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大势难挽

目录

  摆了陈峰一道,虽然结果很成功,但刘铮心头还是很压抑。
  这种压抑是陈峰带来的,实在是因为陈峰太过bug,所以让他心绪不宁。或许应该说,是陈峰的天赋太过可怕了,让他的印象深刻。
  刘铮总有一种预感,他觉得自己和吞噬者之间的战斗还远没有结束,不是在这个世界将会继续遭遇,就是将来会在其他世界展开碰撞。
  ···
  几十万军队撤回苏城,开始热火朝天的在苏城外围布置阵地、构建防御工事,严守防备可能出现的恶魔大军,或是机械阵营的再度来袭。
  刘铮找到最好说话的秦无病,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秦无病紧皱着眉头,对他说道:“如果找你所说为真实,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家伙,因为这种能吞噬掠夺其他人能力的灵魂天赋实在是少见。”
  刘铮捕捉到他话里的意思,问道:“三哥是说曾有过这种天赋出现?”
  “不错。”
  秦无病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也是听说的,在上百个轮回年之前,有一个人的灵魂天赋也是甲等,据说是复制天赋,能复制其他征召者的天赋,并且在一段时间内迅速成长起来,造成好大一场风波。”
  刘铮内心凛然,复制其他人的天赋?这和吞噬其他的天赋几乎没差多少,甚至比后者更要方便,不需要击杀对手就可以做到。
  “所以说那个人应该是死了吧?”
  “嗯,那人太过嚣张,被好多顶级征召者联合起来剿杀。”
  秦无病回答。
  这个结果在刘铮的意料之中,每一个征召者的天赋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其成长壮大的资本。
  可要有人能随便掠夺,随便复制,那简直就成了笑话,谁不嫉恨?
  “这个陈峰我会注意的,我也会让我军团的人在轮回之地收集一下关于他的情报,有这样的人存在,绝对会让许多人不安心。”
  秦无病说着,开始沟通自己团队的成员发布命令。
  “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回事?”
  秦无病把目光看向他,带着探究的眼神询问道。
  “额,什么?”
  刘铮一脸茫然,什么我怎么回事?
  “你的体质!气血雄厚宛如剧烈燃烧的烘炉,你之前的体魄强度也就在六阶水准,现在我目测已经达到了七阶数据流行者的标准强度,你遇到了什么机缘?”
  秦无病说着说着,把脸贴过去靠近。
  “哈哈,没啥,得到一点小好处,小好处。”
  虽然关系现在还不错,但刘铮还是不愿意把自己的老底告诉给别人,所以打了个哈哈,迅速离开了他的房间。
  “这小子的天赋又是什么...”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秦无病呢喃自语。
  ···
  等了十几天,苏城防线既没有遭到恶魔军队的袭击,也没有遭遇机械大军的进攻,这令许多严阵以待的人类感觉有些诧异。
  或许觉得南国利刃和铁血兄弟会不一样,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所以放弃了?
  就在不少人各种猜测的时候,有情报传递回来了。
  原来是机械大军因失去了统帅而没有立即撤退或者转移,被恶魔们找到战机,遭到后面恶魔军队的进攻,双方阵营的军队陷入血腥厮杀,最终以机械阵营的这支军队遭到毁灭性打击而告终。
  当然,恶魔们也没好到哪儿去,它们转进向着兽人的领地进发。
  对于驻守在苏城的军人们来说,这算是一个好消息。
  同时还有另一个好消息传来:东线战场上秦将军的部队分割吃掉了海族上百万人,打的海族放弃了所有侵战的领土而撤退,东线战役以南国利刃的胜利而告终。
  ···
  时间飞逝,自世界大战开始到现在,三年的时间已经过去。
  看着自己属性版上【寿元】一栏里面一千九百五十九年的寿命减少了三年,刘铮的内心毫无波澜。
  就算是在这个世界再打一百年,他也不会担心自己寿元的问题。
  这三年来,远东,及整个世界的局势有了惊人的变化。
  第一个出局的是兽人阵营!
  本来远东兽人王庭就被毁灭,各大兽人部落虽然名义上联合在一起,但还是不如原来能凝聚成一股绳那样团结,在不断与其他阵营势力的厮杀和征战当中,远东兽人们的大型部落纷纷覆灭,中型部落苦苦支撑却无力回天,现如今远东大地上已经看不到有数量超过万人的兽人部落了。
  而远东之外的非洲兽人王庭、欧洲兽人王庭、美洲兽人王庭、大洋洲兽人王庭,也相继分崩离析,放眼全球,兽人的势力全面衰败,不是被他势力吞并就是被击灭,现在兽人阵营已是彻底灭亡。
  至于投靠在兽人阵营下的行者们?他们虽然对于这个结果很是不满,但也只能接受。
  好在这次任务没有失败惩罚,只要能苟起来活下去,活到最后一个阵营获胜的那一刻,他们就将安全的回归。
  他们做不到帮助自己的土著阵营势力扭转乾坤,也就能整天摸鱼,打打野怪爆爆箱子,争取在苟起来的同时能多捞一些好处。
  第二个是虫族阵营!
  按照以往的惯例,虫族一旦出现,就将会遭到其他阵营联手剿杀,这一次虽然是全面爆发的世界大战,但其他阵营的势力也都相当默契。
  不管谁和谁交手,打的就算是再激烈,只要地盘上出现了虫族,那就立即停火打虫子!
  因为任何人都知道,只要给虫子们资源,虫子们将会带给这个世界怎样的痛苦!
  尽管虫族隐藏起来的实力不容小觑,世界各地的超级虫巢迅速发展扩张,但还是在所有势力的共同努力下被一一击破。
  在第二年,虫族在澳洲的老巢被发现,各方势力的强者联手空降,击杀了祖虫,消灭了虫族老巢的全部虫子。
  至此,虫族在这颗星球上彻底败亡。
  而失去了全部的高级虫子,只余一些在废土上流浪的普通虫子,则是已经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第三个退出争霸舞台的是亡者阵营!
  他们的发展模式基本和虫族一样,都是以战养战,只要杀死了生命的躯壳,他们的灵魂就会变成亡者,成为亡者阵营中的一员。
  这自然也是其他阵营的眼中钉,在消灭了虫族之后,其他势力立即对亡者阵营翻脸。
  ‘亡者之都’是每一块地区亡者们的总部,各方阵营联手的情况下,各地区的‘亡者之都’纷纷被击灭,绝大部分亡者军队也在不停的打击下纷纷败亡。
  接着就是机械阵营!
  先是西方机械阵营的最强势力‘机械荣光’被恶魔们消灭,后是美洲机械阵营的最强势力‘进化时代’被海族干倒,最后远东的‘机械神教’也在其他势力的重重打击下迅速消亡。
  眼下,整个全球还没有消亡的只剩下四大阵营:病毒、灵能、海族、深渊。
  目光回到远东,三年间的厮杀,整个远东大地已经成了一片尸山血海。
  远东的格局从最开始的诸势力争霸,到现在,已经变成了深渊恶魔一家独大!
  海族入侵陆地的大军接二连三被恶魔击败后龟缩到海洋中不敢在露头,只剩旧人类和新人类面对恶魔。
  其中新人类,也就是灵能者这一方,因恶魔攻破了黎明灯塔,大量高层战死,导致灵能者回归大地,和旧人类重新融为一体。
  而旧人类一方,也就是病毒阵营,北方的赤色战旗被击垮,已经宣布灭亡,其地盘上只剩下一些分散的基地市还在艰难维持。
  也或许是因为他们的高层早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缺乏高层战力导致的这个结果。
  但无论如何,现在南国利刃成了远东大地上唯一一个能与恶魔对抗的成建制的大型势力。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前进,南国利刃的形势也愈发不妙。
  这个月以来,恶魔的几路大军已经相继攻破了南国利刃的十几座防御重镇,令南国利刃地盘和兵力的损失都很大。
  恶魔们似乎源源不断,无穷无尽,阵亡再多的恶魔,也总会有新的恶魔加入进攻部队,对人类们展开猛攻。
  又是一晃几个月的时间过去...
  最高作战指挥室
  “将军,据悉,在大西洋深处的海族皇庭遭到了恶魔们的远征突袭,海族皇帝陨落。同时,各大洋中的海族分部也遭到了恶魔们的重兵打击。”
  “将军,美洲灵能者的飞天方舟被攻陷了,美洲彻底被恶魔所统治。”
  “将军,欧洲灵能者的飞天方舟坠落大地,整个西方能抵御恶魔的最后势力宣布灭亡。”
  “将军,恶魔大军已经汇聚,他们即将抵达金陵的外围阵地。”
  ...
  一个又一个的坏消息在情报官们的口中传达,随着情报官说完,偌大会议室内变得寂静无声,针落可闻。
  秦老将军目光平静,没有任何变化。
  倒是不少高级将领们脸色煞白,神情恍惚,目光中流露着仿徨之色。
  行者们也是纷纷在团队频道中议论纷纷,研究着此刻的形势:
  ‘完了完了,这次是彻底儿完了,海族势力灭亡,世界各地的灵能势力也灭亡,就剩下我们旧人类了!而我们远东更惨,就剩下我们自己还在坚持。’
  ‘是啊,这种局面神仙难救,我们还是和那些失败者一样,抓紧收拾东西,准备随时跑路吧。’
  ‘不用跑路,只要躲起来就好了,只需恶魔把这颗星球上的其他土著杀光,这场任务就结束了。’
  ‘不过还好,我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赚到了很多,没必要在乎一个主任务的得失。’
  ...
  “都说说,有什么想法?”
  秦将军目光扫过众人,不管是行者还是土著,纷纷不敢与之对视。
  一分钟,无声。
  两分钟,无声。
  三分钟,还是无声。
  “国难当头,种族存亡之际,难道诸位就没有一个好的决议吗?”
  秦将军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一股威压瞬间笼罩了整个会议室,令许多人心头一窒,大气不敢多喘。
  “好,既然诸位不说,那我来说...”
  见谁也不敢开口,秦将军点点头,随后说道:“第一军团按照原定方案在三号阵地布置防线。第三军团在六号阵地到第十一号阵地之间游动策应...”
  “父亲!”
  忽然,有人打断了秦将军的话。
  一直老神在在的刘铮用眼角的余光看过去,发现是秦将军的大儿子秦智,也就是秦梦影的大哥,他站了起来。
  秦将军目光不变,看向他,点点头,示意他发言。
  也就是他说完,秦智才敢开口,他一脸忧色道:“父亲,大势难挽...”
  砰!
  一声拍桌子发出的巨响,打断了秦智的继续发言,也吓了刘铮和许多人一大跳,不少人一个激灵,腰板瞬间变得挺直起来。
  秦梦影的四哥秦武,赶紧拉扯一下自己大哥的袖子,示意他闭嘴。
  秦智却继续开口,尽管他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整个世界的局势已经十分鲜明,我们这里的局势也非常明显,以区区东南一隅,对抗整个星球上的恶魔...”
  砰!
  又是一声巨响,桌子直接炸裂。
  整个会议室内的压迫感骤然增强到了一种恐怖的境地,仿佛是乌云汇聚,狂风怒啸,一副即将爆发奔雷万钧、飓风暴雨前兆的场景。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仿佛离开了现实世界,置身于另一个空间,那种惊涛骇浪席卷,像随时会倾覆的小船一样,没有任何依凭帮助的另一维度。
  这,正是秦将军那恐怖的八阶实力所带来的威压!
  他一只手,就能把在场所有人吊起来锤。
  而这种威压还是多数压迫到了秦智的身上,其他人只是附带。
  也还有多亏了在场的人至少都是六阶层次的高手,不然换一些弱鸡来根本扛不住这种精神上的压迫,直接猝死都有可能。
  “大哥...”
  秦武一脸焦虑之色,使劲儿拽秦智的袖子,低声哀求。
  但秦智就是不为所动,任凭庞大的威压在自己身上,他依旧不坐下,甚至腰板努力笔直起来,与自己父亲抗衡。
  “一切按照原定方案进行,务必要把所有恶魔挡在城市之外,决不能让一个百姓遭到危害!”
  老将军脸色冷酷十足,掷地有声,话语里充满了不允许质疑的威严。
  他撂下这句话后,起身就走,离开了会议室。
  随着秦将军的离开,那股宛如乌云盖顶般的威压也缓缓散去,令在座的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大哥,何必呢?唉...”
  秦文看向他,叹息一声,缓缓离开。
  “这是老爷子的底线,我们偷偷搞定一切不就行了嘛,顶撞他干啥?”
  秦战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说道,随后摇摇头踏出会议室的大门。
  刘铮也是无奈摇摇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老将军发这么大的脾气。
  说实话,秦智说的没错,根本就不需要做没必要的挣扎,这种局面之下,谁也挽救不了人类,还是早点跑路是最实在的。
  就算一时击败了来袭的恶魔,还会有更多的恶魔来袭,光凭那无法估量的数量就能把南国利刃这两千万人给压死!
  况且,现在只剩下不到一千多万人,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不具备任何战斗力的百姓,怎么和遍布全球的恶魔争夺最后的胜利?
  想到这儿,他也跟着离开会议室。
  众人相继离开,秦武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拳紧握,眼神中的目光其意不明,只是静静盯着主席台上的那张空空的座椅。
  ···
  一间房间内,秦将军用同样的姿态立足,目光紧紧盯着墙壁,墙壁上悬挂着两张相框,里面是两个仁慈长者的半身相片。
  过了有很久后,那道苍老低沉,其中又夹杂着些许无奈的声音响起:“...真的就大势难挽吗...”

章节目录