于固定武器的卡槽中。
  与此同时,两台机器人拖着两个弹药箱为初号机装载弹药,一切准备完毕后,初号机飘向空间站外,然后启动身上的所有推进器,向着地球飞去。
  五分钟后初号机就到达了地球的近地辊道,在经过最后一次加速后,出号机调整姿势,双脚朝下快速向地球坠去,同时初号机开启了电磁护盾,用来低档以为速度过快与空气摩擦而产生的高温。
  而与此同时,索马里政府也发出了最后的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重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请两艘舰船立即离开索马里的海域,不然我们将对你们进行攻击,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自行承担!”
  “舰长,我们要撤退吗?”澳大利亚霍巴特驱逐舰副舰长,库缇斯问到。
  “雷达有观察到敌人吗?”哼利劳森问到。
  “没有,舰长,雷达员回到。
  “观察员内?”
  “没有发现异常,长官。”观察员回到。
  “日本那边呢,他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日本驱逐舰也没有侦测到任何异常。”通讯员汇报到。
  所有消息都没有发现敌人的纯在,哼利劳森开始纠结起来,到低该不该就这样撤退,如果真要是这样退回去的话,那就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当着日本人的面。
  但要是刚才无线电中,索马里政府说得是真的,那就太危险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