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纪元天书,世界秘密

目录

  “赵穆!”
  “玺印拿去!”
  赵恺仰天长笑。
  明明已经落败,一无所有,却像是极为满足。
  人人如龙,自强不息!
  天地大同,万世不朽!
  赵穆的那一拳,实在太美好了!
  简直如梦如幻,似假似真,足以让人长醉不复醒。
  对于武安侯而言,哪怕就此死于那股拳意之中,他也是心甘情愿。
  “凡境九重的武道修为,凝为帝王冠冕的皇道龙气,乃至于性命……皇叔将这一切都托付于我,也不怕被辜负么。”
  赵穆缓缓走下云天,袖袍飘荡,面色平静。
  他所说的“人人如龙之大世”,其实很难达成。
  至少需要千世、万世的积累,以及数代人坚持不懈的努力。
  那一拳更多只是撷取其意,而非发自内心。
  赵恺之前说,武道意志无法骗人。
  实则不然。
  赵穆便是那个特例。
  他一身所学驳杂且精深。
  采纳百家之长,养炼自身之道。
  武道意志有睥睨天下,有拨转乾坤,有魔染众生……
  许是那座神秘石钟的原因,识海容纳万物,无所不包,无有冲突,并未有什么影响。
  “我信你。”
  赵恺说得斩钉截铁。
  他的生命精气与皇道龙气,如泉水般涌入那枚玺印。
  “我这人绝情绝义,不是会顾念情分之人。”
  “之所以愿意这样做,并非只因为你姓赵,是大周皇子。”
  “更在于你之天赋、才情、武功,乃至于气运都在我之上。”
  武安侯直视着那一袭黑金蟒袍的俊雅少年,双眼爆发精芒,好似要洞穿人心。
  “六大圣地何其骄狂!今日魔门六道皆埋葬于此,不出半日,消息便会传遍天下!”
  “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越是传承古老、久远的存在,做事越是古板守旧,越是没有容人之量。”
  “他们生来高高在上,俯视别人习惯了,哪里还会把你放在眼里。”
  “没有当成一只蚂蚁踩死,就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赵穆不得不承认,赵恺这番话说得很对。
  拉拢?
  谈判?
  妥协?
  六大圣地的字典里,恐怕根本没有这些字眼。
  但凡有违逆者,株连三代,夷平九族。
  绝不会有半点姑息!
  “你我皆为真龙,若不去争,迟早要被炼成龙元大丹。”
  “我信你,是因为我看得出,你不是坐以待毙,甘愿等死之人!”
  赵恺一身气息渐渐低弱,乌发转白,显出衰老之态。
  “皇叔有什么依仗,如此有信心覆灭六大圣地?”
  这是赵穆所感到费解之处。
  表面上看。
  武安侯是要借九龙玺印,吸收皇道龙气。
  脱胎换骨,涤荡真气。
  冲击凡境十重,武道人仙。
  可六大圣地没出过这样的人物么?
  再退一步,就算没有。
  若是江湖宗派,世家门阀齐心协力,出手灭杀赵恺。
  蚁多咬死象,也并非不可能。
  “天子之位,皇道龙气加身,你再用九龙玺印更进一步,突破先天大宗师,六大圣地一时半会也动不了你。”
  赵恺如此说道。
  “皇叔的好意,我心领了。”
  赵穆双手负后,摇头拒绝。
  按照武安侯的想法,皇族宗室,只留一人,其余都作为九龙玺印的养料。
  那弟弟赵原岂不是也要“献身”?
  赵穆自问,他还没有冷血到那个程度。
  再说了,想要突破先天之境,又没有多难,无非耗费些时日罢了。
  “你心有牵挂,这可不好。”
  赵恺明白意思,也没过多劝说。
  赵穆与他不一样,年仅十五就已经凡境八重,神变巅峰。
  且积蓄深厚,潜力无限。
  哪怕不用九龙玺印,也有机会突破先天,武道再进一步。
  想到这里,武安侯不禁更羡慕这个侄子的天赋才情。
  同样都是练武,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他自问也是武道大材,一等一的上乘根骨。
  可放在赵穆面前,如皓月之于米粒,立刻显得黯然失色。
  “你知不知道元皇是什么样的人物?”
  赵恺似是站立不住,缓缓地盘坐于地。
  “盖世天骄!万载以来第一人!”
  想起洪崖子所说的事迹,赵穆果断答道。
  能够以一人之力,压服六大圣地,镇压世家门阀。
  将一座王朝,硬生生变为大一统的皇朝。
  如此不世出的人杰、雄主,用上再多溢美之词都不为过。
  “不止如此。”
  赵恺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肌肤绽开数十道密密麻麻的裂痕,宛若破碎拼接的瓷器。
  没有先天大宗师的无漏之身,他再也锁不住全身气血。
  之前战斗当中所受的伤势,此刻一齐爆发出来。
  “他还是万载以来,打破天地桎梏,身受九重天劫,化凡为道的第一人。”
  赵恺似是知道许多秘闻,坦言道:
  “那六大圣地为何如此忌惮元皇?”
  “只是因为他是古往今来第一位武道人仙的皇朝天子吗?”
  “而元皇又为何要跟六大圣地不死不休,水火不容?”
  “万载之前,诸多秘密都已经被湮灭。”
  武安侯顿了一顿,喘息着几下,方才继续道:
  “这些其实也不用我来告诉你,那枚九龙玺印里有九分之一的纪元天书。”
  “你若是看完,就能大概知道这方天地的真实面目。”
  纪元天书?
  赵穆若有所思。
  其实他可以通过神秘石钟,烙印武安侯的“痕迹”,得知这些消息。
  就像当初在藏书楼,提取霍如烈的神变之意那样。
  只不过赵恺主动说了,却也省去许多功夫。
  半柱香后。
  天色渐渐明朗。
  一缕晨曦刺破地平线。
  “三十年的谋划如此舍弃,皇叔甘心吗?”
  赵穆淡淡问道。
  “自然是不甘心的。”
  赵恺平静地回答。
  “可又能如何呢?”
  “该争的,我已经争了。”
  “再如何绝情绝义,也没必要拿皇城几十万的人命去填。”
  “到时候你我两败俱伤,还不是六大圣地得了好处。”
  “论武功,那一拳、一掌、一刀,我都输给你了。”
  “论气魄,我的万里江山,不如你的三十六重至高天穹。”
  “论神意,呵呵,你的人人如龙,远胜过我的皇天在上。”
  “败局已定,无话可说。”
  这位大周侯爷脸上露出一丝洒脱和轻松,像是卸下多年以来的重担,拧紧的眉头舒展开来。
  谈话之间,九龙玺印已经抽干赵恺体内的生命精气和皇道龙气。
  “赵穆。”
  武安侯忽然叫了一声。
  “皇叔还有何事?”
  赵穆静立问道。
  “你可恨我?”
  赵恺双眸黯淡,浑浊无光,已经是油尽灯枯之相。
  “已经不恨了。”
  赵穆如实回答。
  十二载的凄苦人生,多半起于武安侯,起于灭周屠龙,对抗圣地的大计。
  可他如今是胜者。
  元黎死了。
  武安侯也要死了。
  对于死人,怎么还会有恨意呢。
  “那你该不该杀我?”
  赵恺再问。
  “该。”
  赵穆点头。
  “哈哈哈哈……好!我果然没看错人!”
  赵恺似是满意这个回答,笑得前俯后仰。
  过了好久,方才端正坐姿,挺直腰背。
  “当着那些人的面,亲手诛杀我这个弑君灭亲的大逆不道之人!”
  武安侯面色平静,望着跳出大地的那轮红日。
  赵穆伸出手掌,按在他的头顶。
  真气劲力吐出,击碎了对方的天灵盖。
  偌大皇城,空旷殿前。
  只有两道背影。
  一人黑金蟒袍,昂然而立。
  一人绛纱朱袍,垂首死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